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有权势的宦官在宫外都有府邸仆役,而且还是常例规矩。

    “回宫,这些官儿斗的厉害,事情全丢给这边,里面忙得很。”吴公公在轿内回答说道。

    长随吆喝了声,轿夫答应,长随又凑在轿子边问道:“公公,那王御史到底是什么打算,怎么看着和京里这些官不一路啊!”

    轿子里面沉默了会,传来了轻笑声,吴公公调侃说道:“为得什么,还不是为他儿子那块,他王家在徐州好大局面,连凤阳老余都吃瘪了,现在那老余正紧着在东厂闹呢!”

    “余公公不是那位大珰的?公公,这件事要管吗?那王御史可提都没提!”

    “管,当然要管,干爹临死时候的冷清咱家还记得,也就那封信让他老人家露了笑脸,而且他刚才敢说这个同出一门,就冲这句话,咱家也要帮这个忙。”吴公公缓声说道。

    “文书房这边打个招呼,其他衙门还是给面子的。”吴公公笑着结束了对谈。

    司礼监为内廷二十四衙门之,而文书房是司礼监最机要的部门,能入文书房的宦官,等于是入翰林院的进士,贵重无比,将来有很大的希望做太监,这样的人出面招呼,内监各处自然要给个面子。

    那位长随没有出声,只是小步跟着跑,他心里却明白,自家这位公公虽说入了文书房当差,却在外朝没什么放心的朋友,司礼监文书房那等中枢要地,如果没有外朝相熟的人,肯定要有麻烦,这王友山的主动贴近,正是急需,双方迅走近了。

    实情如此,却不能这么说出来,明面上看着好像是王友山欠了好大人情,自家这位吴公公什么都好,就是在宫里一直太顺了,太好面子。

    徐州武人已经开始成群结队的涌入淮安府,淮安府那边有人忍气吞声,有人却不肯让出自己的局面,少不得火并一番。

    在邳州睢宁一带的土豪们看来,自家本乡本土,又可以勾结官府,手里能动员的丁壮众多,怎么会对付不了这伙失心疯的徐州蛮子。

    但事情却不像他们所想,先官府都是看银子的,徐州这伙人冲过来之前,总会先托人和官府上下打好招呼,承诺先前的常例份子会提一成到两成,这一来官府就会袖手旁观,再者你一家一户对付了过来的几十人上百人,接下来会有几百骑冲过来,这些凶神恶煞武艺精熟,而且不需要种地生产的马队,谁家也对付不了,很快就被打垮扫平。

    相对于纷乱处处的邳州,徐州则安静异常,也只有和邳州毗邻的地方经常会有些战斗,因为运送私盐的队伍都是有去无回,所以淮安府那边根本不知道这边的情况,尽管徐州人在邳州和睢宁一带打的天翻地覆,可和私盐相关的队伍还以为自家安然无忧。

    至于淮安府境内的徐州力量,目前还在忙着抢地盘和清扫敌人,顾不上官道上的队伍,只不过徐州境内对这个盯着的很紧,过来一车就是一车的银子。

    徐州安静和淮安府那边的纷乱也有关系,徐州好勇斗狠的武夫汉子都去了淮安府,本地当然没那么多风波。

    就连一切的策源地何家庄都一切如常,赵字营的兵丁照旧轮转训练,进进出出的也只有马队还有些结盟的江湖汉子。

    外面看着安宁,可内部的紧张只有相关的人知道,这些日子马厩差不多是最辛苦的,董冰峰没有带赵字营的马队出,而留在何家庄的马队坐骑一律按照临战的状态喂养,马料里加粮食,夜间喂夜料,让马匹有足够的膘。

    若只是赵字营马队的二百多匹马还好,除此之外,各处可供骑乘的马匹也搜罗过来不少,加起来近五百匹,赵字营不光给马主银子,而且还负担草料,这段时间,酿酒花费的粮食都没喂马消耗的多。

    赵字营内所有会骑马的兵丁,不管是不是在马队都要登记在册,不过赵字营老兵队出身的大多能骑马,现在的亲卫队四个连会骑马的也不少,算起来很多。

    “对官场来说,他看的不是什么人给他缴纳银子好处,他只看银子好处,冯家在官场上的确靠山不少,但我们打垮了他,该给上面的好处一分不少,甚至还要加价,那么不会有人来找我们的麻烦,就算有,也是势单力薄,继续收拾了就是。”赵进在屋中侃侃而谈,每日训练调拨,午饭之后算是短暂休息了。

    除了领着马队堵截盐车的董冰峰,还有正在轮值的吉香之外,其他人都在屋中休息,赵进笑着继续说道:“等到那一步,就要麻烦王叔出面了,有王叔这样德高望重的人出面,大家也有台阶好下,不过现在这样也不错,王叔既然打了招呼,那么冯家和咱们就只能刀兵相见,真刀真枪,咱们兄弟怕谁?”

    大家都被赵进这番话讲的兴致高涨,王兆靖也不住的点头,如惠瞥了眼笑着说道:“王大人这封信快马传递却是及时的很,咱们在淮安府动手大打,各方势力卷进来肯定是千头万绪,繁复异常,可王大人这封信一到,立刻变得简单了,所有人都在等咱们和冯家的胜负。”

    赵进和王兆靖相视一笑,他们当然明白如惠解释的意思,刚才赵进话里似乎在贬低王友山书信的作用,如惠这是替赵进解释,不过在腊月间商定对淮安府的攻略,大家官场背景的因素就在考虑之中。

    这边正在聊着,外面脚步声响,有人外面通报说道:“老爷,抓了四个探子。”

    赵进停了话语,调侃着说道:“总算了,如果不是没这些探子,我还以为冯家只会傻傻的挨打!”

    大家齐声哄笑,不过却跟着站了起来,对这样的事情,不能有丝毫的松懈。

    何家庄的集市没有什么改变,甚至因为铺面摊位的搭建,变得比万历四十四年更加兴旺繁荣,徐州卫在这里盘下来几间店面,经常在这边进汉井名酒的客商还看出此处的商机,在这里开店卖货,每次运货过来,运酒出去,可就是赚双份的银钱。

    除了这些扎下来做生意的大商人,四里八乡的摊贩也在赶过来,这里人气足,生意也好,那天运气好,说不准就能赶上赵字营的采买,价钱给的足实,一下子就能卖光。

    人流货物每日里进进出出,看着满是兴旺达的样子,肯定会有人想着混在人群中进出不会被注意,却没想到此处是个外松内紧的局面,城内城外的老江湖被调过来不少,能给进爷做事,不光脸上有光,实惠也是不少,大家都是尽心用力的做。

    “进爷,这个小子挑着担子过来装个货郎,这真是脑子坏了,货郎怎么会来这样的大镇子,都是去小村子里才有生意做。”

    “这个人装成个普通行商的样子,可背着东西不去集市上走,只是朝着营地那边游逛。”

    “这两个装成叫花子,他们也是糊涂,不知道叫花子不敢来这边。”

    外面巡查的人一一说明原因,四个被五花大绑的人都是垂头丧气,本以为赵进就是一乡间土豪,何家庄这边再怎么戒备森严也是个聚居的乡镇,却没想到这里只有团练的营地和集市,根本无机可趁,而且自以为可以混在人群中就近观察,没曾想直接就被揪了出来。

    刘勇回头看了赵进一眼,上前开口说道:“有同伙就说出来,能换一条活路。”

    几个十几岁年纪的年轻人,又是这么随意说话,不是徐州本地久闻威名的,很难有什么敬畏之心。

    跪在地上的其中一人,是那个货郎打扮的,直接朝着赵进面前吐了口吐沫,恶狠狠的说道:“识相的就放了咱们,不然..”

    话没说完,刘勇抽出刺入他胸膛,抽出后踹翻在地,转头又问其他三个人说道:“没话说吗?”

    “这位爷,小的就是来贵地求口饭吃,不知道什么同伙。”另一个乞丐打扮的结巴说道。

    刘勇摇摇头,直接做了个手势,这乞丐身后的汉子直接伸手扭断了他的脖子,转眼间地上已经躺倒了两个。

    冯家和赵进斗,且不说双方都是土豪之流,冯家的实力更是远远强过赵进,赵进这伙年轻人肯定会有所顾忌,而且这些探子也能算得上来使,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总不会下手太绝。

    谁能想到,抓过来才问了两句话,就宰了两个,这杀心未免太重了些。

    “小的,小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个行商打扮的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几个人放一个箱子里,弄到黄河边丢下去,别忘了里面放几块石头。”刘勇在一个人衣服上擦拭了下,摆摆手说道。

    汉子们吆喝听令,直接把人拽走,到了这个时候,那两个探子终于崩溃了,在那里扭动身体拼命挣扎,哭喊着交待了,外面还有三个人,有一个居然还是婆娘。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