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两家讲和的消息一出去,相关的人等都松了口气,盐市也跟着兴旺起来。

    当然没有人知道,这次讲和的功臣是黎大津,他和一干人在清江浦那边下船,换乘马匹继续北返。

    开始时候,跟着黎大津一起南下的那些人并不服气,甚至还有敌意,心想着我是替进爷来监视这个外人,万一此人心怀不轨,就得替天行道。

    不过这一路上经历,大家对黎大津的态度都改观不少,这位武技精熟,经验丰富,安排什么事情都很妥当周全,因为这次去的不少都是内卫队出身的江湖人,跟这个黎大津更有认同。

    赵字营做事很有节制,不滥杀,不嗜血,有纪律,这让很多从前习惯放纵胡来江湖汉子很不习惯,而这黎大津做事则毫不手软,且懂得通融,大家攻入冯少良外宅的时候,里面金银钱财顺手捞了不少,若在赵字营中,十有会被呵斥制止,可黎大津却根本不管。

    一路上下来,大家都觉得黎大津不错,也开始黎大哥,黎大哥的叫起来。

    “这黎大津本事是有,就是江湖习气太重。”

    和黎大津一起行动的人中,当然有赵字营安排的眼线,回到徐州后,立刻把所见所闻报告上去。

    听了之后,赵进说了一句评价,伙伴们听到“江湖习气太重”这句话,就知道黎大津今后在赵字营的前途有限了,赵字营讲究的是规矩,一切都要有规矩,按照规矩做,而“江湖习气”则是不守规矩,不严谨的代名词之一。

    “他年纪大了,干劲什么的早就弱了,总想着办好差事,和身边人搞好交情,来咱们赵字营,与其说是给自己求个前程,倒不如说为了他的孩子着想,倒是那个李和,证明忠心之后可用。”刘勇看得也很明白。

    “这两个人还是要先放在内卫队,不过要和丁家围的丁军和那些孩子分开。”赵进点头说道。

    黎大津到达徐州后,没有立刻见到赵进,而是被安排和老婆孩子团聚,黎大津一家被安置在田家庄,这田家庄自从投靠赵字营之后,从内到外都是大变样,很多在何家庄做生意的商户都把住处和仓库放在这边,让田家庄上下跟着富裕不少,不过这种富裕在黎家人眼里实在算不上什么,比起扬州来,天下间的确没几个能算得上什么的城池,何况这徐州的乡野地。

    老婆还好,为自家男人安然归来高兴,孩子则是闹着回扬州,开始时夫妻相对无言,后来闹得狠了,黎大津直接给了两个耳光,孩子哭闹,黎大津也觉得烦躁无比。

    好在没有烦躁多久,赵字营那边就有人来,说是进爷召见,黎大津出门后才算松了口气。

    以黎大津这样的见识,自然看得出来田家庄这边针对他有很多布置,比如说前后左右的邻居,比如说村口看似无事的闲汉,只要乱来,肯定没什么反抗逃走的余地。

    到了何家庄那边下马,一路行来,黎大津看得很仔细,赵字营的训练,赵字营的装备,赵字营的气度,都被他看在眼中,越看越觉得自己没有来错。

    从前想着让孩子读书上进,可没了冯家的帮忙照顾,一个武夫人家的孩子,想要博取功名就是笑话,但逃到某地隐姓埋名,让孩子做个寻常百姓过一辈子,黎大津又是不甘心,官家、明面上的路都已经断了,黎大津索性博一下,来到了赵字营这边,能在绿林草莽中有个名号将来求个招抚也不差。

    在他眼中,赵字营也就是大股强悍的杆子盗匪,将来肯定要闹,而且肯定要求招安的,黎大津在官军中呆过许久,对这些套路明白得很。

    没曾想来到这边,却现真实情况和他的判断不太一样,这让黎大津的心思活络了不少,自己也有一身本领,能不能在这边求个出身,自家孩子年纪不大,能不能跟着历练,这些他都在考虑。

    在门外通报了,家丁传话出来,带着黎大津向里面走去,在正堂上,赵进和伙伴们正在那边等待。

    看到这寻常宅院改建的议事厅,看到忙而不乱的年轻人,黎大津情不自禁的和冯家作比较,冯家的气派要比赵字营大太多了,可却没有这等昂然向上的气氛,冯家的年轻人整日里寻欢作乐,争风斗气,忙碌正事的却不多。

    想想冯家的荣华富贵实际和祖上关系不大,就是在冯老太爷手上振作的,这才几十年工夫,就已经腐化到了这般地步,黎大津突然想到,不知这赵字营几十年后会不会和冯家一样,不知这赵字营还能不能有几十年..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被带进了议事厅中,议事厅内有九个人,赵进、陈昇、王兆靖、董冰峰、石满强、吉香、刘勇、雷财和如惠,每个人都是神色慎重。

    黎大津被带进去之后,门被关上,门外家丁说着:“老爷吩咐走远些”,声音也逐渐远去。

    尽管好奇有什么事,可黎大津没有询问,只是垂手站在那里,在冯家久了,分寸规矩都掌握的不错。

    这黎大津在赵字营呆的时间毕竟还短,没意识到这么多人齐聚的意义,对于赵字营来说,现在几千人的局面,时时刻刻都需要人来坐镇紧盯,伙伴们齐聚的时候已经很少,平时最起码要有一个人在外面坐镇。

    人来的这么齐,肯定会有大事,同在核心层的周学智因为操持盐市相关,整日里乘坐车马奔波于徐州和邳州两地,倒是暂时来不了。

    “先说说你在扬州怎么做的?”赵进开始提问。

    黎大津一五一十的回答,事情并不复杂,冯家二爷有外宅的事情黎大津很清楚,从一开始去扬州,就把这冯少良当成了目标。

    因为是外宅,所以特意取了幽静之处,固然偷欢方便,可也给了黎大津他们一行人方便,动手的时候被人现的可能就降低了很多,然后等到冯少良过去,那就是瓮中捉鳖了。

    “这次做的很妥当,你有没有想过,被人觉之后怎么办?”刘勇沉声插言。

    黎大津抬头看了一眼,现屋中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等着他回答,连忙说道:“那一处有不少大户豪门的私宅外宅,城内的江湖人物和衙门差人等闲不会过去,而且因为那边养的大多是小的,所以护院保镖之类也少,一旦惊动,一时半刻不会有人过来,所以来得及逃走,不过此时不能走城门了,那边肯定会严加盘查,小的在河里预备了几条船,到时候趴在船舱里,顺着水门那边出去。”

    扬州城内河道纵横,除了6地上的城门之外,还有供船只进出的水门。

    “水门就不查吗?”陈昇问道。

    “水门那边也是查的,不过那里船只从早到晚就不见少,憋一口气可以顺着船只之间的缝隙出去,也没什么人盯着,最好是包几艘给城内送菜送鱼的,那个和门前守军都熟了,根本没有人理会。”黎大津回答说道。

    问题停了下,赵进和伙伴们低声嘀咕了几句,刘勇又开口问道:“照你来看,经过这件事之后,冯金和冯少贤会躲进城内,还是继续留在城外?”

    黎大津一愣,心里大跳了下,抬头看看坐在那里的众人,现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坦然平静,黎大津心中自嘲,自己四十岁的人了,心性居然还不如这些十几岁的稳,心中想,却还是中规中矩的说道:“依小的看,冯家父子还会留在城外,冯家人口太多,如果搬进城内会有各种不方便,眼下又是盐业最忙的时候,去城内会耽误生意往来,另外,上次城内出事,在冯家父子,甚至在扬州上下看来,都是意外中的意外,官府会严查,冯家自己也会严加戒备,从常理上说,没人会自投罗网,所以大家虽然严防,却不会担心有第二次,所以,冯家应该会还在城外。”

    “冯家在城外的那个庄子,有多少护卫?”赵进问道。

    到这个时候,黎大津反倒是镇定下来,既然能猜到要做什么,也就知道怎么回答了。

    “里里外外差不多有四百人,主力差不多有百人,这些都是能打的好手。”

    “这个能打是怎么讲,和淮安府草窝子那些比起来如何?”董冰峰开口问道。

    说起这个,黎大津迟疑了下,脸上有苦笑泛起:“要说把式,在扬州的都不弱,要说拼命,扬州那些就不行了,留在内宅舒服,若是跟着府里的爷们出去办事,赏钱比去外面的外快还要丰厚,所以都愿意留下,能巴结的,和冯家沾亲带故的,都留在这边了,要说打他们能打,真要红刀子进白刀子出,恐怕他们就没这个胆子了,冯保那人不懂这些,可冯家爷俩不信外姓人。”

    赵进等人交换了下眼神,却没有接话,那边黎大津感慨没多久,就又开口说道:“除了宅子里的护卫,外面的官差才是大麻烦,这些人有王法护身,真要打了,等于招惹了官府,你要不打,他们会立刻出消息,招呼城外的乡勇团练,甚至官军过来,是大麻烦!”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