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知道这个后,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了,谁都知道闻香教总舵那边是个怎么样的庞然大物,行事手段又是怎么样的狠辣。

    “婆婆的腿不能着风寒,但也不能不下地走,虔心有大用,照做也是虔诚一种的。”

    “好,回去就按圣姑吩咐的做,我娘那腿是老毛病,以往吃斋念佛,整天跪在那里没个好,拿了圣姑的灵药,按照圣姑的法子调养,现在每天能走几个时辰,全家上下都高兴的紧。”

    这是今日里接待的最后一位信徒了,一名颇为气派的中年人笑着告辞。

    如今圣姑每日见的信徒是有定数,即便是有身份的贵人也要提前几天下帖子预约才能见到。

    这位中年人一走,一群十一二岁的孩子们立刻重新布置屋子,座椅被摆到两侧,蒲团香炉什么的也都撤下,挂在圣姑面前的竹帘也被拉起,又有几个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送上茶水。

    把这些事情都做完,小姑娘们退下,孩子们垂手站在两旁,木吾真和木吾家也走了上来,他们后面还跟着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

    “二伯,四叔,你们坐。”坐在蒲团法座上的木淑兰笑着招呼说道。

    木吾真和木吾家都点点头坐到两边,而那名三十多岁的汉子则停下不动,大礼拜下,恭敬说道:“属下黄涛见过圣女。”

    开始礼数还算足,做完这个就大大咧咧的站起,满不在乎的扫视屋中说道:“眼看就要过年了,圣女喊属下过来做什么?”

    木吾真眉头皱了下,木吾家的脸色也不好看,这黄涛是朝城县的土霸,以前和闻香教没什么关系,后来看木家做的风生水起,索性全家信了闻香教,靠着本地的势力直接当了个香主。

    这样的人物入教是为了好处,虔诚是谈不上的,时常还要和临清”总坛“这边讨价还价,想要在东昌府打开局面维持住,就必须要用这样的人物,木吾真和木吾家也只能捏鼻子忍着。

    “黄香主,这次过年,你送过来的供奉可有点少啊,足足比定额差了七成要多。”木淑兰笑着说道。

    她穿一身淡青色宫装长裙,这打扮也算是圣女的扮相,淡青色老气了些,可穿在木淑兰身上却显得娇俏可爱,她的淡妆也很相宜,这屋子尽管偏暗,看着木淑兰却好像把周围照亮了不少。

    黄涛直勾勾的盯着木淑兰,眼神很有些肆无忌惮,慢了拍才满不在乎的说道:“还望圣女包涵,下面的香众日子苦,咱也是考虑佛祖的慈悲体恤,这才让大伙少交些,圣女在上,若是逼得紧了,下面闹起来。。”

    言语间居然有了威胁,木吾真眉头皱紧,而木吾家脸色也很难看,他知道这黄涛身手很不错,真要动手恐怕是麻烦。

    身为圣女的木淑兰并不是幌子,自己叔伯知道的她也很清楚,但小姑娘脸上依旧带着笑,调侃说道:“黄香主这么慈悲,那怎么还在朝城逼死了三家人?说缴不上供奉的全家死绝?还把一家的女儿收到自己房里了?”

    轻描淡写的三个问题问出,黄涛整个人脸色就变了,后退一步,满脸都是惊骇神色,不顾礼数的抬手指着木淑兰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惶急之下,他没注意到边上坐着的木家两个长辈,脸上同样是惊讶和疑问。

    惊慌一过,黄涛却拉下脸来,粗声说道:“圣女打听的这么细,下面办事的还怎么能用心做,东昌府能有现在这局面还不是大伙一起出力,这么算计,那就不要办了!”

    这是丝毫不怕的态度,木吾真的手摸到了刀柄上,木吾家的脸色更加难看,平时自己还以为木家已经站稳了,没曾想和那徐鸿儒说得一样,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反正这边呆不下去可以去投徐鸿儒,他那边不是许了你更高的位置吗?”木淑兰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好像在述说女儿家的小事。

    黄涛脸色变了,一翻手就把腰间的短刀抽了出来,恶狠狠的盯着木淑兰,东昌府的木家也是闻香教,在兖州府郓城县的徐鸿儒也是闻香教,可大家都知道双方势不两立,是生死仇敌,黄涛知道自己勾结徐鸿儒那边的后果,可他觉得自己做得隐秘,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没曾想却被这年纪不大的“圣女”说破。

    他拿出刀,木家兄弟两个也站了起来,懂得武技的人都能看出黄涛不好对付,他的姿势很严谨。

    “大家都是为了财,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圣女了。。”黄涛恶狠狠的说着,一步步向后退去。

    还没等木家兄弟反应,坐在上的木淑兰笑着打了个手势,黄涛感觉到身侧有人扑过来,下意识的挥刀,才刚动作,就觉得另一侧腿上一疼,忍不住惨叫一声,动作跟着慢了,这一慢,另一侧的人也扑到,身后也有人冲上来!

    站在两侧的少年都是扑上,每个人手中拿着半尺长短的铁锥,朝着黄涛的身上刺入。

    面对身高比自己矮许多的敌人,仓促间根本没办法应对力,黄涛甚至没想到这些看着稚气瘦弱的少年会动手,他只来得及打飞了一个人,那时候他已经被六把铁锥刺中,身上棉袍开始被血染红。

    少年们奋不顾身的扑上,一下下的刺入黄涛的身体,黄涛开始还在挣扎,然后求饶,然后趴在地上不动。

    连木吾真和木吾家都没想到这个变化,两个人下意识的抽出武器戒备,看清楚是自己人动手后,他们的武器也没有放下,看着那些少年动手,两个人只觉得寒气直冒。

    黄涛的脖颈处已经快被扎烂了,木淑兰也从蒲团法座上下来,她没去理会尸体,反倒跑向那个被打飞的少年跟前,那少年只是被打飞吃痛,却没有受什么伤,当时黄涛全身都被攻击,已经没有办法下杀招了。

    “圣姑姐姐,我没事,你别被血脏了衣服!”对木淑兰的问候,这少年感激涕零,其他少年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小兰,黄涛虽然该杀,可你这一动手,朝城县那边谁来主持?”木吾真忍不住问道。

    木淑兰没理会二伯的问话,安排少年们抬着那个受伤的人离开后,才回头笑着说道:“小良身边的有个人就是朝城那边的,做事也不错,就让他去做香主了。”

    “你。。”木吾家忍不住开口,可和木淑兰的目光一碰,猛地想起刚才少年们刺杀黄涛的场景,话就说不下去了。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木淑兰笑着离开,木家兄弟两个对视一眼,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木家现在只是有东昌府的局面,一共十几个州县,每一处的香主都是要紧位置,都要木家几个人和心腹们商议决定,可现在直接死了一个,位置也被木淑兰占去。

    那李家的独子就和这些少年一样,就是木淑兰的跟班,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身边的人肯定会听木淑兰的话。

    木吾家越想越气,临清州这边是个花花世界,银子用的太多,他已经琢磨用香主位置换些银子,这个黄涛也给了他好处,没想到就这么没了,他能从自己哥哥的表情中看出不满,本来计划的是用圣女做幌子,真正主事的是她们兄弟两个,可现在却越来越控制不住了。

    “二哥。。”木吾家咬牙要说话。

    那边木吾真却从座位上站起,只是说了一句:“小兰也是木家人。”

    说完之后扭头离开这屋子,少年们拿着工具进来打扫尸体,木吾家呆坐在那里没有出声,表情却变幻不停,看来真要考虑徐鸿儒的提议,可想起刚才黄涛被钢锥刺杀的情景,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何家庄的除夕极为热闹,这一天的赵字营充满了节日的气氛,每一位士兵都下了新的衣服,伙房也是杀猪宰羊,给大家准备丰盛的年饭。

    最后一个买酒的客商在腊月二十八那天离开,然后整个客栈就成了赵进和伙伴们家人停驻的地方,反正独院不少,大家也是方便。

    不过也就是赵进、吉香两家的家人在这边,其余几个都是有兄弟姐妹,不是独子,家里知道孩子有正事要忙,加上前几天也回家看过,这团聚虽说很重要,却不是必须,另外就是孤身一人的,那就不必说别的了。

    王兆靖当时料理那两个番子的时候,特意把如惠和周学智打到了城内,周学智家小都在徐州城中,如惠在城内又有宅院,寻欢作乐的地方不少,而且临近年关,事情不多,或许他们两个也感觉到了什么,一直不急着回来。

    赵进领着伙伴们走遍了每一处营房,家丁们自得其乐的弄了些节目,有唱戏的,有耍把式的,还有变戏法的,也有讲故事,这晚上倒也不寂寞,又在城内采买了不少鞭炮烟花,只不过放炮的时候要远远的放,不然点燃了积存的高粱和粮食就麻烦了,煎鱼炖肉煮饺子,伙食上也很下本,家丁们各个吃的高兴。知道这个后,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了,谁都知道闻香教总舵那边是个怎么样的庞然大物,行事手段又是怎么样的狠辣。

    “婆婆的腿不能着风寒,但也不能不下地走,虔心有大用,照做也是虔诚一种的。”

    “好,回去就按圣姑吩咐的做,我娘那腿是老毛病,以往吃斋念佛,整天跪在那里没个好,拿了圣姑的灵药,按照圣姑的法子调养,现在每天能走几个时辰,全家上下都高兴的紧。”

    这是今日里接待的最后一位信徒了,一名颇为气派的中年人笑着告辞。

    如今圣姑每日见的信徒是有定数,即便是有身份的贵人也要提前几天下帖子预约才能见到。

    这位中年人一走,一群十一二岁的孩子们立刻重新布置屋子,座椅被摆到两侧,蒲团香炉什么的也都撤下,挂在圣姑面前的竹帘也被拉起,又有几个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送上茶水。

    把这些事情都做完,小姑娘们退下,孩子们垂手站在两旁,木吾真和木吾家也走了上来,他们后面还跟着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

    “二伯,四叔,你们坐。”坐在蒲团法座上的木淑兰笑着招呼说道。

    木吾真和木吾家都点点头坐到两边,而那名三十多岁的汉子则停下不动,大礼拜下,恭敬说道:“属下黄涛见过圣女。”

    开始礼数还算足,做完这个就大大咧咧的站起,满不在乎的扫视屋中说道:“眼看就要过年了,圣女喊属下过来做什么?”

    木吾真眉头皱了下,木吾家的脸色也不好看,这黄涛是朝城县的土霸,以前和闻香教没什么关系,后来看木家做的风生水起,索性全家信了闻香教,靠着本地的势力直接当了个香主。

    这样的人物入教是为了好处,虔诚是谈不上的,时常还要和临清”总坛“这边讨价还价,想要在东昌府打开局面维持住,就必须要用这样的人物,木吾真和木吾家也只能捏鼻子忍着。

    “黄香主,这次过年,你送过来的供奉可有点少啊,足足比定额差了七成要多。”木淑兰笑着说道。

    她穿一身淡青色宫装长裙,这打扮也算是圣女的扮相,淡青色老气了些,可穿在木淑兰身上却显得娇俏可爱,她的淡妆也很相宜,这屋子尽管偏暗,看着木淑兰却好像把周围照亮了不少。

    黄涛直勾勾的盯着木淑兰,眼神很有些肆无忌惮,慢了拍才满不在乎的说道:“还望圣女包涵,下面的香众日子苦,咱也是考虑佛祖的慈悲体恤,这才让大伙少交些,圣女在上,若是逼得紧了,下面闹起来。。”

    言语间居然有了威胁,木吾真眉头皱紧,而木吾家脸色也很难看,他知道这黄涛身手很不错,真要动手恐怕是麻烦。

    身为圣女的木淑兰并不是幌子,自己叔伯知道的她也很清楚,但小姑娘脸上依旧带着笑,调侃说道:“黄香主这么慈悲,那怎么还在朝城逼死了三家人?说缴不上供奉的全家死绝?还把一家的女儿收到自己房里了?”

    轻描淡写的三个问题问出,黄涛整个人脸色就变了,后退一步,满脸都是惊骇神色,不顾礼数的抬手指着木淑兰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惶急之下,他没注意到边上坐着的木家两个长辈,脸上同样是惊讶和疑问。

    惊慌一过,黄涛却拉下脸来,粗声说道:“圣女打听的这么细,下面办事的还怎么能用心做,东昌府能有现在这局面还不是大伙一起出力,这么算计,那就不要办了!”

    这是丝毫不怕的态度,木吾真的手摸到了刀柄上,木吾家的脸色更加难看,平时自己还以为木家已经站稳了,没曾想和那徐鸿儒说得一样,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反正这边呆不下去可以去投徐鸿儒,他那边不是许了你更高的位置吗?”木淑兰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好像在述说女儿家的小事。

    黄涛脸色变了,一翻手就把腰间的短刀抽了出来,恶狠狠的盯着木淑兰,东昌府的木家也是闻香教,在兖州府郓城县的徐鸿儒也是闻香教,可大家都知道双方势不两立,是生死仇敌,黄涛知道自己勾结徐鸿儒那边的后果,可他觉得自己做得隐秘,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没曾想却被这年纪不大的“圣女”说破。

    他拿出刀,木家兄弟两个也站了起来,懂得武技的人都能看出黄涛不好对付,他的姿势很严谨。

    “大家都是为了财,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圣女了。。”黄涛恶狠狠的说着,一步步向后退去。

    还没等木家兄弟反应,坐在上的木淑兰笑着打了个手势,黄涛感觉到身侧有人扑过来,下意识的挥刀,才刚动作,就觉得另一侧腿上一疼,忍不住惨叫一声,动作跟着慢了,这一慢,另一侧的人也扑到,身后也有人冲上来!

    站在两侧的少年都是扑上,每个人手中拿着半尺长短的铁锥,朝着黄涛的身上刺入。

    面对身高比自己矮许多的敌人,仓促间根本没办法应对力,黄涛甚至没想到这些看着稚气瘦弱的少年会动手,他只来得及打飞了一个人,那时候他已经被六把铁锥刺中,身上棉袍开始被血染红。

    少年们奋不顾身的扑上,一下下的刺入黄涛的身体,黄涛开始还在挣扎,然后求饶,然后趴在地上不动。

    连木吾真和木吾家都没想到这个变化,两个人下意识的抽出武器戒备,看清楚是自己人动手后,他们的武器也没有放下,看着那些少年动手,两个人只觉得寒气直冒。

    黄涛的脖颈处已经快被扎烂了,木淑兰也从蒲团法座上下来,她没去理会尸体,反倒跑向那个被打飞的少年跟前,那少年只是被打飞吃痛,却没有受什么伤,当时黄涛全身都被攻击,已经没有办法下杀招了。

    “圣姑姐姐,我没事,你别被血脏了衣服!”对木淑兰的问候,这少年感激涕零,其他少年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小兰,黄涛虽然该杀,可你这一动手,朝城县那边谁来主持?”木吾真忍不住问道。

    木淑兰没理会二伯的问话,安排少年们抬着那个受伤的人离开后,才回头笑着说道:“小良身边的有个人就是朝城那边的,做事也不错,就让他去做香主了。”

    “你。。”木吾家忍不住开口,可和木淑兰的目光一碰,猛地想起刚才少年们刺杀黄涛的场景,话就说不下去了。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木淑兰笑着离开,木家兄弟两个对视一眼,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木家现在只是有东昌府的局面,一共十几个州县,每一处的香主都是要紧位置,都要木家几个人和心腹们商议决定,可现在直接死了一个,位置也被木淑兰占去。

    那李家的独子就和这些少年一样,就是木淑兰的跟班,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身边的人肯定会听木淑兰的话。

    木吾家越想越气,临清州这边是个花花世界,银子用的太多,他已经琢磨用香主位置换些银子,这个黄涛也给了他好处,没想到就这么没了,他能从自己哥哥的表情中看出不满,本来计划的是用圣女做幌子,真正主事的是她们兄弟两个,可现在却越来越控制不住了。

    “二哥。。”木吾家咬牙要说话。

    那边木吾真却从座位上站起,只是说了一句:“小兰也是木家人。”

    说完之后扭头离开这屋子,少年们拿着工具进来打扫尸体,木吾家呆坐在那里没有出声,表情却变幻不停,看来真要考虑徐鸿儒的提议,可想起刚才黄涛被钢锥刺杀的情景,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何家庄的除夕极为热闹,这一天的赵字营充满了节日的气氛,每一位士兵都下了新的衣服,伙房也是杀猪宰羊,给大家准备丰盛的年饭。

    最后一个买酒的客商在腊月二十八那天离开,然后整个客栈就成了赵进和伙伴们家人停驻的地方,反正独院不少,大家也是方便。

    不过也就是赵进、吉香两家的家人在这边,其余几个都是有兄弟姐妹,不是独子,家里知道孩子有正事要忙,加上前几天也回家看过,这团聚虽说很重要,却不是必须,另外就是孤身一人的,那就不必说别的了。

    王兆靖当时料理那两个番子的时候,特意把如惠和周学智打到了城内,周学智家小都在徐州城中,如惠在城内又有宅院,寻欢作乐的地方不少,而且临近年关,事情不多,或许他们两个也感觉到了什么,一直不急着回来。

    赵进领着伙伴们走遍了每一处营房,家丁们自得其乐的弄了些节目,有唱戏的,有耍把式的,还有变戏法的,也有讲故事,这晚上倒也不寂寞,又在城内采买了不少鞭炮烟花,只不过放炮的时候要远远的放,不然点燃了积存的高粱和粮食就麻烦了,煎鱼炖肉煮饺子,伙食上也很下本,家丁们各个吃的高兴。知道这个后,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了,谁都知道闻香教总舵那边是个怎么样的庞然大物,行事手段又是怎么样的狠辣。

    “婆婆的腿不能着风寒,但也不能不下地走,虔心有大用,照做也是虔诚一种的。”

    “好,回去就按圣姑吩咐的做,我娘那腿是老毛病,以往吃斋念佛,整天跪在那里没个好,拿了圣姑的灵药,按照圣姑的法子调养,现在每天能走几个时辰,全家上下都高兴的紧。”

    这是今日里接待的最后一位信徒了,一名颇为气派的中年人笑着告辞。

    如今圣姑每日见的信徒是有定数,即便是有身份的贵人也要提前几天下帖子预约才能见到。

    这位中年人一走,一群十一二岁的孩子们立刻重新布置屋子,座椅被摆到两侧,蒲团香炉什么的也都撤下,挂在圣姑面前的竹帘也被拉起,又有几个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送上茶水。

    把这些事情都做完,小姑娘们退下,孩子们垂手站在两旁,木吾真和木吾家也走了上来,他们后面还跟着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

    “二伯,四叔,你们坐。”坐在蒲团法座上的木淑兰笑着招呼说道。

    木吾真和木吾家都点点头坐到两边,而那名三十多岁的汉子则停下不动,大礼拜下,恭敬说道:“属下黄涛见过圣女。”

    开始礼数还算足,做完这个就大大咧咧的站起,满不在乎的扫视屋中说道:“眼看就要过年了,圣女喊属下过来做什么?”

    木吾真眉头皱了下,木吾家的脸色也不好看,这黄涛是朝城县的土霸,以前和闻香教没什么关系,后来看木家做的风生水起,索性全家信了闻香教,靠着本地的势力直接当了个香主。

    这样的人物入教是为了好处,虔诚是谈不上的,时常还要和临清”总坛“这边讨价还价,想要在东昌府打开局面维持住,就必须要用这样的人物,木吾真和木吾家也只能捏鼻子忍着。

    “黄香主,这次过年,你送过来的供奉可有点少啊,足足比定额差了七成要多。”木淑兰笑着说道。

    她穿一身淡青色宫装长裙,这打扮也算是圣女的扮相,淡青色老气了些,可穿在木淑兰身上却显得娇俏可爱,她的淡妆也很相宜,这屋子尽管偏暗,看着木淑兰却好像把周围照亮了不少。

    黄涛直勾勾的盯着木淑兰,眼神很有些肆无忌惮,慢了拍才满不在乎的说道:“还望圣女包涵,下面的香众日子苦,咱也是考虑佛祖的慈悲体恤,这才让大伙少交些,圣女在上,若是逼得紧了,下面闹起来。。”

    言语间居然有了威胁,木吾真眉头皱紧,而木吾家脸色也很难看,他知道这黄涛身手很不错,真要动手恐怕是麻烦。

    身为圣女的木淑兰并不是幌子,自己叔伯知道的她也很清楚,但小姑娘脸上依旧带着笑,调侃说道:“黄香主这么慈悲,那怎么还在朝城逼死了三家人?说缴不上供奉的全家死绝?还把一家的女儿收到自己房里了?”

    轻描淡写的三个问题问出,黄涛整个人脸色就变了,后退一步,满脸都是惊骇神色,不顾礼数的抬手指着木淑兰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惶急之下,他没注意到边上坐着的木家两个长辈,脸上同样是惊讶和疑问。

    惊慌一过,黄涛却拉下脸来,粗声说道:“圣女打听的这么细,下面办事的还怎么能用心做,东昌府能有现在这局面还不是大伙一起出力,这么算计,那就不要办了!”

    这是丝毫不怕的态度,木吾真的手摸到了刀柄上,木吾家的脸色更加难看,平时自己还以为木家已经站稳了,没曾想和那徐鸿儒说得一样,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反正这边呆不下去可以去投徐鸿儒,他那边不是许了你更高的位置吗?”木淑兰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好像在述说女儿家的小事。

    黄涛脸色变了,一翻手就把腰间的短刀抽了出来,恶狠狠的盯着木淑兰,东昌府的木家也是闻香教,在兖州府郓城县的徐鸿儒也是闻香教,可大家都知道双方势不两立,是生死仇敌,黄涛知道自己勾结徐鸿儒那边的后果,可他觉得自己做得隐秘,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没曾想却被这年纪不大的“圣女”说破。

    他拿出刀,木家兄弟两个也站了起来,懂得武技的人都能看出黄涛不好对付,他的姿势很严谨。

    “大家都是为了财,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圣女了。。”黄涛恶狠狠的说着,一步步向后退去。

    还没等木家兄弟反应,坐在上的木淑兰笑着打了个手势,黄涛感觉到身侧有人扑过来,下意识的挥刀,才刚动作,就觉得另一侧腿上一疼,忍不住惨叫一声,动作跟着慢了,这一慢,另一侧的人也扑到,身后也有人冲上来!

    站在两侧的少年都是扑上,每个人手中拿着半尺长短的铁锥,朝着黄涛的身上刺入。

    面对身高比自己矮许多的敌人,仓促间根本没办法应对力,黄涛甚至没想到这些看着稚气瘦弱的少年会动手,他只来得及打飞了一个人,那时候他已经被六把铁锥刺中,身上棉袍开始被血染红。

    少年们奋不顾身的扑上,一下下的刺入黄涛的身体,黄涛开始还在挣扎,然后求饶,然后趴在地上不动。

    连木吾真和木吾家都没想到这个变化,两个人下意识的抽出武器戒备,看清楚是自己人动手后,他们的武器也没有放下,看着那些少年动手,两个人只觉得寒气直冒。

    黄涛的脖颈处已经快被扎烂了,木淑兰也从蒲团法座上下来,她没去理会尸体,反倒跑向那个被打飞的少年跟前,那少年只是被打飞吃痛,却没有受什么伤,当时黄涛全身都被攻击,已经没有办法下杀招了。

    “圣姑姐姐,我没事,你别被血脏了衣服!”对木淑兰的问候,这少年感激涕零,其他少年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小兰,黄涛虽然该杀,可你这一动手,朝城县那边谁来主持?”木吾真忍不住问道。

    木淑兰没理会二伯的问话,安排少年们抬着那个受伤的人离开后,才回头笑着说道:“小良身边的有个人就是朝城那边的,做事也不错,就让他去做香主了。”

    “你。。”木吾家忍不住开口,可和木淑兰的目光一碰,猛地想起刚才少年们刺杀黄涛的场景,话就说不下去了。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木淑兰笑着离开,木家兄弟两个对视一眼,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木家现在只是有东昌府的局面,一共十几个州县,每一处的香主都是要紧位置,都要木家几个人和心腹们商议决定,可现在直接死了一个,位置也被木淑兰占去。

    那李家的独子就和这些少年一样,就是木淑兰的跟班,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身边的人肯定会听木淑兰的话。

    木吾家越想越气,临清州这边是个花花世界,银子用的太多,他已经琢磨用香主位置换些银子,这个黄涛也给了他好处,没想到就这么没了,他能从自己哥哥的表情中看出不满,本来计划的是用圣女做幌子,真正主事的是她们兄弟两个,可现在却越来越控制不住了。

    “二哥。。”木吾家咬牙要说话。

    那边木吾真却从座位上站起,只是说了一句:“小兰也是木家人。”

    说完之后扭头离开这屋子,少年们拿着工具进来打扫尸体,木吾家呆坐在那里没有出声,表情却变幻不停,看来真要考虑徐鸿儒的提议,可想起刚才黄涛被钢锥刺杀的情景,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何家庄的除夕极为热闹,这一天的赵字营充满了节日的气氛,每一位士兵都下了新的衣服,伙房也是杀猪宰羊,给大家准备丰盛的年饭。

    最后一个买酒的客商在腊月二十八那天离开,然后整个客栈就成了赵进和伙伴们家人停驻的地方,反正独院不少,大家也是方便。

    不过也就是赵进、吉香两家的家人在这边,其余几个都是有兄弟姐妹,不是独子,家里知道孩子有正事要忙,加上前几天也回家看过,这团聚虽说很重要,却不是必须,另外就是孤身一人的,那就不必说别的了。

    王兆靖当时料理那两个番子的时候,特意把如惠和周学智打到了城内,周学智家小都在徐州城中,如惠在城内又有宅院,寻欢作乐的地方不少,而且临近年关,事情不多,或许他们两个也感觉到了什么,一直不急着回来。

    赵进领着伙伴们走遍了每一处营房,家丁们自得其乐的弄了些节目,有唱戏的,有耍把式的,还有变戏法的,也有讲故事,这晚上倒也不寂寞,又在城内采买了不少鞭炮烟花,只不过放炮的时候要远远的放,不然点燃了积存的高粱和粮食就麻烦了,煎鱼炖肉煮饺子,伙食上也很下本,家丁们各个吃的高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