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平日里这么久了,刘勇突然间这般狠戾样子,吉香直接被镇住,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赵字营是大哥的赵字营,做起来做不起来都由大哥做主,我们没资格多嘴!没大哥,我们连今天都没!”刘勇一字一句的说道,说完死死盯着吉香。

    莫名的吉香感觉有些寒,可又有点尴尬,什么话也没说,默默的转头看着前方,过了会才说了一句:“我也是想咱们赵字营更好些。”

    一路沉默无言,来到了一处红光映天,不断出叮叮当当声响的工坊,赵字营的都知道,这里是徐家的铁场,由徐家管事和石满强的父亲共同管理,赵字营现在甲胄和兵器都由这里修缮制造。

    把大车停住,家丁们直接把那些锦衣卫番子们架下来,挣扎了一路,有几个已经瘫在车上动不了,更有不堪的直接失禁,臭气四溢,让人直皱眉头,好在嘴里都塞着东西,不然肯定嚎的声嘶力竭。

    铁场的已经专门清出了一块地方,炼铁炉炽热逼人,但只有一名铁匠在那里看守,这位也是赵字营信得过的,有些事可以不避讳。

    十几个番子丢在地上,他们的行李也都带了过来,内卫队的汉子直接上去翻检,没花多少力气,第一块腰牌就被翻了出来,负责的那位江湖汉子脸色变了下,绝望的锦衣卫番子们自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一时间居然颇为振奋。

    先前你们不知道我们锦衣卫的身份,现在知道了,知道我们是官差,而且还是第一等凶恶的官差,还不乖乖放人,几个脑子转得快的甚至想到了怎么敲一笔补偿。

    不过那位江湖汉子也仅仅是脸色变了一下而已,然后锦衣卫的告身文书,所有证明身份的东西都被翻了出来,就那么被丢到一边,十几块腰牌和文书堆在一起,还有锦衣卫带来的行李和财物,几名汉子退到一边,刘勇点点头,又有一人上前,把腰牌和文书证明之类打了个小包袱,就那么走到炼铁炉跟前直接丢了进去。

    在这个瞬间,紧紧盯着这一切的锦衣卫番子们眼睛差点瞪出来,然后每个人的希望都彻底破灭,对方根本不在乎自家的身份,那接下来什么处置可想而知。

    “每个人三十棍,不要打死!”听着一位年轻人冷冷说道。

    番子们听到这个处置之后,很多人的感觉居然是松了口气,总算不是被丢进铁炉里炼了。

    大棍虎虎生风的打下,很多人嘴里塞着破布,即便如此,挨打的番子们都把牙咬出血了,下半身自然是青紫一片,想走路不可能了。

    “尽管你们没安好心,不过毕竟是初犯,这次就不要你们性命了,下次再来,直接捆了丢在这铁炉里烧了,连个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明白吗?”吉香站在众人身前冷冷说道。

    锦衣卫番子们只在那里拼命的点头示意,吉香却走到一名小旗跟前,抽出短刀,直接切下一根手指,直接丢进铁炉里面,大伙能看到这手指在里面迅的焦黑焚化。

    “给他包扎下,弄几辆大车送他们出徐州!”吉香没好气的说道,家丁们都是听命。

    番子们吓得魂飞魄散,心想这人看着不到二十,怎么有这般狠辣的心肠和手段,出刀见血眼皮都不眨,本以为接下来要一刀一刀炮制,听到这话才整个人放松了。

    每个人都是瘫倒在那边,浑身好似没了骨头一般,吉香厌恶至极的扫视一圈,又看了眼漠然站在一旁的刘勇,扭头径直走了。

    家丁们连忙按照吩咐把人搬上大车,又把这铁炉附近简单清扫,也是解散各自回营。

    刘勇一直站在那里盯着,等所有人都散了,先前焚化腰牌的那名大汉却走到锦衣卫番子们的行李堆边上,随手又是提出一个小包袱,恭敬的递给了刘勇,刘勇点点头,拎着包袱自去了。

    回到赵字营的驻地,刘勇直接去了赵进的住处,外面通报一声,知道赵进在书房那边忙碌,刘勇直接走了过去。

    书房和内宅并不在一起,这里也是议事待客的所在,刘勇走进屋子的时候,却看到赵进拿着一根硬笔,对着一大本账簿苦苦思索,不时的朝着上面写画。

    大家都知道赵进从没有读过书,可赵字营的核心人员都知道赵进认字,只不过读书需要有人标准分句,写字错字很多,却能写很多字,而且这厚本“账簿”是赵进手边最要紧的东西,从来只是自己写自己看,连伙伴们都没有接触过。

    “事情都办妥了吗?”看到刘勇进来,赵进和上账簿,开口问了句。

    刘勇点点头,上前说道:“那些番子都已经吓破了胆子,见识了咱们做事的手段,下次再派人来的时候肯定会掂量掂量。”

    说完这句,刘勇却把手里的小包袱放在了赵进的桌上,解开后包袱皮摊开,赵进却是一愣,包袱里面放着十几块腰牌和锦衣卫的文书告身。

    “这些东西留在咱们手里有用,亮出腰牌告身,谁会知道这是不是本人,大多数人都会被吓住,用这个来进城乔装,肯定很方便,小弟觉得烧了可惜,索性找了个手上有把戏的,在他们眼前把东西掉包换了出来,现在除了小弟和那个有把戏的,所有人都以为这个被烧了。”刘勇解释说道。

    听到这个,赵进禁不住笑了,点头赞许说道:”这东西对咱们的确有用,放在你手里保管,别让其他人知道了。“

    刘勇也笑着点头,赵进沉吟片刻说道:“这次这些番子有明有暗,做的也算有章法,如果不是太过张扬,事先又有各种消息走漏,搞不好还真能被他们查到些东西..”

    说到这里,赵进顿了下,摇头说道:”如果做的再周密些,这明暗两队都是用来做幌子的,有什么人安安静静的来,安安静静的看,咱们肯定不知道,这时候这人已经回程了。“

    刘勇愣住,琢磨了会,叹口气说道:”大哥说的不差,搞不好真正的探子已经回去了,不知道他们在咱们这边看到了什么?“

    ”不必担心这个,赵字营有什么实力,徐州的有心人谁不清楚,只要他们用心,就肯定能打听的出来,不过打听到又有什么用,咱们的东西就在这边,想要拿就凭本事来拿!“赵进说得颇有豪气。

    这么一说,本来颇为忧心的刘勇也轻松不少,跟着笑了笑,时候不晚,也到了告辞的时候,刘勇临走前迟疑了下,还是压低声音说道:”大哥,大香那边很是急躁,可能是被今天那番话挑起了念头,十分的不安心,以大香的性子,就算不让做,他也会私下里折腾,大哥你这边是不是出面说说。“

    赵进皱起眉头说道:”真是不让人省心,我会去骂,但你也要盯紧,大香越来越浮,早晚要闯出祸事来。“

    话说到这里,刘勇却有些紧张,咳嗽了两声说道:“大哥,大香也是为了大伙好,他也是想着咱们更上一层。”

    赵进叹了口气轻声说道:“这两年咱们走的太快了,大香两年前还琢磨着怎么去接他爹的摊子,可现在却是一方大豪,就算知州知县见了他也要客气恭敬,走得这么快,难免会觉得咱们赵字营无所不能,这才会急躁,所以你要盯紧,不能因为咱们的疏忽害了他!”

    刘勇点头,赵进说到这里,却笑着对刘勇说道:“小勇你年纪比他们都要小一点,却比他们沉稳,兄弟几个,你倒是和大昇和兆靖差不多的心性,真是难得。”

    “大哥,小弟也急,有时候也想着大事,只是小弟知道赵字营是大哥做主,大哥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刘勇说得很诚恳。

    赵进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大力拍了下刘勇的肩膀。

    此时距离腊月不远了,不少人家已经开始忙碌过年的事情,赵家自然不用操这么多心,年货相关自然有专门的人负责。

    赵进在书房又做了一回,苦苦思索了半天,才在账簿上写下了几段字,他用的笔都是专门制造,是木杆和铜片组成,墨水也有人专门调过,如果用毛笔的墨汁,直接把笔糊住了。

    写完这些,赵进呆坐了一会,这才带着账簿回住处,这些记录着他的”回忆”和灵感的本子,算是赵进最要紧的珍藏,为这个专门打造了一个铁箱装着,那把锁还是专门在江南某处买来,每天都由赵进亲自上锁。

    新建的这处住宅专门造了地龙,几间房下面都有砖墙炕道,每天有专人烧煤取暖,整个宅子都会变得温暖如春,而且感觉不到烟火气,也试不出干燥,唯一的缺点就是每天耗费大量的煤,不过徐州产煤,赵家和徐家如今又不在乎这点,为了让孕妇舒服,花销大也就大了。

    看到赵进回来,屋子里的两个婆子和几个丫鬟都慌忙起来行礼,赵进淡淡的应了,他注意到有几个丫鬟难得化了妆,在灯下看着颇为娇艳可人。

    感谢“暮鸣,情若在口,甜蜜的甘蔗,元亨利贞”四位朋友的打赏,甜蜜的甘蔗你已经是本书的掌门了,谢谢各位,求推荐票,月票、订阅和打赏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