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必谢我,赵某该谢过你们,大伙舍生忘死护卫这流民寨子,对这些流民有大恩,对赵某也有恩!”赵进朗声说道。   .

    他这么一说,让过来的几个江湖人反倒惶恐起来,连忙在那里说不敢。

    “经过这一次之后,不会再有什么大战了,按照事先说定,再过两个多月,你们就去邳州那边看着盐路。”赵进笑着说道。

    众人连忙谢过,护送物资进出的那些人不断的传来消息,说徐州某某在邳州和睢宁县这片得了彩头,让寨子里这些人心痒难耐,一听这个,都是兴奋起来。

    “除此之外,大家这次辛苦,赵某还会另一笔犒赏。”

    进爷果然大方,每个人都是喜动颜色,有知趣的冲着下面大喊说道:“进爷赏银子了!”

    已经开始跟着忙碌的那些江湖人立刻哄然叫好,齐齐冲着赵进躬身作揖,赵进挥挥手,夕阳余晖照射他的铠甲上,让他整个人好像包裹在金光之中,显得威武无比。

    这一波闹哄过去,赵进转身喊过来一名亲卫叮嘱了两句,那亲卫连忙答应,快步跑了下去,没多久,在寨子里外都有人在大喊:”进爷犒劳了,进爷犒劳了!”

    毕竟寨子里的流民和混编团练出了大力,死伤最为惨重,自然该重赏,没道理厚此薄彼,给外人好处多,这么一喊,才是皆大欢喜。

    “你们是砀山那几队的,还有萧县来的。”赵进扫视了下这几个头目说道。

    七个头目都在点头,一个人看着二十多岁年纪的迟疑了下开口说道:“进爷,俺们这次没有出什么力,张头领领着亲信的人在前面杀,他这做法俺明白,自家人可以放心用,俺们外人隔着一层。”

    大家都看向这年轻人,眼神都是不善,心想事是这回事,说出来就无趣了,这不是让大家都难堪吗?

    那人不管不顾的继续说道:“俺这边都是二三十岁的年纪,也能上阵厮杀,也一直想把自己这条命卖个好价钱,死伤没关系,只要有人管着身后事,进爷,俺们愿意跟进爷走,想入这赵字营,能让俺们进去,今天这死伤绝不会比这些什么团练差!”

    说到最后,这人拼命的拍自家胸口,满脸豪壮神情,这些江湖武夫并不怕卖命死伤,只是怕死伤后没个好价钱,而在赵进麾下就不担心这个,而且赵进这边,越是自家人好处越多。

    “你是杨继盛的亲戚?”

    “进爷说得对,俺家和杨家是没出五服的族亲,只是住的远了点,这次杨大哥让我们跟着进爷,俺想的明白,也和下面兄弟们说清楚了,与其隔着一层,不如跟着进爷,进爷总不会亏待了俺们!”那年轻人粗声说道。

    其他几人一听,也是明白过来,不过他们没有立刻表态,反倒对视沉吟。

    加入赵字营有好处,不在赵字营也有好处,也是分不同的情况,这杨家一队都是年轻人,没什么牵挂,只想着靠拼命和手中枪棒博好处富贵,而大家很多都是有家有口有自己的局面,还想自己过小日子,不想什么都听别人指派。

    “你们知道朝廷对私兵看得很紧吗?”赵进没有正面回答,反倒转了个话题。

    看着没人接茬,赵进继续说道:“我现在手里已经有近三千人了,尽管有不同的名目安排在各处,可依旧扎眼的很,若是再招纳人手,估计官府就看不下去了。”

    那姓杨的年轻人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赵进这边不想招纳新人,脸上浮现出失望的神情,心想自己这边年纪稍大,可也不过比赵字营那些十七八岁的年纪大而已,这标准未免太严苛了。

    “官府管不到城外,进爷怕他们作甚!”这话倒是另外一名江湖头目说得,说时满脸的不屑。

    赵进笑着摇摇头:“现在就要步步小心了,官府的确不太管城外的事情,可城外他们也是有权管的。”

    没等其他人开口,赵进说道:“我会在邳州这边立旗开庄子,凤阳府那边已经有了庄子,这两处也需要招纳团练护卫,你们若是想跟我吃饭,那就去这两处,那边一切和赵字营一样。”

    大家恍然大悟,敢情进爷说这么多并不是拒绝,而是早有安排了,凤阳府宿州和徐州接壤的地方有进爷一处大庄园,这个众人都知道,靠着这个吸纳了大批流民到徐州,其中过程惊险跌宕,大家都在传诵不停。

    邳州这边的局面也被赵进牢牢的掌控在手中,在那边开设庄园也是轻而易举,

    脑子灵便些的都能想到,赵进是徐州人,徐州官府盯得紧,但他在凤阳府和淮安府开庄子招纳护卫,自然管不着,若是想博一下,能去那边也是不错。

    大家谁不知道进爷说话算话,说是待遇一样,肯定不会差半分!

    这时吉香沿着斜坡走上来,他对这些江湖人没什么客气的,只是说道:“各位先忙,我有事和大哥说。”

    面对吉香,这伙江湖头目一样恭敬客气,连忙下了斜坡,吉香刚要摘下头盔,被赵进一瞪,干笑着松开手,然后看着那些江湖人不屑说道:“这帮人也就是能打顺风仗,管不了什么用。”

    “还不急,等慢慢拉拢过来,大家荣辱一体,自然就给咱们拼命了!”赵进沉声说道,他没有责怪吉香对这些江湖人的怠慢。

    吉香也放低了声音,开口说道:“大哥,这些贼人最起码有一半是官兵,是狼山副总兵下面一个千总的兵马,据说还在另一个千总那边拨来几百人,怎么办?”

    赵进脸上露出笑容,调侃着说道:“杀都杀了这么多,还能怎么办。”

    吉香震了下,闷声说道:“大哥的意思是全部料理了?”

    说这话的时候,伸手做了个切下的动作,赵进笑着摇摇头:“都杀了也就结仇了,那狼山副将是江北第一武臣,这样那样的关系,总盯着咱们搞也是麻烦,我问你,这些当兵的被放回去之后还会来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