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世上的确不缺聪明人,别人能想到的,赵进他们当然能想到,在他们去之前,不属于他们这些人的产业都已经被用各种方式买了过来,这其实花钱不多,因为其中不少都是那些豪商和附庸的产业,本就是半卖半送。

    赵进并不准备在这个集市里放太多自家的店铺,他选定的几个位置,都是大集市范围内的交通要点,赵字营真正下本钱的是在大市之外,云山行和孙家商行出面,买下来很多宅院。

    这些大集市外围的宅院,或者用作仓库,或者开设酒楼客栈,还有各种江湖生意,甚至还有两所武馆。

    赵字营光明正大的做这些,这些事想瞒也瞒不过周围,大集市建成,肯定会聚集大量的人流物流,那么周边的各项生意肯定会跟着兴旺,赵字营不过未雨绸缪,只是这一手,让清江浦的豪商们颇为惊叹,有人评价“赵进即便不去江湖上打拼,也可以在清江浦生起好大局面”。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修建大市的程序在步步推进,可清江浦的气氛却跟着狂热起来了。

    消息逐渐扩散,整个南直隶都知道了清江浦要修建大集市的消息,赵进和清江浦的豪商们对这个还很是谨慎,没想着建起就会有金山银海,要慢慢坐起来,目前能保证的只是路子应该走对了,可这消息传出去却完全不同了,大家都说只要在那里有个铺面,年入千金不在话下,这还是清江浦本地的传言,等到了外面,那就越传越离谱。

    且不提外面这消息如何的匪夷所思,脑筋清醒的人大概琢磨下,就能判断出清江浦这集市的意义所在,知道这是个财的大好机会。

    淮安府各处有人来了,凤阳府有人过来,扬州府那边也有人来,江南的南京和苏松常各府也有人来,他们都是带着白花花的银子,想要分一杯羹。

    原本已经准备把集市好处瓜分干净的清江浦豪商们,面对方方面面的关系交情,只能咬牙把自己的份额向外分,即便是赵字营这边也没办法免俗,松江余家直接找到了赵进这边,扬州那些盐商也是如此,比如说冯家..

    除了这些看到商机的富豪之外,还有人想要用更直接的法子捞钱,江南各处,凡是富豪世家,身后大都站着朝廷大佬,这等人权势熏天,自然要赚个快钱,比如说,有人到了清江浦之后,不去参与什么清江大市,而是要自己兴建集市,直接就要在运河岸最好的地方圈出一块来。

    这时候就看出赵进主导的好处了,赵字营明明白白的放出话来,没有他们的允许,清江浦不能有别的集市,不然就有好看。

    有人不相信邪,可一打听,赵字营的刀兵先不必说了,没有赵字营的允许,连砖石货物都不可能运进运出,那就更谈不上其他,加上清江浦的豪商们也不是好相与的,这些人纷纷消了念头。

    就在这样的气氛中,辽镇抚顺陷落,官兵大败,总兵以下百余将官战死的消息传到了清江浦,除了几位关心时政的读书人议论,根本没有人理会,什么辽镇,什么女真,千里之外的事情和这边有什么关系。

    “..有生皆苦,这些年来,那一年没有旱灾、蝗灾和瘟疫,那一年不是遍地死人,现在这兵灾又来了,你们可知道,朝廷在辽东那边打了大败仗,被鞑子足足杀了十几万..”

    夜中,山东济南府泰安州的某一处院落,身穿白袍、披散头的中年人侃侃而谈,下面跪着听讲的百姓脸上都露出惶恐神色。

    “..这就是大劫来临的兆头,到时候不光人间遍地凶灾,天上还要降下火雨,不行善积德,不烧香拜神的,就算从凶灾中逃过,也逃不过这烈火焚身..”

    闻香教传教的伎俩也很简单,无非是世间多灾多难,只要你入教就可以躲避灾难,最起码死后可以去什么极乐世界,或者来世能托生到好人家。

    这一套在山东、河南和北直隶三处很好用,因为这些年来,百姓们的确是看到了很多灾荒,吃了很多苦,身边的人死了太多。

    闻香教也很懂得趁热打铁,每当有什么新的灾荒大难,他们就会及时的加入宣讲唱词之中,这样的消息亦真亦假,糊弄百姓的效果更好。

    辽镇大败的消息,除了辽镇相关和朝廷官员之外,全天下的百姓都不怎么在意,只有闻香教大肆宣扬起来了。

    在这件事上,不管是郓城总舵的闻香教主徐鸿儒,还是东昌府临清州的圣姑木淑兰,做出的反应都是一致的,都是在说兵灾将至,只有尽快入教寻求神灵保佑才是正途。

    东昌府那边一直没什么太大的灾荒,靠着临清州几处繁华大城的支撑,年景还算过得去,木家这一系在东昌府这边一直是以慈悲示人,所以这一次也没有说得太过耸人听闻,仅仅是按照规矩来做。

    但徐鸿儒控制下的闻香教各处就不同了,几乎是把这场大败说成是亡国之兆,把女真人说成是青面獠牙吃人不吐骨头的妖魔。

    “这真是天意,佛祖保佑,老母在上,这正是本教大兴的预兆啊!”在闻香教郓城总舵,教主徐鸿儒没了平时的镇定从容,在那里颇为激动的说道。

    不光是他如此,连带下面的头目们也都是这般反应,虽说只不过是个教门,可大家也是千人万人之上的大人物,这么多年下来,也多少有些不伦不类的威风矜持,但此时却都被丢到了九霄云外。

    “今年年景好,各处有不少人都不烧香了,那些大户也开始防着咱们,但世道不对,连个搞事的由头都没有,当真是弥勒在上,降下这么一桩福缘下来,大哥,不,教主说得对,这是本教的福缘,这也是教主你的洪福啊!”徐鸿举说得更是直接。

    徐鸿儒笑着点点头,打了个手势,堂中立刻安静,徐鸿儒扫视了一圈众人,朗声开口说道:“朝廷气数已尽,先是天灾,再是兵灾,这大明兵马,卫所军丁什么样子,大家也是看得到,怎么能抵挡住鞑子的攻打,到时候必然节节败退,到那时就是本教的大好机会,各位要好好准备,等那时到来。”

    众人都是郑重点头,徐鸿儒站起扬手说道:“到了那时,不光各位可以入人间仙界,更是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可不要错过这么一桩大福缘。”

    大家脸上都露出喜悦神情,各个称颂不已,屋中气氛变得热烈无比,好像弥勒真的马上降临。

    等众人散去,屋中只剩下徐鸿儒和徐鸿举兄弟二人,老管家也得了授意离开,只剩下两人之后,徐鸿儒却没了方才的自信和从容,满脸都是疲惫,徐鸿举则是有些紧张,在那里肃然问道:“大哥,虽说没什么大灾荒,但好歹是有事情了,局面肯定会转过来。”

    徐鸿儒长叹了一口气,只是拿手揉自己的额角,闷声说道:“这点事算得了什么,京城被鞑子都围了不止一次,还不是二百年过来,辽东那千里万里的地方,什么都算不上,大明这么大,就算熬也能把那边熬死,你还真指望他们来祸乱天下?”

    “大哥,那刚才?”

    “无非是拿出来做个说辞,让他们也去和下面去讲,你以为候五他们几个不知道吗?”徐鸿儒没好气的回答。

    屋子里安静下来,徐鸿儒揉着额角的手停下,声音也变得森然:“真要逼到那个地步,咱们也只能提前动了。”

    清江浦的七月是一年最热的时候,也是最繁华的时候,今年和往年不同,今年的清江浦比往年都要乱,各色货物堆积在码头上,劳力和马车在运河岸边往来奔走,掌柜管事们则是跺着脚骂娘。

    往年这时候忙归忙,却是忙中有序,今年却是乱成一锅粥了,因为运河最好的地段已经被圈起来,最宽敞的几条街道也已经被占用,清江大市已经开始营建了。

    “到底是军户子弟,做事干脆利索。”这是清江浦各处对赵进的评价,谁也没想到效率会这么高,现在清江浦大市已经大张旗鼓的开建了。

    掌握了大车帮,人力和运力就不需要愁,有清江浦商界核心的配合,物资方面也不用担心,而且赵字营已经在清江浦打响了名号,没什么人敢来刁难或者阻碍,加上赵字营不仗势欺人,一切都是照价给付,所以做的顺利无比。

    该拆的拆,该留的留,大批工匠劳力在忙碌,大批的砖石木材和废料被运进运出,大市在建设,大市周围也在建设,清江浦最好的区域已经成了工地,原来分布均匀的进出都积压到别的地方,自然纷乱不堪。

    虽说进展的很顺利,可这件事牵扯到方方面面,每日里千头万绪,很多事必须要赵进来接洽做主,所以赵进就留在了这边,陈昇要回徐州那边坐镇,王兆靖则是去荒草滩上的流民新寨转一圈,吉香也被派回,这边只剩下了石满强和刘勇。

    等下有个求票单章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