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伍彪是辽镇正兵出身,在李家人的营头做事,平时也能吃饱的,在武事上眼力和见识都不差,来到何家庄之后,偷瞄了几次赵字营的规制,他就明白这次恐怕没办法活着回去了。

    可扬州那边事先话说得很明白,你死在那边,这边银子照付,你若是不动手逃回来了,就等着全家地府相聚吧!

    足足八百两银子,加上这些年剩下的,足够家里人两代不愁。

    伍彪一边向上爬,一边盘算着这些念头,他估计自己能射出两箭,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即便赵进穿着铠甲,他也可以保证射杀,毕竟还有铠甲防护不到的位置。

    “柿子干,大核桃!”在街道上有买卖零食的吆喝响起。

    人到了!伍彪听懂了信号,再爬一点,就可以动手,可就在这时候,他听到身下房顶有响动,还没反应过来,有什么东西从身下急刺而出。

    本来他就在房顶爬行,根本来不及闪避,更不会想到瓦片下面会有攻击,整个胸腹间都被贯穿了!

    伍彪痛极,张嘴就要大喊,至听到身后利啸响起,这是箭支破空的声音,可来不及回头和躲避,后背、肩膀、后脑,处处中箭,整个人被钉死在房顶上。

    他朝着房顶爬的时候,没注意到在他身后有人同样轻手轻脚的到了高处,三张弓从三处射过来。

    在票号门前的小贩吆喝响起,走在赵进身边的王管家突然死死抓住王通的右臂,两个买零食的小贩同时从篮子里掏出了,朝着赵进猛冲过来!

    赵进肩膀猛地一晃,那王管家整个身体都好像吊在了他手臂上,让他没办法抽刀出来。

    带着扬州那边的人过来,护卫们都是远远跟着,突然间暴起,那些出身富贵的盐商和管事们都是不知所措,慌了手脚,护卫们一时靠近不过来。

    王兆靖翻手抽剑,已经挡在了赵进身前,他手中狭锋长剑一抖,一刺客想用手中的去格,却被长剑直接刺中手腕,那顿时拿不住落地,还没等他做出下一步的反应,剑尖已经刺入了他的咽喉。

    可另一名刺客却顾不得了,上乌黑紫,显见是上面涂了毒,只是这刺客刚上前两歩,还以为王兆靖顾不上他了,只听到身后一声大吼,错愕停顿,脑袋已经被刀砍下!

    鲜血狂喷,盐商和管事们都是尖叫出声,被鲜血淋在头上脸上,不少人直接瘫坐在地,甚至失控失禁,臭气熏天。

    赵进左臂狠狠一挥,钢铁护腕狠狠的砸在王管家脸上,王管家口鼻溅血,脑子一晕,再也抓不紧赵进,才一松手,就被赵进抓住一条手臂猛地一抬,咔嚓一声断折,然后另一条手臂也是如此处置。

    那王管家大声惨叫,直接跪在了地上,赵进后退了一步,指着房顶说道:“你不用等那个弓手了,他比你死得早!”

    大家顺着指向看过去,房顶上依稀能看到个半边脑袋,又是惊呼一片,随即才注意到那脑袋僵在那里不动,看来已经死透了。

    赵进用手腕挥砸的力量极大,加上那护腕本身的硬度,王管家嘴里的牙都被砸掉了许多个,鼻梁骨也是折了,他也看到了房顶上露出的脑袋,他这时却有些硬气,在那里嘿嘿笑着说道:“进爷威武,小的愿赌服输!”

    从票号里也出来了人,摊贩也都拿着兵器站起,扬州众人这才知道赵字营早就有了布置。

    “还有同伙吗?谁主使你来的!”如惠上前怒喝,那王管家先前的谦卑什么的都没了,在那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如今江北地面上还有谁能主使,还不是冯家太爷。”

    他回答的倒是开门见山,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如今也就是和冯家彼此攻杀。

    不少人盯着这王管家,还有人戒备的盯着四处,对跟在赵进身后那些扬州来人则注意不多,一帮肚满肠肥的废物而已,反正在那里惊魂未定,臭气熏天,理会作甚。

    到现在局面已经稳了,也有扬州那边的人站起,跌跌撞撞的向前靠过去,或许觉得赵进那边更安全些。

    踉跄了几步,有人脚步猛然加快,手里已经握着一根短刺,短刺闪烁乌光,上面淬毒,短刺尖利,正好从铠甲的缝隙内刺入。

    这人一动,跪在地上的那王管家放声狂笑,那声音其实和嚎叫也差不太多,猖狂嚣张,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在场的人太多了,即便被吸引也是刹那,扬州众人中突然出现的刺客马上就被现,立刻就有人大呼示警!

    可距离太近了,在这个距离下,两侧的人来不及冲过来,赵进也来不及转身!

    王兆靖偏头看到,他同样没办法做出反应,只是用力的撞了下赵进,直接把赵进撞开,手中长剑做棍棒,直接挥砸了下去。

    那刺客脚步一慢,轻易避开了王兆靖的挥砸,继续直奔赵进而去,就这一瞬,赵进有了反应的时间,他已经转过了身,腰间短刀已经抽出,大踏步迎上。

    刺客在短兵有专攻,整个身体好像一张弓似的弯下,靠近赵进的时候,整个人猛扑出去!

    赵进身体晃动,却不是躲开,而是调整身位,用胸甲正迎上对方的刺击,他的胸甲是用整块精铁打造,一根短刺当然无法穿透,刹那间那刺客因为惯性已经来不及变向,他也没有想到赵进不是闪躲,而是硬碰上来。

    短刺刺在胸甲上,划出尖利刺耳的动静,却没有办法穿透,赵进的短刀正正的刺入刺客的脖颈,然后狠狠向下一划,半边脖子已经被切开,鲜血喷了赵进一身一脸,刺客的尸体也瘫在了地上。

    “大哥!”街上埋伏的各路人马都已经出现,可谁也没想到扬州众人里藏着两个刺客,那王管家早就被现,但另一人却突然爆。

    看着赵进浑身浴血,每个人都惊心动魄,冲过来的刘勇大声询问,赵进摇头示意自己无事,用手把脸上的血抹了一把,走到那王管家的跟前。

    此时那王管家的笑声已经停歇,从他被抓到刚才,这人一直是混不吝的嚣张态度,现在偃旗息鼓,尽管他脸上也全是血迹碎肉,看不清表情,可任谁都能感觉到他的绝望。

    “把该说的都说了,我给你个痛快。”赵进俯视着王管家冷声说道。

    王管家低着头只是冷哼了声,赵进把短刀入鞘,森然说道:“你不要以为硬骨头,你既然在这江北地面上混,就能被打听出来龙去脉,你死前说清楚了,今后你家人就太平无事,你嘴硬不说或者撒谎,明日起赵字营就查,查到你的爹娘老婆孩子,抓过来一个个问,谁也活不了。”

    赵进说完这些,那“王管家”猛地抬头,恶狠狠的瞪着赵进,赵进神色不为所动,只是冷然说道:“你这几天想必看得很仔细,你觉得我能不能做到。”

    既然是早就有所预备的刺客,在这些天内对附近勘察的一定很仔细,那么对赵字营的实力了解的会很充分,自然知道赵字营能做到什么。

    那王管家一直桀骜的神色黯淡了下去,低头含糊说道:“再没有什么同伙了,这次的确是冯家主使的。”

    是不是把冯家暴露出来并不重要,反正双方已经势同水火,不在乎再多一桩仇怨。

    赵进咧嘴笑了笑,满脸是血的他一笑,牙齿倒是雪白,那王管家却情不自禁的颤了颤,他突然感觉这赵进好似凶兽,择人欲噬的凶兽。

    “我立旗建赵字营,做下这么多事,可不会死在你们这样的人手里!”

    说完这句,赵进就吩咐人把“王管家”带走问话,然后一个个刺客的尸体都被单独搬出来。

    “大哥,是小弟布置的不周密,险些就是大祸了!”刘勇跑到赵进身前,满脸惭愧之色的道歉。

    赵进伸手拍拍刘勇的肩膀,摇头说道:“这一层层的布置,连我都没想到,不怪你,咱们这次还是太疏忽大意,以为扬州来的都是商人和管事,没想到冯家会在这里做文章,接下来的事情,你来布置,不要怕得罪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刘勇用力点头,赵进也不顾什么形象,直接坐在了那票号门前的台阶上,方才的战斗虽然短暂,却真是电光火石,让人紧张异常,疲惫比大战也不逊色。

    王兆靖没有坐下,家丁们把他的佩剑捡回交给他,王兆靖就拿着剑站在赵进身旁,还有几名精悍家丁也在周围护卫。

    刺客的尸体被单独放一边,扬州来人这次也不要想走了,都被家丁们看押着回到客栈,还会有人找他们来问话,至于扬州来人在其他处的仆役随从,也马上会被圈住,马队已经赶过去了。

    这里的骚乱实际上没有影响到其他处,这条街实际上提前就有了布置,但谁也没有想到,除了王管家之外,客人里居然还有其他的刺客,这才是最突然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