下一章          上一章

 

    城内已经有鞭炮声响起,卖酒卖肉的地方也兴隆起来,若是外人突然来到这淮安府城山阳,看到城内百姓的行事,还以为今天是地方上的什么节日,不然怎么这么多人在庆祝欢笑。

    “按照大哥的吩咐,拖着这牛家一干人城内走了一圈,然后清江浦这边也走了不少地方,路边都是叫好,还有人放鞭炮,有人作揖,官府根本不理会。”刘勇笑着对赵进说道。

    石满强有些兴奋的说道:“大哥这个法子真是好,收拾了一帮杂碎,然后清江浦这上上下下对咱们都是亲近起来,刚才就就有几家过来送酒肉犒劳的,说咱们做事辛苦,清江浦这边都在眼里,过来慰问。”

    赵进点点头,微笑着说道:“这就是人心。”

    牛家那些作恶多端的,被铁钩穿过肩膀,就这么被马拖拽着几个时辰,等到达赵字营的时候,都血肉模糊,浑身上下见不到一块好肉,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有些人在城内的时候就已经了账,甚至还有人跟到赵字营这边,拿着石头去砸尸体的。

    就这么一夜过去,第二天用大车把尸送到了运河边的工地上,那边有空地,而且来来往往的人多,就那么把尸体堆积在一起,然后加上柴草烧了,众目睽睽之下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掉包之类的。

    为民除害,还是祸害民间好久大害,再也没有比这种做法更立竿见影有效果的了,清江浦和淮安府城山阳的百姓对赵字营的印象一下子变得大好,这伙徐州人来这边是给咱们主持公道的,清江浦地面上这么多势力,当官的懒得管,江湖人管不了,士绅不敢管,百姓们管不了,纵容这样的恶徒横行这么多年,可这伙徐州人来了,干脆利索的把人拽着全城游街,干脆利索的砍头焚烧,让这帮混账遭了罪,又把这些祸患彻底了解。

    如此行事的势力,那是和大家站在一边的,靠得住,信得过,外人到外地,必然被当地人排斥,赵字营做了这么多,也只能讲站稳了,却谈不上扎根,可这一次却是扎根下去,得了人心民心。

    不仅仅是百姓们觉得痛快,连士绅们都觉得赵字营做的漂亮,牛胜杰和关涛根本不讲什么规矩,仗着身后的海主大盗,在清江浦横行无忌,百姓被祸害,士绅们吃亏的也不少,连带他们在百姓民间的声望都受损,这么收拾了自然皆大欢喜。

    尸当众焚烧,打消了一些人最后的疑虑,当天就有人敲锣打鼓的送来了匾额,也不知道仓促间怎么做出来的,赵字营不是官府,“公正廉明”四个字想必用不上了,居然是“护卫一方”,送匾额的居然是府城山阳两位老举人,这种可是士绅领,他们出面,也就说明了清江浦和淮安府城山阳民间的态度。

    现在可都是把赵字营当成自己人来看待,就有人好心提醒,说牛家靠着的可是海上大盗巨魁,先前某某家得罪了,半夜被人冲进去,杀的鸡犬不留,进爷你们家大业大,一定要小心为上。

    “有劳各位挂念,赵某说句托大的话,我在这清江浦万事无忧,牛家这些鼠辈不值一提!”赵进回答很客气,可里面的自信却已经到狂妄的地步了。

    听到他的回答。让建议的人很是担心,回去后忍不住叹气感慨,到底是年轻人,终究冒失毛躁骄狂,这等侠义心肠,要万一被那牛家那伙人害了,岂不是可惜,要知道牛二牛三在海上的确算是个人物,而且以后清江浦再有什么祸害,还得靠这个赵字营出面。

    就在焚烧尸体的第三天,赵进所在的云山武馆附近,有一个货郎出现了,货郎挑着担子,里面放着各项杂货,一边摇着拨浪鼓,一边吆喝着号子,货郎长得黝黑,一看就是辛苦人,这等货郎贩卖些针头线脑和玩具之类的东西,走街串巷的流动,云山武馆这附近也有不少人家,有这么一个过来也不稀奇、

    不过这货郎挑着担子,看似不熟悉路,东转西转的,却朝着云山武馆靠过去,还差一条街的时候,这货郎觉得不对劲了,按说这边距离云山武馆还有三条街,街面上人家院落什么的都有,可现在中午时分,正是人来人往的时候,但街道上安静的很,只有三三两两闲人模样的汉子或坐或站。

    没道理听到这拨浪鼓的声音,没有妇人孩子跑出来,按说街巷民居处,有个货郎再正常不过,可这个时候,却显得突兀异常,货郎走了几步就停住,扭头想要离开,他这一动,坐在街角闲聊的几个汉子嘿嘿笑着站起,朝他这边围了过来。

    货郎开始还陪个笑脸,想要低头过去,随即觉得不对,他反应也不算慢,把挑子一甩,扭头朝着一边就冲,才跑了两步,只听得“嗖”一声响,身子剧震,大腿剧痛,立刻没了平衡,在地上打了两个滚,直接摔到在地,挣扎着回头看,大腿已经中了一箭。

    “又不是抓不住,你折腾什么!”一名汉子颇为不满的抬头骂了句,在房顶上墙头却有人哄笑。

    那货郎一边忍住痛,一边哭丧着脸说道:“几位爷,小的就是过来卖东西,到底有什么罪过,怎么还动了弓箭,咱们要去衙门好好说说!”

    “废话这么多,心里没鬼,你跑什么?”一名汉子怒骂一声,上去就要踢打,还没等动作,就被身边人拦住,只看拦住人的那位从墙角一摸,居然拽出一杆朴刀,那货郎看到这个,登时目瞪口呆,怎么街道墙边居然还放着这等兵器。

    拿着朴刀那人直接把朴刀架在了货郎脖子上,闷声说道:“毛躁,先去搜他身,多少人就折在这时候了!”

    刀刃架在脖子上,整个人当然不敢乱动,这一搜立刻搜出东西了,怀里一把短刀,小腿上绑着一柄,如果刚才有人靠的太近,这货郎暴起,很容易挟持人质或者杀伤。

    “几位,兄弟是牛家龙头属下,送兄弟走,没准还有缓和的余地,不然可就不死不休了!”那货郎也变了脸色,冷冷说出几句话。

    “断了他手脚!”用朴刀逼人的那个根本没理会这货郎说话,只是冷冷吩咐。

    听到“喀嚓”几声,那货郎失声惨叫,四肢都被打断,直接被人抬着进了一处院子。

    没人注意到一个货郎的去向,但到了第二天,又有挑着果子的摊贩,和挑着鱼干的摊贩过来,两人从两个方向来,看着也没什么不对的样子,黝黑瘦小,一看就是整日里太阳底下为生计奔走的辛苦人,不过若是细心,却能看出点不同,同是黝黑,他们这黑却和清江浦运河边的辛苦人不一样,似乎更黑一点..

    “隔八百里就能闻到你们身上的海腥味了,装什么装!”

    两人距离云山武馆还有两条街道的时候,就被人堵在了街道当中,两边路口各站着几个不怀好意的壮汉,手里已经拿了刀斧兵器,为的一人冷笑着讥刺道。

    “几位说什么?”挑着果子那摊贩和同伴隐秘的交换了个眼神,然后装作懵懂的问道。

    “说你们想要痛快死不容易了,昨天那个倒是没说话,刚才才断气,看看你们能不能这么硬气!”一名汉子狞笑一声,手持朴刀大步走过来。

    事情到这个地步,假装没了意义,两个小贩动作不慢,一人直接从竹筐里掏出了三尺宽刀,洋面船上,空间局促,肉搏都是这等稍短的刀剑,卖鱼干的那个却把扁担拿在了手上,扁担一头却是个铁刺,看着是个短矛的样子,也是呼喝迎了上去。

    距离还有十步左右,一名汉子从后面闪出,爆喝一声,手中短斧呼啸着盘旋飞出,那卖鱼干的摊贩猝不及防,直接被短斧劈中肩膀,朝着后面翻倒,另一摊贩大惊,还没等动作,手持朴刀那人已经抢到了跟前,手起刀落,直接把摊贩拿刀的那条手臂斩了下来,还没等他痛叫,一棍砸中脑门。

    两个“摊贩”都是倒在地上,大家一拥而上,把人牢牢捆起来,伤口简单一包扎,送到院子里面去了。

    “有一个伤重死了,有一个开待,说是牛家的船队就在庙湾镇附近的蛤蜊港,他们家在清江浦这边也有销赃和补充的店面,昨天那货郎和他们两个,都是那铺子派出来的,至于牛家那边会不会派人过来,还没有问出。”刘勇禀报说道。

    赵进驻地外面的外围都是内卫队的江湖人盯着,拷问也交给他们来做,他们都是盯梢潜入的好手,牛家这几个看似隐秘,实际上是破绽百出,很容易就被拿到。

    和别处不同,别处是有事才会加派人手,赵字营这边一切都是按照规矩在运转,每个人都有负责的区域和职责,只要认真做下去就不会出错。

    感谢“元亨利贞”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