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五月初十这天,冯家当今家主冯少贤的堂叔冯金德来到了徐州城,随之而来的,还有三十船盐货,以及几十辆大车运来的财货,一下子就把其他家比了下去。

    这三十船盐货在何家庄北边的何家渡口卸货,运到盐市上来,盐市的价格当天就低了两成,很多卖家立刻找上了冯家,其他人都是恨得牙痒。

    除了盐货之外,那几十辆大车运送的财货有四分之三是冯家各路商行的货物,冯家人同样看好徐州盐市的前景。

    至于剩下的四分之一,则是冯家送给赵进的礼物,江南锦缎,关外参茸,金银玉器都是应有尽有,还有四名扬州以及南京秦淮河上精选出来的十四岁女孩子,都是一等一的美女,知道这礼单的人都是咋舌,林林总总算起来,恐怕过了一万五千两。

    这求和还真有个求和的态度,这份重礼送上来,进爷一定很满意,两家的关系迅会被拉近,其余来这边的盐商盐枭们也送过礼物,自觉的也是拿得出手,和冯家这么一比,什么都算不上了。

    进爷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见到金银财宝还罢了,见到这绝色美女怎么可能忍得住,那徐家大小姐年纪大了,又是个大脚,肯定不找喜欢,冯家这么一来,又把大家挤开了。

    赵进对冯家人的态度更是证明了大家的推测,赵字营不但在盐市上给了冯家安排最好的铺面,而且听说,赵进把那几个女孩子当天就放进了自家的宅院。

    “把这几个女的看好了,能帮你做事就帮你做,不能帮就圈在里面,以后安排,但消息一定要保密,如果传出去我没有收用,那就要严查严办!”赵进和徐珍珍说的很明白。

    赵进这个态度让徐珍珍的几个心腹丫鬟目瞪口呆,当时她们在外面打听到了消息,紧张万分的过来禀报,徐珍珍对这件事倒是淡然,说管也管不了,何必乱心。

    等赵进把这几个绝色美女丢到内宅来不管,这几个心腹丫鬟隐约间又觉得有些失望,自家老爷连这等姿色都不动心,自己就更没有机会了。

    徐珍珍做事也很妥当,说是内宅要地,要严整门禁,女眷不得外出,一切食水用度都要隔墙递进来,这些事被外人知道,只当是徐大小姐因为那四个美女生气,可内宅到底什么情况,其他人却无从得知了。

    连带着赵振堂夫妇都知道了这件事,还特意安排人从城内捎信过来,让赵进要爱惜身体,不要太过放纵,不过何翠花也说,抓紧要个孩子也好,要是徐珍珍年纪大了,就找别的试试。

    这个口信让赵进哭笑不得,不过没让徐珍珍知道,这种分寸他还是把握的很明白。

    刘勇去徐州城办差,陈昇回徐州探望家人,这也都是平常事,赵字营照常封训,还有人朝着邳州和孔家庄那边调动,这也是平常事。

    那位冯家的冯金德,来到这边也不走了,安排人在小石头村左近圈地买地,准备修建府邸宅院,又卖了个还算干净的院落住进去,看着要长留的样子。

    在徐州,冯金德的态度客气谦卑到了极处,每日都要登门问候,隔几天就要送礼宴请,徐州这边没有冯家看得上的厨子,冯家是从扬州自带的厨子,做得一手好菜。

    这冯金德在冯家地位很高,排场也是不小,自带的随从仆役,那宅院赵字营想要安排人都安排不进去,打听消息也很不容易,可零零碎碎的也知道了些,比如说冯金德觉得徐州这个地方不错。

    “虽说穷苦了些,可总算是个局面,扬州那边他们长房看得太紧,不让外人插手,能经营好这个盐市,也是传家的基业。”

    冯金德在徐州活得很舒服,可扬州冯家的本家却很麻烦,冯家的下人们都是战战兢兢的,给大户人家做事就有这个麻烦,平时可以狐假虎威仗势欺人,可主家一旦怒,也要连带着吃挂落。

    冯老太爷动家法已经惩治了几个有头有脸的管事,冯家老爷不敢出门,整日里叫堂会,船上岸上有名的姑娘进进出出,各院子甚至还为这个争斗,谁被冯家叫进门那可是无上的光彩,这里面自然少不得冯家内宅的哭闹。

    现在已经是夏中,运河开航,京师里的消息传递了回来,京察之后,朝臣京官中已经没有多少南直隶的人在了,冯家在朝中的两个靠山一个去职,一个不敢乱动,按照冯家内宅的传说,冯家去求助的信被原封不动的退回,冯家父子大脾气。

    冯家好歹经营了这么多年,不是说离了这两个人就没有官面上的关系,就算内廷衙门也能说得上话,可莫名其妙的,徐州那穷苦地方的土棍在内廷里居然也有关系,据说撑腰的还是将要入司礼监的红人,外朝无人敢出头,内廷又有硬点子,冯家居然在官场上无计可施。

    虽说当家的人不肯罢休,可冯家其余的人都觉得不要继续,当日冯少良连同身边护卫和那外宅里,一共十几条人命,冯家派去收拾查看的人半夜都经常被噩梦惊醒,大家平时觉得扬州城内太平万年,没根本不会有什么打打杀杀,谁能想到对方直接找上门来,连带着大家觉得这冯家大宅也不安全了。

    回城这件事倒是没什么人想过,冯少良就是在城内出的事,那城里也安全不到拿去。

    要说船漏偏遇打头风,冯家乱成这样,负责护卫的头目冯保却被抓了奸,有人看到他和内宅一个丫鬟勾搭的密切,而这个丫鬟又是冯少贤收用过的,挨了几十鞭子之后,冯保被打到海州那边,冯家这边的护卫改由管家冯大盯着。

    据说冯金德去徐州讲和之后,家主冯少贤的夫人曾经说,都已经讲和了,何必还那么战战兢兢的,结果被冯少贤狠狠的抽了几个耳光。

    吃了那么大的亏,到现在还没什么实际的行动,冯家已经被当成纸老虎了,扬州排第二的盐商潘家私底下毫不客气的说,如果换了他家遇到这样的事情,早就散尽家财,或者纠集官兵,或者调集绿林人物,怎么也要和那赵进不死不休,冯家这种,纯粹是太平日子过久了的孬种。

    扬州盐业上,大家开始自行其是,原来冯家定份额和价钱,现在也没什么人去理会,也有人开始琢磨冯家的买家。

    五月二十五的扬州已经热起来了,保扬河上画舫飘荡,所谓烟花扬州的景象开始展现,只不过此时还没有到最繁华热闹的时刻,所以纵酒狂欢,彻夜不眠还不那么多。

    冯家这边怎么没什么繁华景象,宅子里有放纵也是关门胡搞,不会暴露人前,从前宾客盈门的景象自然不见,谁也不会触这个霉头,四周街道都是冷冷清清的。

    到了子时,不管河面还是街道上都已经安静了下来,看不见什么人经过了,几辆马车慢悠悠的跑过来,且不说街面上没什么人,就算有人也不会在意,天知道是谁家的纨绔晚归,又去醉生梦死了。

    一辆马车横在路口停下,其余马车继续前进,一辆辆马车拦住了各处路口,从马车上跳下人来,有人快步朝着冯家大院后面的保扬河跑去,来到河边打了个几个唿哨,河上传来了并不真实的鸟叫,没过多久,有船只靠岸,一干人轻手轻脚的上岸。

    夜里的冯府,正门那边挂着大灯笼,有四名护卫在门前值夜,不过真用处谈不上,最多也就是个气派而已,将过子时了,每个人都熬不住,在那里不住的打盹。

    听到前面有脚步声响起,这几个护院都急忙睁眼,却看到不远处两个更夫和随行的壮勇走过来,更夫巡夜打更,还要有几个丁壮随行,这也是规矩。

    “走到这边口渴,讨口水喝!”那更夫笑嘻嘻的说道。

    “去去去,这边哪有给你的水喝。”一名被吵醒的护院不耐烦的说道。

    冯家在扬州什么门第,眼里怎么会有一个小小更夫,尽管管家冯大几次约束告诫,说大伙对当差的客气些,可冯家上下的鼻孔从来都是朝天的。

    那更夫被拒绝之后也不生气,他身后三个人也是低着头,更夫向台阶上走了一步,恳求说道:“这乌漆墨黑的天,又怎么晚了,别处也没水,几位行行好。。”

    护院眉头皱了起来,好好打个盹也有人这么不长眼,而且这更夫和三个同伴太不懂事,居然就这么直接上来了。

    “下去,下去,知道这是谁家的宅门吗?你新来的?”护院不客气的说道。

    “不对,你这口音有点怪,你们不是。。”终于有人看出来不对,可话也只来得及说出半截,更夫和三名同伴已经站到了他们面前,一人对一人,猛地把人一推,趁着这间隙,短刀已经刺入胸口。

    想要叫出来也来不及了,动手的四人另一手已经掏出手巾,直接捂住了嘴巴。

    感谢空色两难,不动如山、特别白大神和非然哥四位老友的打赏,不动如山老友,现在是本书的掌门了,谢谢大家

    还有三天不到这个月就要结束,保底月票若有,先投了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