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难道被管事的查到偷懒瞌睡?魏木根立刻苦了脸,等下要挨鞭子,搞不好还要饿肚子。

    可接下来却没动静,头顶上竹枝枯草的盖子本来透光,现在也黑乎乎的一片,有什么湿热的液体向下滴,难道下雨了,这时候要下也只会下雪,已经清醒的魏木根随即闻到了血腥气,这是血!

    从山东到徐州,魏木根已经很熟悉这个气味了,他终于彻底清醒过来,头顶上有人趴着,那人还在滴血,搞不好已经死了!

    “一个脑袋到手!”

    “别抢,这是老子砍的!”

    “这帮人还真有法子,应该是个老成角色布置的..”

    “多亏咱们走着摸过来,不然都让他们跑了!”

    外面叫骂和吆喝声也清楚的传到这个坑里,外面那些嗓音都很陌生,可那语气魏木根很熟悉,诓骗威逼他们来到徐州的那伙就是这样。

    远远的能听到寨子里锣声急响,有人在大喊大吼,那边应该戒备了起来,魏木根突然想到,在寨子周围有好大一片范围没有荒草,贼人在那里肯定会被现,寨子里会关门戒备。

    那些规矩倒也好用,魏木根居然想到了这个,随即浑身抖起来,自己要是出去,会不会被抓住杀死,或者再像山东到徐州那样一路走来,那还不如去死。

    “真有贼人过来,如果你能提前现,就会去报信,如果你不能现,那就藏着别动,等能跑的时候就跑。”

    想起当时那些规矩,魏木根整个人蜷缩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他今天连削尖的竹竿都比平常短半截,出去肯定就是送死。

    零零散散的脚步声一过,轰隆隆的马蹄声响起,魏木根感觉挖出的这土坑都在颤动,他一动不敢动。

    能听到大队人马在兜圈子,有人在叫骂,还有人在惨叫,有人招呼说道:“大伙离寨子远点,黎爷说了,等明日大队来了再打,咱们锁住这边就行,明日打破了,再把那几个射箭的千刀万剐!”

    寨子里有几名江湖人射术很强,开始几天经常给大伙打些猎物过来加菜,魏木根心里觉得很解气。

    可骑马的人太多了,有几次就在土坑的边上掠过,每次都让魏木根出一身冷汗,身上的粗布袍子都快被湿透了,到了后来,魏木根也顾不得害怕,手紧紧攥住那根半截竹枪,心想不管谁进来都和他们拼了!

    一直到天黑下来,魏木根也没有被现,他不敢继续呆在坑里了,晚上一冷下来,很容易被冻伤冻死。

    周围依旧有马蹄声,只不过稀稀落落了很多。

    魏木根小心翼翼的从土坑里爬出来,他整个人完全贴着地面,不敢稍微抬起一点,他这个土坑在草滩里,四周还没有被打草。

    寨子那边的方向有火光,借着这依稀的光芒,魏木根看着躺在土坑上的尸体,尸体的头已经被砍掉,魏木根从这人的穿着打扮上认出是谁了。

    是徐州的一位江湖人,年纪偏大,性子也和气,魏木根曾经被指点过,知道了怎么握住竹枪,怎么刺出去才能杀人,魏木根当时不觉得怎么感激,可现在看到这尸体,眼泪禁不住流淌不停。

    魏木根将这江湖人腰间的短刀摘下,他就是因为这个才认出了对方,丢掉竹枪,拿着短刀,抬头看看天,魏木根小时候听村里的猎户讲过,可以看着天上的星星来判断方向。

    逃去那里?回山东?魏木根迅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想起刚才那具无头尸体,想起这些天在寨子里的辛苦..

    好不容易有了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不能被你们这帮混账给毁了,魏木根打定了主意,他用牙咬住短刀,一步步向外爬去。

    流民寨里的一干人都觉得天没黑多久,很快就见到了天光,可能这一晚上紧张惊惧,谁也没顾得上休息,不知不觉一夜过去。

    就是昨日下午,突然间外面的明暗哨兵一个个被杀死,在一人出惨叫之后,寨墙上敲响了铜锣,按照事先的安排,整个寨子都动员了起来,流民青壮分为几队,大部分都拿着竹枪戒备,还有人烧水做饭,还有人护卫好了仓库和池塘,有一条小溪穿过了寨子,但要提前储好足够的水。

    “守好了这个寨子,进爷不会亏待大伙,就算咱们有个三长两短,家里也会有安排,谁要是不安心,进爷的手段大伙也都明白!”寨墙上一个年轻人在那里大吼说道。

    流民们看着都奇怪,这么多凶神恶煞的汉子,怎么一个后生当头领。

    站在寨墙掩体处的张虎斌眉头紧锁,他看到那些徐州江湖人,那些混编团练,各个神色还算坚定,即便是流民脸上有惊惧,却还没有到崩溃的状态。

    赵字营设立流民新寨,必然要安排一个放心的自己人在这边看着,身为营尉连正的张虎斌向来被评价为有勇有谋,这次就派了过来。

    因为种种考虑,张虎斌没有带手下连队,而是各连一共抽调了十二名精干队正跟随,他们这些赵字营的头目,对各处混编的团练有指挥权,掌握了团练,那些江湖人自然也要听命。

    不过平时张虎斌没有暴露身份,只是按部就班的照做,出前,从流民到江湖人,大家都接受了训练,各项规矩都是定好,来了照做就可以。

    但眼下这个局面,不出来主持已经不行了。

    在寨子外面游荡着一百多骑,看着都是弓马娴熟的人物,昨天不仅仅杀了外面的哨兵,寨子里几次派出求救的人,都被他们堵住杀死。

    这几十骑还是小事,更麻烦的是,在寨墙上登高望远,已经看到远处大队人马朝着这边前进,唯一的法子只能守了。

    “..外面这么多人,怎么守啊..”

    有人在下面小声嘀咕,流民和江湖人,甚至混编团练那里都有些骚动,寨墙不高,上下不停的搬运走动,外面的实情瞒不住人。

    “咱们这里能用的足有两千多人,咱们不出去打,一定可以守住!”张虎斌大声说道。

    在赵字营还分老兵队和新兵队的时候,赵进和伙伴们经常在家丁面前高谈阔论,实际上是把兵法和训练相关讲述给家丁们。张虎斌这等好学上进的,一直听得很仔细。

    “就这么大个地方,他们十个人冲进来,咱们十个人甚至二十个人迎上去,咱们不吃亏,他们就算有一万人,一次也只能这么多人进来,在这寨子里外,咱们始终算人多,人多打人少,你还怕个什么!”张虎斌一边回忆,一边大声吼道。

    寨子是个四边形,敌我就在这四条边上对战,真正能上阵厮杀的人数就是能堆在这四个边上的,人再多也只能等在后面,在这样的情况下,数量的优势在一段时间内根本体现不出来。

    下面的人听得似懂非懂,不过看着这个年轻人这么有信心,大家也都跟着稳了不少。

    张虎斌说完之后,混编团练和江湖人就开始让流民们上寨墙,他们则是夹杂其中,张虎斌和手底下的十几个骨干吩咐清楚,每个人各自负责一块,相比于其他人的忐忑和担心,这些赵字营本队的年轻头目居然很兴奋,觉得立功出头的机会来了。

    “找几个骑术好的,等下有机会就立刻放出去,关键要去报信!”张虎斌拽住一个亲信的人,低声说道,他看事情比较全面,可没有同伴们那么乐观。

    冯家的大队人马在天一亮就开始出,相比于流民寨里的紧张戒备,冯家各处都很轻松。

    昨天那次突袭,流民寨放在外面的哨位死伤惨重,这让大家觉得实在不值一提,自己这方这么多人,强手这么多,真拉开了动手,不花什么力气就能推平了。

    “得亏是这个时候来,晚来一个月,大车就没办法走了,弄不弄就沉到泥里去。”黎大津看着同行的大车,感慨的说道。

    那位李千总李和就在黎大津边上,他们两个人身份最高,其他人都在一边,而那个冯保则又是一堆人簇拥着,彼此距离很远。

    李千总前后看看,笑着说道:“这阵仗比将主平贼也小不了多少,你们冯家费这么大力气来争这个荒凉地方,这是银子多了没处花吗?直接杀到徐州去多好?”

    “冯家把这块当成命根子,生怕别人占下了,你别看这块荒凉,只要收拾好了,立刻就是良田,又是挨着漕上,又是挨着海边,要是把这块地方都占下来,那是多大的家业,足足半个府的庄子,放在别处,这差不多一个府的地盘了。”黎大津开口解释说道。

    李和摇摇头,咧嘴笑着说道:“还真是好算计,比咱们将主都阔气。”

    “两码事,根子还在盐上,这玩意能做一辈子,子孙多少代吃用不尽。”黎大津回答了几句。

    说说走走,太阳升起的时候,就到了流民寨子的前面,一看到这寨子的规制,李和的眉头就皱起,闷声说道:“大黎,他们这个寨子多久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