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穷乡僻壤的,没有一点规矩!”客商中有人骂了句,他们没注意到,几个老江湖已经凑到跟前了,这话却被听了个清楚,几个人彼此对视,都是皱眉。

    被打的那个城门守卒捂着脸呆住了,他身后几个同伴也都没有反应,愣怔了会,那人一抹嘴唇,看到血丝血色,顿时大怒,嚎叫着说道:”居然敢打人,老子不把你给整出..“

    狠的话才说了几句,打人的那位客商只是一转身,转回来时候,已经把马鞍上的钢刀抽了出来,刀身四尺有余,直刃只是在刀尖上挑,厚背宽刃,看着寒气森森。

    这动作一气呵成,看得那几位徐州江湖人眼皮直跳,转眼间,刀已经架在了那守卒的脖子上,这客商脸上扯出一丝狰狞的冷笑,不屑的说道:”打你怎么了,你这等狗都不理的腌臜货色,宰了也就宰了,谁敢说爷个不对?“

    城门前立刻安静,本以为就是个群殴叫骂的场面,谁能想到动了刀子,看那寒气森森的刀架在脖子上,大家都不敢出声了。

    ”你敢殴打官兵,这是..这是谋反!“倒是一名城门守卒反应不慢,结结巴巴的喊了出来。

    “对,就是谋反!”他这喊出来的理由,让大伙都理直气壮的吆喝起来,可却没一个人敢上前,别看他们手里拿着长矛,但他们连打架都没几次,整日里狐假虎威的吓唬人,遇到身强力壮的还要缩头,眼前一把闪亮的钢刀,又是这般凶悍,早就心惊胆战了。

    吆喝归吆喝,每一个人挪动,被刀架在脖子上那个更是颤着声音吆喝说道:“别过来,这位爷你手要稳着,一动就出血了,你们也别吆喝,咱们商量,有话好商量。”

    话说到最后,居然带了哭腔,身子都在抖,不过那位动刀的手劲控制的好,脖子上居然没有见血。

    几个江湖人已经凑的足够近了,他们脸上露出兴奋胆怯的表情,和看热闹的闲人一样,彼此间却散开距离,还有人伸手向怀里伸去,的握柄刚露出来,就被那个老成的按住。

    “家里还有事,咱们回去!“那老成的江湖人沉声说道。

    回去?摸出的那人刚要开口,却被说话那人用严厉的神色制止,众人缓缓向后退去。

    抽刀那客商空下的那手在怀里摸了出一块圆形的铁牌,对着大家晃了晃,扬声说道:“南京锦衣卫左千户四百户小旗张建亭,特来徐州缉查办案,天子亲卫,拦阻者形同谋逆,谁敢妄为!”

    锦衣卫?被刀架在脖子上那位一时没有反应,几位城门守卒也都面面相觑,听着好像也是个官家的身份。

    这也不怪他们,徐州这边败落几十年,过来当个知州是冷门差事,而驻军那个参将个头太大,寻常锦衣卫管不得,所以这几十年也没和锦衣卫打过交道。

    可他们一时反应不过来,围观这些行商旅人却知道厉害,大凡走南闯北的谁不知道“缇骑”的凶名,不知道谁叫了声,大家一哄而散,出城的出城,进城的进城,各自头也不回。

    而那几名先前要动手的江湖人,彼此交换了下眼神,都能看出对方的震骇,有人迟疑了下,咬咬牙向着城外走去,其他人想要喊却没有出声,一人犹豫不前,其余几人面色沉重的向城内走去,一人走到城门处,却猛地转身,快步向城外跑去。

    只剩下摸出和开口制止的那两个人,他们都是四十多岁年纪,摸出的那个看向同伴,边回头边说道:“老郭,你拿个主意。”

    被叫做“老郭”那位眼皮直跳,回头看着已经惶恐跪地的城门守卒,那些人总算反应过来锦衣卫到底是什么了,几乎都是吓瘫在那里,也有人看过来,老郭急忙扭头,生怕被喊住。

    “..咱们去报信,进爷值得赌一铺!”老郭没有犹豫太久,咬牙话。

    另一人点点头,两个人快步朝着城内走去。

    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徐州东门处,此时已经冷清的好似除夕夜,那时候城门关闭,大家都在家过年,根本无人。

    “四位大爷,四位老爷,小的们有眼无珠,不知道是上差过来,不是有心冒犯,还望饶命啊!”刀已经从那位脖子上拿去,这位痛哭流涕的跪在地上磕头。

    锦衣卫那是什么人物,不用走衙门,说抓人就抓人,说杀人就杀人的,那些大官,那些大佬,锦衣卫都能直接拿了,可笑自己还听赵字营那伙人的指派上去拦路,这不是找死吗?

    好在赵进的凶名威势同样震人,这几个在求饶的时候,还没傻到报出赵进的名头。

    “滚去一边,别拦着爷进城的路。”那四位锦衣卫番子虽说又是拔刀,又是动手,可闹到这一步了,却没有继续折腾,甚至都没有和这求饶的守城兵卒多话,只是冷冷喝令他让开,然后还刀入鞘,上马进城。

    听到这话,跪在地上的几位守城兵卒都没有反应,下一刻才连滚带爬的闪到一边,魂不附体的看着这些人的背影进入了城门。

    “张头,咱们刚才这么做,要是传回南京去,非得被弟兄们笑掉大牙。”这四名锦衣卫倒是没有什么紧张,反倒轻松谈笑。

    “上面既然吩咐了,咱们就照做,说那么多作甚。”

    “老李未必有这个心思,也不像千户爷想的,搞不好是那个马都堂的主意。”

    “什么马都堂,在南京给他个面子,出来你还这么叫?”

    “都给我闭嘴,你们以为这话就传不到马阎王的耳朵里吗?”那张建亭厉声训斥说道。

    四个人彼此猜忌的看了看,一时沉默,徐州城内实在没什么看头,几十年前或许繁华的街道如今早就破败不堪,穷苦百姓见缝扎针的搭建窝棚房屋,看起来更是脏乱,没走多久,几个人就懒得看了,一人又起话头说道:“张头,咱们直接去知州衙门吗,看着穷苦样子,只怕敲不出什么来?”

    “听说这徐州的好地方都在何家庄那边,那里连扬州的粉头都有,咱们不如今天过去,现在离天黑还早。”一人兴致勃勃的说道。

    张建亭没好气的看了看同伴,在那里开口说道:“按照上面交办的规矩走,咱们先找个客栈住下,刚才咱们在城门那边一闹,这消息肯定在徐州传遍了,等到明天再去衙门,那帮心里有鬼的已经害怕,事情自然也就好办,而且上面交待的这么清楚,咱们要是不跟着做,回去被那马阎王挑个错处,你们想想怎么办?”

    众人立刻都不出声了,在街上随便找人一问就能知道,这城内最好的客栈就是通汇客栈,问清楚路,四骑朝着那边赶去。

    他们进城没有多久,身后就已经跟上了人,不过走在前面的不在乎,跟在后面的又是小心,倒也没有被现什么。

    就这么到了通汇客栈,通汇客栈的生意颇为兴隆,东边北边来的,要去何家庄怎么也要留宿一晚,徐州城外的大客栈早就没了,想要住的舒服只有来到这通汇。

    而且大家都知道这通汇客栈的老周巴结上了赵家父子,这客栈可以说是有几重保障,大家住着也安心,倒是没几个人知道,这通汇客栈的东家也已经变成了这周掌柜,那次的事情周掌柜这么懂做,赵进自然会慨然回报。

    来到这通汇客栈,即便不知道他们身份,精明的知客伙计也能看出这四位来历不凡,立刻上去热情小心的伺候,在柜上写明身份来历的时候,这一行人更是毫不遮掩的亮明锦衣卫身份,这让客栈上下更是诚惶诚恐的招待,连忙安排人空出最好的一间独院,又请这几位有什么吩咐直说,客栈一定做到。

    那张建亭也不客气,直接让他们去城内最好的酒楼叫一桌上等席面,然后弄几坛好酒,然后粉头也要六个,大咧咧的说完这些,张建亭又把客栈的账簿要来看。

    按照官府的规矩,客栈这类地方都要记录客人的姓名、来历,出了案子方便备查,但这个规矩也没几家照做的,可这等最好的客栈和官府富贵人物打交道多,这方面的纪录却不会含糊。

    锦衣卫果然不同,居然知道要这个看,店家不敢有丝毫怠慢,一方面安排席面酒色,一方面送上账簿,不过张建亭也就是翻了十几页,然后就把账簿丢了回去,去马厩那边看了看,或许是看看坐骑伺候的如何,直接就回那独院休息了。

    茶水点心自然齐备,可这四位在南京显然是吃过见过,不稀罕徐州这些享受,只是把伙计打了出去,自己关门歇息,

    他这边关上门,自然就不知道外面已经来了不少人,有的人连个行李都没有就要住店,还有人穿着伙计的衣服洒扫客栈独院的区域,连带客栈周围四处,都突然多了几个卖杂货熟食的摊子,他们更没办法知道,通汇客栈空着的几间独院就在刚才住进了青壮汉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