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要求别那么低,乌合之众对乌合之众,这样的战斗有什么意义?”赵进苦笑着说道。

    “大哥,各处混编团练被调过来,很多人都是在猜,说这次是不是用他们去清江浦,各个兴高采烈,咱们既然不打算用这些人过去,那还是提前说清楚的好,失望太大,难免会心生怨气。”王兆靖缓声说道。

    以往赵字营做事的规矩,打下外面的地盘后,派一个连或者两个连过去驻守,然后配合以几倍的徐州武人掌控,好处的大头虽然被赵字营拿去,可跟着过去的一干人也等于有了局面生意,跟着吃香喝辣。

    因为有这样的先例,清江浦这块地盘打下来之后,徐州各处的武人和江湖人才会这么欣喜若狂奔走相告,已经有了这样的俗语:“会说徐州话,那就有银拿!”。

    不过赵字营却不是这么打算,清江浦这块地盘拿下的虽然迅效率,但不代表掌控起来会简单,而且清江浦是天下间最富庶的地方之一,太大,太重要,赵字营必须要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还要投入足够的力量掌握。

    既然有这样的需求,那就不能放混编团练在这边了,但这次将混编团练集合何家庄这边来,赵字营另有用意。

    “大昇、石头和冰峰,你们三个这几天就要多跑跑混编团练各队,看看他们的训练,也可以多组织几次对练对打,有人训练不用心,可也有一心求上进的,等混编团练解散后,这些人都要招募进来,不能放他们回去。”赵进肃声说道。

    “是不能放他们回去,学了咱们的训练法子,如果回去把自家和本乡的训练起来,将来肯定是个麻烦。”吉香跟着说道。

    训练混编团练时候,赵字营就是用自己的法子训练,没有藏私,目前体现出来的悬殊实力差距,是和后续的训练以及战斗经验有关,但混编团练里也有不少勤勉习武,追求上进的豪强和卫所的子弟,这些人学了赵字营的法子,如果再用心经营,对赵字营的确是个麻烦。

    “大哥,地方上那些士绅土豪,对咱们虽说服从,可提防的心思也是很重,这混编团练已经给他们留了不少余地,但他们一直有所保留,不愿意将自家的子弟丁壮交出来,这次解散混编团练,用咱们自己的人替换,会不会让他们心生戒惧,觉得咱们要吞并他们。”王兆靖颇为冷静的分析说道。

    赵字营从初建到现在,云山寺、何家庄、孔家庄几家大的豪强都被彻底灭杀,对于其他中小势力则是怀柔为主,一直善待,固然有笼络的心思,但现实的考虑就是不想和这么多大大小小的势力为敌,虽说都不是对手,可一家家灭过去,实在是浪费时间,更为招揽以后的各方势力竖起坏的先例。

    “兆靖说的对,徐州这么大,现在又有归德府、宿州、邳州一大片地方,需要守卫的地方太多,咱们赵字营顾不过来,若是他们离心了,咱们的地盘只怕也是各处漏风。”陈昇点头赞同。

    听到这两个伙伴的提醒,赵进笑着说道:“有时候你们比我还要谨慎,你们说的没错,但你们说的是一年前甚至两年前的情况,在那个局面下,我们的确要依靠他们,要笼络他们,可现在和那个时候不同了,我们不缺钱,我们不缺人,他们也没胆子不服从。”

    直截了当的下了结论,石满强皱皱眉问道:“大哥,咱们就这么两个团几个队,就算是扩一个团甚至两个团,人还是不够用..”

    “你们眼光不要总是放在徐州,咱们能用的只有徐州这些人吗?只有徐州这些士绅豪强的子弟和丁壮吗?”赵进笑着反问一句。

    石满强顿时恍然大悟,其他人也都是点头,赵进只是和他们说解散混编团练,吸纳其中精锐扩张赵字营,却没有说接下来的打算,大家都觉得赵进有些冒失,还想着今日劝劝,一说才现赵进考虑的很全面。

    “我们手里的庄户和流民将近十万,这些青壮也不能总让他们做牛做马,要给他们盼头和将来,第一等的来赵字营,第二等的去管事做伙计,第三等的去各处驻防轮换,这就是他们的出路,再说了,徐州又不光是这些士绅土豪们的,还有那么多的百姓平民,我们给了这些士绅土豪那么多好处,他们一个个总是为自己打算,现在可以把这些好处给其他人了,拿到好处的人肯定对我们感恩戴德!”赵进说着说着,脸上却没了笑容。

    陈昇点点头,沉声说道:“他们的确可恶,赵字营打生打死拿下来的局面,他们居然觉得有他们一份,还觉得理所当然!”

    清江浦打下来之后,徐州士绅豪强欣喜若狂,纷纷涌过来求见,想要在其中分一杯羹,没人觉得不对,大伙都觉得理所当然,觉得自己是徐州人,那就天然和赵字营是一体的,就该得到好处。

    可他们却没想到,清江浦打下来的虽然快,事先却做了大量的预备,一次性投入近千人马,花费了过万两银子,才有这样的效果,而这些士绅豪强什么都没做,却想上来分润,这就让赵字营众人心里恼怒了,亲卫队和两个团的兵丁比较封闭,内卫队和各处产业的人则是骂娘不断。

    而且这些本地人物在赵进面前,什么都算不上,赵字营的实力对他们是绝对的优势,在这样的强势面前,还不知道敬畏,那的确要整治一番了。

    “每一家的乡勇团练护院都要解散,全部换上我们自己的勇壮,有赵字营在,徐州这么太平,他们养这么多武人做什么?”赵进开口说道。

    有人想要劝,不过犹豫了下没有开口,在如今的徐州,赵字营的实力的确到了令行禁止的地步,没有人能撼动。

    赵进边走边说,看来思路早就成形:“子弟在我这里当家丁的,该有的优待都有,出人给咱们卖命冲锋的,也不会亏待了,但这些人也不得保有私兵,一切都要听我们安排,我们不会盘剥压榨,但也不会放纵。”

    王兆靖点头微笑说道:“这样也好,反正这些事早晚都要做,做完了,徐州也就彻底稳下来了。”

    回到议事厅中,大家落座,有人送上茶水,在徐州一直有个传说,说是赵字营所在的这块地方,外面看着简朴,里面却是金碧辉煌,吃穿用度都是最顶级的,千娇百媚的绝色服侍,实际上里面也是一样简朴,所喝的茶水也是粗茶。

    按照赵进的说法,兵家肃杀之地一定要禁绝浮华,大家谁要享受回家关门去享受,在这营盘里必须要按照规矩来。

    自从得知赵字营要扩编,吉香就颇为兴奋,想问却找不到机会开口,等大家都落座,吉香就笑着说道:“大哥,咱们要扩编多少,流民青壮那么多,徐州这边也有不少想进来的子弟,莫说是几千人,几万人都有。”

    “弄几万人过来,怎么养?”赵进笑着反问一句,大家都是哄笑,吉香笑着挠头,不过大家都和吉香一样的好奇。

    赵进又是说道:“赵字营最多扩编一个团,增加一千人。”

    一听一个团一千人,大家都是摇头,脸上的期盼消散不少,大伙都知道徐州有多少青壮愿意加入赵字营,而且刚才赵进还说了几万流民的事情,这么算起来,拿出几千一万的很简单,没想到才一千人。

    而且大家都觉得事不关己,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差事,只有吉香眼神变得热切起来。

    看到众人的态度,赵进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苦笑,看着伙伴们说道:“赵字营是咱们大伙的,有什么事你们也要拿个主意,不要事事等我说,等我做决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赵进和伙伴们的关系,从大哥和兄弟的平等关系,变成了赵进在上,其他人在下,清晰分明的两个层级。

    赵进下命令,其他人执行,这让赵进感觉不太舒服,他希望伙伴们能有更主动的参与。

    “从小到大,大哥万事英明,没有错的时候,就该是这样,小弟和兄弟们会给大哥建议,算是拾遗补缺,但大主意还是大哥决断,这样最好。”王兆靖开口说道,这却不是含笑奉承,表情颇为肃然,说得很是认真。

    “你说,我们做,不懂的,我们会问你,想不通的,我们会问你,兄弟们跟着你做,这是你的赵字营。”陈昇难得在这样的谈话中多说几句,表情和平常倒是没什么变化。

    “赵字营是大哥的赵字营,兄弟们能有今天,全靠大哥带着,从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石满强抬高了声音说道。

    吉香一边点头,一边埋怨石满强说道:“往日里就你嘴拙,今天却把我的话抢了!”

    伙伴们哄笑,董冰峰朗声说道:“我爹常跟我讲,虽说大哥和兄弟们没有名份,但大哥就是我们的将主,大哥只管下令就是,生里死里,兄弟们都没话说。”

    月初大家手里都有保底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吧,我总在月初落后非常多,谢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