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能在房村集欺男霸女的地痞来历也不寻常,他家里也是房村集的土豪,跟私盐生意沾边,手里也有十几个能打的汉子,但谁也没有想到,平素里忍气吞声的老实木匠敢自己上门,而且还这么能打。

    那一晚,姜木头劈了十个人,然后把那地痞全家都用凿子捅死,最后放了一把火,他自己只是受了轻伤。

    别处遇到这样的案子都会报官,在这边则是被遮掩起来,那土豪平时就不得人心,把姜家逼到这样的地步也有很多人看不过去,结果姜木匠被保了下来,又有许多年轻人上门投靠。

    一来二去的就有了今日的身份和实力,也因为当年那件事,姜木头做人做事很有分寸,手下也管得紧,房村集上下都觉得这个人不错。

    二三十年过去,当年说这个或许满目血泪,现在则平静许多,姜木头说完之后把话题转开,颇有些兴奋地说道:“进爷,邳州那边金山银海,大伙早就想过去捞一笔了,就缺个带头的大哥,进爷这次出头,整个徐州肯定响应”

    经过一夜的休整之后,赵进踏上了归程,临行前不仅姜木头送出三十里,那些过来援救的卫所诸人以及各处乡兵团练,都不急着回家过年了,人人到赵进那边照个面,打个招呼。

    卫所这帮人和赵进同路,更是前前后后的奉承,几个百户和副千户直接和赵进以及董冰峰套近乎拉关系,大家亲热得很,吃过中午饭的时候才安静下来

    “若是赶路,深夜能到徐州城下,稳妥起见,咱们还是在萧县下院那边休整。”赵进说道。

    “昨夜有人过来窥伺,看咱们守的森严才不敢靠前”董冰峰一早就和赵进说了情况。

    进了徐州境内并不代表着安全,徐州和淮安府的边境仅仅是一条虚拟的线,彼此间一马平川,只有些丘陵土包,马队可以依仗度奔袭突击。

    但离开房村集白日赶路,接下来就不用担心太多,这已经是赵字营切实控制的地盘。

    “咱们要和冯家动手吗?”大家骑马安静走着,陈晃突然开口问道。

    “如果他们肯把淮安府的地盘让出来,不动手也可以”赵进笑着说道,大家跟着一阵哄笑。

    说完这句,赵进肃然又说道:“只不过赵字营自己于这件事会很辛苦,要把咱们徐州的好汉都拉上。”

    吉香点点头说道:“大伙都会动心的,我爹也常说,咱们徐州安心做事的人太少。”

    大胆力绝,人喜剽掠,小不适意,则有飞扬跋扈之心,非止为暴而已。汉高祖、项羽、刘裕、朱全忠皆在徐州数百里间,其人以此自负,雄杰之气积以成俗

    徐州土地贫瘠,民风尚武,先前有运河之利,大家还愿意安心做活求生,现在民生凋敝,出力耕种未必能求得温饱,谁还能安心本份,大家都想着靠一身本事,靠手中刀剑博出更好的生活。

    特别是邳州从前远不如徐州,此时因为承接了徐州的运河之利兴旺达,淮安府更是靠着淮盐一直兴盛,富在远方还罢了,邻居如此,谁能受得了,从前没什么行动,那是因为淮安府和邳州也有自己的力量,徐州这边的云山寺和闻香教都自有局面,不去争夺,大家势单力孤,自然讨不到好。

    可现在有赵进这样的强豪出面,大家自然没有了担心,只是想着搭上这条顺风船。

    过来支援的马队不仅仅是房村集的,徐州东边能被拉来的人都被董冰峰动员,这些人会在这段时间内把赵进晚上说得那番话散布出去,然后会越传越广,整个徐州都会跟着轰动。

    “那伙土豪总想守着自己的局面,现在看他们怎么守,想要财,想要去扩张地盘,就要跟咱们一条心,不然就一边呆着去”赵进笑着说道。

    晚上到了萧县下院那边,招待的就轻松很多,僧院本就有客栈留宿的职能,加上萧县下院本身就是个大庄园,手里粮草物资充裕,招待赵进他们一百多人马很简单,女人们则被安置在外面的别院,也很方便。

    这里距离徐州城不过两个时辰多些,呆在这里安全无忧,大家都放松下来,连值夜的人手也减半。

    下院主持一于僧人自然知道赵进的份量,忙不迭的殷勤奉承,赵进客气对待,奉上酒宴之后就打了他们。

    虽说在僧院之中,可酒席上荤素俱全,丝毫没什么忌讳,赵进他们照例是不和酒的,狼吞虎咽的吃完,等明日进城后就能有充分的休息了。

    吃完后还没招呼僧人来收拾,外面的家丁就通传,说丁军求见,自草窝子一路赶回来,丁军就在照顾那些同村的妇幼,战斗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出了操我子之后,道路什么的他也是糊涂,就好像是个累赘一样的跟着大家,本来打算回到何家庄后再行安置,看起来这丁军应该等不及了。

    一进门,丁军就跪下磕头,在丁家围初见时候那种桀骜已经不见,也就几天工夫,这丁军居然有了白,加上脸色憔悴,整个人好像老了十几岁二十几岁。

    “求几位老爷收留丁家围这些可怜人,小的们都是苦命人,不会白吃白喝,什么活都能做,孩子们也能帮忙,只求老爷给个容身之地”恳求完之后又是磕头。

    “本来就要收留,这个你不用担心。”赵进温和的说道。

    “求进爷,求几位老爷为丁家围这些冤魂报仇”丁军的语气一下子激烈起来。

    赵进身子前倾,声音严厉了些:“我会为你们主持公道,不过一切都要在我的号令下行事,你如果乱来,不要说仇报不成,你自己也没了,还是去照顾你的乡亲,有什么需要的和下院的人说”

    这一路走过来,丁军已经看了赵金的地位和手段,听到这话忍不住打个寒战,连忙站起来告退。

    丁军一出去,伺候这边的僧人就要进来,赵进他们直接把人打了出去。

    “人怎么安置?你们各处都不说缺人吗?”赵进开口问道。

    “这伙人能用的也就是丁军一个”董冰峰有些危难的说道。

    那边吉香看了看赵进,迟疑着开口说道:“赵叔赵婶那边伺候人太少,可以选些女人过去,孩子们也可以。”

    没等赵进这边说话,陈晃缓缓摇头说道:“不成,那边出来的不懂规矩,心里戾气太重,不方便。”

    吉香立刻不言语了,刘勇沉吟了下说道:“不如安排这些女人跟着吉叔那边做事,现在经手赵字营伙食的人都是外面雇来的,这些女人倒是更让人放心,有地方安置,又容易管。”

    众人都无异议,吉香这边也点头,吉香父亲总领赵字营的后勤,厨子帮工以及方方面面也有三百多号人,可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临时雇佣,有徐州城内跟过来的,有联村联保九出雇佣的,这些人于活也不能说不好,但万全来想总归不放心,有被人买通做手脚的隐患,所以刘勇的内卫队在那边布置了不少人手

    现在丁家围这些无依无靠的女人安排过去,只要管得好,自然比外面雇佣的可靠许多。

    “女人要远离军营,不要让他们和赵字营的家丁近距离接触,送饭分还要让男人来做。”赵进沉声说了句。

    家丁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如果和这些年轻女人接触,说不定会生什么事,闹出乱子,影响军心,但这些关节因为大家都是年轻人,除了赵进之外还没有成亲,所以根本想不到。

    想了想,大家也觉得赵进的说法有道理,安顿了女人,接下来就是孩子了,这次没什么人出声,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到最后又是刘勇开口:“大哥,这些孩子都交给小弟吧?”

    “小勇,你那边那么忙,哪有什么心力照顾孩子,给村子里的人去养吧”董冰峰连忙开口提醒说道。

    刘勇的内卫队是各处最忙的一个,招募、训练和种种机密事,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如果再弄一帮孩子过去,那肯定是手忙脚乱。

    不过赵进却没有出声,刘勇于笑了声说道:“照顾是一回事,我是想内卫队和伙食那边一样,都是些外人和江湖人,这些人有本事,可心思太活,用起来不怎么放心,不如把这些孩子从小练起来”

    刘勇说这番话底气也不是很足,越说声音越小,大家也都是沉默,到最后齐齐的看向赵进,赵进缓缓点头。

    “丁军放到亲卫队里,大香你盯着他”赵进突然转了个话题,吉香连忙答应。

    “明日进城,小勇你就立刻安排人去查,看看到底什么人跟着那冯家来找咱们的麻烦,冰峰,你去把齐二奎找过来,以后冯家不要想在徐州走盐了。”赵进连续下了命令。

    第二天出的时候,处处鞭炮齐鸣,赵进派人一打听才意识到这天是小年,这些日子奔波厮杀,连日子没注意到。

下一章          上一章