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尽管定下后年也就是万历四十七年进京赶考,可王兆靖一直没怎么看四书五经,也没有去参加什么文会,反倒是弄了许多兵书之类的来看,从孙子兵法到纪效新书,洋洋洒洒,五花八门,按照蔡举人他们的说法,王家的小子不求上进,看无用闲书自暴自弃。

    王兆靖不务正业的事情还不止这一项,凡是外地有客商来,王兆靖总喜欢拽上刘勇或者雷财,邀请这客商喝茶,喝茶的时候谈天说地无所不提,事后也会在本子上记录下来些什么,现在积攒了好大一个架子。

    杂书闲书看得多了,四方行商旅人聊得多了,见识和从前也不一样了,按照伙伴们的评价,王兆靖此时气质倒是和如惠越来越像了。

    屋中伙伴们的神情都很肃穆,听王兆靖说完,赵进点点头说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清江浦那边金山银海,方方面面又是盘根错节,那汪大刚想要弄些拉脚的活计,都被杀了那么多,咱们如果想要伸手进去,肯定会有人和我们不死不休!”

    “管还是不管?”陈昇简短问道。

    “管,当然要管,这就是大义名份,我们是为乡亲出头主持公道,苦主还求到我的门上,要是不去理会,那岂不是辜负我义薄云天赵保正的名号!”赵进说得好像玩笑,可神情却是森然。

    赵进说完这句停顿了下,扫视伙伴们说道:“兄弟们,这就是我们打破僵局的好机会,拿下清江浦,把清江浦变得和徐州一样,咱们就可以更上一层楼,不,可以上几层,到那时候,我们和今日完全不同,我们可以图谋更多更大,所以这一次,咱们要全力以赴,大家明白吗?”

    众人肃然点头,赵进脸上终于有了笑意,放缓些说道:“先前我们抱怨无事,谨慎不敢做事,想着要守几年的定居,担心赵字营的锐气被消磨下去,现在事情找上门了,先前那些可以甩开一边,咱们要放开手脚了!”

    大家脸上也都露出笑意,即便是陈昇的表情也有些畅快,大家都是年轻人,赵字营又是在迅猛上升的势头,固守原地不动,谁也不会觉得好受。

    “小勇,你把汪大刚那边盯住看紧,咱们有所动作之前,他可不要有什么闪失,暗地里对清江浦的打探摸底也要开始,小勇你来主持,郑全那边,尤振荣那边,能用的都可以用上,明面上的联系也要动起来,这个兆靖你来主持,曹先生那边,隅头镇孙叔那边,还有在咱们盐市和集市上的各路商人,甚至官面上的那些人物,都要动起来。”赵进沉声布置起来。

    每个人脸上笑意都被振奋神情取代,终于要向外扩张了,赵进又转向董冰峰郑重说道:“冰峰你要抓紧回一次徐州卫,用你父亲的关系,然后把葛指挥、周指挥他们都用起来,把咱们徐州卫在外面打拼的余丁统计出来,在什么地方,做什么,姓甚名谁,都要知道,带着账房文书的过去,一定不要遗漏。”

    董冰峰凝神细听,唯恐落下了一个字,说完这个,赵进停顿了下,刚转向满脸期盼的吉香和石满强,却又转向董冰峰说道:“既然要做就做全了,现在徐州卫又有多少余丁还没出去,如果能拿个数目出来,也一并统计,徐州左卫和邳州卫这两处在外和在内余丁的数目明细,如果可以拿到也一并拿来,如果那几个指挥愿意帮忙,银子什么的都好说。”

    “大哥,我们做什么!”吉香忍不住问道,石满强脸上也是这样的神情。

    赵进拍了拍董冰峰的肩膀,示意他不用太紧张,然后才转头看向吉香他们笑着说道:“我们要做什么,一是好好过年,二是好好练家丁,至于大香你不用着急,这次清江浦的事情,你好好看家就行!”

    一说这个,吉香顿时苦了脸,石满强则是满脸喜悦,屋子里的人都忍不住哄笑,赵进也笑着摆摆手说道:“现在就要把放在各处庄子的连队抽回来了,镇守各处的力量,就用徐州本地的武人和异地轮换的流民青壮,咱们要把连队先整肃起来,然后再谈其他。”

    吉香和石满强听到后,立刻立正领命,他们当然分得清什么是玩笑,什么是命令。

    “时候不早了,各自去本管的地方巡视,然后回家陪陪父母,做什么都要年后开始。”赵进为今日的事情做了结语。

    “这个年过瘾!”吉香兴奋的攥紧拳头念叨了句,听到这话,石满强狠狠的撞了下他,伙伴们又是哄笑,气氛热烈。

    和往常的顺序规矩一样,陈昇还是走在最后一个,临出门前,陈昇开口说道:“大香和石头的兴致这么高,也不要让他们失望,这次我留在徐州看家。”

    赵进看着陈昇摇摇头,微笑着说道:“大昇,若不是咱们俩一起长大,你脸上胡须又不多,看你的心性做派,谁都会以为你已经三四十岁了。”

    陈昇眉头一皱,即便在赵进面前他也没什么掩饰,赵进又是摇头,陈昇不拘言笑,性格庄重肃穆,小时候那个整日里拿着木棍找人比武的胖子,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让人怎么也想不到。

    “这次咱们兄弟都要去,连曹先生也要去,这边就留给家里长辈和周先生看着!”赵进说得郑重。

    陈昇眼睛一眯,肃然说道:“连根本也不要了吗?没了这里,我们什么都不是!”

    “现在谁能拿走徐州?不管谁趁虚而入,咱们回头就能灭杀了。”赵进先说一句,看到陈昇还要反驳,赵进继续说道:“清江浦是天下数得着的繁华地方,朝廷地方,官场江湖,不知道多少人紧盯着这边,如果咱们直接带着赵字营三千家丁过去大打出手,那直接就是谋反,朝廷立刻会带领大兵会剿,而且,各处庄子寨子,难道就不要家丁看着了吗?”

    “你不是说?”

    “我是说咱们兄弟都要过去,而没说家丁们都要过去,赵字营的大队人马是势,势可以压人逼人,却不能成事,怎么能借势成事,还要我们自己去做,现在的清江浦倒是可以比成当年的徐州,少不得咱们兄弟要真刀真枪的上阵了!”赵进被自己说得豪气大。

    陈昇点点头,脸上肃然少了几分,这才说道:“这样倒是稳妥。”

    “徐州是咱们起家的地方,但向大了说,这徐淮之地都是我们的根本,如果拿不下清江浦,没有一个安定富庶的腹地后方,呆在徐州又能如何?”

    “前些日子你说吉香,现在你倒是把他那些话说出来了,我还记得你说过的,要扎下去做,但不要去说。”陈昇缓声说道。

    赵进苦笑着点头,所谓诤友应该就是陈昇这样了,相处的时候未必舒服,可赵进知道,这是最信得过,靠得住的好友兄弟。

    第二天,何家庄这边就有快马四出,去往有赵字营连队驻扎的地方,临时进行调整和轮换,徐家和石家合伙的铁匠工场也开始检修兵器甲胄,混编团练巡逻的频次,还有暗哨江湖人出现也变得密集。

    没什么人在意赵字营的这个举动,大家也不觉得这是异常,因为赵字营的一切行动都不是一成不变,经常突然会有变化,开始时候旁观者紧张,当事人慌乱,都以为要有什么大事生,可一次次经历过才现,赵字营的日常行为就是如此。

    有人暗地嗤笑,说年轻人办事不稳重,养家丁是要厮杀拼命的,一举一动都要肃然,结果却弄成这样的儿戏,甚至连赵振堂、陈武和董吉科也专门来说过这个事情,说不要乱来。

    可赵进一直坚持自己的做法,和伙伴以及长辈们倒是没什么隐瞒的,要让赵字营的家丁习惯这种突然,要让周围注意到赵字营的人们习惯这种突然,这样,赵字营本队就不会因为突然的敌袭和出动生混乱,感觉到措手不及,而且周围那些观察的人甚至是暗探,也很难从赵字营的日常举动判断出赵字营要做什么。

    这个理由一说,大家都很信服,王兆靖更是再给父亲王友山的信中提到“赵兄不读兵书却知兵法,可见宿慧之说并非无因,又或天纵奇才”,所谓宿慧是佛家语,指的是前世带来的智慧,用在此处当然只是个比喻,王兆靖估计没有想到这个词和赵进之间的联系。

    因为经常会有无预兆无规律的调动和安排,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却没想到一些事在紧锣密鼓的开动。

    腊月二十一这天,在家呆了两日的汪大刚被父母撵出了家门,本以为要露宿街头,却被早就盯着他的内卫队家丁领回何家庄。

    汪家老人说的很明白,你哥哥已经为你做了不少,家里不欠你什么了,就不要留在这边耗费粮食,这份家产和你没有一点关系,在卫所军户家庭里,这么做没人觉得不近人情,很是理所当然。

    不过汪大刚出门的时候,他爹还是偷偷的给他塞了几百文铜钱,铜钱油光锃亮,一看就知道老人积攒了很久,经常摩挲清点,可能也就这点积蓄了,汪大刚拿着这些铜钱哭了一路。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