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问答几句,施坪敖声色俱厉,山阳守备秦越回答的却越来越糊涂,边上一名亲卫头目在那里冷笑了声说道:“老秦,你真傻还是装傻,李和那个营头的事情你不知道吗?”

    “不是感染了疫病吗?”秦越愣愣的反问说道。

    千总李和也算狼山军中的骁将,手里营头也是主力之一,谁能想到感染了疫病死伤大半,对外自然都是这么说的,对内也是尽可能的保密,能不提也都不提。

    跟着施坪敖过来的这些人,都是狼山副总兵的亲卫家丁,这等心腹护卫自然知晓内情,听到秦越的回答,大家都是一愣,随即哄笑起来,连那施坪敖的神情都变得愕然,然后变成了无可奈何的苦笑。

    山阳守备秦越却被这哄笑弄得更急,在那里气急败坏的嚷道:“要死也得做个明白鬼,你们这样遮遮掩掩的,谁知道做错了什么?”

    施坪敖长出了一口气,在那里挥挥手,狼山副将的这些亲卫倒是对他颇为敬畏,立刻止住了笑声。

    “老秦,你好歹也在这个位置上,李和那边的事情,你就只听说过疫病这个?”称呼上有了变化,语气也放缓不少。

    秦越倒也不急了,只是挠挠头说道:“倒是听过些不着边际的传闻,只当那是放屁,堂堂朝廷正兵,怎么会去荒草滩上,还被什么团练灭杀,属下虽然一直没出过远门,但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施坪敖和他带来的这十几个人脸上都有尴尬神情,施坪敖的苦笑神情也是更浓,说话前都禁不住先清了清嗓子,声音都忍不住压低了:“若不是不着边际呢?”

    反问的颇为含糊,山阳守备秦越眉头紧张,听得并不是很清楚,或者是已经听见,但觉得所听到的内容匪夷所思。

    那施坪敖说完这句之后却不肯再说了,只是对秦越点点头。

    得到确认之后,山阳秦守备的双眼情不自禁的瞪大,忍不住扬声问道:“这怎么可能,李和那人我打过交道,练兵带兵还是有一套,空额也吃得少,这样的营头在江北还被人打败了?难不成徐州参将带着自家亲卫,还是凤阳皇陵那里的兵?”

    江北兵马大体上分属三处,徐州参将、狼山副总兵、凤阳守备太监,在山阳守备秦越看来,最强的精锐也在这三处,能灭掉千总李和所带的营头,也只有这三处的精锐,搞不好还是主将亲率的骑兵家丁才能做到。

    “官军怎么会私斗,就是这赵进做的。”施坪敖的声音放得依旧很轻。

    这次山阳秦守备听清楚了,本就瞪大的眼睛险些瞪出眼眶来,一个徐州来的土棍,居然灭杀了狼山副总兵麾下最能打的营头之一,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

    山阳秦守备没见过什么世面,一直在清江浦这边安于现状,可也多多少少听到各种各样的消息,从前一直不信,现在翻转过来,那些当时感觉骇人听闻的消息居然都是真的,当真越想越是惊心。

    屋子里一时间安静无比,施坪敖和狼山副总兵的那些亲卫自然不愿意多提自家丑事,守备秦越则是处在震惊之中,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这样的煞神你得罪他做什么?那赵进凶蛮归凶蛮,人情世故还是懂的,该有的总归不会少你,何必为地方上出这个头。”施坪敖放缓了语气劝说道。

    “施先生,大河卫上下有不少人在清江浦,那徐州的赵进伤他们不轻,我这边若是不动,只怕要被卫所里的人戳脊梁骨,施先生,在荒草滩那边是一回事,那边没人没村镇,徐州那些人也没个顾忌,在这清江浦人烟繁茂的地方,咱们动手又怎样,他赵进难道还能和官军撕破脸大打?趁这个机会正好灭了他!”沉默了一会之后,秦越却带着兴奋说出了这番话。

    他出身大河卫,算得上淮安府山阳县本地兵马,和清江浦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出兵的心思很重,而且那赵进率领的徐州人强悍又能如何,他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和官兵对抗,敢这么做,那就是谋反,后果就是朝廷大军的会剿,那赵进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敢放肆!

    山阳守备秦越越说眼睛越亮,觉得自己计策高妙,兴奋了片刻之后,却看到面前的施坪敖脸色越来越冷,而两侧的主将亲卫也死死盯着自己,明显是有要动手的意思了。

    “秦越,你以为你想到的,将爷就想不到吗?天底下就你一个聪明人?”施坪敖冷冷反问。

    没等秦越说话,施坪敖又是说道:“将爷念你这些年没什么错处,所以派我过来点醒你,若是你只想着眼前小利,不顾大义,那今日就可以按照军法把你拿了!”

    秦越浑身一颤,到这时候总算清醒了,其中关节也能猜到一二,既然李和那个营头没有得疫病,将主的心腹幕僚对赵进又是这般袒护和紧张,显见是有什么把柄在那赵进手中,可笑自己还傻乎乎的张牙舞爪,再折腾下去,只怕自己就搭进去了。

    反应过来之后,山阳秦守备的应对就中规中矩了,只在那里憨笑了几声,陪着小心说道:“俺是个粗人,随便说两句过过嘴瘾,大事还得听将爷的军令,这个俺懂的。”

    施坪敖死死盯着这位秦守备,就这么看了会才沉声说道:“老秦,这件事非同小可,你不要耍什么小把戏。”

    “这叫什么话,施先生若是不信,就和各位兄弟在这清江浦多留几天,这边虽说比不得扬州,可也差不到那里去,大家好好快活。”那边秦守备已经叫起来撞天屈。

    粗人也是粗中有细,清江浦这等繁华所在,自然是风月无边,刚才彼此弄得拧了,正好借着酒色机会大家缓和缓和,秦越说完这句,屋子里的气氛骤然平静,不管施坪敖又或那些亲兵,人人脸上露出微笑,这秦守备这么说了,显见要陪着大伙,事情办妥,又有享受,何乐而不为。

    这一天一早,仓库大使连平安的银子送出来,县衙的公文送到府衙,府衙又假模假式的去守备那边求援,各路人物齐聚守备秦宅,守备秦越拍着胸脯慨然答应,一步连着一步,好似战鼓擂响,官军即将会剿徐州恶贼。

    各方面都在做准备,出人出钱,舞刀弄枪的总要组织团练相助,还要预备各式犒赏,更重要的是准备分润战利品,大军会剿之下,那伙徐州凶徒岂有幸理,云山车行那是小事,大车帮已经垮了,只要这赵进没办法霸占,那就是大伙的盘中餐了,早些下手总能多拿些。

    就在各方摩拳擦掌的时候,一切戛然而止。

    淮安府送到秦守备那边的求救文书被原封不动的退了回去,有人看到秦守备陪着一群客人在清江浦最繁华的地方饮酒作乐,完全不像集合兵马准备剿贼的意思,有人过去问,反倒被守备秦越怒斥“天下太平,朗朗乾坤,百姓安居乐业,哪来的什么贼匪!”

    听到这回答,大家心都凉了,看来这秦守备不会出兵了,那这清江浦之地,还有谁能制住那些徐州凶徒。

    淮安知府衙门那边也是偃旗息鼓,江北这边能动的一共也就是徐州参将和狼山副总兵、凤阳太监三处大军,狼山副总兵这边已经被赵进压下去了,府衙这一层面消息比别处还要灵通些,已经有人认出了施坪敖,认出这狼山副总兵身边的心腹幕僚,自然明白狼山副将这里指望不上了。

    至于徐州那边,从前那种种传闻看来是真的,赵进闹腾成这般徐州参将都没有管,现在更不会伸手了。

    这两处没有指望,那就没什么可指望的了,凤阳中都那边的确有大兵,可却没有人去指望,和太监勾结,背上阉党的骂名?那这辈子都不要想着升官了!

    “大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也只能这么算了,还能如何?”

    “可每年这么多的好处就被那徐州蛮子一个人吞了?大人,这江北各处又不只是秦越那一支兵马,地方上求援,狼山副将和徐州参将也没办法决定是不是出兵,只要抚台那边活动开了,大令一下,谁敢不从?”

    “在那之前,清江浦就会大乱,然后那伙无法无天的凶徒搞不好还会冲进城里来,咱们都要横死,就算侥幸躲过,清江浦大乱这罪责也得我们背上,为了些许好处银子,何苦把性命和前程都要搭上?”

    “官场上的事情都是这般,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他一力降十会,官兵不动,别人怎么动,本官去找巡抚求援,搞不好那副将和参将还要和本官打对台,到时候更是纠缠,这件事,认了吧!“

    府衙里这般对话没有太多外人知道,同样的,县衙也有类似的交谈,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大战之前,消息灵通的人听过赵进的名字和事迹,但只做传说轶闻,没有人当真,可这几天下来,随着有心人主动了解,清江浦对赵进知道的越来越全面,那些和私盐相关的人士对赵进可是清楚的很,一件件事迹当真如数家珍,细细听来,原本那些感觉离谱不真的传闻,和那天的大战结合起来,由不得你不信。

    距离八月的结束还有几个小时了,各位手里还有月票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