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用赵进聊下去,李子游自己说开了,脸上颇有些悲戚,声音也变得低沉:“草原上没个王法,女真那边又把汉人不当人,带着货过去,家里老婆孩子哭的不像样子,谁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大伙都看到回来财的,可那些冻死的,喂狼的,谁还记得..”

    晋商,赵进脑海里闪过这个词,他对山西商人当然不是一无所知,牛马商人王自洋每年从徐州经过河南、山西出塞去草原,即便没有从长城边墙之外一路向东去往女真地界,耳闻目睹也是不少,大家又都知道赵进喜欢听这等典故轶闻,所以会主动讲述。

    给敌国输送物资,这就等于资敌,甚至是奸细,赵进故意把话说开去,就是想要套套对方的说辞,当然,真要是奸细的话,也会守口如瓶,不过蛛丝马迹还是会漏出来的。

    但眼前这位李子游显然和通敌以及奸细没什么关系,他说得很坦诚,没意识到自家这生意的后果,对他们来说,费尽千辛万苦,打通一条草原上的商路,赚到丰厚的利润,这个天经地义,没什么不对。

    可是他们贩运过去的物资,让建州女真的实力一点点增强,然后用来攻伐大明,荼毒杀戮,从这一层来讲,这些商人们的银子上沾着辽镇军民的血。

    想归想,赵进自己却把话题转了回来,笑着问道:“闲扯了半天,李员外有什么事,话都岔开了!”

    李子游失笑,赵进的这句玩笑倒是让双方关系拉近了不少,李子游清清嗓子说道:“建州女真把辽东的抚顺城打下来了,以后建州女真那边就不是大明藩属,而是敌国,小号这些北货特产只怕有些不方便。”

    说到这里,李子游冷笑了声,压低声音说道:“进爷你看眼前,大伙都是和和气气的,肚子里的道道多得很,辽镇那大败一旦传开,肯定会有人偷着去衙门告状,说我私通敌国,到时候查封查扣,顺势吞了我的产业。

    “辽镇大败?”赵进下意识的问了句,邸报还没有刊天下,那边战败的消息也是王友山私人快马送来,怎么这清江浦的商人也知道了?

    “进爷还不知道?清江浦这里早就传遍了,大家都知道北货要涨,相关的都在囤货备货。”李子游有些诧异的问道。

    赵进笑了两声,李子游回了正题:“在下求进爷的事很简单,若真有这样的晦气事上门,请进爷出面拦几天,以进爷在清江浦的威名,只要进爷出面,官府也不敢乱来。”

    当日清江浦一次大打,百余条人命,近百家被带到荒草滩“还债”,知府衙门,知县衙门,山阳守备,清江浦大大小小的官无一敢动,这就证明了赵字营到底威风可怖到什么地步。

    “我拦住倒是简单,然后怎么办?你承北号也是清江浦有数的商家,难道就挂在云山商行下面?”赵进笑着反问。

    “那倒不必,拦他几天,在下就可以打通关节,官差上门,无非就是为了银子好处,要不就是得了别人的银子好处,在下在这边也不是人生地不熟的。”李子游说得很明白。

    赵进摇头笑了笑,和这个李子游聊天他很愉快,忍不住调侃说道:“我帮你拦着,你就不担心我吞了你?”

    李子游一愣,随即哑然失笑道:“进爷若是这等人,清江浦各位又怎么会请进爷来开这个大市?”

    “你觉得建州女真将来会怎么样?辽镇那边能顶得住吗?”赵进看似无意的问道,在清江浦这边能有人对辽东和女真有了解,实在是难得,有些话他没办法和伙伴们谈论。

    赵进这边干脆利索的答应保护,又熟门熟路的谈论辽东和女真之事,让李子游感觉关系比刚才要亲近了不少,听到赵进询问,忍不住笑着回答说道:“辽镇那边外面看着光鲜,里面早就烂透了,怎么定得住那帮女真蛮子。”

    这倒是中肯的判断,赵进点点头,那李子游继续说道:“可那伙女真蛮子也是自取灭亡,咱们大明千千万万这么多人,这么大的地方,建州女真才多少人,才多大地方,能有几个府大就顶天了,占得了一时便宜,接下来就要吃大亏喽!”

    赵进一愣,随即摇头微笑,不知道辽镇和女真的人这么说,了解辽东和建州女真的人也这么说,看来普天下的人都是这么想,没人想到这意味着什么。

    “所以这建州女真越猖狂,小号的生意就越好做,可也就是这段猖狂的工夫,在下也得抓紧。”李子游开口说道。

    闲聊几句,李子游去和别人攀谈,这等豪商也有自己的靠山和办法,之所以讨好赵进这边,主要是为了救急,所以也没必要太过讨好。

    李子游离开之后,赵进闭了一会眼睛,睁开后走到了刘勇的身边,开口低声说道:“刚才和我聊天那个商人名叫李子游,商号承北号,咱们要安排眼线在里面,能入股进去最好,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

    刘勇不动声色的看过去,微微点头。

    酒宴开始,各色珍馐美味摆上了桌面,在这样的场合,讲究用的是黄酒,因为酒劲不大,喝了也不会耽误正事。

    赵进和孙甲分了席,在赵进右边这个位置,本来陈昇要坐,孙甲小声说了几句,陈昇才做到了右边第二的位置上。

    等大家开始敬酒的时候,就知道为什么要留出一个空位了,每个上前敬酒的豪商都会在那个位置坐一会,和赵进低声交谈,留出这位置来果然方便。

    在赵进掌控清江浦江湖的时候,这些豪商眼里还没有赵进,觉得不过是草莽之辈,但由他主持修建大市,那就是和大家平起平坐的大佬了,唯一让大家觉得别扭的,就是赵进的年纪太小。

    请赵进以后多行方便,或者说说自己对大市的想法,还有修建大市,官方的红利该怎么分配,豪商和官员代表们谈的就是这个。

    不过更多的商人们却都是说,赵进这边如果方便,以后可以互相周转一下银钱,别的不说,赵字营这段时间购买补给,购买地皮,兴建宅院房屋,一笔笔银钱给出去,这充分证明了他们手里有多少现银,加上云山酒庄也在这边开业,商人们有心去了解,知道赵字营手里肯定积存了不少现银。

    在清江浦这边,巨量的物资进出,可银钱却是不足,说起来可笑,清江浦是大明商业中心之一,居然会有银钱不足的窘况,这倒也没什么稀奇,整个大明都是缺钱缺银,还有不少地方在以物易物,也就是嘉靖年开始兴盛的海贸带来了巨量的白银流入,开始缓解这个局面,可大明太大了,即便是白银大批进入,也只能说渐渐改善。

    对这个赵进都是满口答应,这等事无非是生意往来,做一笔赚一笔的,另外,淮安府衙和山阳县衙两处,都希望能折算红利支付给他们现银,而山阳守备那边则希望一起开设铺面经营生意,这种不同倒也正常,府衙县衙那些文官坐满一任两任就要离开,山阳守备则会长久呆下去。

    不管赵进这边,还是清江浦的方方面面,都对这次的酒宴极为满意,没什么比携手财更让人亲近的事情了。

    第二天,宴会商议的事情就在清江浦流传开来,只要是生意人都能现其中蕴含的巨大商机,都能想到推测出这个大市就是个大的聚宝盆,大的金山,整个清江浦都跟着狂热躁动起来,谁都想在这里分润一二。

    时人最重乡土,可赵进一个外人来清江浦主持这么大的事情,却没有引起任何的反弹,最多不过是暗地里有人说酸话“如今徐州那伙穷汉在咱们清江浦生了”。

    原因也很简单,主持户部分司的那位员外郎看得很明白“清江浦此处无主,淮安府、山阳县皆无法直管,户部分司又管不到民政,民间自行其是,江湖草莽横行霸道,看着兴旺,却处处杂乱,大伙都盼着个强人来管,徐州那赵进也算因时而起了”。

    这话算是点明了原因,不过更多人想不到这么深,只觉得赵进来管不是什么坏事,也正因为如此,来清江浦还不满半年,一来就大打出手,血流满地,而且还硬顶官府官军的赵字营,迅的被本地百姓接受。

    现在已经没有人想赵字营的凶蛮了,而是关注云山商行、孙家商行的活动,那大市到底开在什么位置,将来规矩如何,自己能不能进去开店等等。

    有些事也瞒不住人,比如说赵进和清江浦一些最大的商人们,由本地官差护卫着,去运河边“闲逛”,差不多绕着某个区域走了一圈,世上不缺聪明人,立刻就有人推测,这帮大人物不会平白无故闲逛,这个区域肯定有讲究,搞不好就是大集市所在的区域,谁要能在里面买个店铺,肯定能财。

    感谢“不动如山,用户快乐猪、用户simon3721、元亨利贞”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