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等赵字营所属各个庄园的青壮都汇集到徐州之后,第二个消息放了出来,这个消息倒不用打听传闻,是赵字营相关各处的产业敲锣打鼓的宣扬,一州四县的城池内,各处大些的集市和庄园,都有人过去,赵字营做事总是很细致很全面,对这个大家倒是没有什么疑义,三天内,消息传遍了徐州全境,连带着周围几处赵字营控制的地方也知道了。

    “..何家庄因为产业众多,集市繁茂,担心地方不靖,盗匪滋扰,所以招募团练护卫千人..”

    话说得冠冕堂皇,意思就是一个,赵字营招募家丁了。

    这消息一出,整个徐州,以及徐州周围,赵字营所控制的地方上,立刻轰动,很多人都觉得脑子用不过来了,又是清江浦,又是招家丁,到底有多少好事。

    在这徐州地面上,对加入赵字营当家丁的态度是宁早莫晚,越早越好,一个个早加入的,现在都出息了,连带着家里也跟着腰板硬实,可方方面面的,每一次都有人考虑的很“周全”,比如说子弟在别人手里,会不会被人挟制,赵字营眼下看着风光,将来会不会被当成反贼大逆,还有自家孩子活得也不错,为什么要给别人做牛做马。

    每次都有这样想的人,每次这些人事后都要后悔,都是那些加入的人得了好处,自家后悔,家里孩子埋怨,也是闹腾的很。

    至于徐州地面上的士绅豪强们,除了那些真正和赵字营荣辱一体的,其他人都不怎么愿意让子弟加入,原因很简单,赵字营在外面打下了这么多的地盘,有这么多的局面,这些都要徐州武人们过去看着,自家子弟这么过去,又是有好处,又是自在,何必在赵字营里面训练受苦?

    这次又有招兵的机会,有很多人决定抓住机会,当然,也有些人还在迟疑考虑,每次都不缺少这样的少数。

    混编团练的那些年轻人最先动了起来,他们接受赵字营的训练,对赵字营向往最热切,一旦有了机会,立刻争先恐后的冲了上去。

    能这么周全考虑的,都是有家业局面的人家,他们说不上是豪强,但又比平常人家强,小门小户的年轻男丁子弟,只要是想要上进,不甘心眼前生活的,都去赵字营那边求个出身,听到消息的当天,在家里拿了干粮,简单收拾些行李,立刻赶往何家庄。

    这才二月中,尽管黄河略微有了开化的迹象,可天气依旧寒冷,没办法露宿,这么多人过去,也没有那么多民居可供投宿,可这些年轻人到了何家庄之后,何家庄就给他们安排了食宿,一人一张床几顿饭不算什么,可这么多人,这就是好大的手面了。

    脑子清晰,稍微有些眼光的,就能从赵字营的豪阔上看出很多东西,这就是赵字营的实力,加入到其中不会吃亏,前途无量。

    招募家丁的规矩大家都懂,要有人担保,自己也得有个过得去的身板,赵字营的门槛其实并不高。

    可去了之后才现这次的标准比从前高了很多,力气更大,更能跑,最好还要懂得刀枪弓马,能射箭骑马的往往会优先招募。

    骑马射箭,懂得武技,这标准其实不低,即便徐州尚武,可能做到这些的只能是殷实人家,更多的都是土豪士绅,现在这些人对把子弟放过来兴趣不大,左右能有好处拿,就没必要寄人篱下了。

    招募的标准这么高,很多人难免垂头丧气,但赵字营给出了另一条出路,或者,给了另外好多条出路,赵字营在方方面面需要人手,各处的集市和寨子都需要护卫丁壮,各个行业里也要管事做事的人,如果你愿意留下,赵字营暂时进不了,但会让你跟着训练,然后去这些地方做事,说这些话的时候,也给了承诺,说如果愿意过去,将来加入赵字营的机会就很大。

    过来招纳新丁说这些话的,都是徐州州衙里的吏目书办,各个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好手,过来报名的那些年轻人自然不是对手,不被录取的,往往也被忽悠着留下。

    但林林总总算起来,过来报名的人数还是没有预想中的人多,赵进安排在各处的耳目早就送来了消息。

    徐州的人力掌握在豪强士绅手中,他们个个算盘打的山响,这次非但没有派子弟过来,反而暗地里做了不少手脚,比如说他们还开出了更好的条件,比如说对他们附近的年轻人进行威逼利诱。

    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清江浦那边的事情还没给大伙说法,那么大一块肥肉,那么大的局面,早晚都是徐州人过去分润,如果到时候赵字营开了这个口,自家没那么多人过去,岂不是把到手的好处放过去,这么几次的例子都能看出来,出人越多,出力越多,能拿到的好处就越多,留着人手和力气为自家用吧!

    “果然有私心,他们不可能真心听我们指派!”赵进和伙伴们简单说了结论。

    赵字营核心诸人,尽管对赵进的言听计从,可心里觉得徐州是本乡本土,这年头,除了家人亲戚,就是本乡本土的乡亲可靠,总该善待,这是可以依靠的力量。

    但这次招兵,原本大家还以为这是给徐州乡亲们的大好事,很多人感激感谢,却没想到“乡亲们”居然这样的态度。

    “自家乡亲当然可靠,在当今时势,咱们徐州人有一项好处,那就是质朴勇猛,这尚武之风可赞可叹,但这些乡亲们,我们直接依靠就好了,没必要中间再隔着一层,这徐州是我们兄弟们的徐州,别人没资格插手。”赵进说得很直接。

    这话倒也没有人觉得想要造反或者心怀不轨,大家都觉得很自然,甚至被外面人听到了,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徐州是大明的徐州,也是赵进的徐州,这之间没有冲突和矛盾。

    一边是标准定的高,一边是过来的人少,赵字营的家丁招募的不怎么顺利,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招募自家流民了,对于这些流民青壮来说,不用在寨子里垦荒劳作,不用每日里做牛做马勉强温饱,能有个上进的前程和奔头,这就足够了,能被选为赵字营的家丁自然最好,不能被选中,能有个安置出身也不错,大家都满足的很。

    除了流民这边,学丁队也有不少人补了进来,他们一直跟着正规训练,素质和见识却比流民和徐州普通百姓强了不少,尽管进来是做家丁,可都是准备被优先提拔的。

    这时候,很多人才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学丁队的人数减少了很多,因为这学丁队算是来去自如的,放在这里当人质,求个赵进放心,不放在这里,赵进也不会真的翻脸做什么,反正大家合作的都还算愉快,所以这半年一年中,零零碎碎的,学丁队的人一直在走。

    赵进之所以对徐州本地士绅豪强起了戒心,最初的缘由就是因为这学丁队,好在学丁队的人和混编团练差不多,学习的技能和训练的时间照比赵字营的家丁都差很多,加上很多人年纪不大,学习吸收的技能有限,不会回去后造成什么麻烦。

    招募家丁的过程中,赵进的伙伴们开始意识到赵进的戒心是正确的,但接下来的事情则让他们也反感戒备起来。

    “..招不到人也好,让这赵进知道,这徐州不是他一人的徐州..”

    “..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等这次事情一过,就找人和他说说,想要做事就离不开咱们..”

    “.。。清江浦那么大的局面,他一家吃下去恐怕得噎死,还是要给我们这些老成人物.。。”

    各处的言语通过方方面面的渠道传递到何家庄这边来,吉香和石满强的暴怒自然不必提,连沉稳如陈昇都骂了句“混账!”,只是董冰峰那边尴尬些,因为徐州卫那里打的是同样的主意,以往徐州卫军户长男、余丁都是务农学手艺,现在学武艺舞刀弄枪的也多了,就是因为赵字营在外面打下了地盘,从前习武的那些出去闯荡,都分到好处了,那巡盐队什么的,家里都是盖新房买田地,大家自然有样学样。

    虽说招募家丁这件事上,徐州各处各怀心思,可在清江浦这边的事情上,大家却热火的紧。

    这偌大清江浦说是赵进拿在手上,掌控手中,只不过是个意思,不是说他不想让谁过去,谁就过不去的,那里依旧是出入自便,可想要过去财,想去分润那些利润丰厚的江湖生意,没有赵字营的同意,去了也是白去。

    赵字营那边紧锣密鼓的招募新丁,大家又让自家子弟躲避,现在去了也是尴尬,可城内的赵家和陈家,还有徐州卫的董家这边,则要殷勤奉承着,这几家孩子心思正,都是孝子,老子说话都听的。

    感谢“123,暮鸣,元亨利贞,用户笑的很苍白、甜蜜的甘蔗”几位书友的打赏,特别感谢“甜蜜的甘蔗”书友厚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这几天起来的都晚,明日争取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