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空场上闹哄一阵,这帮不三不四的货色开始朝着云山车行的宅院凑过去,不让人看戏,已经是扫了面子,看着车行也没人过来管,这伙不三不四的人更是来了劲头,嘻嘻哈哈的走了过去。   .

    这是几个原来的货场宅院连在一起,周围垒着矮石墙,大门是新修的,看着颇为气派,门前有四个人看着。

    不三不四的这伙一共二十几个人,彼此使个眼色,就来到了大门跟前,云山车行守门的那四个人一看他们,神情顿时有些畏缩。

    “哟,这不是老面瓜吗,又找到营生了?”有人调笑说道,显然是从这四人里认出熟人了,一个被他喊到的中年人缩了缩身子,连头都不敢抬了,这个中年人不敢抬头,其他人也好不到那里去,都在那里害怕低头。

    这种畏惧模样让围在门前这伙人愈的兴奋,一人调笑说道:“二哥交游广阔,居然还认识徐州凤阳地方的蛮子!”

    “谁认识这样的孬货,那汪大刚和咱们龙头开打的时候,和老面瓜就没敢跟着去,事后还想送礼入咱们大帮,这孬货还想过来,张护法派人过去烧了他车,让他滚回北边去,这没脸的货居然还敢回来,居然还有脸求着汪大刚收留。”

    “这汪大刚手里都是这样的孬种货色,居然还有胆子回来,真是昏了头!”

    “没准是为了那个粉头,一个北边来的蛮子没见过什么好货色,半掩门的土货就迷了心。”

    “要是让他去河边走走,看到船上的姑娘,还不得被迷的掉河里啊!”

    众人肆无忌惮的取笑哄笑,被他们调笑的几个看门人愤愤的抬头看,一对上那些肆无忌惮的混混,却又急忙低头,他们实在是没勇气。

    “看什么看,爷脸上有什么好看的,你给我说清楚了!”一个混混立刻是不依不饶的叫唤起来,他们过来就是来挑衅的,找到了由头之后揪住不放,两家龙头都是要赶绝汪大刚的,怎么会让他开业开的这么顺利。

    被他们这么一叫,那四个人慌不迭的站起,朝着后面退去,这些流里流气凶神恶煞的人,他们怎么得罪的起。

    “别跑!”对方的退让正合这些混混的意思,起头挑衅那人更是快走一步,伸手就要去抓,后面一帮人跟着向内涌去,进去闹一番那就更好了,如果趁这个机会直接弄翻这个什么云山车行,那就是大功一件了。

    院子倒是宽敞的很,不过混混们的脚步才踏进一步就是停下,因为追在最前面的那个被一根杆棒直接戳翻在地,其他人过来闹事,身上可能带着短刀,不过别的东西是没有的,看着对方拿器械,还是长家伙,大家就忍不住收了脚步。

    拿着长棍的人正是汪大刚,死死的盯着门口那些混混,当时他们这帮散户车夫火并中吃了大亏,事后各家住处被人放火这个血债,只怕也和这些混混有干系。

    他在那里恶狠狠的盯着,惹事的混混们也在朝着院子里面看,院子里很宽敞,有三辆大车停在不远处,大车的模样有点古怪,现在谁也顾不得看这个,只是注意到那大车上坐了七八个汉子,正看向这边,好像在瞧热闹。

    一看这个架势,混混们就不敢朝着里面走了,一个车行随时也有几十壮汉的,而且不说别人,这汪大刚也是好身手,真打起来,自己这边占不到便宜,弄不好还要吃亏。

    不过街面上的打拼的混混地痞,好勇斗狠是一面,见风使先是一面,耍赖打滚也是一面。

    被杆棒打倒那混混一愣神,捂着胳膊就痛叫起来,满地打滚不停的乱喊“胳膊被打断了,胳膊被打断了!”

    这种事大家都做得熟了,看着那混混在院子里打滚喊疼,外面那伙混混一起跟着叫嚷起来:“打断了胳膊,这可是让人残疾的重伤,是大案,要报官!”

    混混地痞们满嘴喊的都是“人残疾了”“见官”,躺在地上那混混更是满地打滚不停,嚎的好似杀猪。

    本来杀气森森的汪大刚这时候却有些迟疑了,这云山车行刚刚开业,就把官差闹过来,是不是会招惹麻烦,进爷再怎么强横,毕竟只是个保正,还只是徐州的保正,这清江浦在南直隶地面上都是自成一体的局面,到底该怎么办?

    他这一迟疑的神情,却落在混混们的眼里,加上从头到尾就没有人过来帮忙,一直是这个汪大刚应对,以多对少,混混们的气焰顿时高涨起来,有人直接迈过门槛,揪住这受伤见官的事情不放。

    坐在不远处大车上的几名汉子,这边生什么也看得清楚,喊了什么也听的清楚,看到汪大刚这幅样子,一名汉子笑着摇摇头,说了两句之后跳下车朝这边走来。

    看着有人过来,混混们都是暂时停住,这汉子身材高壮,满脸胡须,看着三四十岁年纪,有些颓废不得志之气,混混们眼睛毒,能看出这不是什么要紧人物,心都放下了。

    “李爷。。”汪大刚叫了句。

    那汉子摇摇头,笑着说道:“我当不得这爷字,年纪比你大点,有心叫我李哥就成。”

    就这么两句,混混们却又鼓噪起来,地上那人更是扯着嗓子嚎,这声音尖利的很,连外面戏台上的声音都盖过了。

    “看你刚才那下,断不了他胳膊啊!”

    “李爷好眼力,那一棍戳的是胸口。”简单问答,汪大刚慌不迭的解释,心想难不成怪我惹事了。

    被称作“李爷”的那汉子笑了笑说道:“我就说,不该断臂!”

    嘴里说着话,抬脚踩住了那个混混,这一脚下去,那混混顿时不能动了,在那里鼓噪的混混们都是一愣,这李爷弯腰直接抓住这混混一条手臂,向上一抬一别。

    只听到“咔嚓”一声,那条手臂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弯曲,然后不受控制的落地。

    混混们的鼓噪声戛然而止,然后更加凄厉的惨嚎响起,躺在地上那混混鬼哭狼嚎的喊了出来。

    这次的声音比方才大多了,引动周围住户的狗跟着乱叫起来,被扭断手臂的那混混在地上死命挣扎,可那李爷就是一只脚踩着,这混混怎么也挣不开。

    连汪大刚都满脸惊讶的神色,那李爷动作却没停,却是弯腰捞起了这混混的另外一条手臂,单手一提一拧,又是“咔嚓”一声,第二条手臂也断了,而且是用一种更痛的方式断掉的。

    躺在地上的混混又是一声尖叫,只是完全变了腔调,脸色已经是惨白无比,还没有喊完,人直接疼的昏了过去。

    堵在门前的混混们鸦雀无声,那李爷抬眼看了一眼,门前那些人都是慌不迭的向后退,李爷站直了身子,对汪大刚笑着说道:“跟这些人动手,就得心狠手辣,听别人说你拿着棍棒去和别人拼,当时我差点笑出来,不见血不出人命,谁会收手。”

    话音未落,李爷抬脚狠狠踩了下去,又是“咔嚓”一声,地上昏过去那个混混尖叫一声,居然又是疼醒过来,一条腿被踩断了。

    汪大刚这时候脸上却没什么惊讶内疚,反倒在这里若有所思的样子,门前的混混们脸色煞白,街头好勇斗狠,甚至是动铁器见血,大家都未必眨眼在乎,可眼前这汉子谈笑间断人手脚,这股冷血狠辣的劲头却把大家全吓住了,看着同伴疼得死去活来,这帮混混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动手,生怕自己步同伴后尘。

    “咔嚓”一声,另一条腿也断了,地上那混混嘶喊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五官扭曲的不像样子。

    “要做就把事情做完。”那李爷拍拍手,笑嘻嘻的说道,丝毫看不出刚才断了一个混混的四肢。

    到这个时候,方才喊着断了胳膊要见官,堵在门前气势汹汹的混混们都是哑口无言,脚步不住的向后撤,只要有人带头,恐怕就是扭头跑散了。

    “把人带走,不然今天还要留下几个。”那李爷冷声说道。

    见识了他刚才的狠辣手段,又看看另一边大车上的几个汉子,看着都是虎视眈眈的模样,想要逃走的混混们居然迈不动步子,到最后推挤着出几个人来,直接把人抬了出去,那个混混经不住这样的牵扯,又是痛昏了过去。

    这个混混还真应了刚才他同伴的吆喝,人的确废掉了。

    “天不早了,晚上肯定还不能安生,轻闲不得,先忙去了。”那李爷点点头,自顾自的去了。

    混混们早就散了个干净,可汪大刚这一露头,谁都知道接下来不可能安静,还有得事情要做。

    汪大刚慌不迭的点头,还没等说出感谢,却看到那四个守门的人各个脸色惨白,浑身在那里抖,那个被叫做老面瓜的更是颤着声音说道:“大刚,这人也太凶了,看着要吃人一样。。”

    “是不是觉得那断了手脚的人可怜?”汪大刚叹了口气说道,他知道这李爷名叫李和,甚至还能猜出来这李和搞不好在军中呆过,但刚才那场面实在太慑人心魄,这断手断脚比杀了那个人都惨,有些过了。

    感谢“空色两难、元亨利贞、不动如山”三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