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会,问了几个,都说是临时饷过来的,被官长头目叮嘱着不能说,我想这等接私活的事情肯定犯王法,又吃了这么大的亏,谁还敢再来,只怕那狼山副将也会严加约束。 ”吉香分析说道。

    赵进点点头,顺着这个思路说道:“但冯家这些团练乡勇,放回去之后搞不好还要来,这些人就不能放了!”

    “大哥的意思是?”

    “你不要总想着杀,现在咱们那边修路修码头,河北边又有铁场矿山,到处都有要干活的人,抓回去做苦工!”赵进笑着说道。

    冯家大队里大部分都被抓了俘虏,官兵为一队,冯家团练为一队,还有那些剩下的盗匪强人为一队,分成三处看守。

    这里面最倒霉的就是那些盗匪强人,拿着竹枪搜索的流民们和他们交战过,当真是血海深仇,往往看到后即便说了投降也不放过,十几杆竹枪刺过去,上半身都戳烂了。

    在远离水源和寨子的下风位置,又打草清出一大片空地,将各处的尸体搬进去,尸体上的东西都被搜检干净。

    天边仍有晚霞余晖,不过大部分已经黑了,这边浓厚的血腥气来了很多野兽,这些野兽也不敢靠近,远远的窥探不停。

    尸体们堆放在那边,把冯家大队携带的油脂之类浇上,直接点火焚烧,流民们和那些江湖汉子都忙碌不停,割草助燃,赵进已经有了吩咐,要把这些尸体烧的彻底些,然后灰烬残渣用来肥田。

    至于冯家大队这边受伤的伤员,轻伤的不理会,重伤的给个痛快,赵字营和流民寨子没那么多闲工夫理会,惨叫求饶声不断的响起,一具具尸体被抬出去。

    在流民寨子的寨墙和周围的空地上,大堆的篝火已经被点燃,俘虏里最老实的那一批也被选出来,去轮流割草点火,晚上这边冷的很厉害,不保证取暖,有没有窝棚避寒,很容易冻出病来。

    已经入夜,四周漆黑一片,被赶去割草的俘虏难免会有逃跑的念头,不过这边却有弓手跟着,趁黑逃跑的往往都逃不过那一箭。

    那几十个矮壮黝黑的弓手也沉默跟着,若有人跑了,他们也不喊话,或者抬弓射箭,或者直接追上去,这么漆黑的夜里,他们居然也能跟上,杀完了人之后还能回来。

    寨子的大门后的泥土已经挖开,方便寨子内外进出,流民们这三天当真是大悲大喜,此时也有些惊魂未定,被分配到活计的人忙碌,没被分配到的就坐在墙头各处,看着外面停驻的赵字营以及援军。

    饭菜的香气已经开始飘扬,骑马的人里不少都出去打了猎物回来,正好加点荤腥。

    寨子里已经清理出一块地方,点燃了大堆篝火,赵进、吉香和董冰峰三个人就坐在这中心位置,张虎斌和几位跟随而来的连正,队正坐在周围,每个人脸上都有疲惫神色,不过每个人也都很放松。

    “这个人就是功臣,魏木根,到这边来!”赵进笑着招呼说道。

    一个瘦小的男孩畏缩的走了进来,魏木根的年纪其实比赵进等人小不了太多,只是自小没吃过几顿饱饭,和健壮的赵字营众人一比,就和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冯家派出骑兵清理寨子周围的哨兵,魏木根逃过一劫之后爬出去报信,第一难得的是没有迷路,靠着星星标识方向,和来时的记忆,居然被他找到了来路上,第二是运气好,走了两个时辰不到,就碰到了押运物资的队伍。

    当时押运给寨子的物资的江湖人看到魏木根,还以为是从寨子里逃出来的流民,直接就给捆了起来,魏木根指天画地的说寨子被人偷袭。

    开始以为是谎话,可魏木根结结巴巴说出来那些,不是一个流民能编造的,各种偷袭的手段,死去那个江湖汉子在押运物资的队伍里还有熟人..

    确定有七成可信之后,这支队伍立刻转向,另外腾出六匹马给三个人,让他们抓紧去给徐州那边报信,运送物资的队伍则是去隅头镇那边暂时停驻,天知道前路有没有伏兵。

    在报信的人启程的时候,赵进已经率领大队骑兵来到了房村集这边,因为在两天前,隅头镇这边有人给他送出了急信,和冯家有关系的商行正在调拨物资,从运送物资的船家那边打听到,这些物资是运到骆马湖的东岸那边。

    冯家在东岸那边没有产业,这种不合常理的举动当然会被赵进的眼线注意到,然后再打听要筹备的物资是什么,差不多可以判断出冯家要做什么了。

    赵进的人每日里关注徐州和邳州之间进出行商客旅,那报信的几个人刚到房村集范围内就被拦下,赵进即刻启程,马不停蹄的赶往骆马湖东侧。

    行进时百人一队,有人询问的话,就自称客商,沿途巡检官差之流也都识趣的很,这样凶神恶煞的队伍经过,如果自己盘查细问,估计肯定能找出破绽,但立功财是不要想的,十有横死当场。

    消息灵通的人更知道这大队人马是什么来路,但这大队人马一不祸害乡里,抢掠商户,二不攻打城池,没有案子,没有报案,那就是太平无事,而且大家都还清楚记得正月间邳州的腥风血雨,更没有人多事了。

    赵字营算上马队,算上所有会骑马的人,一共也就四百左右,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所谓的骑马步兵,会骑马,也能骑马快跑,可指望他骑马冲锋马战却不行,但在徐州邳州交界处却有大批的徐州武人活动,不少还都是骑马的,不然也没办法去拦截盐队盐枭。

    冯家的盐队已经不敢从淮安府那边过来了,其他的盐枭盐贩子也知道主动缴纳常例份子,可总有那些胆大冒险的,想要偷偷的过境,这些抓到都是好处油水,这些好处比冯家盐队比不了,可蚊子再小也是肉,大家好日子没过几天,自然不会放过。

    这伙人徐州卫出身的不少,亲近赵进的江湖人更多,赵进一声号召,大家都是轰然景从,刚才抓盐上得了这么大的好处,帮忙也是应该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