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原本想着有事就逃到城内,那边安全,没想到城内还有这样的凶险,一时间也不敢回城,少不得又从城内打社和镖局里请了些人手,层层护卫住了。

    冯家这宅院风水好位置好,后院院门相邻街道,街道则是临河,河边垂柳绿地,景色十分优美,在这边也有几个好手领着一帮人看守。

    和前几日的轻松不同,出了这凶案之后,大家都紧张起来,连一直是摆威风捞好处的冯保也勤快不少,他被教过去痛骂一顿之后,每天也急忙的巡视。

    “这些有钱大佬就是胆小,就算有贼人要动手,又怎么敢来这宅子,前后所有小几百的人手,还有官家的差人,过来就是自投罗网!”

    “动手的也是大佬,那徐州的什么赵进手里亡命当真不少。”

    “我就是这个意思,你想啊,那赵进经营出这么大的局面,想必对这一套精熟,又怎么会这么冒失..”

    话说到一半却停了,此时深夜,河面上船只停泊,只在船头船尾挂着两个灯笼,可河中有一条船看着好像从中间起火了,仔细盯过去才现是火盆,然后又有几点火焰从那火盆上升起,看着好像是变戏法一般,越来越多的人看过来。

    就在这时候,那几朵飘起来的火焰猛地飞向半空,到这时候,总算有人弄明白怎么回事了,因为他们听到了声音,箭支破空呼啸的声音。

    “有人射箭,有人射火箭!”反应过来的人大声嘶喊,船上又是射出一轮箭来。

    有人叫骂着冲向岸边,那边也有船只,刚跑到半途,箭支呼啸射来,虽说黑夜里谈不上什么准头,可这么多人,岸上又有灯笼火把,射中不难,一人惨叫中箭,其他人一哄而散。

    河中那船也不长停,三轮射过,那火盆直接被掀到了河中,立时又是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冯家后院有柴房和库房,也有些露天堆放的杂物,可人手同样充足,而且按照大户豪宅的规制,每个院子都有装满水的大缸,就是为了放火,一共十几支火箭根本点不起什么火来,也就是一个木架子倒霉,烧起来没人管。

    其余的火头或者自己熄灭,或者等救火的人出来扑灭,对冯家没有什么损害。

    财产上虽然没有损失,可冯家上上下下都慌了,这一晚,上到老夫人下到丫鬟,几乎全在哭,男人都是战战兢兢的穿好衣服等着,一有事就要跑,甚至还有人连夜出府,不愿意呆在这大宅里,要放在平时,能在里面当差就比外面高贵许多,现在谁也顾不上这个了。

    一直到第二天,府衙和县衙都派了大批的人手过来,全家人才算是惊魂稍定,问起昨夜射箭的那艘船,不管自家护卫还是官家的差人,都明白告诉,不可能找到。

    扬州城内城外河道纵横,上面不知道有多少艘船,那船只要停泊在岸边,那就根本没办法找,何况昨夜黑灯瞎火的,乱了两个多时辰之后才想去找船。

    冯家老太爷冯金第二天就病了,让冯家上下又是惊慌不已,但冯老太爷一直是清醒的,除了郎中之外,冯家还请了几位同业过来叙话。

    扬州盐业,冯家独大已经接近四十年,眼里从没有其他家的盐商,而且专心巴结官面上,和其他人往来也不多,这次却一改从前的做派,让大伙颇为惊讶,而且有心人还能注意到,这几家被请过去的同业,都是前些日子去了徐州的,当时大家还担心这几位会被冯家打压,没想到成了座上宾。

    这些同业从冯家出来之后,大家还没来及和他们打听什么,这几位急忙带人北上。

    联系起冯家这些天的遭遇,联系起前前后后的这些事,大家也能大概猜到要干什么,冯家要求和了。

    冯家家大业大,何必和徐州的武夫亡命争一口气,维持住扬州这一摊事业,那就是多少年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何必舞刀弄枪,把自家子弟的性命赔进去?大家都觉得冯家该这么做。

    求和的人上路的时候,黎大津和带到扬州的一干人正在船上,船沿着运河北上,在清江浦那边换成,黎大津一干人的马匹都停在清江浦的一处客栈内。

    大家一起南下的时候,调派给黎大津的一干徐州江湖人,态度都不怎么好,黎大津领着冯家的武装和徐州这边很是打了几场,彼此死伤不少,新仇旧怨总是有的。

    可在扬州那些事情做下来,黎大津的谋划,黎大津的武技,还有他的心狠手辣,都很对这伙江湖人的胃口,而且效果也是不错了,斩了冯家的庶子,又在冯家大宅那边放火,这都是功劳。

    “黎大哥,那冯家的宅子大,可守着的都是一群草包,咱们就不能再等等,找空子杀进去,如果能把冯家老狗和小狗的脑袋砍了,那就是大功劳了!”在船上呆着无聊,一干人聚在船舱里说闲话,很多江湖人都是第一次被赵进派出来出差事,颇有些意犹未尽。

    黎大津坐在船舱中央,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沉声说道:“外面守着的都是打社里的混混,可里面颇有些好手,有在南京勋贵府里呆过的护卫,还有人从前给番子打过下手,还有冯家自己练的护院,如果再有镖局的镖师,咱们摸不进去!”

    大家也都不做声了,混混什么的是乌合之众,可加上接下来这些人那就是大麻烦了,黎大津领着的这些人连人数上都处于劣势。

    “..黎大哥,杀的人在冯家位置越高,你这投名状就越可靠..”有人忍不住提醒说道。

    黎大津靠在舱壁上笑了笑,缓声说道:“我看进爷的意思,不想彻底势不两立,应该还想着谈谈,毕竟现在进爷也灭不了冯家,真要杀了他长房嫡系的人物,恐怕就没得谈了。”

    “那冯家会不会继续报复?”

    “会,不过最近不会,他把能试的法子都试的差不多了,而且冯家说到底只是个生意人,他为了赚钱,不会总耗在这打生打死上,既然打不赢进爷,那就只能求和了。”

    这话倒是让这些江湖人没想到,细想想的确有有道理,都不出声继续,黎大津只是瞥了眼,这伙跟着自己来的人里,有三个肯定是赵进安插的眼线,只是不知道自己做的能不能让赵进满意。

    或许是看出黎大津脸上的患得患失,有人笑着宽慰道:“黎大哥,来咱们徐州你是来对了,吃饱穿暖,有功必赏,而且咱们这些舞刀弄枪的,也就是在进爷这边真被当个人看,其他处把咱们做狗!”

    “还有好酒喝!”有人边上俏皮了一句,船舱众人都跟着哄笑出声。

    船到清江浦换乘马匹,接下来度就快了,一路赶回徐州,不过船只在运河中航行,度缓慢,他们比那几位扬州盐商早出,却比这几位晚到徐州,因为这几位平时享受,直接骑马北上,求得就是个快字,冯金和冯少贤拜托他们的事情太急,只要做好了,能在赵进那边换下人情,也能在冯家那边得到好处。

    再见赵进的时候,盐商们的态度比上次还要恭谨,而且多了几分真心实意,赵进在他们面前已经证明了实力,现在赵进又证明自己可以把手伸到扬州,可以直接在冯家杀人放火,对这样的人物,恭敬些总没有坏处。

    “冯老太爷请进爷开出条件,冯老太爷说冯家一大家人需要养活,官面私里那么多故旧关系要维护,还请进爷手松些,莫要一下子打死了。”传话的人名叫王万木,在扬州盐业内的身家算得上前二十。

    听到这话的赵进面露微笑,这笑容倒不是因为得意,而是对这冯老太爷分寸把握的赞赏,“官面私里的故旧关系”,这话并不是为了叫苦,而是一个威胁,说明冯家并不是没有还手之力。

    不过这冯家老太爷手面不小,条件上没有任何约束,只是请赵进在分寸之内开。

    “盐市上冯家的盐,我要抽六成,以后我在淮安府的几个寨子不要受到任何的骚扰,一有事,我就会认为是冯家做的,到时候谈的一切不算,此外,淮安府邳州和睢宁县两处,冯家全部退出去,店面商行之类的七折出给我。”

    听到赵进的条件,那位王万木也频频点头,盐市上抽六成,冯家还会赚钱,那几个寨子不碰也就不碰了,那些店面商行赵进出价七折,扣去冯家这么多年赚的也不亏。

    “好说,在下这就让快马回去传信,不日就有回复。”王万木替人做事,牵扯不到利害,答应的也是干脆利索。

    王万木本来在扬州盐业排不上号,可长大后机缘巧合娶了广东巡抚的独女,把偌大的家业都接了过来,这才达到现在,有这层关系在,他对官场远比同行们了解。

    “..这位进爷选的时机不错,正是朝中党争的要紧时候,他靠着的那位被拔起来了,可冯家靠着的那两位风雨飘摇,自顾不暇,怎么敢再竖外敌..”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