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王师爷摇摇头,只是冷声说道:“大人,那番子还未曾说明来意,大人怎么知道他们是来查赵进的?万一来查大人你呢?“

    童知州笑声戛然而止,瞪眼看着王师爷说道:”混账,本官清正廉明,坦坦荡荡,有什么好查的,番子怎么会来找本官?“

    ”真是好笑,厂卫拿人原来也要讲罪证的,学生倒是第一次听说。   .  “王师爷冷笑着说道。

    童知州一时无言,文臣士人攻击东厂和锦衣卫,最常用的理由就是无凭无据,不准国法,他们可不讲什么罪证,说拿就拿了。

    趁这个沉默的间隙,王师爷又是说道:”学生也觉得大人说的有道理,徐州一地,无论大人还是周将军都没有被拿的理由,也就是赵保正那边容易招事,扎眼的很。“

    童知州脸上又是露出得意的笑容,还没等他说话,王师爷又是说道:“大人再想想,厂卫能拿住赵进吗?“

    ”有什么不能,缇骑番子抓人,还有什么人拿不住..”童知州不屑的反驳道,可话说了一半就不出声了。

    ”番子们拿的都是文官士子,大人可见番子们拿过军将武官?”王师爷反问说道。

    “拿过也是拿过,却是不多..”这等典故童知州也是知道的。

    “不是不多,而是极少,那些世官军将,禁卫何曾碰过,无非是打打死老虎,碰碰样子货而已。”王师爷开口说道。

    军将武夫另有系统,锦衣卫和这方面极少牵扯,加上锦衣卫本身也是官军出身,更不会多事,更关键的是,文官们无权就是死狗,上门直接动手抓人,最多惹几句唾骂,而武将手里却有刀兵,上门若是火并起来,那就要出人命了。

    所以宦官、文官们都是锦衣卫来抓,武将这边却讲究个军法,锦衣卫动手去抓的,无非是一些失势无兵的落水狗,再或者就是那些挂着武将名号,却在军中没有根基的假货。

    “那赵进又不是武将..”童知州有气无力的说道,这句话他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大人,可那赵进手里有几千虎狼,不知道有多少亡命供其驱策,这四个锦衣卫一共不过四口刀,他们能做什么?”王师爷的声音反倒提了起来。

    童知州只觉得焦躁,却作不起来,吭哧了半天才开口说道:“若是赵进不服王法,那就是谋反,到时候朝廷大兵云集,他只有覆亡一条死路。”

    “可在那之前,这徐州城已经被赵进拿下来了,大人难道还有活路?”

    “不得胡言,徐州高墙深沟,他一个乡下土豪怎么能拿得下来,徐州大城足足扛住了十万流贼的围攻,他那几千人丁如何能奈何的了。”

    听到这个,王师爷叹了口气,摇头说道:”大人,那十万流贼是赵进赶走的,他手里还留了三万多口,若不是赵进出手,徐州城早就不在了,大人,你真以为这徐州城可以把赵进挡在城外,若是那赵进有意,今晚就会有人把城门给他打开,放他进城!“

    ”本官..本官要把那赵振堂和赵家、陈家一干贼属都抓起来下狱..“

    ”那大人全家满门都活不过今夜了!“王师爷的话越来越不客气。

    ”混账,你这是为朝廷说话,还是为那大贼说话,这城内有周参将这等大将,麾下精锐尽在城中,他一个土棍又能做什么,周参将一动,那赵字营贼众立刻化为粉碎!“知州童怀祖的确是急了,在那里大吼说道。

    王师爷只是摇头,在那里苦笑着说道:“大人,周参将那边,你我都是看在眼中,他那边处处对赵进客气,难道是因为谦让吗?这等贪鄙武夫,若能用强,又怎么会客气,这酒坊,这盐路,还有那什么盐市,若是赵进守不住,这东南西北多少强豪会伸手,这周参将又怎么会放过,为什么现在他们要守规矩,要按照赵进定下的规矩做事,是怕,是打不过啊!“

    按照赵字营的规矩做,一切都有定数,赵字营也有分润,不按照这个规矩做,自然所有赚的都是自己的,可周参将手里这么多兵马,却没有丝毫张狂的意思,乖乖照做,不说别的,仅这一件事,就足以说明双方实力的差距。

    童知州嘴唇开合,脸色变幻,却说不出一句话来,王师爷的每句话都是戳破他的幻想,锦衣卫来查,他猜测是赵进,心想着可以从此扬眉吐气,可以在这里面捞到好处,可王师爷这么一讲,他才现,什么都做不到。

    ”本官,本官..“童知州念叨几句之后,突然间嚎啕大哭起来,王师爷眉头皱的更深,眼神中闪过不屑和鄙视。

    ”别人欺男霸女,鱼肉乡里,至不济也是被百姓士绅恭敬,谁会和本官这般憋屈..”童知州在那里抽抽噎噎的说道,好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王师爷又叹了口气,摇头说道:”大人,江南苏松常各处也是这般,只不过大家面子上过得去,维持个体面罢了,而且大人细想想,徐州这里赵进做的也不算过分,该给大人的也没有少了一文钱,大人在政务上也能做主,这就不错了。”

    江南苏州、常州、松江几处,都是富甲天下,文风鼎盛,士绅背后往往有京城大佬的亲戚关照,地方上的知府知县根本奈何不得,而且这些豪门大户传承十几代,在当地根深蒂固,又把大批的家奴安排在衙门里做吏目差役,连官府的实务都彻底掌控。

    在这些地方当官,也不必如今的徐州强到那里去,无非是江南那边都是读书人,彼此之间讲究个体面客气,面子上过得去而已,赵进这边多是武夫和江湖人,说话办事没那么客气。

    从亢奋到挫败,然后情绪崩溃宣泄,到了现在,童知州总算冷静了下来。

    “怎么办?”

    “大人,为今之计是要抽身出来,番子们是鹰犬,可那赵进却是虎狼,咱们谁也得罪不起,不管和那边有了牵连,事后追究都是麻烦,大人,大人不如装病吧!“王师爷也是早有定计。

    说道这里,知州童怀祖反倒忐忑起来,嗫嚅着问道:”这番子会不会是来查本官的?“

    ”大人这边有什么可查的?于上于下都是清楚明白,方方面面都在咱们徐州的钱粮减免上得了好处,不会和大人相关!“

    ”本官若是称病,下面各处会不会乱说?”

    “请大人放心,六房各处都明白得很,他们绝不会乱讲的,大人得了消息一直在书房中,或许有些事情不知道,咱们官署里,有品级的几位大人都已经称病了!”

    听到这话,知州童怀祖低声骂了几句。

    “事情没牵扯到大人,大人只管称病不出,至于其他的,也只能听天由命了!”王师爷说完这句话告辞离开。

    出门来到院子里,天色已经黑了,一名丫鬟打着灯笼引童夫人进来,双方碰上,王师爷连忙低头站在一边。

    “妾身谢过王先生了!“童夫人万福谢道。

    ”夫人客气,学生和大人这边荣辱一体,自当尽心尽力。“王师爷朗声回了句,作揖行礼,然后离开了后宅。

    王师爷走出这边没多远,立刻有七八个人围了上来,都是六房的书吏,这些人在衙门里都是有头脸的角色,往往是书办们的心腹亲信。

    ”王先生,大人那边怎么说?”

    ”按照规矩,那几个番子搞不好明天要来衙门,咱们怎么应对?“

    每个人都在询问,七嘴八舌的,但问话的时候,每个人都借着灯火观察王师爷的表情变化,生怕漏过了一点。

    王师爷露出个笑容,朗声说道:“各位,童大人感染风寒,要在内宅养病,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就顾不上官府衙门里的政务,这段时间就要拜托各位费心了。”

    众人都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笑着抱拳说道:“既然如此,王先生也辛苦了,以后的事情,咱们都要找王先生拿主意的。”

    童知州的养病已经足够说明风向和态度,心照不宣中,大家都得到了答案,各自告辞回返,六房做主的人还在等他们的消息。

    众人刚转身,王师爷在那里迟疑了下还是朗声说道:“诸位,这番子离咱们天高地远的,可有人就在身边,大家可要知道轻重啊!”

    他这番话说出,大家脸上的神情都多了几分亲近,笑着说道:“大家都省得,明白怎么做。”

    现在通汇客栈里里外外已经有不少人了,眼力好,熟人多的若在这边,就会现此处当真是龙蛇混杂,衙门里最精明的差人和徐州市井中的老混混们分在各处,装作不认识的模样,或者住店,或者喝茶。

    门外时不时的走过更夫,这些更夫都是青壮汉子,带刀拿枪的,杀气森森,客栈周围的大街小巷,凡是路口拐角这样的位置都有“闲人”蹲守,眼神锐利的盯着来来往往的的人。

    感谢“空色两难、非然哥,书友陈建新”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月票和订阅,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