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打进去!!!”一想到可以进去为所欲为,每个人眼睛都红了,嗷嗷乱叫,又开始冲去。

    寨墙一人多高,踏板和梯子搭上,又是一番争先恐后,寨墙到现在还没人冒头,寻常绿林火并哪能有近百弓手的齐射,而且还是拿着军弓仰射,就算墙头有开水,现在也是凉了,杀上去!

    冲在最前面的都是悍勇之辈,拿着刀斧踩着梯子踏板上去,眼看就要翻过墙头,眼看就可以放肆快活了,墙头突然站起了一排人,手里拿着削尖的竹竿,看上面的痕迹应该还烤过,朝登墙的人就刺了过来。

    每一个梯子踏板都有三根竹枪招呼,谁都能看得出,拿着竹枪的人脸色惊恐,身体都在颤抖,可一根竹枪小孩拳头粗细,长约十尺,先登的这些好汉为了方便都是拿着刀斧,最长的也不过是朴刀,那才五尺六尺的长短,根本够不着别人。

    有人动作不慢,身手也好,怒喝一声,手中钢刀直接把竹枪砍断了半截,接着左右晃动磕打,又是挡开了其他两条,才向前一步,被砍断半截的那根竹枪又是刺了过来,砍断了依旧是个斜面,依旧能刺杀。

    这位身手好不说,还穿着皮袄,竹枪刺来,及时侧身一闪,竹枪把他皮袄带了个口子,身体在踏板上一踉跄,还没等稳住,那两根被他磕开的竹枪又是刺了过来。

    对方没什么章法,无非是看准踏板上的人乱戳乱刺而已,可这次躲不开了,刀碰开了一杆,另一根却刺到了大腿上,也没有太过深入,无非两寸有余,这人再也站立不住,直接摔了下去。

    摔也摔不死,无非一人多高,下面还有不少烫死烫伤的同伴身体垫着,可大腿上那个口子却是个两寸神,几根手指塞不满的窟窿,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他还格挡了两下,不少人直接就是被竹枪刺了个对穿,直接栽了下去,看到前面这幅情景,后面的人那还敢继续上,直接跳了下去向后跑,什么踏板梯子上一个人也不剩了。

    还有那扶着踏板梯子的人没来得及跑,被寨墙上的人拿着竹枪乱戳,这边居高临下,那边防备不及,有的人直接闪开跑掉,也有倒霉的被直接戳穿了脖子。

    这次死伤没有被开水浇下那么惨重,可彻底把这伙强人盗匪的心气打了下去,这次寨子里可是真刀真枪的防御,原来对方不是被打的不敢冒头,而是缩在那里等着力。

    还有人冲着弓手们大骂:“老子前面拼命,为什么不把那些杂碎射杀了!!!”

    弓手们只是冷冷看着,被鼓动上前的这些人此时才回过点味来,可看着那边始终没动的大队人马,也只能灰溜溜的绕开向回走。

    叫骂一阵后这伙草莽盗伙也都安静了,虽说没有反应,可走人意向已经很明确,犯不上给人当炮灰,只不过他们也明白,眼下这局面,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弓手们齐齐向后撤去,让几位头领心寒的是,自家的弓手也跟着弓手大队向回走,脸皮薄的陪个苦笑,脸皮厚的直接转头,也不知道刚才到底生了什么。

    一帮人越走越慢,就等着有人出来倡议什么,正在这时候,大队有百余骑朝着这边过来。

    “难不成要赶咱们回去!”有人惊恐的说道。

    “他娘的,这些大户就是靠不住,拿咱们当狗使唤,这次倒霉了!”

    “拼了,跟他们拼了!!!”

    “你打得过,冯家那些私兵不讲,那伙人你猜不出什么来的,天知道那一家.”

    那边百余骑已经到了跟前,这伙人都被吓得后退了几步,他们倒是不在乎身后几十步远的寨子,他们觉得那伙人也只能守寨。

    看着前面森森然的马队,这伙强人盗匪已经想跑了,还有人琢磨着跪地求饶,虽说有几百人,可大家不是一伙,又是新败,步卒对马队怎么打得过,十有要被驱赶着当炮灰了。

    可眼下这局面,大伙想骂都不敢,马队停下,当先几名骑士却把手里的包袱朝着地上一丢,吓得这伙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强人向后猛缩。

    包袱没有系紧,摔在地上直接摊开,刚退了一步的众人却都是向前看过去,那包袱里都装的是银子。

    大伙的无本生意抢的都是财货,现银见到的不多,可现在面前白花花的都是银锭,怎么说也有几百近千两。

    “各位辛苦,谁家死伤就多拿些,死伤多的一定是冲在前面的,黎爷那边说了,冯家不亏待出力做事的,请大伙放心!”

    跟着过来为了什么,打生打死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白花花的银子,现在这冯家给了!

    看到这银子后,怨气都是烟消云散,总算各家的头目都还在,喽啰们没有直接上手枪,几个头目兴高采烈的出列,各自分了银子。

    “各位头领回原来的位置等候号令,黎爷说了,刀尖舔血卖命换钱,那是天经地义,各位只要敢冲,那就有银子!”

    几句话说下来,气氛重新高涨,原来那些猜忌也烟消云散,大家都有意无意的忽视了马队骑手的轻蔑眼神,白花花的银子在这边,其他算个什么,有大方的直接拿出部分银子分了出去,小气的则是拎着银子不言语。

    可下面本来要散掉的士气却聚起来了,即便没拿到银子的也有了指望,最起码知道能有银子拿,而且还比平常要多,一干人跟着各自头领,又是回到了本来的位置。

    “咱们营里开拔打仗每个人也才一两银子,没了性命,家里拿到的抚恤不过三两,你们冯家还真大方,随随便便小一千两就丢出去了。”在本队前面观战的李和笑着说道。

    黎大津干笑了两声说道:“官家打仗还有个王法军法,我这边想让人卖命就得砸银子进去,冯家不在乎这个!”

    “如今咱们营里想要让人拼命,也得拿银子砸下去了,不然谁也不会出力。”李和嘿嘿笑着说道。

    黎大津脸上收了笑容,肃然说道:“这寨子不好打,应该还有后手没有用出来,昨天过来的时候,说寨子里上墙守御的都是拿着铁家伙,看起来身手都还不错,可今天只见到开水和竹枪。”

    “刚才有个弓手还冒头了,事后却一直没动,寨子里面十几张弓应该有的。”千总李和也闷声说道。

    说完这句,李和呸了一声骂道:“这他娘的就是个小城,不见血出人命恐怕拿不下来。”

    “那也要打,这寨子是赵进的钉子,拔了它,就可以把赵进赶出去,不拔了它,冯家就没有办法放开手脚。”黎大津冷冷说道。

    李和搓了搓下巴上的胡须,闷声说道:“要不咱们围着,断了他水,粮食不够的话,自己就完了。”

    “怎么围?昨天没有断水,里面有老手当家,肯定攒够了水,粮食他也不缺,隅头镇那边一大车一大车的运,早就塞满了。”

    “赵进这毛贼到底要干什么,想要过家家唱戏?多少银子经得住这么糟害!”李和愤愤不平的骂道。

    黎大津没有接茬,只是闷声说道:“你是舍不得硬啃死人是吧?”

    李和咧咧嘴,也不否认,盯着前面寨子说道:“这个营头也是将主着紧的,死多了,没办法回去交代。”

    “一个人五两,这是你的,将主那边冯家不会亏待,该有什么花销,冯家都担着!”黎大津斩钉截铁的说道。

    “事后抚恤烧埋,还要打点明白,搞不好还要招募丁壮,这要多少银子,你能做的了这个主吗?”

    “能!花银子的事情对冯家都不是事情!”黎大津肯定无比的说道。

    说完这句,黎大津笑着又是说道,这次声音放低了不少:“给那些好汉的,只要他们死光了,这些也都是你的。”

    李和眼睛一亮,随即双手一拍说道:“那就做了!”

    黎大津笑笑,指着寨子的正面说道:“寨子里几千青壮,他们窝在那里不出来,咱们除了硬打,也没什么办法,我的法子很简单,那边壕沟不是填平了吗?推车运土过去,架起个斜坡,然后咱们堆人进去,那些好汉不去管,咱们俩手下的人不会比里面人差!”

    一人多高的寨墙,寨墙前面的壕沟已经被填平,继续运土堆积,弄出个斜坡来并不费力,但接下来就是白刃搏杀,这边派人硬攻,双方在斜坡上血战,输赢似乎没有悬念,但代价一定不会少,这的确是最稳妥的法子。

    李和脸色还是沉着,突然开口问道:“咱们的粮食能撑几天?”

    “手里的吃三天可以,不够隅头镇那边很快就能调来,这个不用愁,可咱们要战决不是因为粮食,而是怕引来援军,即便咱们要打援军,也要拔下这个寨子再等,不然反倒被他们弄个里外夹击,那就险了!”黎大津开口说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