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办妥了事情,王万木的心情很不错,在大车店和同行的人高谈阔论,这些话没过多久就传到了赵进耳中。

    “大哥千万不能大意,冯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肯定还有手段,他们现在不过是缓兵之计而已!”在赵进的书房中,王兆靖肃然说道。

    兄弟们都能看得出,在王万木来到之后,赵进变得轻松了不少。

    “这个我知道,我们和冯家之间,无非是你死我亡,但现在我们灭不了他,他也需要时间喘息,正好讲和,将来要怎么做,这口头上的约定又能值什么?”赵进笑着回答说道。

    看到赵进想的很明白,屋中的王兆靖和如惠都松了口气,不过如惠还是神色慎重的建议说道:“东主,这等豪门面子上做的好,暗地里也是心狠手辣,能早些处置,还是早些处置的好!”

    赵进点点头,看了他们二人一眼说道:“你们也不必担心太多,要看到大势,咱们在变强,冯家在变弱,在这个势头下面,冯家翻不了身。”

    这个趋势大家都没有异议,如惠看了王兆靖一眼,上前禀报说道:“东主,那个蔡德想要造大船,说蔡奎那些船只大部分都是年久失修,修补之后做个浮桥码头之类的还行,用来黄河上拦截船只就不够用了。”

    “给他银子,告诉他认真做,船做好后,你这边要找懂行的人过去验看,不要让他以为可以钻空子!”赵进答应的很干脆。

    如惠连忙答应了,他来书房主要就是为了这个,得了答复,和王兆靖以及赵进打了招呼又急忙离开。

    “难得看到大哥花钱这么痛快,平时可都俭省的很。”王兆靖笑了句,走到书桌边上。

    “咱们就在黄河边,距离运河也不远,更不要说再向南都是水网密布,如果能有一支船队运咱们赵字营,那来去纵横就方便的很了!”赵进笑着说道。

    王兆靖点点头,把书桌上的一个木盒打开,拿出里面的几本册子,赵进坐在书桌前也是陷入沉吟。

    现在赵字营两千多人马说不上多,可一旦行动,这么多人,这么多人需要的给养装备,需要的车马运力可想而知,船行水上,能装的重量远远过车马,而且还不需要草料花费,在这水网纵横的区域,肯定要方便很多。

    赵进本来还顾不上这么多,但设立盐市,就要掐住水道,掐住水道要剿灭水贼,还要招募水上人手,一环扣着一环,马上就要到造船的环节了。

    如惠和王兆靖都有总管的职司,一直觉得赵进在钱财上很精细,本以为蔡德这个要求会被驳回,没想到赵进这么干脆利索的答应,倒是大家都有些惊讶。

    “大哥,这是最近的邸报,还有家父的书信,小弟已经做好句读了。”王兆靖将几本册子放在赵进面前。

    阅读邸报是赵进的习惯,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觉得古怪,一个乡野之地的土豪武夫,居然这么关心国家大事,实在是让人莫名其妙。

    甚至都没有人说赵进有野心,一个徐州的豪强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心思,这实在是太不匹配。

    王兆靖读书赶考期间,给邸报做句读的一直是如惠,这活计说不上轻松,也算不得机要,而且很是繁琐,可王兆靖回来之后就把这个接了过来,几次如惠想要帮忙,都被王兆靖客气而坚决的拒绝了。

    至于为什么给赵进看王家的私信,这也是因为王兆靖,邸报虽然记录朝廷和天下大事,但容纳的内容毕竟有限,还有很多无用的消息,比如说藩王的婚丧嫁娶,天象变化之类,王兆靖写信请王友山收录京城各处的消息,以家信的形式传递到徐州,然后转给赵进看。

    朝廷和各地的消息也是繁杂繁复,王友山如今地位愈高崇,和各处往来频繁,也没有空闲专门写信,为了这个,还专门在京城雇佣了两位文书先生做这件事,这个倒是没有什么人好奇惊讶,官宦门第,总要让自家子弟多接触大事和政务,何况王兆靖已经是举人,将来早晚要进官场的。

    赵进看得久了,王兆靖也知道赵进需要了解什么内容,批注也越有针对性,比如说朝廷入职去职的官员,牵扯到党争的,往往都会注明何党。

    “这几个月光见到东林中人被罢黜了。”赵进仔细翻阅,笑着说道。

    “东林党人把其他所有人都当做奸邪,同样的腌臜事,他们做就是正气凛然,为了大义,其他人就是奸邪之举,自然不得人心,而且东林这些人不接纳外人,反倒是让其他各处抱团结伙,合力对付他们。”王兆靖笑着解释说道。

    王兆靖在箱子里又翻检出一本册子,打开翻了几下说道:“家父说过,这京察扫清了东林的势力,对东林众人未必是坏事,因为这京察好歹是在官位上做文章,如果不正好赶上,恐怕各处就要兴大案拿人,到时候可就是生死攸关了,大哥,你看这个。”

    边说边把手中册子递给赵进,沉声说道:“无论朝廷还是辽镇那边,甚至山东,都没什么女真相关的消息,倒是说辽镇那边有几十人出边,结果被东夷全都杀了,辽镇也没当回事,这消息之所以传回来,还是辽镇监军的管事回京,当闲话讲的。”

    每次说起辽镇东北的东夷,也就是女真各部,赵进的神情总是变得郑重无比,这让王兆靖很是迷惑,几次研究那边,都得不出什么结论来。

    “人就这么被杀了?没人去管吗?”赵进肃声问道。

    王兆靖无奈的笑了笑,摇头说道:“小弟原以为边镇守边,和这些蛮夷鞑虏势不两立,现在才知道敢情是狼狈为奸,那些边将和外面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和那些豪酋一起财,几十条人命又算什么,搞不好,这边将还要说这几十人是逃兵逃犯,死得其所呢!”

    赵进吐了口气,却不在说话,只是打开另一本册子说道:“山东今年又是大旱,咱们可以趁机招募些流民了,至于闻香教作乱,我看不必担心,他们自己已经闹大了!”

    王兆靖知道赵进这是在转移话题,每次说起女真这边,赵进总是欲言又止的状态,这让王兆靖很是奇怪,不过他做事讲究个分寸,即便自家兄弟也不会刨根问底。

    “大哥,上次若没有闻香教的指引,流民也不会奔向徐州,这次来到咱们的流民恐怕不会太多。”王兆靖开口说道。

    上次闻香教策动流民围困徐州,固然是心怀叵测,可另一方面,也正因为他们的组织,大批流民才能坚持着从山东来到南直隶,现在闻香教重蹈覆辙的可能很小,零零散散或许有流民逃难过来,但大批的恐怕很难了。

    赵进陷入了沉默,他用手拍了拍桌面,突然开口说道:“咱们现在每年能有多少现银进账?”

    四月中旬,徐州也是处处绿意,初夏的味道已经十足,而在关外的白山黑水间,除了四季长青的松柏之外,想看到绿色可是很难。

    辽镇不少人都知道,去往建州地界,然后一直向东向北走,用不了多久就能看到大海,这一路上的物产极为丰富,大明急需的山参、貂皮、鹿茸、琥珀等物,大都产在这边。

    只是辽镇已经有好久没有人走过这边,大明的商人现在也很难进入这一片,想要购买产自建州和海西的各种物产,就只能去往赫图阿拉。

    在沈阳城一直向东走,沿苏子河再向东南,就能到达这个不大的城池,以来自大明的商人看来,这赫图阿拉与其说是个城池,倒不是说是个寨子,城墙的主要材料是土坯,还能看到木板木柱,虽然规模尚可,可看着简陋异常。

    不过这个尚可的规模也要和谁比较,大明内地大些的县城和州城,就比这个要气派很多了。

    城内的街道不宽,就是泥土地面,一下雨就泥泞非常,踩下去没准鞋都掉了,街道两面的建筑大都是木屋,砖瓦房屋都不多见,而且还能看到窝棚,最中心的区域稍微齐整些,很大的一个宅院,看起像是大明的大户宅邸,又能见几座木楼,算是比较出奇的格式了。

    这般简陋粗鄙,实在是看不得,如果说这城池居然是都城,如果说那大宅居然是皇宫,肯定会笑掉大牙。

    可来这边做生意的大明商人没有人敢这么说,来之前还要告诫跟着来的伙计管事,千万别表露出来,这里大明以为是自家的附庸之地,设置土官管辖,在各种文书上还叫做建州卫,可人家自己早就已经建国了,明明白白叫做大金,这赫图阿拉可是大金的都城。

    年纪大的人还能记得,二十年前,三十年前,来到这边,对这些女真蛮子随意耻笑调笑,这些女真人尽管能听得懂汉话,可依旧会笑脸相待,十年前再这么说,恐怕就要挨打了,这几年,直接就是抽刀杀人,财货吞了,哭都没哭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