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徐州卫和徐州的江湖人凑出二百多马队,房村集的姜木头自然不甘落后,把房村集和双沟镇能骑马拿刀的汉子凑了凑,也是跟上。

    既然是急着救人,自然不会吝惜坐骑,全力狂奔,在隅头镇外短暂停留,花银子让孙甲这边给予补充,然后继续上路,很快就赶到了这边。

    “真是运气,不过进爷也是有大运的人,那伙冯家的贼子过来招惹,有这个下场也是该着!”在外围的姜木头奉承说道,有资格坐在这个圈子附近的都齐声附和。

    这来龙去脉的确是一步扣着一步,一步走慢,立刻就会有不可收拾的局面,一步走快,就没办法打的冯家完败。

    吉香听到这个,却转身笑着对张虎斌说道:“张虎斌的运气可不好,第一次跟着就是高家庄,这次居然又赶上..”

    话没说完,就被赵进狠狠给了一拳,那边张虎斌脸色都已经变了,赵进苦笑着说道:“你先去把值夜守卫的事情再看一遍,别胡思乱想,这两次你都有大功!”

    吉香这才回过味来,这番话如果被人当真,那张虎斌在赵字营这辈子也不要抬头了,连忙干笑着说道:“我是开玩笑,你别当真!”

    高家庄那一站,家丁几乎全灭,孙大雷战死,这一次也是在全盘崩溃的边缘,如果归结到张虎斌的运气身上,那罪过太大了。

    那边张虎斌还没走远,赵进就朗声说道:“各位,张虎斌有勇有谋,在赵字营的营尉这一级,是最出色的人才,将来肯定会独当一面!”

    这话张虎斌自然也是听到,身子震动了下,不过却没有回头,不回头他也知道,身后一定有无数的羡慕眼神。

    整个赵字营里,“独当一面”这个评价,赵进还是第一次说出来,份量当真不轻。

    “进爷,冯家财雄势大,会不会卷土重来?”有人知趣的转开了话题。

    “或许会再来,但不会有这么大的规模,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攻势!”赵进颇为笃定的说道。

    没等其他人说话,赵进说了自己的理由:“冯家如果还有余力,或者还能派出差不多规模的队伍,那也不用当什么盐商了,扬州府都是他们家的。”

    豪门巨室,蓄养私兵团练是几千年来的常例,但这个武力仅仅是一个手段,并不是依靠,盐商还要在大明这套体系内生聚敛,暗地里的手段会有,却有个限度。

    这近千人马的规模,其实已经过常规了,而且还是冯家培养积蓄多年的底子,一次耗光,想要重建可不那么容易,没那么多经验丰富的军官可以招揽,也没那么多的亡命徒可供驱策。

    此外还有一点,冯家的主业是盐货生意,蓄养私兵也是为了生意更大更有保障,冯家不可能舍本求末。

    这点和赵进不同,徐州乡野没什么王法,扬州那边则是大明腹心之地,四周或都城,或重镇,乡间多世家豪门,风吹草动都很难瞒过人,相比起来,赵进展受到的约束要少很多。

    最关键的一点是,赵进事业的根本和冯家事业的根本不同,外人看来,赵进建赵字营是为了自家的烧酒生意,为了垄断地面上各项明暗买卖,可根子上,赵进所有生意的目的都是为了让赵字营壮大,冯家的一切手段都是为了财。

    这根本不同,决定了赵进的武力远强于所谓的江北第一家,决定了冯家不可能再次武装,再次争胜。

    冯家所作的一切一切都是为了财,而赵进的目标更加高远,这其实也决定了双方的胜负。

    “大家也不要担心那狼山副将会派兵来,或者其他人派兵,这么多俘虏在咱们手里,那狼山副将会派人来谈的,不然闹上去,朝廷大将派兵为豪商打生打死,莫说官位保不住,脑袋都保不住,有这个把柄在手里,他怎么还敢乱来,有这么个例子在大伙眼前,谁还会重蹈覆辙!”赵进笑着说道。

    一席话说得众人都是点头,赵进站了起来,豪气干云的说道:“诸位,现在草窝子的局面大概稳了,来时候大家都已经看到了,这里一马平川,河流溪流都是不少,如果能开垦成田地,那必然是良田,现在南直隶地面上除了那些盐碱荒滩,那还有什么好地,那里还有什么空地,这边却有这么多,这大好局面,赵某愿意和大伙一起来办!”

    场面先是安静,然后众人彼此小声议论,接下来就嘈杂起来,在这个时代的人心中,土地田产高于一切,这个不仅能年年出产生息,还可以代代传承下去,本来大伙没什么念想,无非帮进爷一个忙,赚个人情,事后拿到好处,听赵进这么一说之后,大家才突然现,这茫茫荒滩也是无主荒地,待恳良田。

    “..进爷,这草窝子里据说已经有不少庄子,好地都被占去了..”有人迟疑着问道。

    赵进笑着说道:“偌大的长草荒地,都被朝廷定为不能开荒耕种,好让盐场打草煮盐,也就是说,那些庄子都没有王法庇护,没有王法庇护,那就要各凭刀枪见真章了,在刀枪上,谁能比得过咱们!”

    话音未落,围在周围的人都是轰然叫好,这话说到大家心里去了,自从赵进领着大家杀出徐州,处处都是摧枯拉朽,没什么人能挡住,这让大伙都是自信满满,一说一想,立刻觉得前景无限。

    当然有些事大家心照不宣,比如说真要开干了,肯定要赵字营领着大伙,大家肯定会遵守赵进的号令办事。

    叫好的人中,不少人都是徐州卫和徐州左卫出身的军户,能骑马练武的,最差也是百户家里出来的,说起来也是朝廷武官,世受君恩,可他们叫好的声音比谁都响,丝毫没觉得赵进这么做是目无王法,对他们来讲,好处才是真的,王法是什么?

    气氛无比热烈,在远处的熊熊大火更烘托了这气氛,那边正在焚烧尸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