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也有人对这个嗤之以鼻:“那些瘦马有什么意思,做出一副媚人样子,实际上什么都不懂。   .  ”

    “你不喜欢,喜欢的人可多了,那田巡按就好这一口。”

    盐商们谈笑无忌,却没想到他们说的话很快就被送到赵进那边,不管是匆匆而过的伙计,还是过来引路的家丁,都是耳目。

    “各位用过早饭,请随小的先去校场。”有人客气的说道。

    这让盐商们很是纳闷,谈事情去什么校场,再说了一个小小庄子,又有什么校场?

    客栈里的交谈很快就被报到了赵进那边,此时,赵进和伙伴们都在屋中,已经吃完了早饭。

    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是,除了如惠身穿长衫,其他人都是披挂铠甲,连王兆靖也是如此。外面的兵丁们也都是在擦拭整理盔甲和兵器,赵进和徐珍珍成亲之后,徐家已经有几十名熟手铁匠过来了,有这些工匠在,装备大都能得到妥善的修理,然后赵进设计的那种铠甲也开始批量制造,目前已经有一百多套了。

    “大伙都被旱怕了,几天不下雨就担心闹大灾。”刘勇先说了句。

    王兆靖沉吟了下说道:“大哥,不光是这伙盐商说,各处都有消息传回来,山东今年恐怕又要大旱,如果再有大股流民南下,再和去年那般,那可是大麻烦。”

    “来了也是给咱们送人,去年赵字营几百人的时候就可以杀败他们,今年咱们这样的力量,更是不必担心,而且没有闻香教的鼓动策应,流民就是一团散沙,什么都做不成。”赵进分析说道。

    对赵进的说法,大家都是赞同,流民是一盘散沙,而且饥饿难耐,没有人组织和策动的话,什么事情也做不成,那次如果没有闻香教帮助,大部分人在山东境内就会散掉,更不知道向南走,如果没有一路上提供的食物,那就会在半路上饿死崩溃,如果没有黄河北岸的大批船只,他们也到不了南岸。

    当时闻香教做了那么多,可流民终究是流民,在赵字营面前不堪一击,现在赵字营的力量翻了几倍,可闻香教却未必能组织起比去年多出几倍的流民,此消彼长,自然不必担心。

    “还是那句老话,咱们不能松懈,一切按照规矩来,一刻也不能放松,流民就不值得担心!”赵进老生常谈的说了句。

    外面不住的有家丁过来禀报,说赵字营各处的准备,刘勇也在外面走了进来,苦笑着说道:“这些盐商带了仆役随从还好说,这些管事管家也是下人,居然也带了这么多伺候人,都是客人,又不好用家丁直接盯着,内卫队这边快看不过来了,还好明天就走。”

    这边正说着,吉香在那里突然充满鄙视的说道:“这伙盐商这么富贵,却根本不做正事,在咱们这边的日子,整天里谈的就是吃喝玩乐,谈生意就没几句,真不知道怎么赚的银子。”

    王兆靖笑着摇摇头说道:“来到何家庄的这些盐商已经算勤快持家的了,这些盐商靠着祖辈的局面生富贵,呆在家里就有大笔的银子入账,每天享受就好了,何必辛苦。”

    听到这个,吉香恨恨说道:“大哥领着咱们打生打死,才过上现在的好日子,这伙人靠着投胎就这么富贵。”

    王兆靖笑着没有接口,赵进瞥了吉香一眼,吉香立刻不再言语。

    赵字营的局面越做越大,大家的性子也有些变化,其他人还能沉得住气,吉香则是越来越向往富贵繁华,不过何家庄如今就是个大军营,根本没什么享受可言,这些日子盐商们来到,每日里议论风花雪月、富贵繁华的事情不少,却把这吉香的心思挑起来了。

    刚才那些恨恨的言语,与其说是鄙视,倒不如说是羡慕和嫉妒,是不是给吉香说门亲事,让他的心性稳一稳,赵进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太阳出来的时候,赵字营这边一切准备完毕,那边也有人把盐商和管事们从客栈请了出来,至于随从们则是关在大车店里。

    大车店出来走百余步就是赵字营训练的空场,那边的田地有不少都已经改成了训练场,碎石细沙掺着灰渣,周围有排水的明沟暗渠,定期平整,定期用大牲口拖拽着沉重的石碾子压过去,看起来平整异常。

    这校场刚做出来的时候,那些邻近的村民和来这边做生意的商户私下里议论很多,都说赵进年轻人败家,这么好的田地就这么平整了,而且还下这么重本,这下子倒好,空地连根草都长不出来,以后估计没办法当做田地耕种了。

    不过训练上的好处,旁人就不知道了,赵字营当然也不会和别人解释。

    赵进和伙伴们都已经站在木台上,身穿长衫的如惠含笑在下面迎客,把一个个盐商和管事都请到木台上去。

    “这是干什么?要在这招风的地方谈吗?”有人开了句不合时宜的玩笑,却没人愿意理睬。

    在朝阳照射下,赵进等人的铠甲在日光下闪烁光芒,好像每个人都在光,整个人金光闪闪,高大威猛,看上去就有一股慑人的威势。

    整日里打熬身体,经历过生死搏杀,每天训练带队,举手投足间都带着精悍凛然之气,这种气质很多时候被误会为杀气。

    那些盐商以及管事们都是多年富贵享受过来的,赚钱财比平常人容易,连辛苦都没怎么辛苦过,那里见识过这个,一个个上了木台,压根不敢对视,都是眼神飘忽,直向别处瞄。

    这眼神挪向别处,看到下面的空场远端,一个个小方队整齐排列,枪旗如林,就连一旁的马队都差不多的整齐,乍一瞧觉得新鲜好看,多看几眼就觉得有什么扎眼睛,看得心底泛起寒气,明明身上穿的厚实,太阳又好,本来身上热乎的很,突然间浑身凉。

    “各位昨日休息的可好?”王兆靖温和问道。

    这一问平常,却让那些浑身不自在的扬州盐商众人都打了个激灵,连忙躬身赔笑着回答“..招待的好..”“..却是比家里歇的还舒服..”,抱怨什么的都不见踪影,态度也比平时谦卑了许多。

    王兆靖笑着说道:“今日赶上赵字营校阅,正好请各位同观,乡下团练勇壮,还望诸位莫要耻笑。”

    这边假模假式的客气,那边唯唯诺诺的应了,王兆靖转过身,在赵进身后右侧站定。

    “无非是什么一字长蛇阵之类的,再就是卖把式演武,看的还少了?”有人念叨着说道,却被身边人狠狠戳了下,立刻闭嘴不言。

    官军也是定期校阅兵马,喜欢新鲜热闹的人过去看的不少,一次两次还行,看得多了也就厌了,这些盐商都是富贵闲人,此类热闹早就凑过,没什么新鲜感,在他们心里,这赵字营不过是徐州乡下地方的团练,比起别处来,无非仗着蛮勇而已,校阅肯定乱哄哄的,能有什么好看。

    想归想,自然不会宣之于口,大家还都在想着等下怎么夸赞,反正说好话是没错的。

    赵进举起手臂挥下,有人吹响了唢呐,声音短促尖利。

    这声音开始吓得扬州盐商众人一跳,等看到是唢呐声,先是错愕,随即各个忍俊不堪,心想这还真是乡下把戏,这婚丧嫁娶才有的唢呐都用上了,接下来不知道会怎么好笑,肯定是猴戏了。

    到现在大家反倒期待起来了,接下来肯定会看到土气可笑的把式,等回到扬州后做个茶余饭后的谈资。

    鼓声响起,声音并不大,不像官兵校阅那般,十几面,几十面大鼓同时敲响,然后官兵呐喊着冲过来,摆出种种好看的阵型花式,可眼下这鼓声却响在远处,节奏很单调,甚至不用心听还听不清楚。

    有人想笑,满脸看好戏的神情,也有人好奇,心想到底在那边敲鼓。

    在校场的另外一端肃立的队伍开始动了,他们绕着方形的校场边缘朝着木台这边前进,最前一人手持大旗,身后一名披甲大汉护卫,再向后则是百人一队,每队间隔二十步,次第跟随。

    没有预料之中的花式阵型,鼓声也依旧单调,没有敲出什么声如雷鸣、热血沸腾的效果,有人撇嘴觉得果然无趣,也有人已经收了笑容。

    木台上披甲的赵进等人此时都是肃然面对前方,扬州盐商众人都觉得是煞有介事,年纪轻轻却摆出一副大人模样。

    黑底红边的赵字大旗已经接近木台,掌旗那人身材高大,他身后那位护卫却更加高壮,两人身上都穿着赵进设计的那种铠甲,更衬得威武异常。

    掌旗的自然是鲁大,看到鲁大身后那人,赵进等人脸上都浮现笑容,那人正是孙大雷的弟弟孙大林,几个月过去,孙大林身上的肉结实了许多,举手投足间也看出了训练的成果,他长得高大威猛,正好用作护卫。

    路过木台前时候,鲁大把手中的大旗晃动,让整面大旗展开。

    “..还以为要转那旗杆,琢磨那么长怎么转..”到现在众人已经没那么紧张,有人开起了玩笑,大家挤眉弄眼的,这乡下地方果然也就是这点货色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