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接下来天翻地覆的大灾难中,这个愿望还能达成吗?或许在这个王朝模式,能更好的达成这个愿望?

    不管怎么说,该来的已经来了,那么接下来,就没必要胡思乱想,没必要小心试探,就扎扎实实的一步步做下去吧!

    决定好要去清江浦之后,赵字营各处立刻运转起来,这次董冰峰留守,马队和亲卫队六个队,以及内卫队三十人随行,这差不多就是三百骑,三百骑兵在徐州、淮安府、扬州府这一带算得上一支强大的力量,即便打不过也完全有把握冲出来跑出去。

    这三百骑只需要带齐一天的给养,因为沿途的客栈庄园完全可以提供人吃马嚼,这也和运河沿线的富庶有关,赵进在徐州和淮安府一线已经威名赫赫,多少人愿意请他们去白吃白住,何况赵字营从不占便宜,一直支付白花花的现银。

    在出之前,赵进特意去了徐珍珍那边,本来除了生产当天,第二天夫妻两个就能见面,可大家都说赵进身上的血气杀气太重,产妇产后虚弱,很容易被惊吓冲撞了,结果直到第三天两个人才被允许隔着屏风见了面,后来,赵进不耐烦的撤掉了屏风,大家也只能背后念叨,当面不敢说话。

    相比于愉快的赵进,掩饰自己看法的赵振堂和何翠花,徐珍珍倒是有些郁郁,她对第一个孩子是男是女也看重的很,而且赵家和徐家都是这么大的家业,儿子的重要性就更不必提。

    “夫君去散散心也好..”

    “不要说这等无聊的话,我去办正事,等那个大集市做起来,别的不说,你家铁器就能卖到江南去了。”赵进不耐烦的打断了徐珍珍的话,女人太过敏感,心事实在是太重。

    他这么说,徐珍珍脸上反倒有笑容,赵进顿时明白了过来,看了看还在襁褓里的小人,转头说道:“你在家不要胡思乱想,话跟你说明白了,第一咱俩还能再生,第二你就算生了个儿子,这次我也要去清江浦,咱们俩不能总局限在这小小的徐州。”

    这次徐珍珍笑得很开心,赵进也跟着笑,这也不是哄人的言语,就是心里所想,当然想什么说什么。

    “夫君还没给孩子起名。”徐珍珍开口说道。

    徐州规矩,孩子姓名要祖父母来起,可赵家也和寻常人家不一样,别处孩子还懵懂无知,赵进领着一帮兄弟做出这么大的局面了,赵振堂和何翠花只说让赵进做主,徐珍珍为这个还颇为误会,以为生了女孩公婆失望,连名字都不愿意起了。

    赵进咳嗽两声,此刻他却有些尴尬,赵进一直等着父母来给女儿起名,不管从前还是现在,他实在没有经验,也没什么概念,别处精明的很,在这上面实在是糊涂。

    “..赵颖,这名字不好..赵薇..这个重名了,赵丽..太俗气..”不参与归不参与,一旦开头,就变得折腾起来。

    徐珍珍本来觉得“赵薇”这个名字不错,却没想赵进否了,而且仔细想来,自家夫君似乎没说过这个赵薇,难不成是在外面的红颜知己..

    一个个名字其实没什么意义,可在赵进的记忆里却有这样那样的说法,自然要否掉,他可想不到,已经让徐珍珍疑神疑鬼了。

    “..赵凤..这个好,你觉得怎么样!”赵进在那里绞尽脑汁的想了半个时辰,自言自语的都口干舌燥了,总算想出个还算可以的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徐珍珍一时无言,她知道赵进是个武夫,可平时聊起来却不觉得赵进粗鄙无文,或许不会引经据典,但明显是看过很多杂书的样子,不过这次起名倒是让徐珍珍觉得自己想错了。

    比起前面的赵颖、赵薇这样的名字,赵凤未免太俗气了,而且凤凰雌雄,凤分明是雄性,这个细节倒也不必提了,乡野间多有给女孩家起名“凤”的,因为起的太多,所以未免有些粗鄙俗套。

    难道夫君还是不喜欢女孩,所以起这么个名字?这年头一闪就被否定,刚才那苦恼样子,徐珍珍可是看在眼里,一个个好名字不是说不好,就是说重名,只不过费了这么大力气得出“赵凤”这个名字,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徐珍珍刚要说话,却看到赵进满脸喜爱的盯着襁褓里的女儿看,这种欢喜和慈爱不可能是假的,看到这个表情,徐珍珍突然不想争辩什么了,只是说道:“既然夫君定下了名字,那就用这个吧,反正今后也要跟着婆家姓。”

    听到这个,赵进却板起脸来,摇头说道:“赵家没这个规矩,我的女儿就是姓赵,嫁过去也是姓赵。”

    徐珍珍捂着嘴轻笑几声,也不争辩这个。

    沿河一路南下,过邳州、宿迁、桃源、清河,渡河到达清江浦,这一路上没有动用携带的补给,甚至还多了些东西。

    每到一地,当地的豪强大户争先恐后的招待,如果不是赵进赶路急忙,每一处喝酒赴宴都要几天工夫,即便这样,赵进和伙伴们也没怎么睡好,求见的各路人物每次都要排到很晚。

    就算双眼血丝也要接待,宿迁、桃源和清河这几县的豪强大户,和赵字营打交道不多,但以后少不得要生接触,提前照个面也是好的。

    “大哥,从前咱们给他们好处,厚恩接纳,结果他们算计提防,现在咱们用硬手段,倒是争先恐后的过来巴结,这些货色,果然不能给一丝脸面。”吉香在路上这么说道。

    没等赵进回答,陈昇却说话了:“那是因为咱们足够强了,今时不同往日!”

    凤阳府是中都所在,他在南直隶是自成一体,和外面府州县很少打交道,对于淮安府的大部分州县来说,他们现在被徐州和赵字营夹在中间,等于是被赵字营的势力范围圈起来了。

    官府还好说,吏目差役们都兴致勃勃的打算如何让赵字营包揽粮赋,大家分肥分成,而下面的士绅豪强们则紧张异常,心惊胆战的等待消息,不知道赵进要怎么处置他们,在大家看来,黄河下游的一头一尾赵进已经占住,那么中间这一块早晚也要吃了。

    赵字营这么大的个头,反抗是反抗不了的,而且大家伙也听到了各处的种种传闻,那些没了性命的,那些欠了几千几万两阎王债的,这些都是前车之鉴,既然早晚要低头,那不如给自己争取个好的条件,但这争取好条件的机会,也只有赵进过境的时候讨好,既然这样,就顾不得赵进一行人休息的好不好了。

    到达清江浦之后,赵进一行人直接在云山车行那边休整,那里现在已经类似于赵字营在何家庄的营地,一切规制都很齐全。

    修建这里花费要比徐州大很多,但进度同样快很多,因为在清江浦这边不管人力还是物资,都要比徐州充足百倍。

    晚上休息的时候,伙伴们围坐一起,聊了几句近况之后,陈昇先起了话头,说得很简单:“赵进,自从你家那个闺女生出来之后,我家也开始催着我成亲了,还说,抓紧生孩子还来得及,我开始听着纳闷,后来才明白,家里是指望我生出个儿子来,娶了你家闺女。”

    王兆靖拿着折扇轻摇微笑,刘勇闷不做声,吉香和石满强却在那里咳嗽起来,也在那里尴尬说道,自家父母也是这么催促。

    “咱们兄弟结娃娃亲,你儿子娶我家闺女,你闺女嫁给我家儿子,这个是好事,亲上加亲,不过现在还犯不上这么做,咱们这个年纪,将来还有多少年,到时候说也来得及,现在做这些,太过算计了!”陈昇说得直截了当。

    他这个表态,也就代表着大家的表态,王兆靖的笑意里带上了欣赏和欣慰,刘勇则是掩饰着自己的激动。

    赵进拍了拍陈昇的肩膀,接下来却是陷入了沉思中,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大家年纪也都不小,都抓紧成亲,我看你们大伙也没什么情投意合的,我给你们拿个主意也不算是棒打鸳鸯。”

    “大哥你说就是,俺爹也说要让你在这事上做主!”石满强接口说道。

    陈昇、吉香和刘勇都是点头,王兆靖则是把折扇合上,赵进开口说道:“那些大户大族不要去沾,或许他们家有好姑娘,还能给出一份陪嫁,可这些好处不是白吃的,将来摊牌的时候,我们怎么对待这些有关系的?如果厚此薄彼,其他人怎么看,会不会激起多余的事端?你们要想清楚,我给你们的说法,就是娶小户人家,没有根没有依靠的。”

    没等其他人开口,赵进摆摆手说道:“我知道我娶了徐家的大小姐,那是咱们徐州最大的一户人家了,可是我能不留情面,大昇能不留情面,你们几个,我觉得难,与其到时候难做,不如提前做个防备。“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