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口气喘过,却看到还有三十几个手持各式兵器的汉子等在那里,那天门前弄断混混和官差胳膊的几个狠人都在这边。   .

    列队对战不是对手,单打独斗同样占不得便宜,这些汉子不光是下手狠辣,武技实在是精熟,彼此配合的好,敢冲上去的没几下就被砍杀,有眼力的能看出来,这些人武技出众是一方面,强出这边的是厮杀的经验,说白了就是经常杀人见血,清江浦本地械斗,见血已经算大打,这死人不算小事,而这伙云山车行的人明显杀人好像杀鸡,不见有任何迟疑。

    前进不得,后退不得,取巧不得,终于有人忍不住跪在地上求饶了,这次终于有了效果,那真求饶的,喝令丢了兵器去方队后面去,还有人想要假作求饶,只是稍有不对,一根根竹竿子就刺过来了。

    求饶的那些跑到后面去,后面的汉子也不和他们多话,直接丢过来绳索,让他们彼此捆上,试试捆绑的结实不结实之后,就放在那边不理会。

    冲进院子的人能有四分之一,外面更多的人在门口叫骂着,拥挤不进去,还有心急的想要翻墙,可这惨叫声声,死伤惨重,谁还敢在里面呆着,翻墙的那些急忙下来,后面拥挤的急忙退出。

    这哪里是过来捡便宜,分明进了龙潭虎穴,快跑,还是命要紧..

    只是刚才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云山车行的大门前,唯恐跑慢了一步,里面的好东西都被别人拿走了,向里冲的时候更是你推我挤,谁会顾得上回头看,何况这是在本乡本土,大家自觉的在清江浦本地开打,临近又有自己的大车帮空场,不必担心什么后路,可现在回头看,却现已经没有后路了。

    那些房屋宅院的确被推平了不少,到处都是宽大的路口,根本不担心逃不出去,可现在那些宽大的口子不见了,一辆辆大车头尾相连,把这边堵了起来,人群中的张运先更是看得清楚,有些大车还是他自己大车帮的,一想这个倒也简单,拿刀一逼,给点银子,车夫们怎么敢不服从..。

    不断有手持竹竿的年轻人从大车那边跳过来,依靠着大车列队,又是两个方队,这次变成了横二十五,竖四的横队,比刚才更长了一点。

    方才前面那些没冲进去的,还不知道这竹竿组成的方队厉害,看着对方堵住了路,呐喊着冲上去,希望把对方冲散。

    这次比方才更简单了点,戳死了四五个之后,惨叫声响起来的时候,大家立刻知道里面的人为什么要溃逃出来,这些人落在后面,在武力和勇气上本就差些,到现在,莫说是冲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压过来。

    张运先被几个亲信护卫着,他到现在也说不上害怕,只是觉得有些懵,从那天被威胁开始,他就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只到看到自己这方的场面,这边两千多号人,这云山车行就算有伏兵,也才四百多个,当大家呐喊着蜂拥冲入,张运先的心放下了,可没多久就看到了这一幕,怎么就打不过,看这些人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能打,那拿着的只是竹竿啊!

    来路混乱,身后云山车行那边又是混乱,因为那两个方队也是鱼贯而出,在他们身后布阵。

    四个百人横队,变成了四条边,各自圈住一方,吗,每个横队之间都有空隙,可没有人敢从这空隙间钻出去,因为距离本就不大,随时可以关门,而且还有些拿刀的汉子游荡。

    “投降不杀,丢掉兵器,跪在地上!”四边都有人齐声大喊说道。

    人少包围人多,人多的一方自然不甘心,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愿意做这个决定,外面那四百人只是在喊,却也不急着逼近。

    张运先看到了人群中的高马鞭,两个人身为帮主龙头身娇肉贵,遇到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冲在前面,可他们两个人就是这次的主使,现在要怎么办,他们要做主拿个主意,各路人马的头领都在看着他们。

    “连大爷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这怎么打?”

    “不是连大爷要借刀杀人吧!”

    呐喊声此起彼伏,这样的局面下,人的心思什么的全乱了,开始在那里胡乱猜疑,然后他们听到了马蹄声响起,一听到马蹄声的动静,被围着的一干人都是精神一振,在清江浦这样的马队只有官家有,不是山阳守备的亲卫,就是山阳县的马快,骑兵一来,这伙徐州蛮子也就猖狂不起来了,一时间争吵声立刻平静了,大家都是本地熟人,何必伤了和气。

    然后他们看到了大车被搬开了几辆,留出一个口子来,几十名骑手排着和步卒差不多整齐的队形,在口子那边站定,马上的人和云山车行这些动手的一个打扮,气势汹汹的盯着这边。

    这伙人居然还有骑兵,这还怎么打,被马队一冲,谁还能挺得住,就算跑,你还能跑过马去?

    而且那里来得这么多好马,各个高壮,马上的人也是穿着齐整,拿着长刀竹竿,就是这竹竿古怪,拿个长矛多好,很多人眼皮开始直跳,这等精强骑兵,山阳守备手里有几个来着..

    说来可笑,这四个看似单薄的横队给清江浦这伙人造成了巨大的杀伤,但他们却始终觉得自己还有胜机,还想挣扎,等看到马队之后,连打都没有打过,却立刻变得绝望,所有人都泄气了。

    绝望的事情还不止这些,有人爬上了屋顶,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这两千余人,也有人上了云山车行的墙头。

    这又是干什么?靠近的人看过去,然后就更加绝望和泄气了,这些人居然还有弓箭!这还怎么打,来之前都以为杀鸡,谁能想到碰上了个老虎。

    赵进也爬上了矮墙,他身上的衣服也显得宽大加肥,那是因为里面套着胸甲,所谓万无一失,这是一定要做到的,他身边就是鞑子里面射术最好的巴音,赵进微笑着看了看下面的人群,莫名的想起了养鸡场这个从前记忆中才会有的东西。

    “那个人的毡帽!”站在墙头的赵进,用长矛向前一指。

    他话音未落,站在他身边的巴音就张弓搭箭,利箭而出,赵进所指方向的一人,头顶毡帽直接被箭支射穿飞走,人群慌不迭的闪避箭支,又是一阵慌乱,等到箭支落地的时候,大家才现没有箭簇,只是无头箭而已。

    “投降不杀,下次就不是箭杆了!”赵进扬声说道,说完一抬手臂。所有站在高处的人都是张弓搭箭,冷冷的看着人群。

    被围着的两千多人又是一片寂静,这下子不管怎么着也是跑不了了,大家闹哄哄的冲出去,或许能跑掉不少,但谁敢保证自己就一定能跑得掉,而且大家的心都跟着吊了起来,大家都能猜到,赵进手臂落下之后,或许就是箭离弦那一刻。

    “他娘的,老子认栽了!”有人粗着嗓子说了句,“当啷”一声,兵器也被丢到地上,又是被竹竿指着,又是马队,又是弓箭,谁还能打得过,实在是绷不住了。

    最外围有人跪了下去,一人起头,其他人纷纷跟上,大家本来琢磨着过来助拳,除了给的辛苦银钱,还能抢到财货,捞个快活,谁能想到碰到了这样的狼豺虎豹,见面就杀,又不是血海深仇,又不是拿了多少钱财,凭什么卖命效死。

    也有人跪下的利索,心里却在恨恨的想,由着你们这时候猖狂,这么多人命,到时候官府追查起来,看你们怎么收场,清江浦这边的各路人马从不担心这个,因为大家是坐地土著,上上下下有这么多关联,又有官面上的人情,事后怎么也能遮掩过去,可你们一帮外路人马,这死了过百人命是有的,可以说是天大的事情了,看你们怎么遮掩过去,你们再猖狂嚣张,难不成还能大过朝廷去,到时候你们倒霉了,还是清江浦本地人的一片天

    这各路人马一排排的跪下去,高马鞭也没什么迟疑就是跪下,张运先则是茫然的站了一会,还是身边亲信拽了拽,才迷糊中双膝跪地,跪地之前,张运先眯着眼睛看了看天,太阳好像还是在东边出来,没什么异常的,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明明自己这方是雄狮搏兔,以绝对的优势杀过来,官面上,江湖上都是群策群力,对方一帮如丧家之犬的徐州凤阳人,怎么就翻了盘,这才短短的几天时间。

    很多人咬牙想着云山车行怎么应对官府,可张运先却不这么想,他跟着连平安去过一次,知道些事,虽说那什么京官的面子未必护得住这么多条人命,可张运先隐约觉得对方应该不会在官面上出事。

    “龙头,等下小的起身抓住个人质,咱们看看能不能冲出去,只要回到清江浦河边,就什么都不怕了!”身边施彪小声说道,另一边的那个护卫也是点头,张运先昏沉沉的点点头,他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

    距离月底还有几天,老白就不单章求了,大家看看自己手里有没有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吧

    老白的微信公众号,请在微信订阅号上搜索:zhentebiebai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