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说得正来劲,却现赵进注意过来,连忙停住,赵进没有说他什么,却点点头接下去说道:“没错,外人看来,咱们钱多的不合适,却没有护住的身份和手段,被人盯上也没什么奇怪的。 ”

    “怎么办?”陈昇简短问道。

    “不管那些番子怎么办,咱们只做咱们自己的,番子过来是在暗处,不是每次都会被咱们现,咱们也没可能盯的那么紧,但在徐州这块地方,处处是咱们的亲信耳目,要是靠近到何家庄这边,那更没可能隐藏,在我们的地盘,没人能在暗处,没人能背着咱们做事,明明白白的,咱们可以从容应对,最后无非是撕破脸见刀兵,你们怕吗?”赵进说了一通,突然问出一句。

    不过这句话也在各种场合问过,大家的回答早就一致,也就是王兆靖笑了笑说道:“真到动手的时候,也没什么怕了。”

    赵进笑着挥挥手说道:“撕破脸大打出手是个底线,我们不想做到这步,他们就想吗?咱们赵字营若是在南直隶动起来,会是个什么局面,大家想过没有,他们担得起这样的罪过吗?”

    众人都是笑了,笑容里带着自豪,带着对赵字营的自信。

    “大哥,闻香教在咱们何家庄内作出这些记号,现在还没查出来历,郑全也过来看了,也说不出个什么,他那里我也派人盯着,没说过假话。”刘勇说起了别的事。

    闻香教居然在这个庄内隐蔽的活动过,这件事当真不小,赵字营外松内紧的查了一阵,却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继续查,然后尽快把联庄联保和保甲搞起来,让这伙杂碎无处藏身!”赵进言语里带着些怒气。

    大明本身有保甲制度,不过和大部分的规矩一样,早就名存实亡,现在赵进却想把这个恢复起来,实行保甲户口之后,村镇市集,每一户人家都在体系之中,更妙的是,赵进身上还有个保正的名号,做这个理所当然。

    说完这个,赵进却转向如惠和周学智说道:“兆靖后年要进京赶考,明年要多看书做学问,保甲联保的事情,二位先生多费心。”

    如惠和周学智连忙答应,王兆靖也是连忙说道:“小弟两不耽误,也不能让二位先生太操劳了。”

    边上陈昇嗤笑了一声,冷然说道:“要留就安心留下来,要走就早点走,别两不耽误,到最后两边什么都没有落到。”

    赵进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其他几人或者转移视线或者低头,倒是王兆靖笑嘻嘻的说道:“当然是要留下来,不过科场上这么多次考过来了,最后一关不去闯闯总归不甘心,是个缺憾,所以去还是要去的。”

    以往说起这个,陈昇的态度就不会很好,王兆靖应对的也是激动,不过现在陈昇只不过是讥刺,王兆靖应对的也颇为圆滑,插科打诨几句,也就过去了。

    这边正说着,外面有人通报,说是勇爷属下有事,刘勇站起出去,这个大家也是见怪不怪,刘勇这边牵扯机密事,不能当众禀报的。

    没过多久刘勇就回来了,本来内卫队的事务大家都是装作不见,反正是刘勇和雷财直接向赵进负责,可刘勇出去一趟,回来之后脸色却难看成这个样子,说看不见也不可能,而且刘勇自从和大家一起做事,年纪虽然小,却是最深沉的一个,能让他脸色难看到这个地步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出什么事了?说给大家听听。”赵进沉声说道,他也知道刘勇的心性,既然做出这个脸色来,想来不避讳大家的,又是很要紧的。

    刘勇清清嗓子,开口说道:“刚才咱们的人和郑全的人回报,说是城内各处也现了闻香教的暗记,酒坊、货场、大哥、二哥、三哥的住处那边都有,看着应该是一个月半个月前留的,按照他们教门里的人讲,这印记是指路的,提醒后来人说来过。”

    赵字营在徐州城下平十万流贼,流贼中许多闻香教的骨干精锐被遗弃在徐州,然后被赵字营招揽到内卫队里,经过运作,又有不少人和别处招募的江湖汉子加入了徐州的闻香教,闻香教徐州分会会主郑全本就因为机缘巧合才成为会主,并不是那么精明强干,所以闻香教徐州分会看似独立于赵字营之外,实际上却在掌控之中。

    那天在何家庄内现闻香教两路留下的暗记之后,刘勇和雷财这边如临大敌,立刻安排城内也去查,偌大个徐州城,自然不可能处处留意,但一些要紧地方却要重新仔细检查,以前从来不会注意到的暗处这次要细看。

    这一查吓了一跳,赵家、陈家和王家的外围,货场和酒坊的外围,居然都有暗记留存,而且还不是最近,也就是说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前,有闻香教或者其他教门的探子围着赵字营的要紧核心区域走过一圈,尽管没有进去,就是沿着边缘,可这代表着什么,或者将来要做什么,总让人心惊胆战。

    听刘勇说完,屋子里安静一会,周学智脸上有些变色,其他人倒还好,王兆靖沉吟着说道:“这倒是有些古怪,不管明的暗的,闻香教来咱们这边就是死路一条,他想干什么?”

    赵进顿了下开口问道:“城内这些暗记是几路,还和何家庄内是两路不同的吗?”

    “是一路,就是那路看着不太像闻香教的。”刘勇脸上很有些焦躁,真刀真枪的还好,这种莫名其妙的最让人心烦。

    赵进看了看伙伴们,没人能提出什么,这事情的确让人摸不清头脑,总觉得对方要干什么,可又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图谋什么。

    “城内加强护卫,如果觉得不放心的就先住到何家庄这边,反正也要过年,耽误不了什么生意正事。”赵进低声骂了句,也只能做出中规中矩的处置。

    大家的心情都变得很差,就是因为这闻香教莫名其妙的异动,不过也是纳闷,这几次大打小打,难道这闻香教还不知道厉害吗?

    徐州这一年勉强算得上风调雨顺,百姓们准备年货和过年的心思都很正常,而山东临清州这边,这一年下来可以说是惊心动魄,听着山东其他各处凄惨传闻,看着每天数不清的流民灾民涌入,只觉得自家活在人间地狱之中。

    到了年底,或者是朝廷下的那点赈济起了作用,或者是该死的人死的差不多,可以缓口气,山东勉强安静了下来,纷纷扬扬几场大雪,又让懂行的人说来年的年景不差,这总算给人一丝希望。

    惊心动魄的一年,尽管临清州一直兴旺不变,可身在灾荒之中,士绅百姓总是提心吊胆,生怕什么时候被波及到,现在总算能松口气了,有劫后余生的感觉,这个年自然要格外隆重的庆祝下。

    汉井名酒的价钱本就不低,可在腊月的临清州还是凭空涨了个三成,喝酒求醉,汉井名酒可是最佳的选择,有钱竭力挥霍,没钱的也要营办,凭空有了些狂欢的气氛。

    除了这些,无论穷富贵贱,大家都去做一件事,那就是拜圣姑祈福,民间一直有说法,临清州能太太平平的维持到现在,就是靠着圣姑保佑,不然那么多流民灾民涌入,为什么一直安然无恙。

    传言归传言,圣姑的确做了很多事,在年中流民灾民涌入的时候,临清州的城门都不敢开了,官兵团练如临大敌,知州准备求援,还是圣姑劝大户们出人出粮在城外开设粥棚,又劝城内豪强富贵多卖奴仆,多雇佣工,这在平时是拆散骨肉的人贩子行径,可在这个时节就是活人的大慈悲。

    因为做了这么多事,流民一直在被疏散,才没有不断聚集起来闹成大祸,相比之下,临清州几个香火鼎盛的寺庙道观,在流民涌入的时候一直是紧闭山门,连官府文让他们赈济都不愿意。

    而且流民涌入,圣姑不怕脏累,整日奔波,告诉流民向南可活,让这些绝望的百姓们沿着运河向南,这也是为临清州积攒的大福大德,更不要说,圣姑自建善堂收容的那些孩童少年,大伙捐了香火都用在这个上面,真是慈悲活神仙。

    有大神通的圣姑就在临清,大伙还不赶紧过去烧香祭拜,这天下多灾多难,得了圣姑保佑,没准就可以逢凶化吉。

    不过圣姑香会祈福的时间不定,能不能赶上要看福缘,圣姑在救治百姓,疏散灾民上不辞辛苦,在这些事情上却不怎么勤勉。

    临清州很多大户高门,为了能赶上圣姑的祈福香会,特意安排下人仆役在这个庄子外面守着,如今这里已经被叫做圣姑殿了,一有消息就抓紧回去禀报,在圣姑居住的这个庄子周围,甚至还有专为香客们预备的客栈和饭铺,可见此处的人气兴旺。

    到了腊月,该饿死的早就饿死了,该走的也早就走了,该有去处的也被人收留,几场大雪一下,银装素裹,连路倒饿殍都被掩埋在雪下,天地间干干净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