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和冯家为敌,淮安府的攻略,还有闻香教的搅动,在旁人看来,处处纷乱,肯定无法兼顾,实际上却没那么麻烦,闻香教城内城外,差不多就是赵进和伙伴们的长辈料理,说难听些,他们都是地头蛇,本地各处都要卖个面子,加上赵字营的实力,做事方便得很。

    闻香教不断派人过来渗透,派过来的人被一一清除,然后借这个机会,赵字营对徐州闻香教的掌控反而加强了。

    私盐从淮安府进入凤阳府,最近便的通道就是睢宁县边上的官道,这就是为什么睢宁县相对偏僻,冯家却要把家生子赖家放在这边,一方面照应自家的盐队,另一方面截住别处的私盐队伍。

    赖家的庄子被徐州人打下来之后,按照事先约定,在这里放置了一百五十多个人看着,他们的任务很简单,截住扣留在这里过路的冯家盐队,其他在这里过路的缴纳买路钱。

    坐地收钱,这可比在徐州土里刨食,或者打生打死要舒服太多。

    正月二月的盐价高,冯家自然有大车盐队过来,原本这边都是畅通无阻,可这次直接在官道上被拦住了。

    和去往徐州的那支盐队比起来,冯家这支队伍的管事就精明许多,一看被围住了立刻求饶讨好,还说什么这次截住了只是一次的买卖,若是只收常例,那就是长久好处了。

    徐州这伙人都是穷怕了,被这管事巧舌如簧的一说,立刻觉得有道理,就算扣下盐车,自己也卖不出什么高价,要是细水长流,每次过境都收一笔,几个月一年的收益远远要比这个丰厚。

    赵进动徐州武人攻略淮安府,目前是为了保证对草窝子转移流民,顺利建起流民寨子,所以徐州、邳州、隅头镇这一线布置了不少直属的力量,而睢宁县赖家这样的地方,则是给了其他人,仅仅在这里面安置了几个眼线,都是亲近赵字营的江湖人。

    这几个江湖人自然倡议按照进爷的安排行事,可他们的声音很快就被众人的贪财心思淹没了。

    放了冯家盐队过去,直接就有百余两银子进账,大伙又老实不客气的扣下一车盐,在附近换来了酒肉,甚至还有土娼自己凑过来,大伙把这个叫做“二月过年”。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押送这个盐队的那位冯家管事,一过了这片区域,立刻换乘快马,绕过赖家庄园,朝着扬州疾奔而去。

    百余两银子花不了几天,大伙倒是没有什么存钱的心思,反正细水长流,后面还有大笔进账,何必亏待了自己。

    也就是二月初八这天,远远看着官道上大队人马过来,盘踞赖家徐州武人们都兴奋异常,以为大生意来了。

    直到这“大生意”的队伍开始冲锋,徐州武人们才现是敌人,马队过百,步卒将近三百,气势汹汹的压了过来。

    放纵几日,手软脚软,那还有什么开打的劲头,一个胆小的先跑,其余人都是一哄而散。

    若依托庄子死战,有院墙和房屋作为遮蔽,还能有一阵厮杀,可这么一跑那就完了,冯家那边自然不会慈悲留手,马队直接追了上来,丢下几十条人命之后,徐州来的人总算跑了出来。

    很多地方一旦打下来,就不会派大队人马留守,只是留下分银子拿好处的,这些人狼狈逃回,邳州城这边一时也拿不出足够的力量反击,只能安置部分人,派人去双沟和房村集那边报信求救。

    睢宁县赖家那边的消息很快传回,说是冯家人在庄外点起大火,焚烧过程中臭气熏天。

    开始大家还有点糊涂,然后邳州官场得到了上峰的口信,“务求公正”“不可妄生事端”。

    官场中人说话听话都有技巧,绝不会只从表面意思上理解,按照通例,如果没有“不可妄生事端”这句话,那就是要偏袒冯家了,可两句话一起说,那就是要官府两不相帮。

    这个消息一出来,大家立刻反应过来,冯家焚烧的是尸体,一切烧成灰烬,官府也无从追究,只要没有糊涂人告状,面子上就是天下太平。

    赵进他们搬来了京城的助力,抵消了冯家的官场势力,可这么多年的经营,处处都有人情面子,虽然不能帮忙,但都能做到两不相帮。

    两不相帮对冯家就足够了,冯家对自己有这个自信,不仅他们自己有自信,连淮安府邳州这边的人也都这么想。

    在徐州众人狼狈退到邳州城的时候,郭老六的手下们坐不住了,本来照例收钱吃香喝辣,谁能想到徐州人就这么过来分走三成,凭什么。

    现在这伙徐州蛮子在赖家那边吃了大亏,城内看着也没放多少人,不如趁机反水,还能卖冯家一个大人情,就在手底下人跃跃欲试的时候,郭老六则是力排众议把大家压了下来。

    所谓江湖不过利益相关,有银子的时候认你是大哥,好处少了大家就要琢磨琢磨了,赵字营许的卖酒以及相关好处还没到手,郭老六这么一压,大伙都焦躁了。

    “脑子塞住了?从头到尾,你们看到赵字营自己的人出来了吗?不都是徐州那伙江湖角色晃荡?”郭老六这句话一说,大家都不出声了。

    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徐州江湖人如狼似虎的杀入,而大家闻名已久的赵字营却一直压着没有动,什么灭这个庄子灭那个庄子,什么杀尽十万流贼,传说这么强悍的力量还没动..

    想通这个,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也有几个不甘心的,主动去找冯家的,然后暴毙街头,也不知道是赵进这边做的,还是郭老六这边做的,城内一下子老实下来。

    很多人表面不敢说什么,暗地里却骂郭老六脑子糊涂,眼见着冯家就要打回来了,你脑子坏掉还帮着徐州蛮子,你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二月十一这天,邳州城外传来消息,说是近四百骑马带刀的汉子朝着睢宁那边去了,看来是去找回赖家庄惨败的场子。

    让人胆寒的是,赵字营依旧没有动,这下子,邳州的牛鬼蛇神彻底安静了,不说冯家和赵字营,这伙徐州人未免太能折腾了,怎么动动手又有四百骑弄出来。

    “地盘丢了,好处也就没了,谁打下来就是谁的!”

    这句话就是赵进定的规矩,赵进的确答应给杀入邳州的徐州武夫们撑腰,如果冯家大队来袭,赵进也会动用自己的力量。

    不过赖家这边的徐州武夫们先是不按照规矩来,没有扣下冯家的盐队,还放任对方离开,而且在敌人大队来袭的时候,没有固守待援。

    赖家的庄子好歹也有院墙壕沟,百余人缩在里面据守,冯家不拿出几倍的力量死打,根本拿不下来,只要他们坚持住,徐州的支援就到了,可这些人放纵过度,把打下来的局面全部抛弃。

    那么一切推倒重来,先前占住赖家地盘分下来的好处红利一概不算,重新打下来再说。

    那伙倒霉的逃兵自然窝囊丧气,可其他人却兴奋的嗷嗷直叫,自从淮安府攻略开始,赵进划定的范围就是,双沟镇、邳州和隅头镇以及睢宁县这么一块地方,在范围之内赵字营会管,在范围之外,则是自生自灭。

    冯家的势力和种种传说大家都清楚的很,赵字营不管,大伙即便过去也是送死,再勇悍的武夫也不愿意白白送命,所以大家都在范围内活动。

    范围内好处不少,可大家分掉之后也不怎么多,隅头镇这等最肥美的地盘又自成体系,去了只能按照规矩吃几口浮食,多的也拿不到,相对来说,赖家这等盐路关卡就成了好地盘。

    淮安府的淮盐进入凤阳府最主要的通路就是赖家边上的官道,卡住那边,在盐贩子盐枭身上肯定能收到大量的好处,坐地收钱,还有比这个好的?

    不说别的,徐州卫那重建的巡盐队现在已经财了,冯家相关的盐队已经截住两队,其余来这边的盐队都主动缴纳份子钱,差事肥得很,据说现在连一州四县的马快,周参将下面的家丁骑兵,都琢磨着来这巡盐队做几天,实在财。

    而且前面那伙糊涂蛋倒霉,是因为他们不按照进爷的规矩来,咱们过去了按照规矩来,就算出事,进爷也要管。

    大家都不怕死,以前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斗都要死人,为了筋头巴脑的几文钱也要见血,现在这么多银子好处在前面,拼了也就拼了。

    就在这股劲头的支撑下,徐州各处拼凑出来的几百骑迅集结,然后朝着赖家那边扑了过去。

    让人错愕的是,几天前的那一幕现在又重演了,看着大队人马扑过来,赖家庄里面几十人亡命而逃,这几十人里只有十几个骑马的。

    打下这赖家庄子当真不费吹灰之力,抓到几个俘虏,没拷问就知道,说打下这赖家庄之后,主力就离开了,朝着东边运河方向而去,可能顺河南下回到扬州府。

    众人都觉得奇怪,从突袭来看,冯家有些手段,可没留什么人守在这里,难道觉得徐州人不会打回来吗?这未免太幼稚了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