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徐州口音瞒不了人,而在清江浦眼下敢什么横行的,一定是赵字营的人马。 关涛虽说跟着牛胜杰胡作非为,但也对清江浦有所关注,知道现在清江浦最大的是那一伙。但这关涛也没想到对方会上门,在他想来,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你做你的江湖大生意,我和我家少爷自己快活,能有什么相干,可一旦被冲进来,关涛心里就有些打突了,急忙的解释。

    “不知道几位爷拿了多少银子,只管说个数目出来,我家按照两倍来给!”关涛有些口不择言,在他想来,肯定是徐州人拿钱办事。

    刚要再说,成大虎却听得不耐烦了,上去抓住这关涛,关涛比侏儒高不了多少,被成大虎提在手中就好像是个口袋一样,成大虎一抓一丢,关涛人在半空中划了个弧线,重重的摔在前院地上,脸在沙土地上擦过,鲜血淋漓,只在那里疼的大声喊叫,看到这一幕的内卫队江湖汉子们却都是大声的叫好唿哨、

    那牛胜杰在清江浦横行惯了,向来觉得自己没有人敢惹,这徐州人在清江浦的事迹他们也隐隐约约听到了些,可觉得和自己没有关系,这牛胜杰认为自家两个叔叔,自家在海上的局面谁也不敢得罪,他也没必要在乎什么徐州来的蛮子。

    一看关涛被丢了出去,换做旁人已经怕了,前院的叫嚣吵闹都安静了些许,可这牛胜杰在那里拼命的挣扎,用变调的声音大声骂道:“现在放了爷爷,跪下磕头,爷爷饶你们不死,不然全家杀光,鸡犬不留,还要杀到你们徐州去!”

    抓着他的齐二奎手腕一抖,牛胜杰立刻感觉浑身骨架都散掉,难受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齐二奎笑着说道:“这人身子估计空了,个子还好,一点份量都没有!”

    说话间,也不理会这牛胜杰的怒骂和挣扎,直接拎着人来到了前院,前院已经变得好像集市,嘈杂喧闹无比,关涛落地也没让他们安静多少,人人都在叫骂哭喊,还有人在挣扎。

    “二哥,刚才那矮子在地上低声说了两句,应该是鼓动这伙杂碎叫嚷。”一个内卫队的家丁低声说道。

    难怪闹得这么厉害,难怪他们不怕,到现在受伤的也就是那两位拿刀的汉子,再就是关涛受了点皮肉伤,其他人就那么捆着,开始时候大家还有些惊惧,甚至不敢大声,可后来现看守他们的人沉默没有反应,有人叫骂也没有挨打,立刻群情汹涌,还有聪明人有小心思,现在大伙在宅子里被抓,如果折腾的动静大了,外面没准有人能听到。

    等到牛胜杰也被拎过来的时候,大家闹腾的更加厉害,在牛家这些帮凶打手心里,天底下谁也不敢惹这牛家,谁敢动牛家少爷一个小指头,海上的两位老爷就要灭他们满门,这伙徐州人说白了就是土棍,怎么比得上海上那些无法无天的亡命,或许牛胜杰身边的这些帮凶真的以为牛家两位海上手下千船万众,天下无敌..

    牛胜杰也被丢在人堆里,依旧在那里污言秽语叫骂不停,有主子带头,其他人更是帮腔叫喊。

    那伙徐州人好像没了主意,只是站在那里小声聊天,难不成是怕了?忌惮了?这让他们更是气势汹汹,街面上混,就是要比谁声音大,比谁凶恶不吝,清江浦那些英雄好汉怎么了,牛家少爷撒起泼来,谁还惹这牛魔王!

    “城里街道不宽,三马并行就快不起来了,可这么走,队伍就拉的太长了。”

    “也没说非得一队,十个人一走,十个人一走,安排两个人去城门那边看着,免得城内外官差脑子坏了关门?”

    “你以为进爷想不到吗?早就有人过去盯着了,咱们做好咱们的差事。”

    那边几个为的商议几句,齐二奎扬声说道:“十个人一队,在城内走一圈然后顺着原路出城,第一队老成带着,领这几个杂碎先出去吧!”

    成大虎点点头,张口喊了几个人,这自顾自的行为让院子里那些被捆绑的人迷糊起来。

    只看着被点到名字的十个人出了院子,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拿了一根一尺长短的铁钩,钩子尖端锋锐,看着像是船上或者木场用的家什,钩子把手那里则是连着根粗大的绳索。

    成大虎接过一根铁钩,走到那牛胜杰的跟前,牛胜杰骂得嗓子都有些嘶哑,面孔扭曲,等看到这寒光闪闪的铁钩,他才意识到有些不对,下意识的向后缩,气势太凶,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求饶。

    “小子,你排第一个!”成大虎狞笑一声,抓小鸡一样抓过牛胜杰,牛胜杰只感觉肩膀上压着一座山,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把铁钩直接穿过了他的肩膀,鲜血飞溅,还没挨着的时候就已经大喊不停,等刺穿了更是在那里嘶声痛叫,可牛胜杰上身被捆的结实,根本没办法拔出或者避开,他的喊声完全没什么语句,就是在喊。

    “这也算不上个人了,就和个畜生一样。”边上有人笑着议论。

    成大虎一抖绳索,直接把牛胜杰带翻在地上,也不理会他喊疼挣扎,只是拎着绳索向外走去。

    看到这个场面,其他人愣住,还真敢动手,而且还对牛家少爷动手..那关涛却反应过来了,挣扎着翻身,不顾脸上的鲜血淋漓,只在那里磕头求饶,用变调的声音说道:“爷爷,爷爷,小的也没办法,都是这杂碎畜生逼的,饶了小的,小的什么都知道,小的可以去衙门作证..”

    话没说完,一根铁钩直接刺穿他的肩膀,把人死死挂住,突然的剧痛让关涛大喊出声,整个人下意识的翻动,可越动越牵扯到伤口,整个人颤抖着僵在那里,不敢动弹。

    成大虎走到他跟前的停了一下,抬脚将关涛踢了个翻身,铁钩扯动,让关涛嘶声大叫,成大虎冷笑着说道:“爷爷当年就在海州那边呆着,还真不知道咱们南直隶地面有百余条船,上万部众的大佬,今天听你讲了,还真想见识见识。”

    院子里赵字营的人都是大笑,而牛家这些帮凶打手之类的却呆了,敢情这伙凶人真的不在乎什么海上的牛家,一直没动手,是等着用铁钩把大伙穿了,等到更多的人被铁钩穿过肩膀,一个个在那里拼命的哭喊求饶,还有人扯着嗓子大叫救命。

    这牛家宅院不大,里面扯着嗓子大喊,外面听得清楚,这伙牛家的人还想外面会不会有听到呼救帮忙报官的,光天化日的,听到这样的动静,怎么也会报官。

    可外面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这伙牛家的帮凶就没有想到,在淮安府城山阳居住的本地土著,谁还敢和牛胜杰居住的宅院沾边,大家都是宁可绕远路也不会从周围走,唯恐招惹了这个无法无天的杂碎,唯恐沾染了这种邪魔气,而且牛胜杰和关涛祸害当地这么久,又有什么人会为他出头报官。

    看到被挂上铁钩的人在地上打滚痛叫,一根根绳索就这么扯出门去,牛家这些人还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有那心存侥幸心想,这次只要不死人那就万事大吉,被铁钩穿过肩膀充其量疼痛出血,忍忍就好,事后牛家两位大爷肯定能找回这个场面,就算找不回,再也不敢跟着这牛家少爷厮混了,跟着分润些好处快活,可也太凶险了。

    哭喊和胡思乱想交杂,乱糟糟一团的时候,只听到外面有人吆喝一声,马匹嘶鸣,蹄声响动,想来是马匹跑起来了,就在同时,看到连着牛胜杰肩膀铁钩的那根绳索猛地绷直,牛胜杰出惊天动地的尖叫惨嚎,整个人却不受控制的被向外拽去,地上跌跌撞撞,过门槛的时候更是磕碰,肩膀上鲜血喷洒,整个人挣扎扭动,可还是抵不过马匹的拖拽,就那么出了门,撒了一路的鲜血。

    第二个是关涛,他五短身材,身量很轻,少遭了点罪,但人和砂石路面摩擦磕碰,肩膀上伤口牵扯,也是酷刑。

    想要求饶,想要摆明理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只能在那里惨嚎,甚至连嚎都嚎不出来。

    院子里已经大乱了,刚才还叫骂嘈杂的众人,人人哭号求饶,但赵字营那些徐州来客依旧谈笑风生,把铁钩挂在一个个人的肩膀上,然后用马匹拖拽出门。

    哭喊两声,血流满地,加上身体在地面上被拖动扬起的尘土,真好似是人间地狱一般。

    这城内,也就是淮安府城山阳,到下午时候能热闹些,因为在清江浦做活做事的人66续续的回城回家,现如今大家都在议论那清江大市,议论将来会有什么样的前景,议论那伙徐州人能给清江浦带来什么,大家都不怎么放心,觉得徐州蛮子靠着武力进来,现在还守规矩,将来早晚要无法无天。

    感谢“空色两难,书友751o626o,用户浪迹天涯,再见某人,用户网上,元亨利贞”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