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没想到那老面瓜用力的摇摇头,颤着声音说道:“不惨,活该,大刚,这伙杂碎烧咱们住处的时候,进去乱杀乱抢,糟践女人,多少乡亲遭殃了,刚才这个,看着解气!”

    其他三个人都是用力点头,汪大刚愣住,在那里呆了半响,才把手中的木棍狠狠的顿地敲了下,闷声说道:“我就是心软!”

    此时云山车行附近倒是应得上“物极必反”这个词,白日里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下午戏班子唱的热闹,混混鬼哭狼嚎,可天一黑就安静的好像坟地,实际上天将黑的时候就已经如此了。

    看看不三不四的人过来滋事,再听着鬼哭狼嚎的,还有人看到那断手断脚的被抬走,抬得人咬牙切齿的咒骂。

    清江浦的边缘地带本就是无法无天的所在,光天化日还好,到了晚上城狐社鼠齐出,杀人越货的事情都不稀罕,自保最好的手段就是躲在家里不出门,装着听不见看不见,看到白日里这场面,经验丰富的附近住户都知道要出事了,先躲到家里再说。

    虽然这片地面安静,可大家也不敢就这么睡过去,女人脸上抹了黑灰,男人手里拿着器械,万一大打,保不齐有人趁火打劫,要准备好才能应付。

    云山车行大门前挑着两个大灯笼,把门前区域照的通明,可偌大个宅院,其他地方却漆黑一片。

    按说白日里折腾的动静这么大,车行门前应该多放几个人,但却只放着两个汉子,这两人也不紧张,就坐在那里谈笑风生,根本不理会外面情况,连那大门都半敞着,里面黑乎乎的也不知道什么情形。

    夜里灯下,这是能看到的,其余各处黑乎乎的,却看不见矮墙上每隔一段就坐着两个人,那两个人也在那里闲聊,若能凑近了听,就会现他们说的不是汉话,要不然就是腔调很怪。

    “..你是怎么来的..”

    “..十年前闹白灾,连下几晚上大雪,我早晨醒来的时候,帐篷里的人都冻死了,我娘把她的毛毡披在我身上,我拽着匹没死的母马走出去了..你呢..”

    “..那颜看上我姐姐了,我姐姐早就许了别人,我爹和我哥哥不让,然后被人都杀了,我姐姐用箭刺了自己的喉咙,我躲在羊圈里爬了出去..”

    两个人坐在那里小声交谈,说得都是家破人亡的惨事,可二人的语气却淡然异常,好像说别人家的事情一样。

    “..这里一切都好,却另一种冷法,遭罪的很..”

    “有人!”

    正闲聊着,却听到外面有人忍不住出声,墙头两人做出了同样的反应,齐齐的张弓搭箭,朝声音来的方向指过去。

    那边有一点火光忽然熄灭,急促的脚步声远去,有的地方有惊叫,有的地方则没有,可脚步声却在四处响起。

    夜虽深,汪大刚却没有睡着,听着外面动静响起,拎着兵器就向外冲,刚到门前就被身后的人叫住:“黑灯瞎火的,对方又是地头蛇,追不上的,出去了没准有闪失。”

    汪大刚立刻停住脚步,琢磨了下说道:“进爷,大车帮这么多年心狠手辣习惯了,什么手段都能用出来,估摸着今晚是来放火,明天肯定还有别的手段。”

    “能有什么手段?无非两个,找官差过来,自己过来打,除此之外,没别的花样。”赵进笑着说道,相比于紧张的汪大刚,他的神情很轻松。

    边上吉香把刀抽出半截又狠狠的塞回刀鞘,打了个哈欠说道:“早知道这样就早出来了,还以为外面是龙潭虎穴,结果就是这样的简单场面。”

    “那是龙潭虎穴你已经闯过来了,这南直隶地方,你以为多少人能和徐州那样打生打死?”边上刘勇笑着问道。

    赵进没有让他们继续闲聊,只是安排说道:“大香你出去走一圈,不管对手怎么样,咱们可不能粗心大意。”

    吉香点头领命,带着刀大步出门,看他离开的背影,刘勇笑着说道:“大哥,大香这劲头可比在家的时候足了不少,别说,清江浦这个局面,小弟也觉得早出来好。“

    汪大刚提着兵器站立一边,和他一样站立的还有六个人,四个腰杆笔直的年轻家丁,两个有些随意的中年人,相比于这六个面无表情的角色,汪大刚脸上颇多担忧,他可是清楚这大车帮能动员起来多少人,也隐约能猜到这大车帮背后的靠山,很是不好对付,这几位年轻的爷是不是太轻松了?

    听了刘勇的话,赵进只是摇头,末了说道:“有个成语说是厚积薄,还有个词叫苦练内功,你们觉得出来晚了,我觉得太早,你们觉得这次轻松,却没想过,这轻松就是因为咱们在徐州的打生打死。”

    刘勇肃然细听,不住点头,等赵进说完之后,刘勇又是说道:“大哥说的有道理,不过小弟来到这清江浦之后,感觉很古怪,感觉有些怕,感觉有些慌,从未见过这样繁华的地方,这样的繁华之地能和咱们有关系吗?又觉得很轻松,徐州那边咱们费神费力,可这边真不用费什么力气..”

    说到这里刘勇沉默下来,赵进笑了笑,快马奔驰不停,从徐州到清江浦只需要三天左右,如果在冬天还能更快些,这么短的距离,徐州贫瘠败落,清江浦繁华兴盛,至于人口,整个徐州也不过二三十万人口,而这清江浦一地足有六十万出头,要知道徐州那是一州四县城内乡野全部算上,清江浦只不过是运河两岸的一个无墙都市而已。

    从穷乡僻壤来到繁华都市,从小地方来到大地方,心中所受震撼可想而知,这样的心思倒也正常,至于觉得轻松,实力对比之下,自然会有这样的感觉。

    不过刘勇的话没有说完,在那里欲言又止的样子,赵进也看出来了,调侃问道:“把话说完才好。”

    “大哥,小弟还是有些怕的。”

    “怕什么?清江浦虽大..”赵进笑着就要解释。

    刘勇摇摇头,下意识的放低了声音说道:“以往小弟知道赵字营强,却不知道强到什么地步,以为在徐州打生打死占了上风,在徐州算强,但徐州才是多大一个地方,放在整个天下来看算不得什么,咱们也算不得什么,所以要小心,要谨慎,可,可出来了,小弟才现赵字营依旧是强,居然强到这个地步,小弟害怕了。”

    赵进也沉默下来,就那么安静一会才开口说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让你们出来,出来太早,心思就不对了。”

    这边声音放得低,汪大刚也听不清楚,只是在那里觉得着急,几位小爷,这里是龙潭虎穴,别那么不当回事。

    这一夜居然就这么安静过去,天亮之后,还有不少临近大车帮的车夫过来看几眼,看到这边安然无恙之后,都是面露诧异,不过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散去。

    至于云山商行这里则是中规中矩,几个人在门前洒扫,还有人骑马出门,远远看着门内有人在整修大车,到这时候才有人注意到那大车和寻常的不太一样,四下挡板都特别高,看着好像一个装人的车厢,或者说难听些是个大木箱。

    出太阳之后,从车行内搬出一张桌子,就放在大门边上,有人把手拢在嘴边大喊了几嗓子,无非是谁愿意来这个车行,现在就可以,录个名字就行,现在就有活计,工钱现结。

    这条件当真优厚,可门前一个人也没有,身为大车帮帮众,谁不知道自己帮里接下来的手段,上门去那是自己找不自在。

    至于散户车夫们更是不见一个,年前那次大打,已经把人赶绝了,知道消息的早就投奔到这边,至于其他的,缩头躲避还来不及,莫说是过来报名了。

    太阳高些了,这附近的街面上也变得热闹了不少,不过大家有有意无意的躲着这边,每个人都知道,事情还没完,特别是看到一队官差气势汹汹的来到,更证明了大家的想法。

    先前躲得远远,现在反倒是聚过来了,从古至今,看热闹这习惯是骨子里的。

    为两名官差是方帽皂袍,袍子下摆有一道红边,跟在后面的青袍黑袍皆有,却没有带着方帽的,手里器械五花八门,腰刀铁尺、还有锁链木棍,各个脸色阴冷着,大步朝这边就过来了。

    招募车夫的桌子后坐着一个汉子,虽说是上午,可也是无精打采的模样,看到这帮官差过来,才把头抬起来,连眯着的眼睛都没睁开。

    他这边没精神,官差可是凶得很,快要走到跟前的时候,在打头官差身后冲出两个汉子,嘴里怒骂说道:“当街杀人,居然还有胆子坐在这里,你他娘的不知道王法吗?”

    嘴里怒骂,上前就把那桌子踢翻,桌子朝后翻去,这是打着把后面人一起弄倒在地上的意思。

    谢谢大家,等会有个单章,很重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