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一晚冯家到处调人,还以为是巴结冯家的好机会,能洗了商队之类的,多少也有好处分,结果一去就听到赵进爆出名号,那些杆子响马还罢了,他成家在邳州有家有人,走都走不了,怎么敢得罪这样的强豪,当机立断就是缩头离开。

    第二天听说冯家调动了大队人马准备彻底灭杀的时候,成强器还松了口气,觉得真要能杀人灭口,在双沟镇那边弄干净手尾,也就不用担心后患了,甚至自家还能去徐州跟着分一杯羹,有个知州师爷的关系,总归比旁人多不少优势。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他心惊胆战了,赵进安然脱身,而且在边境处随便就纠集了几百马队对抗。

    赵进回到徐州那就是虎入南山,谁也没办法奈何,按照成强器从前听过的种种传闻,这位小爷绝不会善罢甘休,那些杆子响马可以亡命天涯,而成家离开邳州这片地方就什么也不是了。

    过来赔罪,越早越好,成强器很快打定了主意,当即快马朝着徐州赶过来,在城内急忙见了王师爷,王师爷一听来龙去脉,当即就不想管了,成强器又是磕头哭求,又是拿出了二百两现银,更许下了不少好处,这才说动了王师爷。

    原本要今日才在城内出,可吓破胆子的成强器哪敢耽误,千求万求王师爷连夜出,这才这么早到了这边。

    “邳州地面上你熟悉吗?”赵进笑着问了句。

    “小人熟,小人很熟!”成强器连忙回答说道。

    赵进重新出现在何家庄的训练场中,一切都是正常起来,赵进和不准备回徐州城过年,只是派人去了城内,接一家人过来,其他人他也是这么安排,何家庄的大车店已经档次不低,几个独院足可以让大家住的很舒服。

    已经是腊月二十六,徐家的家务也到了惯常的暂停时段,管事们各自辞别,回到黄河北岸的境山过年,留在徐珍珍身边的就只剩下几个丫鬟了还有外围的护卫们。

    徐珍珍的这些护卫和徐家人并不是一个规矩,他们拿的报酬比徐家管事要高,但却没有和自家相聚的机会,只能在允许的时候才可以去报个平安。彼此见见面,过年的时候也要呆在这边。

    刘勇很容易就把这些规矩打听明白,尽管没办法安插进内卫队的人,却特意安排了一队人专门盯着,毕竟赵家边上有不属于赵字营的力量风险太大。

    得到赵进的传信之后,何翠花就急着要去往何家庄,她一直想看看自家儿子的住处和地盘,看看赵进过得好不好,但徐珍珍那里还有些事务要收尾,只得再等一天,赵振堂也趁这个间隙去安排城内的事务。

    对自家这个儿媳妇,何翠花也无可奈何,要说孝顺,人却不在这边,整日里忙碌各项事务,好像个大商号的掌柜一样,要说不孝,儿媳妇礼数周全,派来人把这边伺候的很熨帖,总归让人感觉别扭,好在何翠花想得很开,自己儿子也强不到哪里去,就这么认了吧!

    徐珍珍的闺房里只有梅香一个人伺候,徐珍珍在一个本子上写出数目,梅香根据数目核对一下,然后换另外的本子。

    “京师二叔那边年礼再补三千两,用三表弟十周岁的名义送过去。”一个个本子合上,徐珍珍揉下了眉心,柔声说道。

    说完这句,徐珍珍提笔写了张便笺,那边梅香打开个上锁的铁盒,里面放着各式花押,翻检出一个递给徐珍珍,在那便笺上盖了。

    梅香小心吹干后,又从屋边拿出一个铁盒,将便笺放入锁好,快步走了出去,回来后说道:“明日消息就能到本宅。”

    徐珍珍只是揉着眉心点头,梅香犹豫了下又是说道:“小姐,以往要京城那边照应本家,现在有了姑爷,何必还花那么多银子过去?”

    “徐州是徐州,京城是京城,攀上这么一个本家不容易,不能让这条线断了。”徐珍珍的语气里有了点疲惫。

    梅香点点头,走到徐珍珍身后轻轻敲打,动作颇为熟练,又是说道:“小姐,姑爷经常把小姐撇下,会不会是有什么人在外面?”

    徐珍珍揉着眉心的手顿时停下,神情上也带了几分冷厉,语气却依旧平静淡然:“你跟了我这么久,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怎么还不知死活的卖弄这些小心思?”

    轻声反问,若不细听根本听不出来,对梅香却好像耳边响起惊雷,脸色顿时白了,立刻后退两步,浑身颤抖的跪在地上,话不成调的说道:“婢子错了,婢子一时糊涂。”

    梅香不敢解释,她知道自家小姐是怎样的人,解释没有丝毫的用处,而且自家小姐的确说得对。

    “我跟你说过,会给你一个安排,不会亏待了你,我说过那就算数,你不要动那些小心思,以后这话我不会再说,你自己心里记下吧!”徐珍珍没有转身。

    跪在地上的梅香满脸都是冷汗,听到这个才松了口气,连忙磕头答应,徐珍珍这才从椅子上站起,走向一边的竹榻,火夹墙把屋子烘的很热,在竹塌上徐珍珍随手翻了翻账本,看了下依旧跪着的梅香,轻叹说道:“你对我和徐家还是忠心的,可你做的一些事不仅没好处,反而会带来麻烦。”

    “婢子错了,请小姐点明,婢子以后绝不再犯。”梅香知道徐珍珍做事的习惯,当即干脆承认。

    徐珍珍眼睛微闭,缓声说道:“你觉得咱们徐家高门大户,整日里对孟家兄妹挑三拣四,你觉得是立规矩争先后,可这些被我公婆看到会怎么想,被外面那些家丁看到后会怎么想,你以为我嫁过来,是他赵家高攀吗?”

    听到这个,梅香脸上露出委屈的神情,在那里低声说道:“小姐什么样的人物,明明就是他赵家高攀。”

    徐珍珍笑了笑,坐在那里只是摇头,看着自家小姐脸色缓和,梅香又在那里说道:“这边上上下下都知道姑爷从前那个人,婢子也是替小姐你担心,万一..”

    看到上面徐珍珍睁开眼睛,梅香脸色白,立刻不敢再说,徐珍珍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淡然说道:“有些事你太痴心妄想了,木家那个姑娘会不会回来不好说,可即便没有她,下一个位置也轮不到你。”

    梅香脸上闪过一丝失落,不过立刻挤着笑容说道:“婢子不敢有这个奢望,只是觉得有了小姐,姑爷还会再找吗?”

    徐珍珍又是闭上眼睛,看起来疲惫之极,声音也变得低了下来:“会找的,只要对他的事有助益,他都会娶的。”

    临近年关,穷人愁苦万端,富人喜气洋洋,临清州这样的繁华地方则是处处张灯结彩,一派节日景象。

    城内不必说,城外各个豪族巨富的庄园也都是这般气氛,虽说距离年三十还有几天,可鞭炮已经响的很频繁,有条件的人家都是穿上了新衣。

    临清州城池位于运河东岸,城池自然就以西边为贵,在城西靠近运河的一处大宅外,排满了车马,挨个辨识的话,临清州甚至东昌府的富贵人家都来了,车马上都装着各色礼物。

    这些富贵人家的下人车夫,平时在外面都是盛气凌人的态度,在这里却恭敬的很,连说话都不敢大声。

    谁不知道这里是“圣姑”的驻地,谁不知道这位“圣姑”有力,更难得的是一副慈悲心肠,这些日子下来,整个东昌府不知道多少人受了“圣姑”的慈悲,多少人在家里供奉着牌位,日日烧香。

    “圣姑”的底细大家也能猜得到,不然漕运上那帮大爷不会这么给面子,可这又有什么,京师那些信这个的也不少。

    方方面面都敬奉着,连带官府里面也有了人脉,有些费了好大力气办不下来的事情,找“圣姑”出面打个招呼,一切就顺顺利利了。

    里面倒是没什么玄虚,户部分司、知府衙门、知州衙门、守备、都司什么的,文武官员不方便去和圣姑打交道,可内宅女眷却虔诚得很,特别是有些事情“圣姑”能帮着打听到,有些病症“圣姑”帮着治好了,这更让三姑六婆们五体投地,走通了这个关系,枕头风一吹十分好用。

    不说别处,临清州的买卖商家开始主动向“圣姑”捐纳,府城聊城、高唐州、几处县城,甚至连城外那些土豪庄子也开始有所捐纳。

    赚到这份银子,自然占了别家饭碗,原本还彼此容忍的各方势力都扯破了脸,但很快就被打的落花流水,论起拿刀敢拼命的,“圣姑”手底下人不少,各个武技精良,论起官面上的关系,临清州李巡检的面子到了省城济南也有人认的,谁还能抵挡得过。

    等到了年关时候,白道黑道都知道谁在东昌府说话管用了,也有些人要来个鱼死网破,但得到隐隐约约的消息,兖州府闻香教总舵对东昌府这个圣姑颇为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