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神色不动,只是又端起茶碗,施坪敖一咬牙,也顾不得地面上还有水渍,直接跪了下去,拱手乞求说道:“小的先前有眼无珠,看到赵公子年轻,想要大言诓骗,却没想到自取其辱,真是让赵公子见笑了。 ”

    听到这番话,赵进脸上闪过讶异神情,这次事情处理的基调就是要谈,让赵字营去和一名朝廷大将结为私仇,方方面面的麻烦实在太多,可谈归谈,主动权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施坪敖开始时想要卖弄聪明钻个空子,那就没必要谈了。

    文武殊途,不过赵进也和不少文人士子打过交道,他还以为这施坪敖被戳破心事,打面斥责之后会忍不住羞惭离开,下次自己这边可以开出更大的价码,却没想到这施坪敖的脸皮如此厚实,根本没有走的意思,直接一五一十的自承过错。

    “小的给赵公子磕头赔罪了!”施坪敖看着赵进还没反应,直接磕头下去。

    赵进放下茶碗,摇头笑着说道:“施先生还真是能屈能伸,怪不得能在大将幕中做事。”

    “都已经在幕中做事了,脸面风骨这种东西自然要不得。”施坪敖苦笑着自嘲了句。

    这人还好像变色龙一样,先前还带着鄙视的态度威胁,现在已经是谦卑到了极点,处处请示。

    看到他的样子,赵进只觉得好笑,先前的怒气也消散无踪,抬手说道:“施先生还是起来说话吧!”

    施坪敖松了口气,躬身站起,却没有继续去坐下的意思,只是小心的问道:“赵公子,我家将爷安排小的来,就是想和赵公子商谈此事,该怎么做,请赵公子示下!”

    “这一个人身上6将军一年能有五两银子的好处吧?”赵进开口问道。

    这问题让施坪敖错愕了下,随即摇头说道:“赵公子说笑了,最多也就是二两多些。”

    “有这些人才好吃空额,没这些人连空额都吃不上,赵某好歹也是军中子弟,这点门道还是明白的。”赵进悠然说道。

    募兵就是当兵吃粮拿钱,按照规矩,一名兵丁一年差不多十两银十担米,可从兵部户部开始一直到地方上,七折八扣下来,一年里兵丁能拿到手二两三两已经不错了,其余的都被大家分肥分润。

    虽说一级级克扣分配,到副总兵这一级能分到的不多,可太平年景,每个营头的兵马都不是足额的,人马不足,军饷粮食还要按照足额的下,至于这空额,则是由相关的将佐分润了。

    单纯军饷上的克扣是一部分,空额上的好处是另一部分,两个加上,自然也就多了。

    赵进是徐州卫子弟,二叔赵振兴军中效力多年,对这些门道自然清楚的很。

    施坪敖站在那里只是苦笑,等赵进说完后解释说道:“赵公子明鉴,这空额是有的,不过赵公子你想,谁不知道这空额的事情,想要继续在这上面生,就要方方面面打点到,兵备道那边不能含糊了,抚台大人那边也不能含糊了,南京几位大佬也要过得去,这么折腾下来,我家将军每人身上能落下二两多已经不错了。”

    巡抚和兵备道都有监督统领之责,南京城内的几位大太监,还有勋贵大佬们也都是手眼通天,这些位想必也要分肥的。

    赵进点点头,这些东西虽然第一次有人明说,可隐隐约约的东西也听过不少。

    “一个兵又不是只拿一年饷,你家将军手下又不止这一个营,赵某也不贪心,白银六千两拿来,人带回去。”赵进干脆利索的说道。

    施坪敖眼睛转了转,重重点头说道:“就依赵公子,五天内,现银必到!”

    “除了银子之外,还有一桩事,你家将军和冯家住得近,听说又是冯家的晚辈,这次吃了亏,没准下次还抹不开脸面,再派人过来,和你家将军说,以后就袖手旁观吧!兵丁带回去了,不代表赵某就没手段掀出这件事来,后果如何,施先生能想明白吗?”赵进话语里带了些威胁。

    周参将在徐州城中,和徐州本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个自然不用担心,而狼山副总兵在扬州府那边,和冯家关系密切,如果这次不彻底让他退出,接下来没完没了的派人过来,或者在官场上弄起风浪,对赵进是个大麻烦。

    施坪敖弯腰弓身,脸上已经全是苦笑,点头说道:“就算赵公子不提醒,小的也要回去力劝我家将爷,以后不要插手徐州这边的事情,实在是不能招惹赵公子,至于冯家这边,小的觉得赵公子也可以放心了,商人逐利,见不得刀光剑影,这次已经打得他疼了,那还敢再来。”

    赵进点点头,向着身侧的座位一伸手,示意说道:“施先生不要站着说话,做下来讲!”

    施坪敖这才真正放松下来,知道双方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到座位跟前,施坪敖看到赵进的茶碗空了,连忙拿起茶壶斟满,他已经忘记自己刚才鄙视过什么。

    “等那六千两到了这边,施先生拿五百两吧,毕竟从狼山那边,一路辛苦了。”赵进笑着说道。

    那边施坪敖屁股才挨到椅子上就立刻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变成了热切,然后变成了讨好的笑容,作揖谢道:“赵公子果然义薄云天,学生在这里谢过了。”

    他身为主将幕僚,军中各种好处规费上自然分润不少,可赵进这样出手大方的却少见,不过刚见一面,五百两银子就拿出来了,虽说这五百两银子也是借花献佛,可想想冯家给自己的好处,想想在军中能赚到的,高下顿时分出。

    “赵某没有冯家那么豪富,不过一向对得起朋友,施先生那边和冯家打交道不少,若有什么消息告知,赵某也不是小气的人。”赵进开门见山的说道。

    初次相逢,又是敌对双方,下次能不能再见难说的很,赵进也不想费什么力气,直接现银砸下去,让对方看到实实在在的好处,愿意的就成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