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次你们俩都带家人过来了吗?”

    “小的没有家人!”李和出声答道。   .

    赵进点点头,又是开口问道:“口说无凭,你怎么证明自己,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冯家那边派来的奸细。”

    黎大津脸上露出苦笑,李和刚想申辩却被黎大津撞了下,黎大津开口说道:“进爷如今和冯家已经是势不两立了。可冯家经营这么多年,一下子是打不死的,在草窝子吃了大亏,但在扬州的根本还没有动,他那泼天一般的产业还在,这世上只要有银子,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只要冯家根本还在,就始终是进爷的大麻烦!”

    这和赵进分析的差不多,赵进没有说话,黎大津又是继续说道:“小的知道冯家在荒草滩中所有的布置,愿意给进爷指明。”

    看到赵进点头,黎大津脸色平静了些,在那里又是说道:“草窝贼里最大的杆子翻草蛇,他并不是在草滩里立寨,而是驻扎在冯家自己的盐场里,都是假扮做灶户,这翻草蛇最多可以出动六百多骑,算上盐场里的无赖亡命,千把人马还是能凑出来,这对进爷可是大害啊!”

    当日在草窝子里,赵进率人突袭黎大津马队,黎大津以为赵进这边是官家人马,所以报出江北各个武将的名号,然后又提了“翻草蛇”。

    接下来赵进率众摆脱追击回到徐州,然后大举对淮安府北边的江湖绿林报复清洗,可翻草蛇这一伙并没有参与到追击之中,自然也就没有遭到报复。

    赵字营在荒草滩立流民寨的时候,自然也把这“翻草蛇”一伙当成提防的重点,按照赵进得到的消息,翻草蛇也是有三百多骑,全力能动员七百多人马的大杆子,隐约又是现在草窝贼的龙头,又是冯家的下属,自然要格外注意。

    没曾想自从立寨到冯家大举来攻打,一直未见这“翻草蛇”一伙出现。

    “居然有六百多骑?”这个数目让屋中诸人都皱起眉头。

    不过随后好多人都意识到不对,赵进出声问道:“这么大股力量,为什么不在攻流民寨的时候用上,难道你们冯家不知道要用全力吗?”

    攻打流民新寨的时候,冯家连官军都请来了,没道理连这个杆子都不用。

    说到这个,跪在那里的黎大津脸上露出苦笑,有些无奈的说道:“小的当日也是这么讲,要么不动,要么就是猛虎扑羊,拿出大力来一击毙命,先不提进爷这边不是羊是老虎,冯家做主的几位都是不听,说既然动了官兵,那就没有拿不下的道理,就让这翻草蛇一伙去劫掠滋扰其他人私设的盐场和盐队,到现在,冯家只剩下这一支能用的,估摸着不敢动了,要让这翻草蛇去护卫盐场庄园,而且这翻草蛇未必敢来碰进爷,冯家如今的局面,也使唤不太动他们了。”

    赵进缓缓点头,边上陈昇却插嘴说道:“就算多了这六百多骑,那寨子你们还是打不下!”

    黎大津脸上苦笑更浓,点点头说道:“这位爷说得有理,那寨子设置的精彩,要打只能下马硬攻,等进爷带着大队过去,加上翻草蛇那些乌合之众,一样变不了胜败。”

    陈昇这才不说话了,大家都能想明白他的用意,不让这黎大津把“翻草蛇”这筹码说得太重。

    被捆住上身的黎大津动了动,又是说道:“冯家对这荒草滩定期清洗,流民寨剩下的不多,就连杆子寨子也呆不下去,留着的都是他冯家的走狗,这些是一盘散沙,乌合之众,可如果有心人将他们整合起来,进爷这边也是麻烦,若是小的没想错,进爷肯定要经略这淮安府的荒草地。”

    “你能做的就是帮着将荒草滩清理干净吗?”赵进淡然问道。

    “小的能做到,除此之外,几条盐路也是小的当年趟出来的,一并能够掐死!”黎大津郑重其事的说道。

    “这些远远不够,赵字营什么样子想必你也看到,就算没有你,一样可以把淮安府北边扫荡干净,你觉得这翻草蛇能在我赵字营手下翻身吗?”赵进笑着说道。

    李和脸上露出些焦急,黎大津神色变幻,到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冯家的根基就在盐上,打掉他几个私设的盐场,就等于在他身上挖掉一块肉,除此之外,冯家在淮安府各处的不过是些商铺店面,灭杀了无用,还会惊动官府,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小的也只能做到这些了。”

    屋中几个人都在看赵进的态度,赵进笑了笑说道:“说了半天,你还是不提冯家在扬州城啊!”

    声音里带着玩味和调侃,听在黎大津耳中却让他打了个寒战,急忙恳切说道:“进爷,冯家父子虽然住在扬州城外,可那里和城内没什么分别,家里护院近百,里面还有十几个重金聘来的好手,一旦攻打,梆子一响,四周府邸的护院护卫就会过来支援,城外的官兵和团练也不会来的太晚,一旦被困在里面,出来都难了。”

    “这么说的话,在扬州攻打冯家,倒比攻打官府还要麻烦?”赵进问了句。

    这话实在是大逆不道,不过众人只做没有听见,黎大津脸上只是苦笑了,点点头说道:“官衙那边差役捕快未必会出死力,可冯家内宅的那些护院护卫都是用银子喂饱了的,加上收容的亡命好手,打起来很容易被缠住。”

    “我知道宅子难打,我也知道一动手恐怕会被人扯到谋反作乱上,但我问你,冯家难打,冯家人难杀吗?他们会一辈子缩在家里不出门吗?”

    黎大津愣住,沉默了会说道:“那倒是不难..”

    “我会安排人给你,你回去带几颗人头过来做投名状。”赵进笑着说道。

    “进爷,现在扬州内外都在抓大黎,他回去就是自投罗网,进爷,让小的去就是!”边上李和猛地抬头说道。

    赵进笑了笑,刘勇打断说道:“内外都在抓人,难道混不进去吗?这些手段难不成要我来教?”

    “既然进爷吩咐了,小的就回去这一趟,只是不知道进爷想要谁的脑袋?”黎大津碰了下身边的李和,自家坚定说道。

    “冯家底细你比我要清楚,你自己去杀,拿回来的脑袋越要紧,你和他的位置就越牢靠越好做。”赵进说道。

    黎大津用眼神止住李和不要出声,自己在那里点头答应,此时的赵进却收了戏谑轻松的表情,肃然说道:“你们两个既然从扬州逃出来了,偌大天下你们何处去不得,之所以来厮杀过的赵字营这边,还不是因为你们不甘心,觉得要把这一身本事卖给识货的人,赵某明白告诉你们,这边就是识货的。”

    赵进朗声说道,黎大津和身旁同伴都是震了下,从开始到现在,赵进的态度让他们颇为心寒,尽管没有交流,可都有些后悔了,这分明是一个张扬轻佻的愣头小子,但这番话让他们动容,因为赵进说到了他们心里去,甚至他们自己都只是隐约想到,并不确定。

    “冯家拿你们做狗,喂饱了也是轻贱,赵字营则不同,只要你忠心,只要你能干,那就是人上人,就会被重用,有你们大展拳脚的地方。”赵进肃声说道。

    下面的黎大津和李和都抬起了头,眼中似有光芒闪动,赵进脸上浮现笑容,指指自己,又指了指屋中所有人,笑着说道:“为什么会如此,因为我等皆是武夫。”

    说完这话,赵进笑着看向王兆靖,王兆靖脸上也有笑意,点头说道:“在此处小弟也是武夫!”

    “好,进爷说得这么明白,小的也不会推三阻四,只是扬州城内外,贵处的人肯定没有小人熟悉,进爷如果派人协助,怎么去做,要听小的安排!”黎大津抬头坚定说道。

    黎大津和他的家人连同李和都被带下去安置,黎大津一家和李和是分开来的。

    李和被安排到内卫队,但初来乍到,暗地里的差事不会安排给他来做,而且不得单独进出行动,进出都有人监视。

    当然,不派他去扬州做投名状的理由大家都明白,黎大津好歹带着妻儿,李和孤身一人,来去实在不会有什么约束。

    黎大津在三天后出,跟他一同前去的还有内卫队的十五个人,以及徐州和邳州地面并不知道目的的十几个精干江湖人,他们负责外围。

    出前的三天中,黎大津一边准备,一边说明了淮安府草窝子里冯家的各处布置,着重说了“翻草蛇”一伙。

    在这一队出之后,聂黑领着六个人跟在他们后面也是去往扬州,毕竟还不能对黎大津有完全的信任。

    “不管冯家是不是龙潭虎穴,咱们豁出一个连,夜里突进去,洗他满门不成问题,何必让这个靠不住的黎大津过去?”吉香知道了事情之后,很是疑惑的问道。

    “真洗了冯家满门,扬州的盐商也会对我们心存提防,更容易引来官府的注意,而且我们现在洗了冯家没有一点好处,马上赵家、钱家会替代他们的位置,何苦给别人做嫁衣裳,派人过去,是为了给冯家放血,让他们不敢妄动,让他们过来和我们谈!”赵进解释了理由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