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却没想到也都是青壮汉子,举止森然有度,那做派气质虽没有赵字营家丁的精强,可也有那么五六分意思了,有这五六分,就足以压服各处的乡勇团练了,更何况这些流民青壮还不是本乡本土的,想要攀扯结交都难,和赵字营还有一桩不一样的地方,赵字营的家丁沉静,这些青壮则是带着狠戾,经历过那么多事,自然狠得下狠心肠。   .

    赵字营安排的壮勇一过来,什么怨言都没了,反倒去往何家庄那边劳军的人多起来,刀兵都摆到眼前了,再不懂做那就真是抄家灭族的下场。

    在各处值守的壮勇定期轮换,每半年甚至还要和流民寨那边进行一次轮换,目的就避免被人渗透拉拢。

    但也有一家徐州豪强当时打小算盘,事后居然还能挽回,这就是徐州卫这边了..

    徐州卫几位指挥使,加上几位指挥同知、指挥佥事,还有一干千户,先去董吉科家那边苦苦恳求,大家都在一个卫所里出身,这个面子怎么也不好驳回去的,董吉科无奈又领着他们去城里找赵振堂。

    赵振堂自从离开卫所当捕快和刽子手之后,和徐州卫的关系就淡了,他可不在乎什么同僚的情分,但那些指挥使和千户也豁得出脸面,直接跪在赵家院门外磕头赔罪,虽说这附近街道冷清,可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少,看着颇为难看,还围上了不少看热闹的。

    情面逼到这个份上,赵振堂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也懒得自己去找,只是说我会安排人和赵进打个招呼,怎么处置还要看赵进自己决断。

    自己父亲和董冰峰的父亲派人过来打招呼,赵进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对于徐州卫这块的人力,赵进一直没有放弃掉,虽说已经成了一个专门做生意的地主庄园,可相比于普通百姓,徐州卫毕竟有一定的组织,不少军户男丁还习武有过训练,这个很是难得,这次来,算是彼此有个台阶下。

    不过徐州卫这些指挥使和千户什么的,手里都没什么私兵团练,最多几个护卫的保镖,他们来找,主要是让赵进收下徐州卫的人。

    对于徐州卫的年轻人来说,加入赵字营是一条上好的出路,可卫所上层打起了小心思,也想着集合人马出去捞一票,拦着他们不让去,赵字营也不再招募这些人了,然后把路一掐,大家都傻眼了,虽说卫所里就是指挥使们做主,可下面人的意思也多少要照顾着,不然没人干活做事,那也是天大的麻烦,闹得狠了,也只能过来恳求。

    这一次招兵历时二十余天,但对于赵进的意义却不光是招募新丁,而是借这个机会,以泰山压顶的雷霆手段,彻底理顺了徐州各方势力,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听命归心,所谓民心民气,有时候在刀兵强势面前,的确不值一提。

    不过前前后后的折腾反复,赵字营这次虽说是招募一个团加一个连以及其他通弓马的家丁,但实际上却招到十七个连左右的新丁。

    在这十七个连里,会骑马和会射箭的加起来才八十余人,大部分还都是卫所出身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骑马射箭,需要家里投入相当大的资源,能得到这些的往往家里的长子和嫡子,这些人一般不会被家里放出来,还有的就是年纪大了,不符合赵字营的标准,好在弓马这两项上,有不少蒙古人可以补充,倒不用担心什么。

    剩下的十六个连,一千六百多人,并不是完全编练成新丁连,新丁团,而是按照预先的安排,和老兵们打散混编,原本亲卫队和第一团、第二团表现出色的老兵们被提拔成队正,队正被提拔成连正,由他们来带领训练新丁,新旧彻底混合在一起。

    这个提拔让赵字营各处的士气大振,老兵们都意识到只要扎实勤奋,勇猛向前,就有前途,就能提拔,一下子提起来十六个连正,一百六十个队正,将近二百个位置,差不多十个人中就有一个,被提拔的人固然欣喜,没被提拔的也觉得机会距离自己很近,这让众人做事的劲头更足。

    陈昇和王兆靖都对这样的彻底混合表示担心,石满强和吉香也觉得要保留几个纯粹老家丁的连队,不然战斗力恐怕受到影响,新丁毕竟没见识过场面,算不上什么战力。

    不过见识过几次新丁的训练之后,大家都是放下了心,流民青壮们和徐州平民的子弟完全不同,他们已经在流民寨里接受过正轨的训练,甚至还经历过战斗,某种程度上他们也算是“老家丁”。

    “你们担心什么?眼下徐州周围,和咱们需要在意的各处,有什么人还敢和咱们打!”赵进说得很有自信,但大伙也都知道,这是实话,而且看到了新丁们的战斗力之后,最后的一丝疑虑也打消了。

    这次亲卫队有两个连始终保持着全部老家丁,其他两个连扩成四个连,比预先的计划多了一个连,只不过亲卫队的老家丁提拔成连正队正的比例比第一团和第二团要高一倍,然后老家丁的缺额则是由第一团第二团抽调补上。

    亲卫队基本保持老家丁,其实就是这次扩编的保证,真要有什么乱子,亲卫队加上马队,足可以扫平或者拖延时间。

    现在赵进直属的亲卫队是六个连加上弓队一百五十余人,马队已经快过了二百,这个是归赵进直管,现在马队不设队正,而是由陶贵、许勇、巴音几个人分管着,赵进直接命令到每个人。

    第一团团正陈昇,第二团团正石满强,第三团团正董冰峰,目前已经定下第二团去往清江浦那边。

    赵进做事很谨慎,在外人看来,赵字营的力量并没有什么增长,也没有丧心病狂违背朝廷王法的扩张。

    但亲卫队加了两个连,多了一个团十个连,还有四个连,这四个连也没有巧立名目的放在徐州,而是配给了邳州那边的流民新寨,这次专门给张虎斌设立了一个职务大队正,下辖四个连。

    这个大队正职位的设置,让赵字营核心的几十个连正都很激动,他们上面就是赵进那几位,虽说忠心,但也觉得自家上进的空间不大,但这个大队正职位的设立,则是让他们觉得自己也有出头的机会了,各个都有些兴奋。

    实际上张虎斌有权动用的人手还不止这四百,他手里的流民动员起来的数目甚至还过了一个团,不过他管辖的这四个连队,连正队正都是亲卫队的家丁出身,家丁组成则是由宿州和徐州本土的青壮构成,其中微妙,或者不那么微妙的东西,大家都能想的明白。

    混编团练们被解散,务农的务农,想要继续舞刀弄枪的,则是编入徐州各处的乡勇团练中,但不会在徐州呆着了,而是去往流民新寨那边做事,最好的也要去往归德府。

    在赵字营内部的叫法,所有赵字营家丁之外的力量都叫做“徐州团练”但对外却不是这么说,在某地的就是某地乡勇,这一支力量如果全部算起来,接近五千,如果正式有了名号,难免会引起众人的惧怕和猜忌,所以要遮掩一番。

    整个徐州都被赵字营的这些安排搅动,凡是有家业的人都关心无比,赵进的岳家徐家也不例外。

    原来赵进和伙伴们议论的时候,有意无意的都把徐家避过,但赵进回内宅偶尔谈起,徐珍珍却大义灭亲了,徐珍珍坚持要在自家放上非境山的力量,而且还要一次性放很多。

    “妾身父亲和弟弟孤零零两个人,信得过的几个叔叔都是羸弱,妾身终究不是亲身在那边,现在早就有不少人做手脚了,放点赵字营的人过去,也让他们老实些。”徐珍珍和赵进说得很实在。

    除了这些之外,境山徐家矿上和铁场里的几百青壮也被抽调过来。

    “..若是放过徐家,其他人怎么看,少不得会弄些托庇求情的勾当..”徐珍珍对自家还真是一点情面不留,赵进只是苦笑。

    对这种可能他自己当然有对策,眼线盯紧了,谁敢耍弄这些手脚,一概重罚,但明面上却要做的好看些,免得怀孕中的徐珍珍不高兴,却没想到徐珍珍自己的决断比他还要直截了当。

    董冰峰的父亲董吉科在徐州卫内大摆筵席,徐州卫的头面人物纷纷道贺,连周参将都派人送来了贺礼,从今以后董家的儿子也是大人物了,大家当然要好好奉承。

    因为董冰峰在赵字营的关系,董吉科以往的地位就和几位指挥使差不多,现如今已经是地位最高的那个了,因为没几个人把赵振堂当成卫所出身的。

    徐州卫虽然因为各方说情,没有和徐州其他势力一样,但扩编却是赶不上了,但自家人的情分还是要给,徐州卫的子弟没有被彻底打散,其中精选出武技出众的二十几人,其他人分为两队,一队去往宿州,一队去往孔家庄,私下里承诺,如果赵字营再次扩编,徐州卫的人会优先考虑。

    感谢“暮鸣、123、桃叽叽、甜蜜的甘蔗、元亨利贞”几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