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有一名同样是江南来的商人,没有和其他人一起来,反倒是孤身拜访,而且一开口就是个很大的数目,这倒是让赵进惊讶了下,不过孙甲的解释让他明白了。

    “..这人是给海主们做事的,咱们徐州那烧酒驱寒去湿气,听说有人见血用咱们这酒撒上去还能好得快,他们海上肯定用得着..”

    所谓海主,就是海商海盗们的统称,当然大多都是海盗,在海上枯燥无聊,湿气又重,对烈酒的需求恐怕比对漕运上的这些人需求更大,至于见血受伤洒上酒好得快,这个说法让赵进笑了,烈酒消毒,相对醇烈的汉井名酒效果的确会比其他的酒好很多。

    不过这么大的数目赵进一时也应承不下来,只说请这位等待消息,和先前那些算计价钱请求优惠的不太一样,这位江南商人很是直接,说若能尽快出货,价钱高些也无所谓,到底是海上人的生意,银子来的快,花起来也格外大方。

    两天都很平淡无奇,孙家商行筹办流民寨子的物资也很简单,粮食之类的很快就有,大车也好雇,多出俘虏那么多张嘴也不是什么困难,赵进说出数目,那边就去忙碌,甚至都不用赵进多花一点心思。

    第三天是二月二十六,隅头镇的气氛有些诡异了,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多,码头上也来越忙碌热闹,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不同,可实际上有心人都能感觉到古怪。

    运河开化航段越来越长,各家商行货栈的生意都是越来越兴隆,可却有十几家商行大门紧闭,居然在这个时候停业了,相关的人过去问,店里倒也有人留守看门,只说且等等,东家那边出了大事,得大事办完能开业。

    这十几家店铺商行有个共性,他们的背后都是冯家,或明或暗,有些店铺的股东姓氏看不到一个冯字,可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冯家的产业。

    然后隅头镇内不少三教九流都是消失无踪,有人看到他们昨夜离开,神情惶惶。

    隅头镇内富商豪客众多,又大多是外来的商人,所以花钱都是大手大脚,连带着赌坊生意兴隆,其中赌坊的档次比起清江浦和扬州这等地方都不差。

    女人和骰子上都是暴利,但也和江湖相关,和三教九流,牛鬼蛇神都有关系,隅头镇上最好的几家差不多都和冯家很近,给他们看场子的也都是冯家属下的江湖人,那和冯家相关也有一桩好处,冯家可以在扬州那等风月都会弄来姑娘。

    不过就在二月二十六这天,赌坊的掌柜什么的都备下厚礼,极为客气谦卑的去见尤振荣一干人,他们可没有见赵进的资格。

    尤振荣他们一行人包下了一家中等客栈,这里就是他们的老营,这边距离隅头镇码头区域很近,一旦有什么大事,也方便去求助或者托庇于漕运上的势力。

    尽管尤振荣他们这伙人逐渐占到上风,而且邳州城很多消息传过来,可赌坊这些生意的东家掌柜却不为所动,他们自觉地见多识广,徐州那穷乡僻壤闹腾得再凶也无用,占了一时的便宜又能怎样,最后还不是冯家赢。

    正因为他们这样的态度,尤振荣占据上风也没办法控制隅头镇的市井,大部分的牛鬼蛇神都靠着酒色财气上讨生活,这几家赌坊的取舍也决定他们的立场,既然上面不倾向徐州来人,他们自然也不会,也就是少数聪明人两不相帮而已。

    尤振荣接待这些本地大佬的时候,客气里带着矜持,什么都没有答应,毕竟折腾对抗了这么久,一定要捞足了够本,可尤振荣心里却又惊又敬,惊讶的是局势这么快就有变化,敬佩的是,赵进的确有大能,他一来一切都变了。

    到了下午晚上,知道消息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谈论一件事,冯家的团练护卫被灭了!

    扬州、清江浦、隅头镇三地都是运河的枢纽节点,被运河连接,消息往来的迅便捷,冯家的权势威名也深入人心,在大家想来,这是一个需要抬头看,甚至抬头看都看不到的庞然大物。

    什么朝廷里有大学士和尚书这样的高官撑腰,什么狼山副总兵是他家老太爷的晚辈,什么家中藏银百万两,什么和南京那些大佬彼此熟络,等等等等。

    这样的大物,那有什么人能抗衡,大家所看到的也的确如此,官面上无论文武,江湖绿林中无论水6,不管那条道上,都要给冯家面子,谁也不会招惹得罪。

    突然间,徐州有个叫赵进的年轻人横空出世,养着一群好勇斗狠的厮杀汉,和冯家莫名其妙的斗上了。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只当赵进是个笑话,狠人猛人难道还少了?淮安府曾有响马杆子对冯家的商队下手,事后被各路会剿,整个杆子全被砍了脑袋。

    曾有武艺高强的去冯家产业门前闹事,打倒了十几个冯家的护院,狂妄的说以后要过来收常例钱,结果夜里全家暴死,连徒弟之类的都被沉了湖。

    隅头镇这边还有巡检司的人想要掐冯家脖子,专查冯家,才做了两次,就被淮安府撤了官职,下了大牢,家里钱财女子都归了冯家的一个管事。

    这还仅仅是在隅头镇上,据说冯家在清江浦,在扬州府更加威风,那赵进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和这样的大物穷横,就等着身死族灭,成为大家嘴里的下一个谈资笑柄。

    谁也没想到局势会这么展,先是徐州江湖人突然进入淮安府,差不多十天左右的功夫,街面上市面上说话管用的好汉都是一口徐州话了。

    然后对冯家毕恭毕敬的官府中人一直没什么动静,那些地头蛇差役和徐州外来户也客气的很。

    大家表面上奇怪,暗地里都在议论,甚至都有些期待,心想冯家肯定还有什么雷霆手段。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