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前些日子隅头镇冯家相关各处筹备物资,看似做的隐秘,实际上也没办法瞒住人,掌柜这一级或许嘴严,伙计们就未必了,更不用说和他们打交道的方方面面。

    冯家要对赵进动手了,这消息已经开始在小范围的流传,大家都觉得自己想的没错,都在期待会有什么事生了。

    所以赵进来到隅头镇的时候,加上运送的尸体被现,很多人都在猜想,赵进是不是吃了个大亏,看着他平静无事,实际上已经开始步步败退,个别脑子快的,甚至想怎么去买徐州的酒坊。

    然后确实的消息来了,这消息太过匪夷所思,以至于没人相信,都觉得离谱夸张,因为都在传说,冯家的团练私兵全都被赵进灭了,那可是千把号武人丁壮,有官军出身的军将劲卒,还有各处招揽的亡命之徒,有骑兵有步卒,装备精良,拿的全是铁家伙,而且不少人还穿着甲。

    这么一大股力量,居然就这么容易被灭了,这怎么可能,是不是传错了,要败也应该是赵进那边被灭。

    可想想赵进带着人来到隅头镇,大摇大摆的住下见客,而冯家的产业关门,他们手下的人逃散无踪,仔细想想,越来越觉得恐怕不是错了,搞不好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冯家那样的大物拿出的力量都能轻易灭了,那这赵进有多强,酒坊才开了多久,那比得上世代盐商的冯家,钱财势力上差的不知道多少,怎么就能赢了?

    还有人说什么,冯家这次请动了官兵,连带官兵都被赵进灭掉,听到这个的根本没有人相信,都是嗤之以鼻,骗人编造也要靠谱一点,官军再怎么无用,也比绿林草莽和土豪团练要强,什么也被赵进灭掉,他有三头六臂吗?他有那个胆子吗?

    不过即便这样,赵进在隅头镇这边也已经成了传奇,原来他不过被当成个会做生意的徐州土棍,有些不着调的勇武传闻,现在这几件事都被重新翻检出来,什么小八义杀拐子救女、小八义窄巷勇斗悍匪、小八义高家庄杀百盗,屠灭何家庄,大破云山寺,赵字营平十万流贼,突袭孔家庄..

    四处传播的一件件事迹,有的是大家言之凿凿,有的是猜测,这些都被翻出来了,原本这些事只是在江湖人嘴里传播,现在却成了冯家团练被灭的佐证。

    那接下来,这天就要变了,可一琢磨,和大伙没什么关系,这还是大明天下,生意也还照做,无非多了个让人关注的趣事谈资而已。

    这么说起来,这位小爷留在隅头镇不走,没准是要长留此处了,留在这里也应该,隅头镇江北繁华第三,仅次于扬州和清江浦,比起徐州那等穷苦荒僻之地强出太多,年轻人都喜欢热闹,喜欢声色犬马,没什么可奇怪的。

    无关的人们看个热闹,可相关的人们都动作了,冯家在淮安府北边最关键的就是盐,官盐和“官面私盐”都在海州顺着运盐河南下清江浦和扬州,在那边再顺着水路行销天下,和淮安府北部腹地以及西边的邳州没什么干系。

    可那些见不得光的暴利私盐则必须要通过这边出来,不光是冯家的私盐,还有其他盐商的,还有些亡命的盐枭盐贩之类的,和这些相关,还有两个巡检司,以及若干路上的土豪窝主。

    现在这边换了天,他们就要跟着动作,原来冯家是把其他家赶尽杀绝,自己吃独食,现在这位和盐上没什么渊源,能不能在他手下分润些好处?大家都知道没有白吃的宴席,上供分润那是少不了的,最起码也要上门磕个头,以后可就要在这位强豪手下捞食了。

    就连那两位九品巡检都不敢自恃官身,按照江湖规矩,恭敬的备下了重礼,找身份足够的人引荐递帖子约时辰,看赵进这边的意思。

    扬州那边得到消息的盐商,也都是派人北上,等着和赵进见面商谈。

    至于那些盐枭盐贩和窝主一流也只能就近表态,和那些看不惯甚至敌对的徐州武夫们打个招呼,表示出对赵进的恭敬和善意。

    他们甚至推举不出足够身份的角色来见赵进,原因无他,冯家打压这边太狠,根本不可能有强人冒头。

    在和盐路相关的各路人马想来,赵进在大胜之后,在局面翻转确定之后来到隅头镇,一方面想要享受此处繁华,另一方面则是要等着众人过来拜码头,这也是应有之义,赢家胜者就有这个资格。

    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进爷态度客气归客气,却说这些事要在徐州定下,不过绝不会亏待了大伙,冯家占掉的份额太大,即便要留出给赵字营和徐州各方的常例,大家已经可以赚很多,赵进做出这样的表态,已经是皆大欢喜。

    不过大伙也能判断清楚一件事,进爷不是等他们,甚至很可能大伙去谈的事情都不放在进爷眼中。

    接下来大家又弄清楚第二件事,进爷来到这边不是为了游玩的,他呆在孙甲的宅子里,出门也是去码头和隅头镇周围各处,声色犬马的地方丝毫不碰,也不见什么女色进宅,倒是来往隅头镇的快马多了很多,那些骑马的人带着信笺,在赵进的住处进进出出。

    这表现让大家对赵进的看法又有改变,这位小爷虽然年轻,却是个做大事的性子,这个年纪也不毛躁,能沉住气这么勤苦,当真了不起。

    三月初二这一天,有人自南来,十几名精壮汉子簇拥着一辆马车进了隅头镇,来自徐州的江湖人一看到他们就去通风报信,本地的牛鬼蛇神则躲得远远的,原因无他,这十几个汉子身上的杀气太重,而且顾盼之间没有丝毫的避让心虚,这等人物只能是军中精锐,或者是高门家将,甚至有可能是厂卫这样的身份,对这样的角色,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