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可看到赵字营的做派之后,大家都是失望了,赵字营平时根本不出营地,唯一和外面打交道的机会就是外面车行空场和里面武馆彼此换防,百余人排列着整齐队形进进出出,根本没有打交道的机会。

    还有人想着,这么多青壮整日里憋在营盘里,肯定会有乱子,不过,这个他们也判断错了,每日里苦练不停,那有什么心思出去。

    看着唯一能下手渗透的,就是那个“赵家武馆”,这里面的人都是江湖出身的,看起来和清江浦那些市井中的三教九流没什么区别,一个个行事粗豪放纵,经常看到他们每日里骑马奔驰于街头巷尾。

    这样的人眼里只有银子女人,要下手拉拢肯定容易些,有那心思重的想要用手段笼络,可这边才用出手段,没出三天,用手段这家就欠了“巨债”,直接要变卖家产抵债,然后去北边做工还债去也..

    出过几次这样的事情之后,清江浦众人终于是噤若寒蝉,老老实实的按照规矩走了。

    实际上,赵字营在清江浦这边也没定下什么规矩,无非是在各色商号铺面那里收个雇佣车马的车钱,这样的常例抽成,谁掌控着这边都要做,赵字营收取的甚至不算多。

    大家觉得奇怪的是,赵字营对车马似乎太看重了,不光把大车帮那边兼并,连城内各个商号自养的车马也要买下,弄得整个清江浦想要拉人运货,走6路只有找云山车行一家,不过赵字营买下别家车马的时候,却没有依仗强势,而是用很优厚的价格。

    虽说几头牲口、一辆大车算不得什么,但架不住数量多,拿出来的银钱就颇为可观了,赵字营依旧是从容的现银支付,这让清江浦各处又一次认识到赵字营雄厚的财力,谁也想不到,来自徐州的赵字营居然能有这么多的现银。

    从万历四十五年十一月开始到万历四十六年的四月,王兆靖在赵字营这边提走了一万三千两银子,却没有说明用处。

    赵进和伙伴们都知道这件事,不过都默契的没有询问,因为王兆靖提前打了招呼,说事成之后会讲,若不成,银子也会换回来。

    而且这些银子都被王兆靖安排家人送往京师,按照赵进得到的消息,王兆靖在这段时间内,和京师他父亲那边书信往来的很频繁,甚至都要借用赵字营公中的马匹和骑手,不然他的家人都不够用了。

    “他不会乱花,王家叔父也不会乱花,如果要乱花,也不会现在才开始。”

    王兆靖的表现实在是奇怪,赵进身边的人做出了这样那样的提醒,赵进给出的回答也很简单。

    不过以赵字营目前的财力,拿出这笔银子的确不会影响什么,在银库里积攒的金银实在是太多。

    时间进入三月,绿意渐浓,农户开始忙碌,对各行各业来说,这一年算是正式开始,但赵字营开始变得松弛了些,从春节开始,赵字营就在戒备紧张,各连各队都在保持着待命状态,随时准备迎击周围的敌人,随时准备开向清江浦,到了现在,清江浦那边的局势渐渐平稳了。

    “这天底下还是刀枪最管用,清江浦那么大,那么有钱,在咱们赵字营面前,还不是不值一提!”清江浦的拿下虽然是一波三折,却对于赵字营来讲却没费什么力气,也难怪吉香有这样的感悟。

    赵进已经能清楚的感觉到,身边的人们,不仅是浮躁跳脱的吉香,即便沉稳如陈昇,从容如曹如惠,也都变得越来越自信,经历一次次胜利之后,大家越来越觉得赵字营无所不能,这让赵进有些愁,自信是好事,但自信莫要变成自大,不要变得没办法控制。

    已经是四月十六了,赵进的棉衣已经脱下,他在营盘中看过各处训练,又和如惠看了看各处账目之后,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在赵进的书桌上,有一个木箱,箱子一般不上锁,徐珍珍派来收拾的丫鬟尽管很好奇,却知道轻重没有去碰,而且这丫鬟还看到王兆靖和如惠都曾经在木箱里拿出过本子,写写画画之后放回去。

    当时这丫鬟还以为看到了不该看的,急忙回去禀报,心想是不是这二位偷看机密,徐珍珍随口问了一句赵进才算明白。

    那木箱里放着的是邸报和京师传来的消息,没有句读分段,赵进读起来就会很吃力,如惠和王兆靖要给他标注好。

    对这件事,王兆靖一直很坚持要自己来做,甚至连账目之类的要紧事务都不愿意去插手,如惠倒是从善如流,不仅不去争,账目和赵字营方方面面的细务,都会询问王兆靖之后再行处置。

    只不过王兆靖这段时间除了谋划清江浦那边之外,更多的精力都放在和京师那边通信上,这才需要如惠出面做些事。

    拿出一本翻阅后放回,赵进觉得有些无趣,因为里面的内容没有他需要,关于东夷女真的内容少之又少,偶尔提及,也都是什么虏酋内讧,彼此杀伤众多,天佑大明之类的套话吉祥话。

    那一刻肯定越来越近,但不知道什么时候生,现在的自己也做不到什么,这样等待实在是难熬,唯一知道的事就是快了。

    “大哥在吗?”外面传来王兆靖的询问,声音打断了赵进的思绪。

    赵进在书房里的时候,伙伴们进入是不需要通传的,不过大家都习惯打个招呼,算是自己通报一声。

    话音刚落不久,王兆靖走进屋中,笑着点点头,先去桌边把赵进丢在一旁的邸报放入木箱,然后开口说道:“小弟朝京师送了那么多银子,想必大哥和兄弟们都很好奇,还要请大哥见谅,这事能不能成也是两可之间。”

    “大家是好奇,不过没什么见谅的,你又不会乱花,你这么掩盖,无非是怕我不让你做罢了。”赵进挥手说道,相处了这么久,彼此之间还真是了解的很。

    王兆靖一愣,咳嗽了两声,有些尴尬的说道:“小弟又是自作聪明了?”

    “少说那些没用的,你今日既然提起,想来有眉目了,快讲,快讲,不要吊胃口!”赵进笑着催促说道。

    王兆靖笑着摇头说道:“倒是小弟做的小了。”

    自嘲一句,王兆靖端正神色说道:“大哥,大明这世道,最要紧的是官身,有功名官身,自然就有万贯家财,没有功名官身,不管你多大的家业也护不住,早晚要星散而去,咱们赵字营现在这么大的局面,咱们兄弟几个却没有这个保护,实在是风险太大。”

    在大明,官员士绅是远远凌驾于百姓平民的存在,有功名,有官身,王法就奈何不得,可以从容的吞并田地,巧取豪夺,没有这些,你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连衙门里最低级的白身帮役都可以敲诈勒索,你还没有什么办法反抗。

    当然,也有些土豪蓄养武装,手里有丁壮刀兵,无视官府,自行其是,不过这样的豪强,官府只是管不管而已,真要认真了,请求朝廷派出兵马,调集地方上的民壮团练,顷刻平定,根本不值一提。

    不过,赵字营这种存在,是完全的特例,不能按照大明既定的道理来算计。

    听到王兆靖这么说,赵进的脸色却沉了下来,肃声说道:“我们这官身其实已经不小,徐州地方,谁能比得上都察院的御史,徐州地方上,又有几个这么年轻的举人?”

    御史自然是说王友山,年轻的举人当然就是王兆靖。

    “大哥,除此之外,伯父的百户,陈家伯父的总捕头,董家叔父的千户,这几个身份也是官身,徐州参将那边,城内各处衙门,甚至清江浦那边,咱们都能在衙门里找到关系,这也是官身护佑,有这些足够护佑一方豪霸了。”王兆靖顺着赵进的话头说道。

    说完这个,却是口风一转:“大哥,可这些护不住咱们赵字营,地方上虽说没什么,可以官官相护,但如果巡抚那边派人来呢?如果番子那边,真的请下来了公文大令,大张旗鼓的过来拿咱们呢?那现在这些就远远不够,咱们自家的父辈长辈力量太小,那些关系会烟消云散,到时候怎么办?”

    赵进神情依旧凝重,站起看着校场的方向,沉声说道:“真到了那一步的话,我们自己还有力量。”

    这话说得很自信,王兆靖脸上浮现笑容,开口说道:“咱们当然能够自保,可有些事,能不大动总是好的,若能三言两语,或者花些银子就消解,又何必闹到不可收拾呢?何况那时候我们还未必能准备好?”

    赵进摇摇头,盯着王兆靖肃然说道:“我们若要求官不难,可我们有了官身,家丁们就是官兵,到时候他们敬服的是我们,还是朝廷?拿不住这支力量,眼下的金山银海怎么能保得住,以后..”

    谢谢大家,感觉大家也都过节去了,中秋快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