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圣姑殿所在的庄子大门紧闭,外面也很冷清,早晨过来张望的各家下人已经得了消息,说今日圣姑清修,不会见人。

    “小兰,乐员外诚心要上香,他给咱们供奉那么多,不过是想要在年前见见你,你还是答应了吧?”

    “四叔,你收了这老乐多少好处,这老乐外面放话,要让家里第十一房小妾学我的打扮,为了这边的局面,我忍了也就算了,怎么,四叔你还要帮着外人糟践侄女吗?”

    木淑兰的四叔木吾家正站在客厅的门外,两个十四岁的男孩神色不善的看着他,听到木淑兰的回答,木吾家脸色变得铁青,他张张嘴,却瞥到守门两个孩子手都放进怀里,走廊两边隐约能听到放轻的脚步声,他长吐了一口气,自从自己的侄女收容了百十个少年男女在身边之后,就不怎么听话了。

    “好,好,你说不见就不见,我也想说一句,既然你还知道是我的侄女,就该明白别把这个圣姑身份太当回事了!”木吾家咬着牙说完这句话,扭头就走,走在长廊中,看到两侧有些矮小瘦削的身影闪动,禁不住加快了脚步。

    客厅中很暖,几名少女垂手站在房屋四角,长大了不少的木淑兰正坐在椅子上,笑着说道:“这次辛苦你了,坐下就好。”

    在木淑兰面前站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身还算过得去的棉袍,脸色黝黑,皱纹密布,看着就是个辛苦行走各地,求利糊口的商贩,这中年男子在木淑兰面前很是恭谨局促,连眼皮都不敢抬,垂手低头的站着。

    “在圣姑面前,哪里有小的坐下的道理,小的这次在徐州走过之后,又去了河南和北直隶,来这边复命晚了些,还望圣姑恕罪,小的所看之处都已经留了暗记,供后来验证。”

    木淑兰笑吟吟的点头,轻声说道:“我信得过你,你说去了,那就肯定去了,快说说,那边怎么样了?”

    “回圣姑的话,徐州城内没什么变动,一切还和从前一样,如今徐州地面上最兴盛的就是何家庄了..圣姑不知道?那边出西门..”

    这中年男子详细的介绍如今徐州的情况,木淑兰听得很用心,把大概的风貌说完,这人又说起徐州的人物:“..以往徐州人物多,这个英雄,那个豪杰,现在却只说一个人了,那就是赵进..”

    说出这个名字之后,屋中诸人都很正常,临清州招募的这些人不知道赵进是谁,而木淑兰自己脸上的笑意也没什么变化,还是听的那样聚精会神。

    “..那赵进在去年成亲,听说孩子在明年六七月就要出生了..”

    听到这个,木淑兰的笑容不变,可细看的话却会现有些僵硬了,就保持这个表情一直听完了对方的讲述。

    木淑兰脸上的笑容更加柔和,温声说道:“虽说现在是腊月,不过你不要呆在临清了,如果让别人知道你去过徐州,又来找我说过,恐怕你会有些不方便,等你出门之后,会有人给你银子,且记得,这件事莫要和外人讲,你自己要小心。”

    那汉子躬身施礼,恭敬的说道:“圣姑放心,小的知道怎么做。”

    说完这些,一名站在屋角的少女上前,领着那中年汉子出门离开,方才听对方讲述徐州的细节,木淑兰听得专心致志,身子姿势都没有变,现在正好松弛下,朝着椅背上靠得更舒服下,木淑兰用手揉搓了几下眼睛,然后就那么捂住了。

    开始时边上伺候的少女没有注意,等过了会才看出不对,慌忙过来,觉伺候的人过来,木淑兰放下手,粗看不出什么异样,可眼圈微微红,眼里依稀有水迹,这可骗不了人。

    没等人询问,木淑兰强笑着说道:“你们点的这香有些刺鼻,眼泪都被逼出来了。”

    虽说伺候木淑兰的少女都是她收容的孤儿,可眼下这个场面也能看懂原因,一名亲厚些的禁不住说道:“圣姑若是想回去就回去,谁还能拦着不成。”

    木淑兰收了笑容,淡淡的说道:“我若要回徐州,二伯和四叔就不是我的二伯和四叔了..”

    “教主,咱们派去徐州的五个人又是没了音信,恐怕凶多吉少了!”闻香教传法尊者沈智战战兢兢的禀报,说完之后,还偷眼看教主徐鸿儒的脸色。

    徐鸿儒披散着头,身穿羽衣端坐在那里,双目眯起,也不知道是在假寐还是思索。

    沈智看了眼站在边上的夏仲进和侯五,还有阴着脸站在一旁的徐鸿举,大家的神情都不怎么好看。

    “断断续续的,咱们朝徐州派去快有一百人了吧?”徐鸿儒突然开口问道。

    沈智连忙躬身回答说道:“回教主,传香使者九十五人,忠心教众一千二百有余..”

    话没说完,徐鸿儒一哼,沈智立刻住口不言,徐鸿儒淡然说道:“忠心教众要多少有多少,可这传香使者却是本教的种子,有一人在,就可变化出百人千人,养出一个传香使者,要花费多少心力?”

    语气淡然,可站着这几位跟徐鸿儒好久了,自然能听出话语中蕴含的怒意,几个人愈的躬身低头。

    “口口声声说,那赵进是本教的大害,要尽快除掉,可你们除了不断的填进人手之外,还做了什么?”

    “教主,不是属下们没有作为,而是那叛徒郑全可恶,还有些叛过去的也是助纣为虐,派过去的人即便是做出十二万分的小心也会被现。”甚至解释了两句之后,冲身边的几个人猛使眼色。

    侯五咳嗽了声,也是躬身说道:“教主,现如今赵进那贼子势大,徐州附近的绿林豪强都不敢帮着咱们,甚至几次派人过去联络,反被他们帮了送过去..”

    “可你们却还在隅头镇那边和赵进大作生意,送去北直隶的烧酒,有三分之一都是你们自己名下?”徐鸿儒语气依旧淡然,

    不过这句话话音未落,大家的脸色就都变了,各个惶恐无比的低头,连一直是愤怒的徐鸿举也是满脸涨红。

    徐鸿儒睁开了眼睛,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看那些惶恐的属下,在哪里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开口说道:“咱们是要做大事的,不能放不下恩怨,那些传香使者若是放在山东,在今年这样的局面下,一个人能拉起多少人,一个人能带起多大的局面,去徐州那不就是送死吗?”

    “大..教主,那小贼赵进横在徐州地方,对咱们的大事是大害,他手里现在几千上万的人,咱们若是做大事,他就是横在路上的石头,没有他咱们就能一路去往南直隶,有了他咱们就难动!”徐鸿举有些焦急的说道。

    徐鸿儒冷冷的看了徐鸿举一眼说道:“怎么拿去这块石头,派传香使者过去弄小动作吗?你上次领了几万流民过去都没有成事,现在这零敲碎打的,是嫌本教种子太多吗?”

    “可..可也不能就让他在那里横着,眼看着这赵进一天天做大!”在屋中诸人,也只有徐鸿举敢这么说话,其他人若如此,那就是大不敬了。

    听到这话,徐鸿儒却冷笑了一声,颇为不屑的说道:“你们吃了一次苦头,丢了一次脸,就琢磨着想要找回来,却没想到本教的大局,现在山东局面这么好,但我们该拿的东西还没有拿下来,除了东昌府的木家,还有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和本教抢夺信众,你们不去顾着这些,却盯着徐州?”

    那边徐鸿举刚要再说,徐鸿儒淡淡瞥了一眼,徐鸿举立刻沉默,徐鸿儒继续说道:“你们说那徐州是块大石,不除心里不快,可又觉得千难万难,当日里几万人都没有拿下,现在就只能用暗地里的手段,本座看来你们就是钻了牛角尖,四万人拿不下,十万人如何,百万人如何?”

    徐鸿儒的声音高了些,屋中几人的都是凛然不语,脸上却有醒悟和恍然,反应最快的沈智更是连忙低头说道:“教主圣明,那赵进就算有三头六臂,在十万百万之众面前也不值一提。”

    以闻香教的鼓动和引导,数万十万数十万的灾民都会跟着滚滚而动,这人潮就好比海潮,汹涌而去,拦在面前的一切都要粉身碎骨,想到这一点,大家莫名就有了信心。

    “一个传香使者去徐州,那就是一个人,可这一个人放在山东,那就是百人千人万人,你们何必急于这一时。”徐鸿儒继续说道,这次众人都是心悦诚服了。

    还没等众人开口奉承,徐鸿儒叹了口气,轻轻拍着的茶几说道:“看起来明年年景会好,这对本教颇为不利啊,大家专心经营山东这番局面,徐州那边派人盯着就是,你们总说那赵进如何了得,本座看来,不过是个贪财好利的守户犬罢了!”

    感谢“dddddddd,元亨利贞、甜蜜的甘蔗、吴六郎”四位书友的打赏,特别感谢甜蜜的甘蔗,你现在是本书的掌门了,感谢大家的月票和订阅,谢谢大家,今天起来晚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