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原来赵进是这样的人物,悍勇如此,手里有这么强的实力,手上沾满了鲜血,刀下不知有多少冤魂,更不要提那生的本事,鼎鼎大名的汉井名酒,清江浦这边不少商人都要去的集市和盐市,徐州那样的荒僻之地,居然有了这样的人物,清江浦居然招惹来了这样的大虫!

    这样的大虫为什么要来清江浦,原因也被翻了出来,那山东和河南的大车帮血洗徐州出身的散户车夫,并且祸及家人,这赵进就是来替他们主持公道的!

    占了这样大义的名份,又有这样强横的实力,加上官兵束手,清江浦江湖市井中暗涌潜流迅平静下来,明面上好像因为理亏,实际上则是被赵字营的实力震住了。

    说一千道一万,在赵字营的雷霆霹雳手段之下,在干脆利落的血腥处置之下,在展露出来的刀兵财势之下,谁也不敢不服,不然被乱棍打死的大车帮头领们,欠下“巨债”的各路头目们,就是自家的榜样。

    官兵都不敢动了,淮安府衙和山阳县衙都缩了,谁还会上前逞英雄,那连平安折腾来折腾去,怎么不用自家的库丁去斗,户部分司的那位员外郎,怎么一直没有出头,且看看风色再说吧!

    这伙徐州来的蛮子,手段实在是太狠了,杀了那么多人,又敢朝着连大使家里丢人头,在这样的大虫面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自家性命才是最要紧的。

    想通了这一点也就好受不少,天上掉下来的运气,让大家当上了头目领,徐州蛮子压在上面也就压在上面了,和从前也没什么不同,从前不还有个大车帮吗?

    江湖市井中是这么想,府衙和县衙这边就垂头丧气了,以前有的好处现在可就没有了,实在让人难受。

    不过刚到二月,云山车行却主动把当月的好处送了过来,尽管数目和从前一样,可两处衙门上上下下都是惊喜莫名,原本以为没有的好处又失而复得,原来徐州这伙盗匪贼人,不,这伙好汉也懂得做事,对云山车行,对这伙徐州人的印象都是大好。

    如果在刚刚打败清江浦江湖势力的时候就去讨好官府,官府不觉得这是恭敬或者人情,反觉得理所当然,甚至还琢磨着能不能从这个外来户的身上榨出更多的好处,但现在,本以为一文钱都拿不到了,却突然间按照原数奉上,上上下下的惊喜可想而知。

    在这不到十天的时间内,打垮了江湖势力,让本地驻军缩头,赵字营证明了自家的强大,在这样的强大实力面前,想要敲出什么那是妄想,给你多少都是赏赐,你该心生感谢,赵字营就让官府认识到了这一点。

    自从山阳守备把银子退回之后,清江浦常盈仓仓库大使连平安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已经无计可施,连平安不是没想过写信给靠山大佬那边求助求援,但他所考虑的就和淮安府和山阳县所考虑的一样,在援助过来之前,自己恐怕横死在家中了。

    每晚都有马蹄声在宅子外面响起,骑在马上的人也补充进来,只是大声吆喝笑闹,那些自称本领出众的护院们压根不敢出面,逼急了宁可辞工,每天晚上,连家上下都在遭受着这样的惊吓,让人心惊胆战。

    这样折腾,写信又有什么意义,而且云山车行还是什么赵字营的,并没有影响到粮仓内外的任何生意,一切都正常的很,那大车帮和江湖上的事情,是连平安自己的私活,和大佬之类的没关系,如果让靠山知道了真相,会不会换人,会不会怪罪,这都是连平安考虑的。

    就在他心惊肉跳了十几天之后,一位在漕运上颇有名望的把头出面,说要替连平安和云山车行这边讲和此事。

    那漕运上的把头和闻香教有关系,又和水贼湖盗称兄道弟,也是清江浦这边的大豪之一,先前围攻云山车行的时候,这位把头在家过年还没有回来,此时正好做这个和事佬。

    漕运和粮仓关系密切的很,听到这位作保,连平安才敢放心过去,在讲和的酒楼那里没有云山车行的人,反倒是有一位来自徐州的周管事。

    这周管事到看不出什么徐州人的凶霸蛮横,也是个客气圆滑的掌柜做派,双方聊了几句之后,连平安终于放下了心,然后很有些哭笑不得。

    当你知道和你打生打死的恶人,一直和你做着大宗生意的时候,你也会哭笑不得..

    连平安做这个常盈仓的仓库大使,除了储存官家的漕粮之外,那些明面上的“损耗”和暗地里的克扣也有很多存在仓库里,这些损耗克扣下来的粮食,就是漕运上上下下的好处。

    以往粮食积存的多了,往往只能贱卖,因为储存时间一长就很容易变质,换成现银铜钱最为要紧,所以清江浦这边粮食加钱极贱。

    当然,因为数量太多,尽管价钱便宜,方方面面还是捞了天大的好处,可自从漕运上开出漕粮换酒的生意之后,粮食开始有了出路,但规模一直不大,还要和漕运上的人分润,连平安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直到汉井名酒出现,这东西才开始变得真正有利可图,连平安这边的粮食流水一般的运了出去,换回来大笔的现银,清江浦这边是不见大宗烧酒的,只是银钱流转回来。

    而且除了漕粮换酒这一桩生意之外,徐州还不停的购入大批粮食,就像个无底洞一般,因为大批出货,价钱还都不错,连平安很是被上面的人夸奖,自己这边也落下了大笔的好处。

    中间有漕运上这批人,连平安也乐得赚个省心省力的银子,不过对徐州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粮食,也是非常好奇,因为酿酒肯定用不了这么多的粮食,但人吃的话,这些粮食几万十万人吃都够了,徐州也没有遭遇大灾,怎么就要得了这么多。

    今日间答案揭晓,倒是让连平安目瞪口呆,在他想来,能做这么大的生意,必然是有官家的身份,搞不好就是徐州参将相关,甚至都有可能是山东鲁王、衍圣公府、河南那边的几个藩王的手笔,不然怎么做得下来。

    但怎么也想不到,这生意居然就是赵字营做的,就这么一帮凶神恶煞舞刀弄枪的恶人做的,这根本联系不到一起来,在他想来,赵字营这样的武夫恶徒也就是做杀人越货,威逼敲诈的赚钱生意,这漕粮换酒,这吸纳大批粮食的精细豪阔生意,根本做不过来。

    如果不是这位漕运把头威名声望足够高,那位周管事又拿出了过往的几笔账目,连平安甚至会以为被人合伙蒙骗。

    周学智过来找连平安的意思也很简单,以后赵字营会在连平安这边直接采购粮食,通过水路和6路运往徐州和邳州那边,水路上的运输,就由这位把头包下,6路上的,那就不必说了。

    少了中间商这一环,由双方直接交易,彼此都有不少好处,那把头想必就是挖了自家漕运上的墙角,这个也是心照不宣的。

    生意谈到这个地步,连平安才知道对方原来就是自家财神,这几日打生打死,人头丢进自家院子里,让自己担惊受怕的这伙“恶徒”原来就是让自己财受褒奖的财神,而且接下来,自己搞不好还能赚的更多些。

    江湖上那边也的确有生意,赚的也是不少,而且还有这样那样的方便,可现在想要兼得已经不可能,既然另有好处,也就只能认了。

    仓库大使连平安也是老成圆滑的角色,一想清楚这个,在酒楼上就慨然说道:“粮食一定要给云山车行运,给别人我不放心!”

    把这个说定,自然就是讲和了,也算是皆大欢喜,然后周学智又提出来开设销售汉井名酒商号的事情,并请这位连大使入上一股,开店的确很容易,这个立刻就能决定。

    和仓库大使连平安打交道,就和同府衙县衙打交道一样,如果你一开始就表明自己是生意伙伴,或许能得到和气对待,但连平安这样的大佬会想到你是个外乡人,无依无靠又有这么利润丰厚的生意,或许会起了吞并的心思,但现在,已经见识到了赵字营的实力和厉害,自然就会乖乖的合作做生意了。

    至于户部分司那位员外郎,王兆靖早就送上了一笔重礼,他这样的官员,在清江浦本就是高高在上,金山银海在手里滚滚而过,根本不在意江湖上的那些争斗之事,这边送上重礼,表达敬意,别的他也就懒得理会了。

    山阳秦守备那边也是按照从前的常例有一份奉上,云山车行这边也有他一笔分红,他对这个只有感谢不停。

    淮安知府、山阳知县、山阳守备、仓库大使,这就是清江浦官场上的主要势力,他们一个个表示接纳赵字营进入清江浦,这就代表大局差不多定下了,因为江湖上的武力已经被彻底打服了..

    感谢“元亨利贞,甜蜜的甘蔗,桃叽叽”三位老友的打赏,特别感谢“甜蜜的甘蔗”书友,成为了本书的盟主,谢谢,谢谢大家的月票和订阅,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