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将主”的称呼,赵进和伙伴们并不陌生,武将身边的家丁亲卫就是这么称呼自家主人,这家丁亲卫尽管也有军籍,却是武将的私属,一同出生入死的。

    只不过将赵进放在将主的位置,等于大伙就是家丁亲卫一等,一下子就从兄弟变为主仆,听到这个说法,王兆靖脸上表情僵了僵,用眼神余光看看身边同伴,他最注意的就是陈昇,看到陈昇缓缓点头,至于石满强和吉香则是大力的点头。

    没等王兆靖这边反应,赵进脸上的苦笑更重,摆摆手说道:“怎么突然成了表忠心,兄弟们的情分难道我还信不过?咱们将来还要同行很久,不能事事都由我来做主,你们也要动脑子。”

    “兄弟们出主意,提醒,劝告,这些自然还会做,但最后还是要大哥做主!”王兆靖笑着说道。

    赵进伸手指了指几个伙伴,脸上笑容有些复杂,却没有出声,吉香或许没注意到,只是有些着急的问道:“大哥,为什么只扩一个团,咱们现在处处缺人手,两个团三个团不行吗?”

    “还是那句老话,别人盯我们很紧,赵字营目前的规制已经稍微犯禁,让许多人提心吊胆,如果人数再多,官面上就不会坐视不理了,之所以现在能扩出一个团来,是因为多了清江浦这块地方,我们人虽多了,地方却更大,摊开来算就没什么人注意。”平常日子,兄弟们之间一旦庄重起来,总让人觉得别扭,吉香转移话题,赵进正好接上。

    吉香听到这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盯着董冰峰看了几眼,又瞥了眼安坐在那边的王兆靖,最后没有出声。

    赵进却趁势把这个话题摊开来说:“这次要把那些表现好,有功劳的营士们派出去带领新丁,在现在亲兵队、马队和两个团下面,根本没位置提拔他们,这次新建一个团,正好把那些出色的能干的提拔起来,好家丁这次可以干个队正,好队正可以做个连正,但这个团不能全是新丁,要亲卫队和三个团摊开来,新老搭配。”

    “大哥说得是,总是一个人带着容易..容易懈怠,咱们赵字营将来还要扩编的,始终要和新丁搭配,不提前熟悉怎么行。”王兆靖话说了一句就打了个磕绊,但他反应很快,直接改口说了下来。

    赵进瞪了一眼过去,王兆靖只是低头,其他伙伴浑不在意,赵进当然知道王兆靖想要说什么,一个人带同样的队伍久了,自然就会抱团,到时候就有这样那样的隐患,只不过这个事情考虑归考虑,真要说透,那就尴尬了。

    “大哥,混编团练的精锐被咱们吸收了,剩下的那些虽说咱们赵字营看不上,可拿到下面去,也是一等一能打的,各处的士绅土豪肯定会把他们用起来,要是再按照咱们那个法子练,虽说画虎不成反类犬,可那狗也咬人啊!”王兆靖急于转移话题,开口说道。

    赵进和几个伙伴,除了刘勇出身寒微,石满强和吉香算是中等人家,至于陈昇、王兆靖和董冰峰,算上赵进,他们四家都是标准的本地豪强大户,出身虽在,可他们对徐州的豪强士绅,却一直心存提防,混编团练远远不如赵字营,可毕竟是一股力量,赵字营马上就要集散全徐州的乡勇私兵,这股力量很可能成为麻烦。

    “谁也不要想用起来,这些混编团练全要放到各处流民寨,让他们在那里结队做事,至于徐州的这些,他们肯定要说赵字营顾不上细处,要多少保留丁壮刀兵自保,这个不用他们操心了,我们出人来保卫!”赵进回答的很干脆。

    说到这个,众人都是郑重起来,王兆靖顺着问道:“那三个团肯定不够!”

    “为什么要赵字营自己来,流民那么多青壮,好的编练到赵字营里,次一等的就安排他们驻守各地,这些人就是他们各处的乡勇,既然他们有银子粮食养自家的私兵,那么也能养咱们安排过去的,谁也说不出个不是来!”赵进想得很全面。

    大家愣了下,然后露出会心的笑容,吉香嘿嘿笑着说道:“这样谁还能翻过天来!”

    “这法子好,又不会招人忌讳,又能在徐州养丁壮几千,还能将各处钳制,真是一举数得!”王兆靖点头赞许说道。

    这个话题开始的时候,吉香就欲言又止,谈论起来,吉香这边又有一点走神,但这个场合是伙伴们自己议事,也没人理会,不过大伙都注意到了,吉香有话要说,王兆靖说完这句之后,大家都看向吉香。

    吉香还不知道自己的神情态度被大家注意到,又是有些走神,现安静后才觉得不对,愣了下看着大家,还不知道生了什么?

    “你有话想说?”赵进问道。

    “大哥..那个,那个,第三团团正谁来当?”吉香犹豫了下,结结巴巴的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这问题倒是预料之中,不过大家没有哄笑,也没有交换眼神,都是看向赵进。

    一个团十个连,满编是一千人,但实际上,各方面的人手算起来,一个团正手里是一千一百多名家丁,说起来人数不多,可在徐州地面上,已经是一等一的人物了,徐州参将手边才不过三百多家丁亲卫..

    说起来徐州各路豪强士绅,手里也有能动员起来千把人的,可如果随时能拉出来开打机动的,这千把人一下子变成了百十人,这都已经是大豪才做得到的,毕竟需要男丁种地做活维持家业,而不是时刻训练备战,莫说是百姓,就连徐州参将手里那号称的过万大军,里面不少兵丁平时也要种地劳作,不然自己都吃不饱。

    而赵字营的团正,随时能拿出来打的就是这一千多人,还是每日训练不停,吃饱喝足,装备精良的一千多青壮,更不要说这千把青壮还上过战场见过血,除此之外,在徐州境内,大部分都是平地,走路最远也就是不到十天,在这样的距离上,赵字营也不需要考虑什么给养辎重,可以打到境内的任何一个地方。

    这样的人数,这样的战力,这样的优势,再加上赵字营的威势,这赵字营的团正自然就是这徐州的顶尖人物,人人都要恭敬对待的。

    赵字营有亲卫队、内卫队、马队和第一团、第二团,各处的头领尽管名目上有差别,有的是队正,有的是团正,但阶级上是平等的,都是营校,可外人那里会在乎赵字营的内部细节。

    在他们看来,第一团和第二团的团正那是有自己的一方局面,而亲卫队、内卫队和马队则是赵进的从属,明白点的人还说什么,亲卫队、内卫队和马队和徐州参将的亲兵家丁差不多,而这第一团和第二团,怎么也算是个游击、都司一流的,坐镇一地。

    因为这样的认识,石满强的父亲石铁匠如今的地位很高,就算是有功名的士绅见到后,也会客气的称呼为石老爷,手底下有这么一个好儿子,大家当然要敬重,至于陈昇那边,陈家本就是徐州的强豪,大家一直恭敬的很,态度之类的变化倒不是太大。

    吉香的性子比较张扬剽悍,整日里呆在赵进身边被管束的很紧,自然觉得很不舒服,再者,亲卫队差不多是六百人的规模,虽然家丁精锐,装备精良,人数却比两个团都少,而且那两个团正的自主权要比他大很多。

    当然,在如今的赵字营里,所有队伍的训练和一切的行动都是由赵进指挥,毕竟三千人都在一个营盘里,也谈不上什么自主,但吉香和其他人比起来,的确被看得很严,其他人相对好一点而已,一比较就有差距。

    这些原因加起来,吉香自然想做这个团正,按照他的判断,兄弟们几个,再有一名团正的话,除了他也没有别人,董冰峰和刘勇都专门管着一队,而且这两队找不到人替换,王兆靖忙于文事,只有自己最适合了,亲兵队和第一团、第二团比起来,除了规模大小有差别,其他没什么不同。

    吉香也知道最好是别人开口询问,这样显得自己不那么心急,可整日琢磨,聊起这个实在是忍不住,一问就说了出来。

    赵进的回答也是干脆:“让冰峰来做这个团正。”

    屋子里一静,吉香呆在那里,其他人也诧异的很,就连董冰峰自己都猝不及防的样子,所有人都觉得吉香适合做这个团正,不过王兆靖和陈昇反应的很快,两个人对视一眼,都面带微笑。

    赵进看了眼吉香,开口说道:“冰峰学过兵法,做事又沉稳,他当团正我放心。”

    董冰峰是徐州卫千户家的子弟,从小习武,勉强也算是将门子弟,伙伴们几个,只有董冰峰受过大明传统的武家将门教育,加上这几年又在赵字营带队征战,做个团正肯定适合。

    感谢“纸生云烟、暮鸣、不动如山、元亨利贞、甜蜜的甘蔗”几位老友的打赏,特别感谢“不动如山”书友的厚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