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哥..”吉香忍不住开口,被赵进瞪过去之后才低下头,可低头一会又是抬头,又咬牙说了句“大哥..”结果赵进的眼神更加森然,吉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次不敢再说了。

    “这次招纳新丁,不会单独成队,而是和从前的队伍掺杂起来,以老带新,石头带的那一团,老家丁会多些,大昇和冰峰带的,新丁会多些,石头带队去清江浦,然后,亲卫队扩编一个连,弓队扩编,马队归我直辖。”赵进简短说了安排。

    话说到这里,今天的讨论也该告一段落,陈昇站起说要回营,一干人也都是起身告辞,吉香脸色阴沉,也低着头向外走去。

    “吉香留下!”在临出门前,赵进扬声招呼了句。

    吉香低着头站在门边,也不动弹,等外面门关上,赵进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抓住吉香的衣襟,猛地朝着墙上一撞。

    赵进的力量比吉香大很多,武技上更是强过,这突然爆的动作吉香根本提防不住,直接就被撞到墙上,一声大响。

    “老爷?”外面家丁紧张的询问。

    “都远些!”赵进吆喝一声,听到外面答应,脚步远去,赵进又是抓着吉香朝着墙上狠狠一撞。

    “你摆什么脸色!你有什么资格摆脸色!”赵进瞪着吉香怒喝说道。

    吉香肩膀摆动,赵进的双手却好像铁钳一般,根本挣脱不开,吉香第一次看到赵进如此暴怒,他当年在货场和大家比武,然后学武跟着赵进闯荡厮杀,他的武技很多都是赵进教授,两人的确是兄弟,但彼此间也有些师徒的关系,吉香从小长在摊贩家庭,见识、分析和判断都是跟着赵进学到的,一方面是武力上的强弱,另一方面是从小的敬畏。

    平时随便习惯了会忽视不见,可现在赵进大怒,吉香却怕了,挣扎一下就不敢再动,只是在那里解释说道:“小弟觉得不甘心..”

    在赵进面前,实话实说最好,如果虚文掩饰,往往会让赵进更怒,兄弟们之间倒是清楚这一点。

    赵进揪着人转身一甩,吉香差点飞起来,后退踉跄了十几步,撞到椅子才站住,吉香整个人脸色煞白,身子都在颤抖,他没有想到赵进会这么大的脾气。

    “跟在我身边做事,你觉得丢脸吗?”赵进问了一句。

    吉香连忙站定摇头,赵进大步走过去,吉香以为赵进还要动手,下意识的身子一缩,但他没有想躲避,赵进指着吉香怒喝道:“老老实实跟在我身边做这个亲卫队长,你这个心性,一放出去独当一面,肯定就要被人带坏,到时候还不知道出什么事混账事情,你心性养不好,一辈子就做这个亲卫头领,明白不明白?”

    这一连串的动作和呵斥让吉香已经吓坏了,听到赵进的喝问,下意识立正大声回答:“大哥,小弟明白,大哥你说怎么做,小弟绝无二话!”

    赵进长出了几口气,指着吉香的手没有放下,可语气却没那么激烈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委曲,觉得没有对不起我,没有对不起大伙,你现在这心思已经不对了,正是上下一心,抱成一团向外闯,向外拼的时候,你却在这里计较地位高下,自己问问自己,大昇、石头和冰峰谁不比你沉得住气,连小勇都看着比你沉稳,你瞧瞧自己,浮躁成什么样子,我问你,你当这个亲卫队长,位置比别人低吗?拿到的银子不够花吗?还是谁瞧不起你,让你委屈了?”

    几个问题问出,吉香哑口无言,赵进哼了一声,一脚踹翻了个椅子,自顾自的坐下,叹了口气说道:“大香,现在赵字营被多少人忌恨,多少人想要杀了我,如果我要处处小心戒备,那咱们什么事也不要做了,我身边要有最放心的人护卫着,这个人不能太死板,不能太按照规矩做事,又要勇猛剽悍,兄弟们里面,你最是合适,这才选了你,你却心浮气躁,总想着去外面。”

    吉香恐慌也渐渐消散,情绪平复下来,听赵进这么语重心长的说话,眼泪却忍不住留下,边擦边哽咽着说道:“..是小弟错了,大哥,小弟的确是心思不稳,想东想西,以后再也不会,会做好这个亲卫队的差事,把大哥护卫好。”

    赵进又是站起,走到吉香身边重重拍了拍他肩膀,盯着吉香的问道:“大香,我亏待过兄弟吗?”

    吉香摇头,赵进又问道:“你信我吗?”

    “小弟当然相信大哥!”吉香大声说道,他嗓子都有些沙哑,赵进点点头沉声说道:“那你就老老实实听我安排,我不会亏待你的。”

    ..

    送走心悦诚服的吉香之后,赵进没有让外面值守的亲卫收拾,反倒派人回家去喊徐珍珍的下人过来,让他们来这边收拾整齐。

    在家里的仆妇过来之前,雷财先上门了,雷财腰背都有些佝偻,脸色也不太好,很是憔悴的样子,一进屋之前,看到屋子里的混乱也是一惊,这里看起来好像刚才生过打斗一般,不过雷财瞥了眼赵进,看到赵进神色如常,他这边也就不出声了。

    “那些人都出了吗?”赵进问道。

    “除了齐二奎之外都已经出了,算计路程,现在已经应该到达。”雷财沉稳的回答说道。

    听到雷财的回答,赵进皱眉问道:“齐二奎为什么没走?”

    雷财连忙解释说道:“齐二奎这次带过去的人多,他手里最放心的三十几个人都要集合起来,给那些人安家有些麻烦。”

    听到这个赵进倒是有些诧异,笑着问道:“徐州盐上的生意他不要了?”

    “齐二奎说既然进爷吩咐了,那就全力去做,进爷不会亏待他和他手底下那些人。”雷财开口回答说道。

    赵进脸上露出微笑,笑着说道:“既然他这么明白,盐上的生意红利给他留着,也给别人做个榜样,听调配才有好处拿。”

    雷财连忙答应,还没等说其他事,就听到赵进感慨说道:“我赵进何尝亏待了兄弟们,心急什么?”

    这话说的莫名,雷财没听懂,但也不想去打听什么。

    赵进晚上回去休息,徐珍珍却问起了议事厅里的事情,徐珍珍的神情颇为慎重,徐家的仆妇过去打扫,对那里的乱象自然看到了,回来和自家主母禀报也是自然。

    “妾身已经吩咐下去了,只要外面有什么相关的消息,去过的人全部打死,不用担心他们走漏风声。”

    赵进摸了摸徐珍珍的头,苦笑着说道:“这些事不用你烦心,顾好自己身子,顾好自己的事情。”

    肚子一天天变大,不过徐珍珍也没有在家里休息,徐家的生意事务依旧是她这边来裁决,徐家现在生意还在上涨,自然会越来越忙。

    安慰两句之后,赵进解释说道:“局面大了,心思也就多了,这也正常。”

    即便是夫妻之间,有些话也不好说的太透彻,不过徐珍珍也是精通世故,没有追问下去。

    二月初就云集在何家庄的人们一直没有见到赵进和他的伙伴,然后在徐州城各家长辈那边也没有什么像样的进展。

    就这么过了几天让人焦躁的日子,突然各处有消息传过来,赵字营在邳州荒草滩、在宿州和徐州交界处,在山东、河南、南直隶三省交际的孔家庄,以及在徐州境内原来隶属于云山寺和何家庄的各处庄园,都有人被抽调出来,汇集到徐州这边来,在徐州各处庄园集合。

    各处庄园和流民寨的消息,徐州很多人并不陌生,因为各家也有人在那边护卫和做事,按照传过来的消息,说是赵字营在各处抽调表现好的流民青壮,让他们集合到徐州来待命。

    开始颇有人想歪了,心惊胆战的以为赵字营要造反,后来看到各处汇集而来的人数之后才现自己误会,如果要造反,那些青壮就该彻底动员起来,而不是几分之一,十分之一的比例抽调。

    汇聚到徐州青壮男丁差不多有四千人,这其中各处流民青壮有三千五百人上下,而原来各处庄园里的佃户男丁也就是五百不到。

    流民青壮们一路逃荒,一路见惯了死难,安定下来之后心思也很难稳下来,看到逃荒流亡途中的争斗和厮杀,看到彼此的竞争,下意识的都想要变强求个上进,所以赵字营一旦给他们训练选拔的机制之后,大家都是争先恐后,流民在外,没有家族乡亲,没有什么依靠,也只能靠着自己努力。

    而那些云山寺庄园里的庄户,何伟远庄园里的农户,尽管从属变了,可他们本来就是徐州土著,世世代代如此,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尽管徐州尚武,可还是有人觉得子弟舞刀弄枪是惹是生非,是招祸之道,所以对赵字营的这个体制也不那么在意,反倒是那些管事账房之类的招募学徒,庄户子弟对这个很积极。

    谢谢大家,求大家的保底月票,月初落后不得,请大家帮忙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