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字营的队列训练艰苦认真,没有战事的时候每日勤练,混编团练这个则没那么认真,没有苦练过,自然质量就跟不上,跟着动了动,队形立刻有些乱了,混编团练们也知道这队形的重要,立刻停下整队。 、

    就在他们整队这个当口,赵字营的连队排成一个纵队,直接平着杆子撞了过来,距离还有不到二十步,想要躲避或者变向已经来不及,只能固守迎击。

    林志一直努力的很,也是混编团练大队里面的队副,此刻这一百人就是由他率领,眼见这个局面,也只能硬着头皮迎击,指望队伍在第一波的冲击之下不乱,让后彼此僵持,算双方平局。

    这边几个头目在拼命的吆喝打气,可混编团练里也有不少人进来混个身份,有个营生,比不得林志他们这几个求上进的,平时训练就不用心,这两年徐州又是太平的很,根本没什么实战的机会。

    眼看着对方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有人意志坚定的站定,不断的大喊给周围的同伴打气,也有的人神色惊慌,左顾右盼,心想这不过是对练,何必这么认真,要是受伤怎么办,就算护具护的严实,疼的要命也是不值得。

    有人站得住,有人慌张要闪躲,即便林志和几个头目大声吆喝维持秩序,队伍还是出现了散乱。

    在这个时候,才体现出赵字营连队和混编团练的真正差距,赵字营连队排列着整齐的阵型已经跑起来了,可看到混编团练的阵列出现混乱,连正吆喝令,队伍在行进中改变方向,朝着最混乱的地方狠狠的冲撞了过去。

    虽说护具在身,可杆子戳过来还是疼的,有人痛叫,有人下意识躲避,队形立刻崩了。

    一块完整的木板被大锤砸中,如果木板完整无缺,只会弯曲,然后反弹,如果木板上有缝隙裂纹,大锤砸下,就会把木板直接砸碎。

    赵字营的连队就是铁锤,混编团练就是有裂纹缝隙的木板,一下子就被砸开了,队形被冲的散乱,断为两截。

    打成这个样子之后,锣声立刻响起,胜负已经分明,没必要继续了,散乱成一团的混编团练在聚合成队的赵字营面前,就是待宰的猪羊,毫无还手之力。

    混编团练各个垂头丧气,赵字营的连队则是兴奋的很,大家都是年轻人,对这样的胜负比试都看得很重。

    在木台上的赵进和伙伴们则是微微点头,除了值守放哨的连队之外,其余各队都是在校场上肃立,混编团练也是站在一边,大家都在看着场中的演练。

    对这个结果,短暂兴奋和丧气之后,大家也都平静下来,不管是赵字营的家丁还是混编团练,都觉得这结果很正常,理所当然,只不过大家弄不懂,把大家都叫回来弄得这么大张旗鼓,难道只做这些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看着木台那边旗帜摇动,传令家丁快步跑动,命令又是下达,结果这次让大家又是觉得奇怪,依旧是赵字营一个连队,而混编团练则是二百人了。

    混编团练的编制和赵字营不同,二百人为一队,在这个数目下,他们的配合和阵型就熟练很多了,而且队正直接指挥,也比队副要更有效率,这次赵字营的连队依旧跑动不停,可混编团练不跟着跑了,应对的很是沉稳。

    但团练们的素质却是根本,他们习惯了对方的奔跑之后,稍有些懈怠,那个连队直接横队变纵队,又是冲了过来,因为应变不及,想要变换阵型必然造成混乱,也只能固守迎敌,然后又出现了和第一次一样的场景,直接被冲散了阵型,胜负定局。

    看到这个结果,木台上除了赵进和陈昇表情平静之外,其他人脸上都有笑容,石满强更是自豪的说道:“咱们自己练出来的家丁,旁人怎么打得过,这些乡勇团练以为学了咱们的法子就可以和咱们一样,那是做梦!”

    外人觉得赵字营是徐州赵进的私兵团练,可赵字营上上下下却不这么看,他们打败了这么多的强敌,怎么能和团练相提并论,甚至有人觉得,拿官兵来比都是侮辱,徐州三卫的军户,徐州参将的属下,这些什么样子大家又不是没看过..

    演练还没有停,接下来混编团练上了三百人,赵字营连队依旧是一个,这次的结果和上次没什么区别,混编团练这块甚至败的还更快些,原因很简单,平时混编团练是二百人或者四百人一队,三百人分属两边,反而配合不好,甚至彼此添乱,很快就被赵字营的连队找出空子,轻易击破。

    赵字营的家丁一场场胜利,混编团练一次次失败,而且都是以差不多的方式被打败,一方兴高采烈,一方却渐渐有了火气。

    让大家不明白的是,既然已经证明了赵字营的家丁比混编团练强,以一敌二,甚至敌三都没有问题,那还要继续打什么。

    到最后木台上命令传下,居然是混编团练四百人对赵字营家丁一个连队,大家糊涂归糊涂,埋怨归埋怨,却依旧上前,虽说双方训练不同、待遇不同、任务也不同,可军法处置起来却没什么不同的。

    也没人敢去埋怨赵字营,说什么我们是乡兵乡勇,你赵字营无权统辖,在徐州地盘上,谁敢说这种话,那是活的腻了。

    混编团练的年轻人们实在是不想输了,在上场之前,两边的队正队副凑在一起商量了半天,然后又对手下人大声训话,许了不轻的好处,能做队正队副的都是有家底的富户子弟,也不差这几两银子。

    这次的战斗就比从前那几场好看很多,两队混编团练并没有聚合成一起,而是各自应战,赵字营的连队尝试性突击的时候,混编团练会有一队固守,另一队则是分出精锐袭扰赵字营连队侧翼,迫使他停下,然后这边一停,那边固守迎敌的就会压上。

    往复三次,让下场的这个连队很是手忙脚乱,看着下面连队支应不暇,这一连的上司吉香满脸阴沉,忍不住就要大声喝骂指点,只是刚开口,就被赵进制止,吉香只能气呼呼的咬牙,压低声音说等结束了给那帮小子好看。

    场面难看,战斗却没结束,赵字营连队的阵型始终保持完整,双方兵器也没有碰撞接触,只是不停的迫近分开。

    在这个时候,赵字营日常训练出的体能起了效果,他们一直在跑,混编团练动的没那么多,可折腾下来,混编团练的队伍却有些散了,而且在不断的跑动之中,混编团练两个队距离慢慢拉开,那些出来骚扰的精锐还好,其他人却有点懈怠了。

    抓住这个当口,赵字营的连队开始突击,在这个一次的过程和前面几次没什么两样,赵字营从一队的混乱薄弱处冲入,迅的消灭这边,也就是在五成以上的人身上用沾着白灰的棉头戳中,然后转身和急忙追来的那一队对冲。

    急忙追来的那一队本就跑乱了队形,本想着捡个便宜,攻击赵字营连队的后方,没想到对方后队变前队,就那么转过来迎敌,这么对冲而来,反倒是混编团练这块处于劣势了,接下来也是被冲垮。

    赵字营连队也有三分之一多的家丁身上“挂彩”,可比起来他们取得的胜利来说,这实在算不上什么,这次台上的吉香也是喜笑颜开,觉得颇为光彩。

    就在大家猜测到底会不会来个一个连对五百人甚至更多的时候,木台那边有命令传下,这次的演练结束,就地解散休整。

    “我就说庄刘不错,大哥调换到我这边的连正,怎么能差了!”吉香喜滋滋的说道。

    不光是他心情好,陈昇和石满强也都是满脸笑容,亲兵队和第一团、第二团都有连队下场战斗,都是干脆利索的胜利,等于是自己手底下的家丁表现出色,自己脸上也有光彩。

    一帮伙伴簇拥着赵进走下木台,相对于身边伙伴的高兴,赵进倒是神色淡然,他开口说道:“混编团练太差,简单练出来之后就只是安排驻守巡防,根本没参加过什么战斗,没有经验,应对也慢,如果在战场上,绝没有可能咱们一个连队从容击破两头夹击的情况,今日这个看看就是,不能太过当真。”

    吉香撇撇嘴,陈昇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不想让大伙骄傲,不过好就是好,这个又不丢人。”

    赵进咳嗽了声,没接陈昇的话,转了个话题说道:“混编团练太弱,这个倒是没疑问了,从前维持地方还得要他们在,没这个必要。”

    一直沉默走在边上的董冰峰却开口说道:“大哥,咱们看着混编团练是弱,跟外面那些人打的时候,他们猛地很,去年孔家庄和山东那边争地争水,对方来了五百多人,咱们的助手连队来不及赶过去,就是一百五十多个混编团练出战,直接把对方打跑了,逼得对面的大户过来谈和求饶。”

    感谢“桃叽叽、暮鸣、书友19o9522o、元亨利贞、不动如山”的打赏,特别感谢不动如山书友的厚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