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李大,过来这边!”听到这招呼黎大津还没反应过来,看着刘勇朝他招手才急忙过去。

    “把你昨天说的宅院规制再说一次,那些拿捏不准的地方就尽量去想,和这几位营建的师傅商议着来。”

    听到这个黎大津还是糊涂,接下来才知道,这些神态畏缩不似武人的中年汉子,原来是盖房子的营建师傅。

    开始时候都有些害怕的样子,到后来则是显露出自信,有人拿着炭条直接在木板上描画,黎大津说得几处细节不太对,都被这几个师傅纠正了过来。

    别看他们在这里小心翼翼,在营建行当里可是了不得人物,盖一栋房子的工费他一个人要拿走五成,料钱还要抽头。

    等一切说完,黎大津愈的糊涂,不知道这边要做什么,刘勇也没有和他解释,只是领着他去见了内卫队的几个人,黎大津知道了那黑瘦汉子叫聂黑,那个瘦削少年叫魏木根,那个中年胖子名叫王金秤。

    这一天的训练很简单,黎大津知道那赵字营的百余名家丁并不是整个的连队,而是第一团几个连抽调出来的,还要训练配合,那些鞑子里面,也不是人人都弓马娴熟,还有人现在依旧水土不服,还有人不太习惯听从调遣,也要在训练里摘出去。

    虽然大家的话不多,不过信息不少,可黎大津就觉得纳闷,都说兵贵神,时间拖的越久,泄露的可能就越大,何况是对付冯家这样的大势力。

    不过这一天也不是没有收获,黎大津让内卫队的人对他有了敬意。

    赵字营里,内卫队和其他各处不一样,亲卫队、马队还有两个团,那里面的家丁讲究的是遵从纪律和命令,勤苦训练,勇敢作战,而内卫队,目前主力都是从外面招募的江湖好手,他们讲究各自本领和名气。

    黎大津来时很低调,除了几个打过照面的,其他人都不知道他底细,看着这么高大的汉子,年纪不小又有些畏缩,多少都有点轻视的心思,可训练时候动手,黎大津的刀法枪术却比其他人高明不少,毕竟是军中精锐出身,法度森然,更难得的是黎大津这些年在江湖绿林上也算打滚过,私斗的经验也丰富异常。

    这么一天下来,大家知道这“老李”不简单,可能是进爷在某处招揽到的豪杰好手,不能怠慢了。

    到了第二天,黎大津又来到了训练场,他把自己的纳闷情绪都压了下去,为人卖命吃粮,别人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来到这边,黎大津还没开始训练,就被刘勇喊到了一边,跟着刘勇走出去一段,拐进看着像是晒场的地方,却看到了奇怪的东西,用竹竿稻草弄出的栅栏墙壁,围出好大一片地方,里面层层叠叠的,都是用这种材料的墙壁间隔,正对着这边还有开口。

    “这个就是冯家的大门,你跟我来,看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刘勇开口说道,边说边指着那个开口说道。

    什么“冯家的大门”,听到这话的黎大津完全是糊涂,不过还是跟着刘勇向里面走去,有两个营建师傅跟在后面。

    “这边是大门,一进的院子有个照壁,这个就是照壁。”营建师傅跟在后面解释说道。

    走近那个开口的黎大津突然站住,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这竹竿稻草编成搭建的墙壁,这座落设置分明就是按照自己所说的冯家大宅摆设,就是冯家的结构,墙壁就是一道竹竿草杆编成的栏杆,房屋就是这竹竿草杆围了一圈。

    昨天上午询问,今天就搭建出来,虽说这些东西简陋,可偌大一片,这要多少人力,这要怎么样的效率!赵字营当真了得!

    “别不走。”刘勇招呼了声,黎大津这才迈动脚步,他身子都有些僵硬。

    想通了这个,看这抽象的竹墙建筑就明白了很多,这是一进大门后的照壁,这是照壁后的假山布置,这是堂屋,这是回廊,这是内宅墙壁和大门,看似粗糙,可每个细节都不曾遗漏,比如说地面上的池塘,居然专门用细绳圈出来。

    造这个东西干什么,黎大津的疑惑也没有持续多久,赵进要去打冯家,事先设置出这个来,让大家在这里演练,到时候就少了些盲目抓瞎的情况,那是动刀兵夜袭杀人,多一分熟悉,多一分准备,就少一分风险和不测。

    好法子,了不得,黎大津脑海翻来滚去都是这几个想法,跟着这赵字营肯定不会差,这赵字营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乡勇土豪。

    外面黎大津比较熟悉的地方很清晰,里面就需要推敲了,请来的这几个营建师傅却是流民中人,冯家这类豪门大户的宅院设置他们也不是很熟悉,但万变不离其宗,黎大津说出大概,他们可以推敲出细节。

    不过每个人都知道,如果真冲到这个位置,细节已经不太重要了。

    亲临其境的把这些东西说完,营建师傅们退了下去,承诺很快就可以做好。

    “等一切完工,咱们还要再来一次,你把宅子里外的护卫人手,还有大概暗哨的布置说一说,我们抽人过来装扮。”刘勇开口说道。

    “勇爷,这法子当真妙极,照这个练几天,把握就大太多了,这是勇爷想的?”黎大津由衷的赞叹说道。

    刘勇笑了笑说道:“怎么可能,当然是我家大哥的手段。”

    “进爷了得,进爷果然是大能之辈!”黎大津佩服的五体投地。

    刘勇满脸笑容,黎大津夸赵进,他也感觉到无比的自豪,笑着说道:“我家大哥无所不能!”

    这模拟的府邸在下午的时候所有细节做完,然后又特意将周围的街道也给做了出来,甚至连宽度都要求一样,黎大津觉得比上阵厮杀都要疲惫,这些细节琐事,日日见到,根本不会去留意细节,真要说出精确的东西,还真是吃力。

    将这些做完,黎大津又开始说宅子里面的人手布置,又有家丁从何家庄那边调过来,而且每个人都是蒙着黑布的头套,只是露出双眼和口鼻。

    等到晚上,陈昇和刘勇调集的各路人马在这边集齐,开始演练。

    演练的很多东西看起来都像是玩笑,比如说大队人马要先在几个地面画出的框子里停驻,然后向着竹墙那边进。

    黑灯瞎火的,竹墙那边也没有多少火把灯笼点起,每个人身上穿着的护具都还算齐全,明明这模拟的宅院处处都是口子,偏生要让人先从边上的木架上翻进去。

    翻进去之后,如果被现,里面的那些黑布包头的家丁拿着灯笼火把大喊,还会拿着木棍攻击。

    而且繁琐麻烦得很,比如说进了木墙的范围,如果被人现,里面守着的家丁赶过来的人多了,大家就要一切重来,还有即便没有现,冲进去的时间太长,也要一切重来。

    家丁们大多是年轻人觉得有趣,蒙古人觉得弄不懂,江湖人们觉得无聊,一开始都没人认真,不过几次三番的折腾,大家都是烦躁起来,开始有人故意不按照规矩行事。

    但这些不守规矩的马上就吃到教训,陈昇和刘勇各自领着人演练,没工夫去观察每个人,但赵进领着人来到,看到不按照规矩行事的,直接拖出来行军法,当众宣布惩处。

    这样几次下来,大家都知道这不是闹着玩的,各个沉下心跟着去做,一旦用心,倒也能现其中乐趣,能感觉到这竹墙是工事,里面的人是守军,彼此攻守,很是有趣。

    不过黎大津却看得比旁人明白,他能看出来这是从船上或者车马上下来,翻进冯家的大院,和那些护卫遭遇,然后冲入内宅,再然后撤回来。

    别人觉得儿戏有趣,他却感觉惊心动魄,他恍惚间觉得这就已经冲杀进了冯家,然后处处血腥。

    几进几出之后,黎大津愈的聚精会神,突然他想到一件事,如果当日在淮安府草窝子,如果能提前搭建个寨子进行演练,没准也就拿下来了,这比战前观阵还要有效的多。

    想到这个,黎大津又看向远处督阵的赵进,灯火下年轻坚毅的面孔变幻,黎大津突然又想到,自己投靠赵字营,或许没有选错。

    陈昇和刘勇进行演练的地方是云山寺的庄园,搭建模拟宅院的人力是从流民中抽取,这边已经完全封闭,何家庄那里每日里只见到赵字营的连队进进出出,即便有盯梢的,也只能看到他们进了云山寺的庄园。

    不出何家庄这片地方的范围,那庄园周围封锁的又是森严,大家也就不去关心了,赵字营整日里闷头苦练,也不用担心太多。

    五月初一,盐市已经开张,在这天只不过放了鞭炮,大家吃了顿饭,在这之前,已经开始做生意了。

    和那些眼光好的商人预料的一样,盐市一开,除了盐的生意方便了,其他各项货物都是进销两旺,来自山东、河南还有南直隶其他府州的商人们云集此处,运来货物,特产贸易,让何家庄兴旺无比。

    感谢特别白大神和纸生云烟两位书友的打赏,感谢各位的月票和订阅,求各位的月票、打赏和订阅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