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他们这边关上门,却有快马从徐州西门疾驰而出,朝着何家庄方向而去。

    城内三教九流的龙头尤振荣,先是急匆匆去了捕房那边,然后又是急忙回去,各处忙碌成一团,当然,在普通百姓眼里,徐州和往日没什么不同。

    只是城内该知道锦衣卫来的人,在一个时辰之内已经全部知道了。

    路上奔波辛苦,张建亭等四名番子简单洗漱,然后各自去休息,起来时候,看着外面天色已经快黑了,出去吆喝伙计送进火烛,伺候着点上,说酒席和女人马上就到。

    等那伙计出去,一个身材略瘦削些的冷笑说道:“这徐州还真是没王法的地界,咱们兄弟来这边这么久,居然没个上门拜见的,好大胆子,好大脸面!”

    锦衣卫到某地办案,肯定是某地上下震动惊恐,方方面面的人或者怕牵扯到自己,或者想要把对手构陷进去,往往番子到达的消息一传开,登门拜访送礼,讨好谈判的人就会踏破门槛。

    可这徐州地面上却很古怪,自家在城门处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按说整个徐州城内都传遍了,到现在却没有人上门来。

    “上面吩咐了,说知道这地面上知道咱们来过就成。”张建亭说道。

    有一人恶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咬牙说道:“这趟差事办完,直接找几个大户抓了,不讹得他哭,就算老子手软!”

    这时外面有人通报说道:“几位老爷,你们叫的席面来了。”

    “先等着!”张建亭吆喝了声,然后对几名不解的同伴说道:“你们知道这徐州地面上最大的大户是谁?”

    几个人摇头,还有人笑骂说道:”这地面上还能有什么大户吗?”

    众人都是哄笑,张建亭笑着说道:“徐州有个大户名叫赵进,是卫所出身的,他手里有大酒坊,那汉井名酒就是这酒坊出的,据说这人还把持着私盐,冯家就在他头上吃得瘪.。。”

    说道这里,立刻有人惊呼着反应过来:“这人我听说过,还以为是十六楼那些说书先生的故事,敢情是真的?“

    ”酒坊、私盐,更别说这徐州八成的好地都是他一家的,细想想,怎么也得有个十万两的油水,恐怕还不止!“张建亭说道。

    听到”十万两“这个数目,其余三人的呼吸都粗重起来,一人开口问道:”张头,咱们来这边是为了这个赵进?不是说要追查韩松和严少安那两个吗?“

    张建亭嘿嘿笑了几声,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解释说道:“你们想啊,韩松和严少安两个出外差小一年没回,为啥没回,还不是在这个赵进身上敲到了一大笔银子,不愿意交回去,去什么地方快活了,现在南京几位大爷都知道这肥羊了,凭什么不下去斩一刀。”

    几个人眼睛都有些红,边听边点头,有人突然说道:”这种事咱们能捞到什么好处吗?马阎王那个可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也就赚个辛苦钱。“

    “可马阎王从不亏待做事的人,这次的事情,咱们最少能落八千两!“张建亭信誓旦旦的说道。

    大家都不是傻子,话说到这个地步,也能琢磨出些事情了,没等大家问,张建亭自己就说道:“不满大伙,这次的差事是胡大爷交待的,可临走前,马都堂还把我叫到跟前吩咐了几句,他老人家既然都这么说了,咱们还有什么不信的。”

    其余三人哗然,一人兴奋的拍了下床板,抬高声音又急忙压低:“张头你不早说,马阎..不,马都堂那人做事最念着咱们下面,肯定不会亏待。”

    “我要早说,那不是什么人都知道了,分银子的事情总要少几个才好。”张建亭调侃说完,大家哄笑。

    不过兴奋的劲头一过,马上有人提出疑虑:“张头,这么大个差事就咱们四个来办?别是个坑啊,马..都堂可不是咱们南京本地出身的。”

    张建亭哼了声说道:“怎么会是坑,你以为就咱们四个吗?住店的时候我去了马厩,看到那边的暗记了,后千户也有个小旗来到,他们是乔装打扮成商户,前天从这边走的,估摸着该到赵进那什么庄了,里应外合,咱们这么多精锐,还搞不定一个乡下土棍?”

    这次大家都是放心了,有人嘿嘿笑着说道:“反正把韩松和严少安的事情朝着赵进身上引,不死也让他掉一层皮下来,谋杀天子亲卫,能配得上这样的罪过,他这辈子也不冤屈了。“

    ”也未必是死路一条,真拿出大笔的银子来,还有活路走。“

    大家又是哄笑,张建亭笑着点点头,又是说道:“大家知道了这个事情,但做的时候也得有个分寸,听说这赵进背后有个京师的御史撑腰。”

    “御史?”有人反问了句,哄笑的更加大声。

    “这等酸子也就是唬弄下他们自己,咱们可不服管,南镇抚司可不理会这伙酸子,万岁爷更不理会。“大家都是说得信心满满。

    天底下只有锦衣卫内部的南镇抚司,才有权力纠察惩治锦衣卫不法之事,甚至连东厂都不行,即便权势压过,可东厂做事的档头之流都是锦衣卫调过去的番子,彼此间都有默契,就算厂公这等大佬也要顾及下面办差人的脸面,不会逼迫太紧,至于南京的锦衣卫,那又隔了一层,虽说等于是个被冷落的地方,可实际上也是个无法无天的所在。

    何况万历二十年以来,皇帝基本上不上朝了,连带着奏折什么的也没有批复,甚至不愿意和外朝的文官打交道,信用的只是内廷宦官和锦衣卫等少数几处,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弹劾锦衣卫成功过。

    虽说有些大佬他们得罪不起,可一个七品御史却不在他们眼中,即便这人前途无量,连地方上巡抚和巡按都要顾忌,可锦衣卫却不在乎,因为彼此之间根本挂不上,隔着几层。

    越说越有把握,张建亭看着手下心气变高,满意的点点头,开口说道:”差事明天办,今晚咱们先好好快活一下。”

    随着何家庄那边的兴旺,徐州城已经成了一潭死水,根本没什么波澜泛起,在这样死气沉沉的安静局面下,有锦衣卫来到,还是来这边查案,立刻全城惊动,消息迅的传遍了各处。

    查知州童怀祖?这种无能无胆的州官,有什么可查的,查参将周宝禄,这可是朝廷经制大将,想要动必须要有圣旨,这么几个便装前来的锦衣卫能干什么。

    算来算去,大家都能想到锦衣卫的目标是谁,没有意外的话,只怕就是这两年内声名鹊起,威风无限的赵进,进爷了。

    知州童怀祖再怎么无能无胆,也算是这州城内的父母官,而且因为赵进包揽粮赋的缘故,手头还算宽松,手里有银子,就可以用动人,消息也不算闭塞。

    从长随嘴里听说锦衣卫的番子进城查案,乍一听到这消息,童怀祖脸上血色全无,在那里愣怔了半天之后,浑身抖不停,虚汗一层层渗出来,好像打摆子着了风寒的模样,吓得长随还以为他得了急病,大声喊了两句才把人喊过来。

    童怀祖清醒过来之后,也顾不上什么气度涵养,急忙吩咐人去喊王师爷,然后又喊着书童去喊自家夫人。

    这长随和书童对官场也比平常人明白了解,听到“锦衣卫”这三个字当然明白事情不好,他们自己都慌张了,生怕查童怀祖牵扯到自己,得了吩咐,急忙忙出去。

    没曾想才跑出院子就被童怀祖扯着嗓子喊回来,知州好歹也是从五品的地方大员,难得这样惊慌失措,不过一想和缇骑相关,也就没什么奇怪。

    可事情还是让长随和书童吓坏了,跑出来时候自家老爷脸色惨白,眼看就要昏倒在地,可现在却满脸喜色,就好像即将升官财一般,难不成被吓得失心疯了?更古怪的是,老爷还让自己打酒去,又要吩咐厨子做几个好菜,看来真的疯了。

    大家连忙笑着答应,互相却使眼色,先应承着,快些出去告诉夫人,赶快请郎中过来。

    其实不用他们去请,刚才童怀祖这扯着嗓子大喊,已经是把整个宅子都惊动了,还没等长随和书童出去报信,童夫人就急忙赶了过来。

    “夫人,苍天有眼,善恶有报,这大贼横行徐州两年,总算要遭到惩治了!”一见自家妻子,童怀祖禁不住激动说道。

    老夫老妻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自家丈夫疯不疯,而且童夫人也猜到了童怀祖说得是什么,不光是童夫人猜到,长随和书童也大概猜到。

    下人退下,童怀祖高兴的脸上光,激动得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边走边说道:“朝廷终究记得徐州,那大贼作恶累累,终于到了报应的时候,到时..到时徐州又是朗朗乾坤!”

    “..不行,那酒坊乃是徐州特产,不能败坏了,本官要提前做个安排..”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