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些消息都是内卫队的家丁禀报上来,赵进没有急着见对方,只是吩咐安置食宿,并且让郎中看看伤势有无痊愈,以后这汪大刚要做的事情不少,万一因为旧伤作之类的事情耽误,那就麻烦了。

    一切的准备都在紧锣密鼓之中,与此同时,各方来客依旧纷至沓来,何家庄愈的热闹。

    上门的宾客当然都拿着礼物,徐州本地的还好说,无非是一些吃食,从点心到猪羊鸡鸭,徐州本地像样的人家还讲究个送几坛酒,可赵字营这边就产出好酒,拿这个上门实在意思不大,至于外地的那就不同了,盐商和盐枭们送上的礼物那真可以说是争奇斗艳,南北珍异应有尽有。

    虽然盐商盐枭大多来自江南,却有个共性,每份礼物里面都有辽参、鹿茸、貂皮之类的关外特产。

    貂皮不必说,现在徐珍珍正在怀孕,人参、鹿茸这等大补之物也是需要,送过来是一份心意,再者,这些关外特产的价钱一天比一天高,送出来也是体面。

    价高量少的原因也很简单,尽管辽镇和女真还有贸易,可贸易的量越来越少,关外的很多特产现在只能通过朝鲜才能拿到。

    除此之外,无非是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加上江南各色特产,依旧是琳琅满目,不过这次没有人送什么扬州瘦马了。

    礼物被收到后堂,由徐珍珍的下人分门别类登记在册,然后按照各家情况分配给伙伴们,连正队正、各处的掌柜管事,如果表现优秀,这礼物也会有他们一份。

    徐家的丫鬟仆妇都很喜欢登记整理礼物的活计,又觉得送出去心疼,可这么长时间下来,也知道姑爷是什么样子的人,私下里议论几句,该做的还是要做。

    腊月二十三那天是小年,上门送礼问候拜见的宾客在这天开始变少,这也是礼数,小年一过,就算正式开始过年,再来就是打搅了。

    不过还是有客,毕竟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时间不能掐的那么准,虽说是打搅,可也不能不去,大家都去你不去的话,这可就把人得罪了。

    “上品倭刀长短各八柄,镶宝西洋短火铳八把,苏绣..”这礼单被如惠单独拿出来念诵,因为实在是奇怪。

    苏绣、云锦、火腿之类的倒是年节走动相送的礼物,可那倭刀和火铳却古怪。

    “大过年哪有送刀兵上门的,实在是不吉利,而且这送礼的人和咱们没打过什么交道,可帖子上的署名是松江府上海县余家。”如惠又是说道。

    来徐州拜见赵进的客人中,大部分见不到赵进,都是由如惠出面接待,可来的人,无非是徐州和临近地面上的豪强士绅,盐市和集市上靠着赵进吃饭,或者有生意往来的商人,再就是在赵进控制的地面上做生意做事的,希望赵进这边行个方便的,而这松江府上海县余家则不在任何一种的范围内。

    “属下去问过扬州盐业的人,也问过熟悉漕运上的,他们都不知道这松江余家,派人去看了看余家派来送礼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江南世家的出身,有讲究有规矩,他们带了不少布匹过来,说是想在咱们这边贩卖,但这个搞不好是幌子,这样的人上门肯定有所求,求什么属下却是搞不懂了。”

    在禀报赵进之前,如惠自然要把该了解的都了解到,赵字营和江南富豪在各方面都没什么牵扯,也没有利益上的冲突,若是想要来代理汉井名酒的生意,那也不该送倭刀和西洋镶宝短火铳。

    倭刀这个在大明不稀罕,倭寇祸乱东南,唯一有点好名声的就是这倭刀,什么精工打造、锋利无匹之类,当然,这个名头是建立在大明东南武备松弛,钢铁兵器大多锈蚀破烂的前提下,不过到了后来,大家也知道倭国上品刀剑的确不错,所以在正常贸易里也开始输入。

    随着西洋传教士和商人们和大明生联系,来自欧6的各种产品和货物也开始进入大明,火器自然也是其中一种,这镶宝短火铳与其说是火器倒不如说是工艺品,这种东西在欧6也只是贵族富商室内的陈设,或者是浪荡者的玩物。

    在大明少见的造型,在关键部位镶嵌着各色宝石,木构件上雕刻着异国美感的纹路,而且被擦拭的闪亮,这样的东西摆在多宝格上,自然会吸引客人们的目光,和这类差不多的西洋物品还有那些镶宝刀剑盾牌之类。

    不过这东西毕竟是兵器,兵器主凶,放在室内不太吉利,此类镶宝兵器只有些喜好新奇的年轻人才接触。

    对方知道赵进和伙伴们是年轻武人,所以搜罗了这样的礼物送上,也算是用心良苦。

    如惠说到这里脸上却带了笑容:“这余家派了个管家过来,不过属下安排人去客栈那边调查,现这管家称呼一个年轻人做少爷,加派几个人手过去,这件事基本不会有差,这余家的少爷应该是跟了过来,却假扮成仆役没有露面。”

    屋子里的人听到这个后都是错愕,王兆靖开口说道:“难道是谁家公子为了好玩?或者听到什么过来见识见识?”

    这么想也不奇怪,那倭刀还好,能送出镶宝短火铳的人肯定是爱好新奇之辈,又是江南富家的公子哥,从江南那等人间天堂来徐州这荒僻之地折腾图个什么,搞不好就是听了关于赵字营的传闻后过来看个新鲜,然后再化装成年轻仆役跟在管家身边,这又是另外一层的乐趣。

    莫说是在江南,连徐州这边有钱人家的年轻人都喜欢到何家庄这边来,这里不但热闹繁华,还有别处没有的很多新鲜事物。

    对于大家的推测,如惠摇头否认说道:“不像是过来玩瞧新鲜的,按照客栈那边的回报,他们这一队就没什么笑脸,那位公子每天也是沉着脸,这人在盐市和集市上只是一掠而过,反倒对家丁和相关的武装很感兴趣,每次巡视他都看得认真,还几次来这营盘周围逛,跟店里的伙计和集市上的人聊天攀谈,也都说的咱们赵字营的兵事。”

    大家都是好奇起来,当然,如果不是这家客人太过古怪,如惠也不会调集力量盯的这么紧,方方面面的消息知道的这么多,这肯定是用上了内卫队的探子。

    “让我们替他杀人?”又有人提出了这个猜测。

    伙伴们议论纷纷,赵进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个上面,他坐在那边陷入了沉思,屋中其他人彼此看看,也是安静下来。

    这一安静,反倒是惊动了赵进,赵进看看众人,直接了当的说道:“赵字营的耳目还是不够,我们能随时清楚了解的只有徐州和我们派人的地方,其他各处,就只能靠和熟人打听才能这知道,那么多要紧事,怎么能让别人来打听。”

    那边刘勇满脸惭愧的站起,还没等解释,赵进就挥手制止说道:“这不是你的错处,内卫队用做探子的那些人只有放在本地看着才放心,撒出去肯定约束不住,而且这打听消息的事情又不是一定要在暗处,比如说这松江余家,我们难道需要暗地查访吗?连明面上的消息都一无所知。”

    听着赵进讲述,大家也都严肃起来,赵进继续说道:“能光明正大的在各处设点打听消息,店铺商行最为合适,他们本来就和各色人等打交道,咱们赵字营能拿出来的就是酒和特产,可以让孙家那边去要紧的地方开设分号,附带着帮咱们打听消息。”

    众人点头,王兆靖、如惠和刘勇三人彼此交换了下眼神,都是陷入沉思,这个事情真要做起来,他们三人肯定要深层次的参与。

    “..提供给孙甲的货物可以打个折扣,折扣这块的钱财就用作打听消息的报酬..”

    “..在几个交通便利的地方设点,一处就可以涵盖几处..”

    “..咱们自己的人未必要去做掌柜管事,在店里做个伙计就可以..”

    “..不是非要派家丁过去,甚至未必要江湖人,和咱们赵字营关系亲厚的,愿意给咱们赵字营做事的,放心的..”

    赵进提出倡议之后,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补充,很快就是成型可行了,赵进笑着点点头,开口说道:“这是年后的事情,既然客人上门,咱们也不要冷落了,把这个余家请上来吧!”

    如惠答应后就要下去办,才起身就被赵进叫住,赵进有些热切的说道:“记得把那镶宝的短火铳一并拿过来。”

    众人哄笑,赵进对火器的兴趣和热情,大家都清楚的很。

    按说这礼品都是当面呈上,不过连主家都未必能见面,这层规矩也讲究不得了。

    所以倭刀和那短火铳先到了赵进这边,送礼的人颇为用心,十六把长短倭刀和八柄短火铳都是放在架子上。

    天色已经有些晚,赵进安排人点燃灯火,赵进和伙伴们中,陈昇、吉香两个用刀,王兆靖用剑也和这个有相通的地方,他们三个都去看那倭刀,陈昇抽出一把随手挥了下,就放回去摇头说道:“太轻,战阵上没办法破甲。”

    感谢“不动如山、暮鸣、元亨利贞”几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月票和订阅,谢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