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汪大刚只是点点头,对那壮汉说:“小乌,你去那边看看,让大伙稳住些。 ”

    被叫做“小乌”的那个汉子点点头,兴冲冲的过去了,这小乌一走,先前说话那瘦削中年凑过去说道:“老汪,咱们打不过的。”

    “我知道打不过,可也要打,不闹出个鱼死网破的架势来,以后咱们就没办法在这里活了,大伙弄这辆大车是为了活的好点,很多人还背着债..”

    “..糊涂啊,当时听人讲这清江浦处处黄金,过来就能财,谁能想到这个样子。”

    那瘦削中年感慨了句,突然间压低声音说道:“大刚,让大伙都带着铁器,等下真拼了也不会亏。”

    汪大刚苦笑着摇头说道:“张老哥,这清江浦哪有偏着咱们的,拿这个车杠动手,不见血还好说,一旦拿了刀斧..”

    他这边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有人喊:“来了!”

    喊话的声音不小,语气却在颤抖,大家顺着方向看过去,现几百号人出现在这空场的东边,正大步赶过来。

    汪大刚身后的人群一片骚动,汪大刚回头看了眼,举起手中的木棍大声说道:“老少兄弟,咱们在这清江浦赚个辛苦钱,卖力气把式吃饭,得罪谁碍着谁了,可这帮狼心狗肺的杂种不让,打咱们的人,烧咱们的车,咱们能不能忍!”

    本来汪大刚身后的这伙人看到对方人多势众,都有些心怯气短,但听到汪大刚这番话,一个个都是怒吼起来。

    “老少兄弟们,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咱们徐州凤阳淮安的汉子什么时候孬种过,跟他们拼了!”汪大刚继续大喊,人人乱叫,跟着汪大刚向前迎去。

    相比于穿着破烂的散户车夫们,东边来的这帮人则是齐整许多,棉衣皮袍都像个样子,为的几排看着也是车杠粗棍,大车车夫们开打,自然要用车上的东西。

    “哎呀,这些蛮子居然还有胆子来!”有人在对面怪叫一声,随即人群中爆出哄笑。

    更有人大喊道:“先爷给你们开出一条路走,这是多大的恩德,你们这帮杂碎居然还不知道好歹,还要约地开打,当真没有良心!”

    “跟这伙蛮子费什么话,直接打跑了算完,还得回家准备过年呢!”又有人不耐烦的说道。

    你一言我一语,态度各异,却根本不在乎散户车夫这百余人,更能看到在人群中有十几个穿着密排扣紧身袍服,武师装束的汉子,行动举止,看着明显和他人不同,应该是大车帮的精英人手了。

    汪大刚深吸了口气,在那里大喊说道:“张运先要买我们车马,却不给现钱,说是用工钱垫付,这是让我们大伙给他做牛做马,咱们为了活的好些来这清江浦,却不是来这边做牛马的!”

    这话触动心事,散户车夫汉子们又是怒吼,脚步加快,双方越来越接近,东边过来的大车帮为一名大汉朝着地上吐了口吐沫,满是不屑的说道:“清江浦这片局面是帮里前面几代出生入死打下来的,你们这些外路的蛮子就该做牛马!”

    “先爷说了,答应他老人家的条件,今天就给你们一条路走,不然就别怪大家下手无情了!”又有人大吼道。

    “跟他们拼了!”回答他的是那汪大刚的大吼。

    大吼一声,脚步加快,散户车夫们这百余名汉子手持大棍快步冲上,大车帮那边也是怒吼连声,呐喊着迎上。

    两帮人直接撞在一起,毕竟汪大刚这边人少,一下子就被团团围住,可那汪大刚明显手里有功夫,大棍翻飞,面前两个人直接都被打倒,很快就在身边聚拢了十几个人,就那么冲了起来。

    那些密排扣紧身袍服的汉子立刻就是迎上这边,他们也是有本事在身,散户车夫再怎么猛冲乱打,靠在跟前,两个回合不到就被打翻在地。

    谁都能看出汪大刚就是领,几个武师装扮的立刻迎上,只是没想到这汪大刚棍棒上颇有一套,刚一过手,就有一名武师被直接戳翻,另一人打中肩膀捂着后退,还有一个想要赚便宜的,被直接点中膝盖,跪地趴下。

    汪大刚这一手让车夫们士气大振,吆喝着聚在身旁,明明是以寡击众,却有点占上风的意思了。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大车帮帮众猛地散开,散户车夫们士气大振,还以为自家赢了,只是这欢呼声刚刚出口,却被凄厉的惨叫掩盖了下去,大家看过去,却看到散着寒光的利刃刀斧,还有躺在血泊中的自家同伴!

    “你们居然用铁器!居然要害人命!”汪大刚睚眦俱裂,怒吼喊道。

    朴刀、腰刀、短斧,大车帮帮众手持利刃又是冲上来,有人不屑的笑骂说道:“谁说不能用这个的,不给你们这些蛮子见血,你们怎么知道咱们的厉害!”

    棍棒交击的时候,散户车夫们已经是吃亏了,毕竟对方那么多的人,可用棍棒的时候,大家心思还算稳,还有一股拼杀的气,可一看到对方上了刀剑,各个都怕了。

    虽说这一棍也能把人打死打残,可轻易不会见到血肉,胆气能撑着,但现在就顶不住了,那惨叫声和血肉横飞让人心惊胆战。

    有人开始转身跑,单身陷重围之中,根本无处可逃,有人想要求饶,大车帮帮众却没有一丝留手的意思,棍棒重重砸下,那车杠是浑圆密实一根粗棍,砸在脑门上直接能把天灵盖打裂了。

    “混账,杂种,闹出人命,你们就不怕官府吗!”汪大刚大吼说道,他面对的已经不是拿着木棍的人,而是几杆朴刀。

    汪大刚此时也不留手了,突进一步,一棍戳中对方小腹,向上一翻,直接把对方的下巴打了个粉碎,左右拨打,又是挡开夹击,在那里嘶声喊道:“不过是争些活计,怎么要伤到人命,快停手,快停手!”

    他的嗓子都要喊哑了,正前方一名大汉抖着长矛刺来,汪大刚急忙闪开,那大汉姓施名彪,是山东大车帮帮主张运先的头号打手,武艺了得,施彪抽枪又是刺过来,汪大刚向着边上一架一推,两个人拉开了距离,施彪露出狞笑,在哪里开口说道:“先爷托我给你带个话,你既然不愿意给先爷做事,想领着这帮苦哈哈求食,那就去阴曹地府吧!”

    说完又是刺来,汪大刚急退,手中棍挡开身侧劈来的朴刀,不小心却被另一边的短斧捎了下,虽然没有受伤出血,可皮袍却被裂开个大口子。

    “汪某答应先爷,汪某答应先爷,饶了这些苦命人吧!”汪大刚语气里已经带了哭音。

    “晚了,你当时不是说要给这帮穷鬼求个公道吗?先爷给你脸你不要,那就连命也别要了!”施彪手中长矛如风连刺。

    汪大刚左闪右避颇为窘迫,但他带领的那些散户车夫不管勇猛或者胆怯,却在他面前奋不顾身,几个人看着他危险,居然舍身上前扑挡,可肉身对利刃,又怎么可能挡得住,纷纷死伤在刀枪之下,鲜血飞溅。

    就在这绝望关头,却听到有人扯着嗓子大喊道:“官差来了,官差来了!”

    这声音却是那张老哥的,这位见机的快或许已经跑出去了,但没有跑远,语气中全是惊喜。

    莫说是他,就连汪大刚也满心惊喜,在那里大喊说道:“官差来了,你们杀人夺命,等着下狱上法场吧!”

    散户车夫们的动作都是一停,满以为山东大车帮的这伙人也会停下,没想到这帮人丝毫不理会官差们来不来,动作丝毫不停。

    追着汪大刚的那施彪脸上又是狞笑,趁着汪大刚动作停住,一枪就是扎来,几乎就是同时,在外面响出一声惨叫,这惨叫正是那张老哥的。

    惨叫声响,汪大刚下意识的侧身扭转,长矛刺穿了他的皮袍,从肋部擦过,已经是开了一道血口出来,火辣辣的生疼。

    “你们..”汪大刚有些愣神,手中大棍猛地点出,施彪撤步,汪大刚木棍横扫而出,一名持刀的武师被打的吐血倒地。

    “徐州汪大刚聚众作乱,意图不利漕运,格杀勿论!”有人扯着嗓子大喊道。

    在这一刻,汪大刚的心都凉了,这个腔调语气,除了官差也不会有人喊出来,现在连官府也不管了吗?

    “先爷要你死,你就得死!”施彪怒喝一声,持枪刺来,两侧各有武师持刀夹击,汪大刚此时心灰意冷,觉得死就死了,反正已经无法翻身。

    就在这时候,一身影突然扑了上去,直接把汪大刚推开,迎上了那长矛,这人手里也拿着长棍,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冲上,可施彪到底身有武艺,反应极快,长矛一抖一刺,直接贯入了这身影的胸膛,两侧武师看到有便宜可捡,挥刀砍下。

    “老汪,给咱们报仇啊!”那人大吼。

    这一刹那,汪大刚反应过来,这是小乌,也就是这一刹那,死就死了的心思烟消云散,他转身就走。

    感谢“元亨利贞”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推荐票,谢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