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长途奔袭让每个人都很疲惫,等胜利和畅谈的兴奋过后,都在赵字营的安排下入眠,张虎斌和手下那些队正们也被赵进勒令去休息,由赵进他们负责值夜。

    此时的值夜可比昨夜轻松了许多许多,赵进他们巡视一圈之后,直接在寨墙斜坡那边坐下。

    “大香,有些话不能乱说,有些玩笑不能乱开,如果下面的人心里不满,甚至心里害怕惶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是麻烦,沙场上不能有一丝的含糊,万一因为这些话引出是非来怎么办?”赵进严肃的说道。

    吉香有些讪讪,挠头回答说道:“小弟错了,以后不会再犯。”

    看着赵进神情和缓,吉香干笑着跟了句:“小弟这边做恶人也好,让他们心服忠心大哥不就成了。”

    被赵进恶狠狠一瞪,吉香立刻低头,赵进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叹了口气说道:“哪有你想的这么简单。”

    有些话能和张虎斌说,有些话则不能,比如说建立流民寨子的时候,赵进曾说道:“..这流民寨子放在荒草滩中,那里是冯家最看重的地方,肯定会去攻击,而且那边没什么官府官兵,冯家肯定会肆无忌惮的动手,这个寨子近三千人的规模,几百武人,其余的都是青壮并受过简单训练,冯家想要把这个寨子拿下来必然要投入全力..”

    “..只要冯家投入全部的武力去打,咱们也立刻动作,拼着这个寨子毁掉,也要在草窝子里把冯家的武装灭掉,奠定胜局..”

    “..他们不可能大张旗鼓的来徐州,我们也不可能兴师动众的去扬州,越分不出胜负,将来麻烦就越多..”

    “..打一次狠的,打一次大的,一次打得他吐血..”

    “..冯家是生意人,赚钱财才是他们的第一要务,再打下去要赔钱了,或者耽误赚钱了,他们肯定会做出取舍,我们就是要在这一战上打出他的取舍来..”

    归根到底,实际上就是把流民寨作为一个诱饵,吸引冯家武装的主力来到,然后在这里彻底灭杀,但这个话只能赵字营最核心的一干人议定,不能宣扬说出,不然人心离散了。

    现在看,这个目的达到,就看看冯家接下来的反应了,赵进、陈昇、王兆靖以及如惠,对冯家的反应和判断都做出了同一个推测,扬州那等烟花之地的富贵豪门,早就在温柔乡中养软了心性,没有血战到底的狠劲。

    虽说赵进他们在上风向,可风力不大,焚烧尸体的臭气还是阵阵飘过,难闻归难闻,终究顶不过疲惫,还是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起来,除了赵字营三个连队之外,其他所有的骑马武人都被撒了出去,搜寻还有没有残余的敌人,或者是藏在草丛里没跑的,黑灯瞎火,很多人也不敢乱跑,很可能就地隐藏。

    活人一两,级五百文,赵进很大方的开出了赏格,昨日缴获当真不少,拿出三成直接分了出去,其余的自然也不会吝惜。

    不出赵进所料,这么搜下来,又有近二百人被找出来,狼狈异常的赶进俘虏营地。

    让众人吃惊的是,抓人最多,搜捕最得力的不是这些江湖人,而是那几十个看着和其他人不太一样的矮壮黝黑骑兵,只不过他们杀孽不轻,很多人想要逃跑被他们直接射死。

    当被俘虏的官兵知道赵进不会杀他们之后,对赵进的一切要求都无比配合,不仅把队伍里的总旗、把总等军官指认出来,连带着不是官兵的冯家团练和那些参与的盗匪响马也都指出。

    赵进做的事情很简单,盗匪响马不管是被威逼还是自愿,他们真正和寨子里的流民交战厮杀过,身上都有血债,那就血债血偿。

    一个个捆起来丢在寨子前,让流民们行刑,顺便也给其余的俘虏震慑。

    缴获的兵器之类,有部分装备到了流民这里,虽说竹枪好用,可长矛刀斧这样的铁家伙才是利器,只不过没有全部装备给流民,只有三分之一不到的男丁换装。

    拿着兵器就要杀人,那两日的激战,流民们死伤不少,这伙盗匪响马的吆喝呼喊做派更让流民们响起了山东到徐州的往事,各个恨极,下手毫不留情,又是人头滚滚。

    第二波要杀的是弓手,不管是冯家的弓手还是官兵的弓手,都是很宝贵的资源,招降过来的好处更大,甚至连姜木头等一干徐州土豪,都想招揽。

    可这些弓手对寨子里的杀伤更大,赵字营的混编团练死伤一大半都是因为箭射,这等血债不追讨,民心士气都会损伤,这个取舍还是很容易做,依旧是流民行刑,那弓箭射击让流民们也是愤恨异常,下手同样干脆。

    各路俘虏看着这一幕都是心胆俱裂,唯恐下一个就轮到自己,那些流民一杀过来,固然有人呕吐嚎哭,可也有人逐渐适应,带了些森然凛然的气息。

    “你要在流民里拣选最精强的那些人,让他们成为这寨子的护卫团练,要让他们比其他人高一等,一定要盯着拣选,如果你不给他们分级,他们就会抱团和你做对,甚至反了你,现在流民里不少人已经比徐州那些土豪的手下强了!”赵进叮嘱张虎斌说道。

    张虎斌肃然点头,赵进又说道:“要定期拣选出最好最强的,把他们送回徐州,我会换一批流民给你,你手里要管的不是狼,而是羊。”

    人杀过,赵进没有继续留在寨子这边,他带来的三个连都暂时留下,江湖人除了临时帮忙回返,其他的也先留在这边,那些牺牲死伤的混编团练以及江湖人,伤者和遗体都在这次带回。

    至于流民的尸体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他们也会被焚烧成灰,洒在这片土地上。

    除了这个,赵进还把两名官兵的小旗放走,并且给了他们马匹。

    “你们要守的仔细些,我想在这十天之内,肯定会有人找到这边,你让他们去隅头镇找我谈。”赵进这么吩咐张虎斌。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