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尽管对黎大津和李和做了种种安排,不过,从赵进到刘勇,所有人都觉得这次投靠不是假的,因为通过前期那些盐商传过来的消息,冯家对黎大津的确翻脸了,加上留下做人质的的确是他妻儿,如果真是做死间,代价未免太大了,当然,是否接纳,还要看他在扬州的表现。

    不知道谁先说起一句话,很快在徐州流传开来,有一位知州府内当差的小厮念叨了这句话,结果被知州童怀祖听到,当即打了几十板子开革。

    “徐州不在城内,而在何家庄”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童怀祖在徐州呆了十几年,只见到徐州一天天凋敝下去,城内城外连新建的宅院都不多,而赵进在何家庄不到两年,那边已经大变样了,处处新貌。

    现在林家围和小石头村交界的地方,正在大兴土木,黄河南边的闲散劳力都过去赚份工钱,各式材料或者就地制造,或者由水路运来,那边成了个大工地的模样。

    尽管不知道这大工地将来要做什么,可隐约间大家都有消息,说这边要建个大集市,东南西北的豪商都会来做生意。

    徐州这破烂地方还有生意做?就连徐州本地人都这么想,不过赵进营聚生的手段大家也看多了,既然进爷这么操办,那肯定就有门儿,肯定不会差。

    最先动起来的是徐州卫的指挥和千户们,他们本来就在何家庄了财,知道这边商机无限,放在这边的掌柜伙计们也有通风报信的职责,那边一开始建,他们就立刻过来询问,他们甚至没询问要做什么,而是为铺面什么价钱,租金又是多少。

    第二个行动的是徐州和萧县衙门里的实权吏目和差役头领,他们也算是世代土豪,手里积攒了不少银钱,正缺个赚钱吃息的生意,先前何家庄各处买卖他们搀和的不多,现在就不能错过了。

    他们本乡本土,自然知道赵字营是个什么样的大物,更知道赵进不会平白吞没别人的银子,做事很讲究信誉,另外,赵进和陈昇都是衙门捕快子弟,陈武和赵振堂和大家都有交情,在这几重保证下,总归不会亏待了。

    徐珍珍自然不会放过,不过这次让赵进感觉有趣的是,徐珍珍投在这盐市上的银子不是徐家的公款,而是她自己的体己私房,由梅香和另外一个丫鬟盯着,女人家事情,赵进也懒得细问了。

    此外就是徐州各处士绅土豪,那次何家庄大会之后,大家都算有了交情面子,有生的机会,过了凑个份子总是可以的,甚至有那谨慎的不想出钱,却想把自己的劳力和出产卖到工地上来,这个自然也是好说。

    结果这盐市的建立比赵进预想的还要顺利许多,刚进行十几天,赶回来主持的周学智就愕然现,按照目前筹集的银子和材料甚至人工,盐市已经不用花赵字营一文钱了。

    工地忙碌喧嚣,大家也都看到在四月初十这天,赵进率领手下二百余骑离开了赵字营地方,朝着东边而去。

    进爷这是要干什么,又有哪个不长眼的得罪了进爷,大家伙都是议论纷纷,他们也看不到,随着赵字营的前进,沿路不断的有小股马队加入或者跟上来。

    现如今徐州地面上的土豪已经认准了一件事,进爷要干什么,那就跟上,不怕拼命流血,只怕出力不够,进爷眼明心亮,豪气大方,绝不会亏待了任何一个帮忙的人。

    淮安府邳州新安镇原本也有黄河码头,现在除了渔船之外,已经见不到什么大船了,商船根本不会在这边停驻,直接沿河到隅头镇,原来是渡口的地方现在全是荒草。

    不过这破败景象却成了蔡奎一伙最好的掩护,不走近这边,谁也看不见河边草滩里停泊的大小船只。

    黄河横贯大明东西,也有专门吃河上生意的江湖人物,这蔡奎就是其中之一,所谓河盗和水贼。

    蔡奎四十出头,从小就练出一身好水性,水叉和朴刀都拜师学过艺,6上厮杀一对二三不会吃亏,在船上在水中,蔡奎一个人可以打五个甚至更多。

    但让这蔡奎成了领的并不是这份功夫,也不是他一个人在船上砍死七名敌人的事迹,而是他见风使舵、遇大磕头的好脑子。

    自徐州到邳州的河面上一共有两个巡检,两个巡检里,一个是他拜把兄弟,还有一个是他妹夫,天知道小眼大嘴三角脸的蔡奎怎么就有这么水灵的妹子,除了这官面上的关系,蔡奎居然还是闻香教的香头之一。

    只不过他这个香头是从属于隅头镇那边的分会,不受徐州那边指使,本来蔡奎不信神佛,可闻香教在隅头镇漕运这块把持的紧,想要去销赃进货甚至躲藏,都要通过闻香教,蔡奎直接就信了弥勒和无生老母。

    不要说这个香主,蔡奎和巡检们的交情也是慢慢经营起来的,都是靠他伶俐奉承才巴结到这个地步。

    有了这几层关系在,蔡奎在水面上的日子十分舒服,原来也有两家不大的势力,可在官府和江湖的双重压力下,都被蔡奎吞并了,黄河上来来往往的商船民船就成了蔡奎的目标。

    官船蔡奎从来不碰的,商船这块蔡奎也做的很有分寸,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见血杀人,上船后并不是把所有东西捞个精光,而是拿走三成到四成,不撕破脸,彼此留个余地,事后也不会没完没了的纠缠报复,至于民船蔡奎就不留手了,该怎么糟践怎么糟践,年轻女子或许能多活几天留着玩乐,其余的直接割开肚子塞石头进去沉入黄河,连船都拖上岸一把火烧了。

    不过这小半年蔡奎没有出去活动了,都是手底下几个头目带着船出去做生意,因为去年流贼南下的时候,帮着流贼渡河的就是这蔡奎,蔡奎以为是卖大人情的时候到了,搜罗了大批船只过去。

    当然他也没有想到结局会是那个样子,赵进居然凶悍到这个地步,当时他就吓得不敢出来,本以为过几个月就能避过风头,没曾想越在家里躲着,听到关于赵进的消息越来越多,越听越是害怕,一直到了现在。

    “怕个鸟,大不了老子带着船去湖上做生意。”蔡奎一边喝酒,一边骂道。

    河盗水贼不太担心6上的恩怨,因为大伙两个路数,上船一走,当然追不上找不到,可蔡奎不想放弃新安镇这边,除了地头熟悉,最近也有生意找上门来,有淮安府和扬州府的人问他能不能帮着运盐。

    黄河运盐可是大生意,且不说运盐本身赚到的,沿途卸货分销,和沿岸的窝主豪强搭上关系,可以顺带着做很多别的生意,这可是家兴旺的大好事。

    一旦不在新安镇上,这运盐的生意也是落空,而且说是去湖上,可骆马湖,洪泽湖这两处自称局面,湖盗水贼可是大势力,他一个外人根本插不进去,贸然进入,不是被吞就是被灭杀。

    喝酒的屋中一共七个人,其余六个都是蔡奎的手下头领,这几个月蔡奎尽管没在外面露面,可对手底下这几百号人还算抓得紧,他蔡家族人掌握着各个要紧的地方,但蔡奎又有外姓的亲信控制着族人的头目,层层相扣,这才牢牢抓住。

    “等下教里的人来了,你们各自都恭敬点,别弄出一副不信的模样,你们明白吗?”蔡奎没好气的吆喝说道,大家放下酒碗连忙点头。

    “二叔,这伙烧香的能信吗?骆马湖是他们的地盘,能让我们进去分一点?”坐在最外面的年轻人出声问道,他是蔡奎的远房侄子。

    这句话莫名把蔡奎的火气说上来了,酒碗猛地砸了过去,那年轻人连忙偏头闪过。

    “你整日里给老子添堵,让你去做生意你说下不去手,老子给你们找个出路,你却说三道四,你脑子被什么糊住了?”

    “二叔,糟践百姓的事情俺做不了,其他的时候,侄子从没缩过!”

    “蔡德,你这话说给谁听啊,咱们就缩了!”有人在边上斜着眼说道。

    被叫做蔡德的年轻人冷着一张脸说道:“缩没缩,你自己心里知道,上次打那个盐船,不是我领着弟兄们扑上去,那船就这么走了,才放了两箭,你的人就不动了,怎么,就是杀百姓糟践娘们的时候来劲?”

    “你他娘的!”边上那人摔了酒碗就站起,蔡奎对这个远房侄子没有丝毫的偏袒,也是恶狠狠的瞪着。

    就在要撕破脸动手的时候,桌子上的碗碟杯筷震颤起来,啪啪作响,屋中几个人听了争吵,彼此对视,有人小声说道:“这是不是大队骑马的过来,上次赵进过境,好像也这个样子。”

    “教门里的人这么大威风?”有人不可思议的说道,蔡奎恶狠狠的盯了一眼蔡德,开口骂道:“你给我小心点,等下得罪了上面的人,不用别人说,老子先宰了你喂鱼!”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