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来到何家庄这边,除了吃饭多些细粮,还能见到荤腥之外,比起在流民各处营地的生活来,的确没什么可高兴的,因为比那边更加辛苦,没有一刻得闲。

    会认字会算账的被抽调出来,和那些衙门的吏员学算账管事的本领,身手不错练过武的则是被集中训练,另外懂得各种手艺的工匠也被抽调出来,他们倒没有什么训练,而是被集中安置,家庭什么的都允许被带来,生活也比庄子里改善许多。

    手里这么多青壮人力,只是用来种地耕田未免太可惜了,现在赵进就是更有效的把他们利用起来。

    他们都看到了赵字营的兴旺达,特别是在临近年底的冬季,各地的商户云集何家庄这边,盐市、酒市都是热闹无比,大家都在忙着为年底备货,然后商议来年的份额,当真是千商云集,车马轿子能排到黄河边上去。

    然后他们还看到了赵字营的强大,赵字营虽然有不少连队驻扎在外,可千人以上的如山方阵,还有几百名骑兵的纵马奔驰,足以震撼人心,赵字营本队的人数或许不多,但胜在精锐,每个看到的人都会有深刻的印象。

    看到了这兴旺和强大,每个过来的流民都心生向往。

    “我辛辛苦苦,打生打死把你们救下来,不是为了让你们做牛做马,要是那样,天底下无数人可以用,你们要好好学,好好练,只要下力辛苦,赵字营这大好局面就有你们的一份!”

    每过来一批精选的流民,赵进总是要亲自训话,然后训练里也会时不时的过去教授查看,同样忙碌的不可开交。

    被抽调过来的这些流民精英,很多人没有离开家乡的时候,只不过是个农夫,即便认字,充其量也是个童生,还是那种要忙碌农活的,至于那种饱读诗书的,有功名的,养尊处优的,或者有自己的办法早搬到了无灾无难的地方,或者撑不住绝望的长途流浪,死在半路。

    他们能被选拔到这边来,往往是因为在流亡路上经历过生死搏杀,有了好勇斗狠的本领和血气,要不然就是经验丰富,笼络一批人在身边,靠着集体的力量生存到现在,这种领头服众的本事,在各处安置流民的庄园和寨子里很容易就显露出来被现。

    有人不安心现状,想要脱离赵字营的安置自寻出路,这些人往往是做苦工到死或者被斩示众,剩下的就是赵字营流民寨中的骨干了。

    一个农夫,一个还要操劳谋生的读书人,在太平年景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出路,他们只会辛劳一生至死,万中有一,或者十万,百万中有那么一个奇迹,被无数人宣扬,当成读书上进的典范或者忠孝有好报的例子。

    可现在,他们在赵字营里隐隐约约看到了自己的将来,一个和从前完全不同的将来,有人风言风语,说这也不过是给大户做奴仆,充其量也就是个管事头目,但豪门丫鬟好过小户千金,能在大户人家做个管事庄头,也是富贵一生。

    而且大家在赵字营的体系内,隐隐约约总觉得将来恐怕不止于此,希望或许缥缈,可天底下又有何处可去,他们被选拔出来,得到的消息也比旁人更多,知道山东今年仍旧是大旱,回乡又能怎样,还不是死路一条,比起来,赵字营展现出来的实力和前景,那真是天上地下。

    看到这实力的不仅仅是抽调集训的流民,还有那些便装前来的锦衣卫番子们,这伙人一共十五人,由两名小旗带领,他们倒是知道如何乔装打扮,特意走了扬州那边的路子,装作某盐商的管事和下属,过来看看生意的局面。

    他们这一路行来,在徐州城住客栈的时候没有人注意,来到何家庄这边住下,也没有人注意,一切都是正常。

    南京锦衣卫难得出一次外差,不过瞧不起徐州这等荒僻地方的心思却是一样的,各个摩拳擦掌,觉得等来到这边查案,不管有证据没证据,到时候亮出身份大喝一声,徐州各处的肯定拜伏颤栗,乖乖的把银子女人都送上来。

    等来到何家庄这边,看到了盐市和集市的繁华,更是兴奋无比,这可是一块天大的肥肉,吃几口搞不好一辈子不愁。

    赵字营各团各队的营盘现在已经不在何家庄这边,但马队训练和巡逻每日不停,往往会兜个大圈子,在何家庄集市附近呼啸而过。

    心气高昂的番子们看到这马队之后都傻了,这样的整齐森然,这样的杀气腾腾,这样的装备精良,在南京都没看过几次,要说在南京还是看过的,魏国公徐家手底下总有几百精锐家将,银子喂饱了,每日里训练不停,倒也是精锐剽悍之师,可相比于这边的马队,却欠缺了几分粗砺和煞气。

    一边是南京城的魏国公徐家家将,天底下就有这么一个徐家,大明在南边的擎天一柱,从太祖爷到如今,二百年的传承,有这个不稀奇,一边是徐州,这等穷乡僻壤,怎么也有这样杀气腾腾的精骑..

    而且除了这样的精锐,这何家庄周围骑马带刀的汉子怎么也要过千,这里怎么有这样的队伍,这难道是要谋反吗?

    有一名年轻浮躁的锦衣卫看到这场面,心荡神摇,忍不住就想喊出来,才喊出一个字,就被身边同伴捂住了嘴。

    他年轻浮躁,大家可都老成的很,谋反不谋反关咱们什么事,别在这边送了性命,真是要谋反,谁还在乎什么番子。

    再看到列队巡逻的连队,番子们更是缩头,反正该看的都看到了,里应外合的事情万万不敢想了,只盼着城里那几位走明路的自己有眼力,千万别过来送死,大家在这里应付几天,然后快些回南京,接下来不管怎么办,让上面的人操心去。

    这伙乔装改扮的锦衣卫番子们倒是想得开,索性在客栈包了几个房间,让店家杀羊,然后高价买来了几坛汉井名酒,每天喝个烂醉,满嘴油光,准备快活几天就走。

    番子们自以为无声无息的来,接下来就是无声无息的走,却没想到赵字营内卫队早就知道他们要来了。

    过来这边为求万全,特意走了一个盐商的路子,假扮做盐商的管事和仆从,对锦衣卫的要求,盐商当然不敢不答应,可做生意的人总要求个万全,留条后路。

    这件事很快就被这位盐商的管事“一不小心”说给了赵字营的人听,赵字营的人立刻做了准备。

    反倒是城内那四位光明正大的来,等到了徐州城之后,赵字营这边才得了消息。

    “那边老实的很,开始时还赊了两坛酒,言语很不客气,现在已经把钱急忙给上了,咱们的人盯得紧,不必担心太多。”刘勇和赵进说道。

    在赵进的议事厅里,三十几位年轻人肃立堂中,除却在孔家庄和邳州流民寨驻守的连队之外,所有营尉阶级的连正和队正都集中到这里,开展轮训之后,赵字营的骨干难得这么齐。

    赵进和伙伴们也都是神情严肃在屋中,如惠和周学智也放下手中繁杂的事务赶到这边,他们也是神情沉重,只是雷财去了徐州城内,那边要有个能做主的盯着。

    这些连正队正们也是跟着赵进杀出来的,生里死里的大场面见识过不少,可今晚来到这边却有些摸不清头脑,不知道生了什么,而且即便是和流民们的大战也没见赵进、陈昇等人这样,大家莫名心里多了几分忐忑,彼此隐晦的交换眼神,看看对方知道不知道。

    吉香看了下眼前的人手,皱眉想了想,凑到赵进身边低声说道:“大哥,这些事何必和他们说的明白,真要干什么,领着上就是,到时候见了血杀了人,由不得他们。”

    赵进瞥了眼说道:“他们一个人掌握着一百人,如果出事不跟着咱们,咱们就少了一百人,你现在蒙骗,到时候他们觉得被骗,背离起来会更干脆,现在说明,若是有什么不甘心情愿,那还来得及换掉。“

    ”自己练出来的弟兄,要放心!“陈昇边上冷冷一句。

    赵进咳嗽了两声,脸上有点尴尬,吉香更是低头回到自己位置,他在赵进面前他还能争几句,却非常怕陈昇,王兆靖和其他几人对视,都是忍不住笑,让屋子中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刘勇打了个手势,外面的护卫家丁把门关上,而且离开屋子一定距离,赵进清清嗓子,向前一步开口说道:“有锦衣卫来查咱们了!”

    赵进觉得不需要说太多,这一句话就足以说明问题,在他想来,他这一句话说出,下面的营尉们肯定会脸色大变,或者慎重,或者忧心,甚至彷徨无措,恐惧也有可能,却没想到是眼前这个样子。

    年轻人们满脸茫然,甚至有些糊涂,这样的应对让赵进也糊涂了,他看了看身边的伙伴们,现大家也是不知为何,只有边上的如惠脸上浮现出笑意。

    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